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灭魂破体、九龙御车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739 情缘歌txt下载

从鹿柄乾入魔之后的战力表现,逸风分析出仅凭兵阵绝不可能挡其锋芒。

以逸风如今的修为,其实远不足以支持这一式六道绝杀,无奈之下即便知道风战、风致二人状态不佳,需要好生调息回复,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借助他们的力量。

逸风之所以能以修士巅峰的修为操控兵阵,力战强敌又丝毫不见消耗,最根本的秘密就在于这藏剑池。

此前无名氏确实破坏了部分阵基节点,导致凝聚地气出现意外,致使前后山两大阵法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但毕竟不是所有的阵基都出现问题,仍有部分尚在运作,只是不再彼此串联功率严重下降。又正值清闲真人飞升在即,九丈金莲无时无刻不再沟通上界,接引仙界灵气。

凭此,逸风便以自身为连接点,借助八荒剑阵本身的剩余阵基节点沟通本界地气,在另外以三千藏剑诀的威能摄取仙界灵气。

于是,逸风可以将最出击的兵阵发挥到极致,尽败柳飘萍、欧阳敬天一众高手,也正是因为有源源不断的地气和灵气的支持,逸风才能撑的住如此海量的真元消耗。

换句话说,从逸风接管兵阵以来,所有的消耗六成都是来自于清闲真人的九丈金莲、有三成来自阵基节点,自身消耗不足一成。

说出来或许觉得没什么,但这种战法除了逸风之外绝无第二人可以办到。

首先就是三千藏剑式,这套天授战技根本无从捉摸,就连清闲这种冠绝天下的人物潜修百年也不过只是掌握了起手式而已。

其次,无论是地气亦或是灵气,都没办法直接被转换成真元供人体吸收运用,更遑论这天地沛然之威肉体凡胎如何能扛得住了。

逸风肉体之强可谓旷古掘今,从他与冥魂、柳飘萍两次角力完胜来看,肉身几可与那些妖王级大妖媲美。这还只是修士阶段,等日后逸风进阶真人,或许只凭借强悍之躯便足以与上古十大凶兽一战。

所以他能扛得住地气、灵气的双重压力,若要换了别人,至少也要清虚、百里无极这等层次的人物方能做到。当然,这二人如果有一个在巅峰状态,今日战局立刻扭转,无名氏想来连动手的想法都不会有。

至于逸风如何能做到将灵气和地气为己所用,这一点就比较诡异了,事实上就连逸风自己也不知道。

冥冥中就是有种感觉,无论真元还是地气甚至是灵气,只要是能量无论其存在的形式或层次,在逸风的感觉中几乎没什么不同。

但是,无论逸风创造的战绩多么辉煌耀眼,仍旧掩饰不了他本人只有玉清微天境第三重顶峰修为的事实。换句话说,他的战力终归有限。

仅能发动兵阵,也就意味着逸风的战力极限便是教御顶峰,准真人这一层面。

而入魔后的鹿柄乾至少也有太清赤天境第八重巅峰,第九重初段左右的修为,根本不是逸风所能抗衡的存在。

所以,风战、风致的存在至关重要,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所在。

“青莲圆舞阵”“北斗天道阵”虽说是“三千藏剑诀”的弱化改良版本,但三者毕竟同质同源,一脉相承。

借助这两大战阵,逸风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超限摄取灵气、地气,辅以《长生诀》对命火的精准控制燃烧部分生命力将自身意识和精神力逼至极限,三者合一再次提升本身战力。

在无力动用将阵的情况下,“六道绝杀”便是逸风最终的手段。

体内长命灯火熊熊燃烧,精神力的极限运转让逸风头痛欲裂,海量摄取地气和灵气令逸风身上出现两道虹桥,一道自金莲连接逸风的金色灵气之桥,一道自藏剑池接引而上的乳白气柱。

长啸声中,逸风清亮的声音传遍整个自在宫,无论山上山下,每一名正在鏖战的人都清楚的听到了八个字“乾坤鉴法、六道绝杀。”

正在山脚鏖战妖兽的苍岚,正自战的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忽闻这八字真言,精神立刻为之一震,回头望向山顶方向喃喃道:“这声音……是逸风,是逸风那小子。”

跟着苍岚哈哈大笑,老泪纵横癫狂道:“龙之腾也、必潜乃翔,龙之腾也、必潜乃翔,哈哈哈哈哈。”

这八个字,是这一式战技的名字,同时也是符咒真言。八字真言一出,千柄ming器在无力浮空、纷纷跌落,兵阵瓦解。

而逸风本人白、金、灰、蓝四色流光溢彩,古剑湛卢瞬息爆发,沛然剑威层层叠叠带动如怒海翻潮般的气势不断拍击鹿柄乾,不断瓦解鹿柄乾的气势和攻势。

跟着,逸风剑锋前指,天地风云变幻,鹿柄乾眼前一花,顿时觉得自己坠入无边六道。

虚无缥缈中,鹿柄乾耳边传来动人歌声:“天界道,神仙道,金碧琉璃谁人造?”声音曼妙婉转,听之让人浮想联翩。

天界美奂美仑,霞举虹飞入目,轻舞罗香侍鼻,丝竹声不绝于耳,鹿柄乾顿时陶醉于中而不知返。

“人界道,好了道,爱欲痴情谁忘了?”那轻柔的歌姬之声再次响起,仿佛黄粱一梦、一瞬百年,鹿柄乾只觉得自己过往如走马观花般在眼前重现,想到自己修行一世见惯人世间的殇情冷暖,悲欢离合,不觉黯然。

鹿柄乾突然惊醒,双手捂住耳朵,用力摇头,不断自言自语道:“这是幻觉,幻觉,醒过来,醒过来。”并且想要强提真元,试图一举冲破幻境。

正在这时,那勾人心神的绝美声音却直接在鹿柄乾心中响起:“冥界道,负债道,辜罪刑罚谁还掉?”

地狱道——愚痴无明,难见道法。坠入此道,鹿柄乾根本感应不到任何道法修为,更遑论凝聚真元?

随着歌声,鹿柄乾只觉得被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包围,原本对他这种修为的高人来说不过是小场面却因道法尽失,身处幻境而顿时觉得背脊发凉、直冒冷汗。

而眼前的一切却没有因为鹿柄乾行将崩溃而停止,歌声节奏突变,从妖娆至轻柔再到恐怖,如今却高亢嘹亮、充满杀伐之气:“修罗道,杀戮道,斗战征伐谁最骁?”

歌声入耳,鹿柄乾目光所及尽是修罗恶鬼,无数的修罗手持各式兵刃,从四面八方杀来,突然鹿柄乾重新找回了一声道法修为,立刻持剑反击,长剑所指杀的修罗们溃不成军、血肉横飞。

奈何修罗无边无际并前赴后继悍不畏死,鹿柄乾越杀心中越是恐惧,不断的重复提醒着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去仍被无尽的修罗淹没,精疲力竭,惨嚎声中被碎尸万段。

“饿鬼道,无常道,卤肴羹炙谁吃到?”黑暗中,歌声仍未停止,鹿柄乾艰难的睁开双眼,入眼所见各色美食充斥眼帘,无数饿鬼攀爬扑咬,却始终吃不到那些饕餮盛宴。

我不是死了么?鹿柄乾会想到自己被无数修罗分尸时的惨状,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意识也随之清醒。“死人不能复活,这必然是幻觉,挺住一定能醒来。”

虽然不断提醒自己,但眼前饿鬼的样子仍旧让他感觉自己的喉咙也被勒成只有一条细缝,那种痛苦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极度痛苦中,鹿柄乾手掌前伸,仿佛想要抓住面前无形的某样东西,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长满了漆黑的长毛,手掌也跟着扭曲变形,犹如动物的蹄子。

鹿柄乾惊恐万分,呼喊出声。然发出的却并非人声,而是野猪一般的哀嚎,此时耳边歌声方起:“牲畜道,断欲道,猪狗牛马谁说好?”

“不……”鹿柄乾心中无形的呐喊,使劲全身力气凝聚精神,不断的重复着“这是幻觉、幻觉、幻觉。”

“啊……”凄鸣中,鹿柄乾眼前所有如镜面般轰然破碎,目光聚焦以回到现世,所有的幻象消失不见。

鹿柄乾得意的大笑道:“逸风小儿,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想靠幻术就妄图赢本座?做梦!哈哈哈……呃……”

笑声犹在,鹿柄乾却脸色突变,一副惊恐万分的表情。跟着便是全身骨骼频频爆响,数十道血线从鹿柄乾体内爆裂激射,瞬间将其染的犹如血人一般。

“六道绝杀”确实是精神攻击,让人产生幻象、如坠六道,体验六道轮回之痛。

但,以上界灵气和本届地气为根基,所构成“六道绝杀”的力量确实实实在在的,况且用以发招的载体更是上古神兵“古剑湛卢”,无论剑威、剑气亦或是剑锋,都堪称当世最强的仁道之剑。

因此,“六道绝杀”既伤神魂,又毁肉身。乃是精神伤害与物理攻击相结合的无双神技。

眼下鹿柄乾还能苟延残喘,没有当场毙命,靠的并非他的修为道法,而是因为逸风修为不足,未能将“六道绝杀”发挥出真实战力。

“六道绝杀”崩解的同时,“青莲圆舞阵”及“北斗天道阵”随之瓦解,已经到了极限的风战、风致脸色苍白,血色尽失。而主持“六道绝杀”的逸风更是口吐鲜血,站立不稳。

即便如此,风战、风致的战意却空前盎然,气势不降反增,高亢如虹。在鹿柄乾重创的一刹那,泰阿、承影两柄古剑同时刺出,右臂、左腿被剑气绞杀爆碎,鹿柄乾重创血洒长空。

风战、风致二人正要乘胜追击一举格杀鹿柄乾,被摄妖笛控制,正在和三位教御首尊生死厮杀的三大灵兽却突然回复清明,发出清亮兽鸣。

天地间忽然刮起了一阵清风,风势平缓却让这满山死战的双方心生感应。

无分敌我,此刻鹤鸣山上所有人纷纷仰首望天,只见一道金光破开云雾从天而降,金车玉辇、玄衣驾车,而拉着这样一架奢华至极仙辇的赫然是九条五爪神龙。

“九龙御车、四方仙帝?”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乾坤鉴法、六道绝杀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章:四方仙帝、远古尸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