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龙虎杀阵、超越极限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404 情缘歌txt下载

看到这样的结果,众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真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想到的,准修士对修士、徒手对伪天兵、二品战技对准一品战技,所有的一切逸风都处于绝对劣势,最终的结果居然是惨胜?他完全颠覆了常识!

当然这只是那些修为尚不足以跻身一流之列的寻常高手所得出的结论,修为拖累了他们对武道的认知,从而影响了他们的判断,让他们不能从更深的层次理解逸风胜出的真正原因。

凡人有所谓一胆二力三功夫,即胆量和力气胜过战斗技巧的说法。修道界影响胜负的关键多一些,但抛开天时地利和虚无缥缈的运气之外,无外乎:心、技、体三大方面。

心:战斗意志、心态、胆量、勇气、对本身力量构成的完美操控程度,这是关乎能否发挥出最强战力的基石。

技:战斗意识、战斗技巧、战技本身层次、精妙程度、对战技掌控的熟练程度,这些是战力发挥的基础。

体:真元纯度、强度、耐力、速度、敏捷、力量,这些是战力的根本。

基石、基础、根本是胜利的先决条件,先决条件占优的情况下,战斗才有胜利的可能。如果在辅以精准的预判能力、超越对手的推衍能力,那战斗结果就不再具有任何悬念。

全面占优,就是碾压式的胜利,优势越小胜利的难度越大,二者成绝对的反比。

当然作为修为通天的那些超阶存在,都明白一个道理,在天意和运气面前,一切的前置条件都是狗屁。

所谓人定胜天,胜的也不过是你自己认为的那部分,说白了只是通过不断努力和挑战,赢了那个曾经的你罢了,和老天没有半点关系。

你又怎么知道,你拼命努力改变的命运,不是根本就既定好的人生路途上的一个转弯呢?

逸风、风月一战,绝对是以弱胜强的典范,堪称教科书般的经典战斗。在整体全面受压制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战胜强敌?逸风用超越极限的一战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超凡脱俗的战斗智慧、对对手精准到令人发指的预判以及对力量细致入微的操控、在辅以千锤百炼的战技运用。

说起来似乎很简单,可那些大能们都知道实际操作起来的难度有多大。力量控制在开始的时候会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只要肯下苦功,提升个一两成相对还是身容易的。当提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到了某种临界点,多提升一分付出的代价都是巨大的。向逸风这样能将九成五的力量集中运用,背后的付出一定是无法想象的惨痛。

同样,只有能够完美运用的战技才叫战技,在厉害的战技不能收发自如,威力就会大打折扣。风烟的媚术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残本秘术确实从某种程度上限制的威力,可风烟那么好的天赋,却连残本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根本就是练功不刻苦的原因。

当然成就高天赋一定好,先天条件不重要、后天努力才是根本,这只是一句屁话。人家天赋是十,努力是二,加在一起也是十二。你天赋是一,努力是十,加起来也还是输。

天赋高的人通常努力不够,而其中能够完全摒弃惰性、放平心态,勤修苦练的,无一不是人中翘楚。如风战、如空相、如风刹那,一如擂台上的逸风。

还有那种精准到发指的预判,除了要有超凡的智慧、发达的脑力,更要有超人的集中力和精神力。而且维持高强度的运算时间越长,精神的负荷也就越大。这场擂台战打得时间不算短,逸风居然一次错误都没有犯过。可以想象在这个过程中,逸风的精神必定绷得的,那是犹如高空走钢丝一般,一脚踏空立刻粉身碎骨。

上述所有,不仅反应出逸风的天赋和勤奋,更侧面证明了其强悍的意志力和坚如磐石的内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风烟那种层次的媚术所诱惑,换个九尾天狐来还有点可能。

正因为那些真正的大能们看出了这一战的根本,所以他们更加赞叹,内心中将逸风的重视程度再提一个等级的同时也由衷的更加庆幸,他没有突破修士。

逸风仙脉等级不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然的话,百年后说不得又是一位清闲真人。

只是有一个十分让人费解的疑点一直环绕在这些大能的心头,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那就是逸风的真元怎么会支撑呃这么久?这么强的战斗强度、二品层级的战技对撼,无一不会造成真元的剧烈消耗,况且为了抗衡狂狱,逸风一直维持高强度的真元输出。

保守计算,此战逸风的真元输出总量达到四位准修士的总和,更是超出了风月这位修士整整一倍。这种真元总量也未免太恐怖了一些吧?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真元?

如果这一切真的没有清闲在后背做手脚,那么岂不是意味着消耗战对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擂台上已有擅长医道的大修士接过风月带下去疗伤,而原本端坐在主看台上的女教御,此刻正站在逸风身边检查伤势。原本看起来几乎重伤垂死的伤势,经过检查后才发现。全都是皮肉伤,别说内脏经脉、就连骨头都不曾断一根,而且女教御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逸风的肉体从内到外强度都超过寻常修士的数倍,强健的肌肉、坚硬的骨骼以及极富韧性的经脉和内脏器官,别说人类,就算是寻常妖兽都远远不及,单就肉体强度逸风几和上古魔兽无异。

女教御向主看台轻轻点头,示意逸风伤势无碍,这才摸出一枚丹药来让逸风服下,同时命人扶逸风下去休息。

凭借强悍的肉体再配合这枚丹药,只需要一天的功夫,就能回复个七七八八,至少不会对明日的战斗有太多影响。

当然女教御并不知道,就算仅凭肉体自愈,只需要一晚上的时间,这些皮外伤也能好个差不多。所以配合着丹药,当第二天逸风完全无伤站上擂台的时候,女教御的表情那是相当精彩。

几位真人互望一眼,彼此会心一笑。《长生诀》威力远超当初的估算,怎能不令人高兴?

只不过清闲真人微微皱眉,略显得有些心事。“《长生诀》配上天脉,他的真元无论质还是量都比常人雄厚数倍,更能令他灵台清明、心如止水,这对他的临阵预判能力是有帮助,可不会这么夸张。还有那种战斗智慧,那与身经百战的来的战斗智慧不同,更像是一种类似野兽的先天直觉,这没有道理啊。他对对手的气息感应甚至真元流动也格外敏感,究竟是《长生诀》不为人知的特殊功效,还是他本身的天赋异禀,亦或是有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清闲真人表面不动声色,眼角却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心中暗叹:“有这么个弟子,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啊。”

上午的比赛已经结束,大家也纷纷散了。自有修士修整再次被打得千疮百孔的擂台。

简单处理了伤势,将伤口包扎好的逸风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回到了清闲真人身边,紧随左右,恪尽职守一名弟子该有的本分。只有逸风自己知道,自己和恩师相处的机会已经不多了,自己只是想抓住每一分时间和恩师多相处一会。

对此,清闲和几位真人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而已。

“二哥,你没事吧?还是去躺会的好。”隔着风战,风致小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关切之意。

逸风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放心吧,我没事。些许小伤,不要紧的。”

风战咧嘴一笑,拍着逸风肩膀说道:“就是,咱们男子汉大丈夫,些许小伤算得了什么?对男人来说,伤疤就是英雄气概最好的证明。”

逸风疼的脸上一抽,旁边风致见了立刻道:“大哥,你轻点,二哥快被你拍散了。”

风战嘿嘿的笑着抽回了大手说:“对了,你最后击败风月的是什么招数?我怎么不知道龙虎自在术中有那一招?”

逸风轻轻揉了揉肩膀道:“嗯,我给那招起名叫龙虎绝杀阵。我修为不足,尚不能支撑完全状态下的真体降临。所以借助阵法的力量,算是龙虎自在术的变异招式吧。”

“你小子倒是谦虚。”清散真人抚须微笑道:“以符文布阵法,你不是首创。将战技和阵法结合,也不算新鲜。《杀》《阵》《玄》三绝合一,也不是没人干过。可自在宫历史上,真正干成了的却是凤毛麟角,算上你估计一只手数的过来。搞不好比本宗飞升的人数还少,这等成就你倒说的轻描淡写。”

被清散真人这么一说,逸风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尴尬憨厚的一笑而过,不敢再说什么。

下午是风宁和风狂对战,两名准修士势均力敌,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最终风狂以一招之差惜败。

其实在准修士这一层面的战斗中,二人表现相当出色。若非上午那场超越极限的经典一战,本该也是受人瞩目的存在。奈何时不与他,呜呼哀哉。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九章:狂狱血宴、一体双杀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言传身教、以熊破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