第六章:冷静精准、无限推衍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490 情缘歌txt下载

所有看过逸风擂台表现的那些前辈大能们,给出来的答案惊人的相似,那就是“这小子有意思。”

逸风此次擂台打到现在,看起来似乎就是靠好运气,不是碰巧就是撞大运。可若是修为够高,眼力够好,观察的够仔细,便不难发现逸风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张咒符都是经过周密的计算。对手攻击的方位、手法、速度、力量、修为、后续可能存在的变招,甚至是擂台上其他人有可能会对战局造成的影响都计算的异常精准,然后以最小的代价、最细微的动作恰到好处并最完美的利用到所能利用的一切因素,从而克敌制胜。

要想做到这种程度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修为,对战双方修为差距大到无法弥补,比如一个修士顶峰的高手甚至是大修士在擂台上对上一堆的入门弟子,靠着双方修为上的巨大差距,就能做到这样的战法。

第二种:天赋,有些人天生就拥有战斗天赋,比如风战。这一类人天赋直觉敏锐,极擅争杀,骨子里流淌的都是战斗的血液。凭借天赋和直觉,即便并不明白为什么能做到,可肉体的纯粹反应自然而然就去做了。

第三种:智慧,或者说推衍。靠着惊人的记忆力和推理能力,强行记忆擂台环境的变化,眼中所看到的所有人出招变化、后续变招都会在一瞬间做数次甚至十数次的推衍,并一一对应破解之道,然后比照现实情况做出最适当的反击。

逸风并不清楚究竟是哪一种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第一种,否则绝对不需要战的如此辛苦。若真是拥有大修士的强绝战力,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横扫整个擂台了。

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句话其实并不是用来形容轻功好,而是用来描绘一种战斗境界一种无上妙法。

万花丛中想要片叶不沾,仅仅靠速度和敏捷根本不可能做到。必须依靠无与伦比的肉体反应天赋或者是近乎变态的智慧,前者是靠下意识的肉体反应毫厘之间闪避,后者则是计算出可能出现的一切变化、方位,规划处最佳路线,从容应对。

不管是哪一种,拥有这种能力的人都是可怕的,尤其是同阶武者争斗还能完美运用这种能力的人,更是千万无一。而此刻的逸风,虽然火候上还稚嫩很多,可展示出的毫无疑问正是这种境界,或者说是这种境界的雏形。

不过不管是第二种还是第三种,其实都一样可怕。尤其是第三种类型,那意味着逸风拥有着冷静到近乎残酷的内心、坚定如铁的意志以及堪称可怕的智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老天似乎是公平的。在给了其无与伦比的脑力天赋的同时,剥夺了他肉体修炼上的天赋。

如逸风这种人,聪慧程度绝对堪称变态,领悟和分析的能力无人能及,这种人至今仍未突破修士,唯一的解释就是肉体修炼天赋上的极度欠缺,换句话说逸风的仙脉等级极低。

哪怕逸风拥有风泰那样的肉体修炼天赋,配合如此超凡绝伦的智慧,要说他这年纪将玉清微天境练到第二重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可惜,无论如何只有入门弟子级别的修为就是他最大的短板。

所以,一众宗门宿老对逸风才既点头称赞又摇头叹息,既感慨老天不公又感谢上苍没有创造出完美。人之一心,本就如此。

不管怎么说,在真正懂行的高手眼中,看逸风的擂台战仍旧是赏心悦目的一件事。

此时的逸风没有想那么多,或者说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为了保住自己最大的秘密,又要赢下参加三宗祭典的资格,逸风也是无可奈何。

一次次精准计算,一张张咒符从五指间飞出,看起来战法粗俗不堪的逸风轻描淡写间已经击败十余人。也就在这时,逸风知道自己想要这样平淡的混完擂台混战的打算落空了。

处于擂台正中,正在大杀四方的风烟,经过这段时间的拼杀,所能控制的弟子尚有二十余人。而一直被围在中央始终未曾直接出手的风烟也注意到了角落里的逸风,立刻冷笑一声目不斜视的盯着逸风。

在风烟的想象中,自己就要靠无双媚术一举魅惑住逸风,让他完完全全听令与自己,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根本不用他去为自己作战,而是要让他跪下来给舔鞋子。借此狠狠羞辱那些高高在上的老东西之余,也让他们明白当初的眼光有多么狭隘,犯下的错误有多大。

风烟内心深处甚至很是憧憬,那几个老不死的真人在自己面前露出悔恨的表情,痛骂逸风废物无能时的样子。想必那场景一定相当让人愉悦。

想到这里,风烟甚至抑制不住内心意淫带来的那种让人愉悦的快感。大叫一声逸风的名字,整个人飞身而起直扑向逸风。

逸风听到风烟呼喊自己的名字无奈的转头看向正向自己扑来的风烟,二人四目相对的瞬间,逸风从风烟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奇异的色彩,仿佛是香甜诱人的美酒沁人心脾,又像一个快要渴死的人突然发现了清泉一般无法抵御。

看到逸风瞳孔逐渐失去了聚焦,变得呆滞,风烟发自内心的喜悦之色溢于言表。身在半空的风烟决定改变主意,从腰间抽出一根长鞭凌空抽向逸风的面颊,风烟决定先要让逸风破相,刮花了那张精致的犹如绝色美人一般的俊秀脸庞。将这么一副完美的作品亲手毁坏,那种破坏欲一定会让自己更加愉悦、更加有成就感,这时风烟此刻内心的想法。

长鞭并非以往风烟所用的玉鞭,而是一条锈迹斑斑的鞭子,鞭子材质非金非玉难以辨认,长鞭上透露出浓郁的煞气,仿佛要择人而嗜,那种对鲜血和杀戮的如饥似渴纵然隔着老远也能感受的到。

高台上教御四首尊之一的心教御看着那条长鞭对清虚掌教道:“掌教,那条长鞭煞气如此浓郁,只怕是凶兵一件,这……”

为等清虚说话,清闲真人端着茶盏撇着茶末悠然道:“但凡兵器都是凶物,全都主掌杀伐,就算八荒古剑也不例外。兵器无分凶吉,人心才分善恶。”

清虚掌教端坐不动微笑道:“师兄说的是,若未料错,这长鞭应该就是风闲之前说的战利品之一,还有风烟这次用的媚术和上古妖狐一族的媚术有些关系,只是她似乎只得了些皮毛而已,看来那风闲收获颇丰啊。”

清闲呵呵一笑说:“既然都说了风闲所得一切都由其自由支配,那现在的情况也合情合理。不过我那傻徒弟就快要被毁容了,你们俩个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啊?”清闲最后一句是问向站在身后的风战、风致二人。

风战冷哼一声道:“就凭她?若能伤得了二弟一根头发,我风战二字倒过来写。”风致挂着一******冰山脸冷冷道:“胜负已分。”

擂台上参战的一众弟子,包括那些一直关注着这场擂台战的宿老们,此刻都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有些太突然了。

原本看起来已经魅惑住逸风的风烟,似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谁知就在风烟长鞭马上就要抽中逸风脸庞的瞬间,逸风的头稍稍抬了一下,接着风烟就毫无征兆的突然从半空跌落,重重的摔在擂台上昏死过去,而且鼻孔眼角都有鲜血流淌下来。

风烟晕倒的同时,她所控制的那二十余弟子也跟着受到牵连全都倒了下去。个别精神意志或修为稍强些的,没有昏迷也是身体绵软,无力起身。

“这……这是媚术反噬?”“应该是,不然难道你要告诉我是那个逸风反制的结果吗?”“怎么可能,那个风烟所用的媚术有些上古妖狐一族的影子,只是威力差了十万八千里。可妖狐一族的媚术号称天下第一,无能出其左右。风烟据说是天生媚骨,修为更是远胜逸风。这样都会被逸风反制,那这逸风的意志力岂不是超过了我等?开什么玩笑。”“嗯,一定是那个风烟修为不足导致媚术反噬,一定是。”

两侧看台上一片议论,主看台上的几位真人却都笑而不语。清闲最清楚逸风的能力,自然报以微笑,而其他四位虽然并不知晓逸风到底有多强,可毕竟对逸风表现出来的一切都知之甚详,自然对这样的结果不会惊讶。

风烟和她控制的人一并倒下,立刻清理出一片不小的区域,而这一区域的终点,则站着一个逸风。逸风双手重新拢回袖中,静静的站在那里,周围的人被眼前的情形所震慑,一时间都望着逸风,无人敢动。此刻的逸风着实有着几分高手寂寞的风范。

正在一擂台的人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传出一声惨叫,原来是一名持长枪的弟子率先反应过来将身边的一名对手抽飞。而且在抽飞对手的同时嘴中还喊着:“最强的一个倒下了,谁也别想挡我进前五。”

随着这名弟子重新点燃战火,整个擂台又乱成一团。而逸风则是长叹一声,跟着脚下一个踉跄,十分“巧合”的躲过一把长刀劈砍,又一不小心撞在身旁另一弟子身上将他“很不凑巧”的撞出了擂台范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丢人现眼、毫无风度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七章:森罗万象、雷威如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