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意外收徒、何谓仁道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567 情缘歌txt下载

风狂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不迭的解释说:“苍岚前辈、各位,我不是故意说那样的话的,那个......那个......”

“不用解释的。”苍松宽慰道:“无妨,有时候只是情绪到了有感而发,并无其他意思。”说着一指苍岚笑着说:“我这老友自然知道,其他诸位也都明白的。”

苍岚饮了一口酒后说道:“老子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你要真有那个意思,也就不可能混在这个圈里了。”

看风宁、风狂一脸茫然,苍松苦笑一声解释道:“交友未必一定要身份对等、层次相同,但却一定要气味相投。在座各位无论力量强弱、潜力高低都有共同点,就是自信、积极、乐观。若你自己都不自信,不自强,还有什么资格混在这个圈中?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可以这样肤浅的解释吧。”

风宁抱拳拱手,朗声道:“前辈请放心,发发牢骚、偶尔说几句怂话或许在所难免,一颗道心绝不会变,我与风狂虽说没有强者的命,但也要大言不惭的说一句,我俩都有一颗强者的心。”风狂也在一边拼命的点头。

苍岚哈哈一笑,回应道:“说几句怂话无伤大雅,只要心不变,老子还不是经常认怂。”

“事在人为,未来不见得就没机会有大的成就。”苍松也赞叹了几句。

逸风眼神温和、心中十分受用,自己所求的不正是眼前这种团结、祥和、互助的局面么?只不过自己野心也算不小,期待着未来有一天能天下大同。

如是想着,逸风开口说道:“苍岚大哥,逸风有一事相求。不知......”

“婆婆妈妈,有事快说、有屁快放,和老子还这么文邹邹的,没劲了啊。”

逸风嘿嘿一笑,对苍岚说:“风宁、风狂二位虽说被大修士收入门下,可据我了解云真、云堤两位是研究型人才,几乎没怎么离开过自在宫,都是在各自领域潜心研究。所以在江湖经验上,十分或缺。不知......”

苍松立刻明白了逸风的意思,笑着说:“你是想让苍岚多关照他们两人,传授他们一些江湖经验?”

逸风点头道:“师尊常说,江湖凶险,人心难测。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层出不穷,诡异难防。我与大哥武力上还算过得去,就算被人算计也还尚有自保之力。”

“小妹日后有风刹那在侧,那个人八面玲珑见识非凡,必会报的小妹周全。风月、风泰二人跟随门内人马行动,自然也能学到不少东西。唯有他们二人,我不太放心。”

苍松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别的不说,要论这江湖经验、对三教九流的了解,至少苍字辈中少有人能与苍岚相比。他手段之卑鄙、为人之阴险、行事之猥琐,就连我也望尘莫及。不用多,你二人只要能学到他十之七八的本事,保证混迹天下,游刃有余。”

“苍松,不要以为我打不过你,就容得你对我出言诬陷。老子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老子明明比你说的更不堪。”

一番话惹得在座众人哄堂大笑。风宁、风狂立刻起身拱手行礼,恭敬的对苍岚说:“苍岚前辈,能聆听您的言传身教,我二人荣幸之至,还望前辈不吝赐教。”

原本开怀大笑的苍岚突然沉默,叹了口气后说:“不必了,让我上阵杀敌,老子绝无二话。可要说教人,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点微末伎俩还是算了吧,免得误人子弟。”

风狂刚想说点什么,却被苍松一个手势阻拦。接着苍松笑着说:“老友,他们跟你学的是为人处事之道和江湖经验,又不是修道成仙之法,何必如此呢?”

苍岚回应道:“他们的师傅都是大修士,若是知道了他们二人时时向我这么一个中阶修士学习,定然不喜,说不定会连累他们二人的。”

风战摸着下巴沉思道:“这是个问题,要怎么解决呢?”风宁和风狂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前辈,我二人并不在意这些,只要前辈肯教,其他的都不重要。”

这话说的真心实意,二人心中也却是如此想的。山脚对抗万兽时风宁、风狂在修士身后部下第二道防线,战事最不利的时候,两道防线几乎合并为一,若非互相熟识,苍岚舍身救护,二人不死也是重伤。

因苍岚分心救护二人,导致身受重创,就算风战弄了一颗品级不低的丹药给了苍岚,如今也并未完全康复。

众人思索该如何才好的时候,苍松却呵呵一笑,手扶胡须轻声道:“老夫年纪大了,孤独一生也甚为寂寞,未来凶险难料,怕死后无人送终,最近一直想着是不是该收个徒弟什么的了。”

苍松一番话听得所有人都为之一愣,不明白为何苍松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来。逸风却是抿嘴一笑,显然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风宁脑子也转的很快,立刻狂喜。一拉风狂说道:“晚辈风宁、风狂愿意,只是碍于师傅颜面,不能立刻行礼拜师,还望前辈见谅。”

苍岚有些疑惑的看向苍松,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苍松也不理苍岚,微笑点头:“无妨,不过是些俗礼罢了。明日我自会前去找你二人的师傅说明此事。届时你二人便是老夫门生,日后修道方面由我亲自教导,其他所有事宜则跟随苍岚学艺。”

苍松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明白了其中用意。自在宫弟子并非一生只有一个师傅,随着修为提高,当目前的师傅无力教导的时候,自然可以拜更高阶的师傅。

同样,如果展露出足够强的潜力,为了整体的利益和人才的培养,自然就该由更高阶的存在来教导,就算没人主动站出来,高层也会视该名弟子的潜力指派专人收徒。

当然,作为曾经的师傅,如果对其不敬,依然会犯了门规,遭受门规处置。凡是宗门,师徒都是最大的情分,也是最靠谱的关系,欺师灭祖者寥寥无几,而且会遭受天下人的唾弃。

只不过,低阶或者同阶的存在若是抢夺弟子,是被明令禁止的,不仅会坏了同僚情分,更会被门规处置。

苍松作为教御新贵,而且俨然被视为首尊接班人。身份地位比风宁二人的师傅高的多,别说收风宁、风狂为徒。只要苍松愿意,甚至可以收云真、云堤两位大修士为徒。

如此一来,风宁二人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跟随苍岚学艺。

风月眼睛一亮,赞叹道:“妙啊,如此一来,一切顺理成章,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苍岚面色有些犹豫,看着苍松欲言又止。苍松微微一笑,拍着苍岚肩膀说:“别想太多,我可不是为了你。第一我是真的想收个徒弟了,不然这一身所学没个传承岂不是浪费了?第二这两个小子我看着也很顺眼,资质也算过得去。”

说着瞟了眼风战三兄弟和风月、风泰,继续说:“更好的都被挑走了,而且我又争不过他们师傅,只要退而求其次啦,倒也是了了我一桩心愿。”

苍岚苦笑一声心知事情绝非苍松所言那般,或许苍松是真的看中了二人想要收其为徒,但直接开口表示出来,内中绝对有自己的原因。

单论江湖经验、对三教九流各色人物的了解,苍岚自问苍字辈中没几个人比自己更为老练,可苍松不同。早年苍松艺成下山走动,经历的事绝不比自己少。或许超强的战力让他在一些事情上的体验没有自己这么多,但也不会有明显的差距。

苍松如此行事,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名正言顺的教导他二人,也算变相的有个衣钵传承,日后不出意外,风宁二人至少也会成为宗内的中高层,有曾经授艺的情分在,也算是为自己的将来多一份稳妥的安排。

叹了口气,苍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握了握苍松拍在自己肩头的手掌。

风狂撇撇嘴,一屁股坐下嘀咕着:“前辈,不带你这么打击人的,说的好像我们是被挑剩下的一样。”

“不是好像,根本就是。”风宁也跟着坐下,回呛道:“真够笨的,你蠢得跟某种动物一样,以后和你一师之徒实在是想想都觉得丢脸。”

“你说谁是猪?”“我只说像某种动物,你自己说你是猪的,怪不得我。”

看这二人互相斗嘴,众人皆是哈哈大笑,之后个人都有了安排,气氛也热烈起来,彼此斗酒豪饮不断。

酒过三巡,众人都有些微醺。苍松突然对逸风和风战说道:“当初你二人接下狩魔使的任务,前去寻我。为何最后却手下留情,宁可任务失败也要留我性命,更将我带回宫内?当时你完全有能力杀我的。”

苍松成为新任教御的时候,有关他的过去多少曾传出来一些,在座各位都有所耳闻,因此早就知道风战和逸风与苍松曾经有过一战。

风战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说道:“这事你还是问我二弟吧,那一战现在回想我其实就是个陪衬,没起到什么作用。后面更是被你揍得昏迷不醒,什么都不知道。”

但凡是人都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糗事,如风战这般当众坦然之人,少则又少。

逸风微微一笑,端着酒壶说:“当时领的任务是找到你,之后是杀是擒还是放,全由我二人做主。所以,算不得任务失败。”

“苍松曾经辣手屠杀,罪孽深重。你却为何不杀我还将我带回宫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醉酒当歌、人生几何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各奔东西、堵门叫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