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破戒和尚、佛宗叛逆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25 情缘歌txt下载

对地势君与人和道人来说,这血池的操控权只在天灵子一人手中,这兄弟俩只能有限度的抽取一些血池的能量提升战力,一旦过量立刻性命堪忧。

血池本身对二人更是有很大的伤害,直接投身血池,亦会被吞噬吸收,成为血池的养分。

所以,二人并不敢冲入血池对付疯猫和尚,而是试图拦截那些正被净化的冤魂。

岂料,二人刚作势欲扑,两道佛门卍字佛印在二人脚下凭空浮现,跟着爆发出盈盈佛光,光芒并不强烈耀眼、看起来一触即破的样子,却是将二人牢牢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地势君猛力爆发,额头青筋暴露,显然已经用出了全力,可任凭如何发力,那摇曳柔弱的佛光却分毫不灭,依旧将地势君困的严严实实。

参教御见到眼前这一幕吃惊道:“好纯净、好强悍的佛力,这疯和尚居然这么强,仅靠两枚佛印便能囚禁地势君这样的高手,而且还是在净化血池的过程中随手施为。我看他修为远在法相之上,就算法空神僧复生,都不可能是这疯和尚的对手。”

这话引起众人共鸣,纷纷点头,具都被这疯猫和尚的超绝修为所震撼。保守估计,这疯和尚起码也是清虚掌教、百里无极同级数的强者,在清闲飞升之后的当下,足以与前两人一争天下第一人的至尊之位。

毕教御呵呵一笑,淡然道:“当然了,他当年可是被誉为大觉寺第一天才,实力之强冠绝天下佛宗,位列当年五大神僧之一,传言说他已死,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风月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询问道:“您认识此人?”

毕教御点了点头说:“他原本的法号叫法明,与已故法空神僧乃是一母同胞。当年清闲真人即位掌教时,他与其兄法空曾一同前来道贺,我远远见过一眼。那种迫人的无双霸气和犹如铜浇铁铸一般的壮硕身材,让人印象深刻。”

风泰听闻,一摸同样的光头道:“没想到他居然和法空神僧是兄弟,这兄弟俩根本没有半分相像啊,差的也太远了。”

毕教御继续道:“二人自幼一同出家,一同修习佛法,这法明在佛道上的天份远超其兄长,在大悲心经上的进境可谓一日千里。只不过与他兄长背道而驰,一个选了济世之法,一个走上伏魔战道。”

钟灵山上的活人有些道行的大多被投进了血池之中,地势君、人和道人兄弟俩又被佛印囚禁动弹不得,再加上有个修为深不可测的疯猫和尚,毕教御显得很是放松,丝毫没有之前紧张的神色。

“法空为人沉稳、少年老成,堪称佛门典范,无论言行、心性还是修为,都是一时之选,不到四十便被当成未来接班人培养。法明与兄长截然相反,为人狂放不羁、不拘小节,整日惹是生非。当年还在山中学艺时佛门戒律除了色、杀两戒其他的都被破的不能在破,整日喝酒、吃肉,满口脏话动辄打架斗殴。”

风月听着一皱眉头,不解的问道:“毕教御,佛门戒律森严,不持戒无修法。这法明如此行事,怎么可能领悟高深佛法?怎么听您的意思,他在佛法上的成就还高过其兄法空?”

毕教御笑道:“这事别说你,当年不解之人多有,我想除了他自己,恐怕没人能够理解了。但呈现在眼前的就是法明修为进境一日千里,佛力纯粹、佛法高深、战力超绝。修炼有成之后,兄弟俩一同下山游历,法空致力解救世人,无论修道之人还是贩夫走卒,被他救助过的多不胜数,圣僧活佛之名传遍大江南北。”

“而法明则是狂放依旧,洒脱不羁,行事随心所欲。唯独秉持恶人一定要超度的原则,大开杀戒。鼎盛那些年,死在他手上的恶人、邪魔多不胜数,邪魔外道闻其名皆远遁千里。在加上其狂放的性格,被世人称之为狂僧,而他本人显然十分喜欢,开始弃法明而不用,转而自称狂僧。”

风月看着血池,略显崇拜的说:“没想到,这落魄和尚居然还是性情中人,倒也算是个豪杰。”

毕教御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他出自佛宗。以慈悲戒律为宗旨的佛门,很难容得下他这样的人物。传言法空曾数次与法明夜谈,劝其秉持戒律而无果。”

“后来呢?佛门是如何处理法明的?”参教御也忍不住插嘴问道。

毕教御叹了口气道:“法空接掌大觉寺的第三年,西北边境曾爆发一场瘟疫,数万人被感染,命在旦夕。法空立刻携大觉寺众僧赶赴灾区,谁知当法空赶到灾区之后,看到的却是整个灾区无分人畜,全被人屠杀的干干净净。所有尸体堆的如山一般,而法明则全身是血,手持火把正要焚烧尸体。”

“你...你是说法明他不仅没有救助灾民,控制疫情,反而辣手屠杀数万人?”参教御脸色有些苍白,满脸震惊。

毕教御脸色也不太好看,说道:“此事究竟是否如此,我不知道。总之,当年这件事大觉寺的官方说法是以法空为首的四大神僧十八罗汉联手对战法明,激战一日夜之后法明伏诛,被法空一掌格毙,大义灭亲。其后大觉寺似乎是觉得法明有损佛门,所以抹去了他存在的全部资料,就当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时,梵经诵读越来越快,无数冤魂被不断净化,血池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降。

看了眼血池,毕教御整理了下情绪继续说:“不过如今法明居然还活着,看来当年的事必然另有隐情。”

“等一下。”风泰大呼一声,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急忙问道:“教御,照您说这法明至少也活了几百岁了,怎么看起来如此年轻,不过四十出头。我记得当年的法空可是垂垂老矣,在看看与其同时代的百里无极,如今也是老态毕露,这不合理啊。”

毕教御也有些疑惑,语气不太肯定的说道:“或许他修为高绝驻颜有术吧。其实以百里无极的修为,若他愿意也可以维持住中年形象的。在看清闲真人飞升之前,看起来甚至只有二三十岁的样子,这也不足为奇。”

“也是。”风泰点点,大嘴一裂憨笑道:“管他呢,看来这回咱们是轻松了,有他在。应该能控制的住大局吧。”

“法明最鼎盛时,战力堪称佛门第一,比之现在的百里无极亦不多让,睥睨天下。那个时候,我宗清闲真人刚即位不久,法明简直就是独领风骚,无敌于世。就算这些年来修为没有寸进,也可以轻易横扫包括奎首尊在内的我们所有人。”

毕教御笑着说道:“傻大个,你说他能不能控制大局?”

风月在一旁连连点头道:“有他在,咱们确实轻松了,我觉得甚至可以收工回山......不好。”

一声惊呼之后,风月急忙转身望向山脚急切道:“该死,把首尊给忘了,那个天灵子很不正常,首尊莫要出什么事才好。”

毕教御原本因为风月的那句“不好”而全身皆备,一听此话顿时笑出了声,其他几位教御的反应也和毕教御差不多,弄得风月疑惑之际有些不好意思。

“大姐头说的对啊。”风泰也急切说道:“真该死,首尊不会出事吧?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参教御笑着说:“不用,你以为首尊是什么人?完全不用担心。”

毕教御解释道:“上清禹天境第六重才有资格成为教御,而四大首尊同为禹天镜第六重修为,大家处于同一境界,为何只有他们四人是首尊?他们四人每一个都有一身惊人业绩,绝不可以我等教御实力来揣测。”

看风泰依旧有些不解,毕教御微笑摇头,说:“首先四大首尊都是禹天镜第六重顶峰,距离太清赤天境只差顿悟,触手可及的境界,说的通俗点,有可能一辈子无法突破,也可能睡一觉起来就迈入太清赤天境了。”

“严格的来说,四首尊是另一个境界,既不算禹天镜也不算赤天境。就修为来说,自然就不是我等能够抗衡的。”

“其次。”参教御接话道:“就像风泰你刚才,以玉清微天境第一重的修为一招击败比自己修为更高的熊君,更能从两位与你相若的对手联手中游刃有余,轻松写意同样的道理,修为并不等于战力。”

毕教御点头道:“就是这样,首尊必须要达到半步赤天境的境界,而且必须战力高于修为才可以。就算是清虚掌教出手,必然能击败奎首尊,却未必一定有把握杀掉他。所以,就算奎首尊真的不敌天灵子,也绝不会有性命危险。”

话音刚落,一道虎啸之声传来,众人转身回望,只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向这血池方向高速射来。

发出虎啸之声的是后面的奎首尊,而他前面的那道诡异人影正是易变之后的天灵子。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狂僧疯猫、关我屁事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随心所欲、关我屁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