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重磅消息、万宗来朝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47 情缘歌txt下载

上界仙庭和人间一样,神仙也分三六九等,官分九品十八阶。除去仙庭土著之外,下界之人飞升后的地位高低,完全取决于飞升时的修为层次。

下界九成九的飞升者,来到仙庭之后是下三品的地位。也就是七品到九品,属于仙庭仙官中最低层次的存在。这主要是因为先天条件造成,人界不必仙界,起步所修真元无论质还是量,在层次上和灵元差距不可以道理计。

个别惊采绝艳的超阶天才,凭借勤修苦练,将自己的神魂、肉体千锤百炼,修为亦是傲视群雄、独步天下。这种人一旦飞升,立刻稳居中三品,就算是在仙庭,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要员。

从古至今,下界飞升之人无数,量变就会引发质变,这些飞升者中就会出现超级强者。这种人往往在下界时就是那种纵横天下、莫可匹敌的不败传说,飞升仙庭后,凭借本身强悍的修为和近乎无敌的战力,成为上三品的存在。

成为丁甲之位(六丁六甲),算是普通飞升者。能够被册封星君,已是佼佼者。而其中封侯拜相,被仙帝册封仙君的,即便是在上界仙庭,亦是极难一见。

仙君几乎可以说位极人臣,在仙庭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除了三清、六御(注1)这种恒古永存的至高存在之外,仙君已是四方仙帝之下地位最高的存在。

看缥缈峰周围灵兽的层次和数量,清闲真人成为星君已是板上钉钉,甚至成为仙君,也不过太过让人惊讶。

随着五色神牛、祥瑞麒麟、华羽青鸾这种层次的灵兽出现,清闲真人的地位直线上升,高无可高。

消息一经传开,各方震惊。整个修真界,无分大小宗门全部派出副宗主或是首席大长老一类的高层携优秀弟子,星夜赶往鹤鸣山,很多中、小型宗门甚至一宗之主亲自前往。

飞升已是百年不遇,能到星君、仙君这等层次的更是少之又少。如此盛况岂能不凑个热闹?万一自己气运通天,清闲飞升过程中自己跟着沾了光,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啊,这事并非没有先例。当然,其中是不是所有人都乐的清闲飞升,是否有人心怀不轨,那就不得而知了。

更有许多隐士多年的前辈大能纷纷出山,也向着自在宫赶来参加这场盛会,其中既有正派老祖,也有邪道魔头。在这场盛会上,只要不先挑衅动手,相信任谁都会给清闲真人一个面子,将仇恨恩怨先放到一边。

各路人马不断汇集,用以招待来宾的客区早就人满为患。原本四首尊是想要按实力说话,过滤一部分人,但已经提前出关的清虚掌教指出,三宗祭典原本就是天下修真界盛典,能够刺激年轻一辈奋发向上,努力修道。若是设了门栏岂不是本末倒置?因此大手一挥只要是修道中人凡是来的无分正邪、强弱一律接待。

迫不得已,四首尊只好加派人手,临时加盖竹楼、木楼用以给宾客居住。至于能住到什么样的房子,那就不能一概而论。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修道界一切实力为尊,要么你有过人的本事,要么身后宗门强悍。除了个别隐士时间过久的老人之外,其他人大差不差都为人所知,排个名次或许难如登天,分个住址这种小事倒是简单的多。

这一天,一则消息在已经住进自在宫的和还在路上的各大宗门之间迅速传开。大觉寺法相、法善两位神僧携寺内十八罗汉中的九位,三日前离开大觉寺南下赶往自在宫那个。

而一天前,大势宗本代宗主百里无极,离开总坛,亲自北上自在宫,大势八杀将中的“霸”、“毒”、“鬼”、“血”四位杀将随行护卫。

按照他们的速度和路程推算,应该会在三宗祭典的前一天,两路人马同时到达,只是不知道这是有意还是恰巧。

这可是个重磅消息,三宗祭典千年来,除了主办方之外,三圣地另外两宗从没有宗主亲至的先例。大觉寺虽然名义上四大神僧地位平等,可当年的法空神僧无论修为、人品冠绝天下,远胜其余三人,其地位、威望、权利形同住持,其余三位神僧处处以其马首是瞻。

法空圆寂后,三位神僧中修为战力以法相为尊,威望、地位却是法善略高一筹,法净年龄、资历、修为都远不足以和二人相争。如今二人同上缥缈峰,足见大觉寺对此行的重视。

相比较而言,大势宗的百里无极更加可怕。“刀魔”百里无极堪称天下第二,无论个人修为战力还是宗门实力都是如此。年龄比清闲真人还大上几十岁,近两百年内,除了前些日子的异宝事件,本人从未踏出过大势宗总坛半步。

与这三位正道魁首相比,那些原本高高在上、嚣张跋扈、目空一切的不世出大能们,根本就不值一提。自从消息传开后,一个个谦虚低调,在无一人会向以前那般在其他宗门跟前吆五喝六,不可一世。

自在宫禹天殿内,清虚掌教正坐的四平八稳,品着手中香茗。身旁桌子上,放着一封拆开的信笺,内容便是关于大势宗宗主亲上自在宫的消息。

不同于清无、清念二人,他们的弟子都是新收不久,自然需要尽心竭力的教导。而风战、风致二人得两位真人调教多年,眼下也不是冲击关口的重要时刻,根本就不需要两位真人陪着闭关。

之前清虚、清散闭关,更主要的是为了清净,避免那些提早到了自在宫的宗门烦扰。不过眼下祭典还有半个月就要召开了,清虚、清散二人便提前出关,在背后主持大局。

此时清散真人将目光落在信笺上,带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笑容道:“那老家伙居然舍得离开老巢?看来他果然是急不可耐啊。”

清虚掌教将茶盏放下,微笑着说:“那是自然,我那位老友毕生宏愿就是将我击败。如今新得神兵,从此再无惧我手中“七星龙渊”,当然按耐不住。”

清散皱着眉头说道:“只不过以他好面子的程度,会选在眼下这个当口,想必是信心十足了。”

清虚掌教点了点头说:“他修为战力本就略高于我,之前数次挑战切磋都是私底下进行,就是因为他没有把握。此番如此高调,自然是做足了完全准备,打算在天下群雄面前堂堂正正将我击败,让他天下第二的头衔实至名归。”

“我想,他选在三宗祭典的时候来挑战你,不是为了天下第二,而是天下第一吧?”

“是了,清闲师兄飞升之后,他确实可能做天下第一。只不过,他想要这个名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道这里,清虚似乎想到了一件事,转头望向清散说:“当初谈及你那弟子风致的问题,说是师兄飞升时会是一个良机。不知道准备的如何了?”

清散一听,面色显得有些担忧道:“不知道,这件事上全要看逸风,我这做师傅的根本就帮不上忙。”

说着清散叹了口气继续说:“说起来,师兄他真的是收了一名好弟子。最近几年他一直帮我徒儿风致做准备,我探望过几次,每次都在后山那个小木屋中研究到深夜。分心二用的情况下,难为他居然能将自身战技练到那种层次。你我都是过来人,年轻的时候也堪称人中翘楚。自然明白究竟需要怎样的天赋和付出多少努力才可以达到那种境界。”

清虚无语点头,对这名师侄,即便是自己如今的修为,也不禁对其有些佩服。

清散略一停顿继续道:“风致的不死凤魂已然大成,《青莲剑诀》也有几分火候,只是碍于修为无法推上更高境界。在年轻一辈中,我有信心不输于任何人,即便是你最满意的弟子风战,也未必就能赢得了她。”

清虚一脸嫌弃的表情道:“什么叫我最满意的弟子?那个不孝弟子,整天和我没大没小,目无尊长,早晚有一天我能让他气死。”

“得了吧。”清散真人笑道:“这没外人,你弟子也还在闭关,你就别装了。咱们两百多年的师兄弟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凡俗礼节?那小子率性、真诚,人品禀性没的说,成就更是超凡脱俗。你也就是怕他太过骄傲而且时不时需要维护一下你掌教的威严,其实心里暗爽很久了吧?做梦有没有笑醒?反正我收了风致为徒,看着她一路高歌猛进,心里那叫一个美,经常做梦笑醒。”

四下无人,再被清散如此一说,清虚再难掩饰,端起茶杯哈哈大笑,显然被说中了心事很是开心。

清散呵呵一笑突然说了句:“可是你知不知道,风致的战技修行几乎与我无关,除了个别问题询问过我以外,整个修炼从计划到过程,全是逸风一手安排,并且全程参与。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风致如今的战力,是逸风一手训练、调教出来的。”

“砰”,清虚掌教捏碎了手中茶盏,一脸震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心烦意乱、灵兽现世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三宗聚首、一见倾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