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再踏征程、修罗炼狱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425 情缘歌txt下载

罂粟看逸风的样子,忍不住呵呵的笑个不停,逸风越是拘谨、羞涩,罂粟笑的越是奔放,眼神越是挑逗。

看起来似乎罂粟颇不知廉耻、fang荡成性,可若真的这么以为,那就大错特错,死都不会知道怎么死的。

南疆民风本就开放,女子不似中土那般诸多规矩,性格更为炽烈,南疆女子大胆追求至爱,反追心上男子的例子比比皆是,罂粟年轻时敢爱敢恨,巾帼不让须眉。

但曾因某件事对情之一字心如死灰,自此性格大变,此事南疆几乎人尽皆知,当然,那件失意事究竟是什么就几乎无人知晓了。

尽管言语轻浮,但其实罂粟为人相当本分,修道至今百多年时光,从未听说真的与人发生过什么。

看到逸风被调戏的太惨,风致终于还是不忍心独自一旁偷笑,于是上前解围道:“姐姐,你就不要在调戏我二哥了。”接着转头对逸风说:“二哥,百里宗主关心掌教伤势,特命罂粟姐姐陪我一同来猎杀这黑蛟,取了内丹为掌教疗伤的。”

逸风点了点头,后退一步终于算是摆脱了罂粟的调侃,正色道:“原来如此,劳烦百里宗主挂念,辛苦罂粟前......姐姐跑这一趟,逸风在此谢过姐姐,谢过百丽宗主。”

罂粟微微摇头,撇了撇嘴道:“切,真是无趣,这里是南疆,不是你自在宫,哪里有这许多规矩,举手之劳罢了,就当散步活动筋骨呗,看你这谢过来谢过去,文绉绉的真是受不了。我南疆儿郎向来爽快,无论大小事都是一句话罢了,就你们中土之人这么多礼节,累都累死了。”

逸风一抱拳,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逸风就不客气了,逸风心念掌教,想第一时间将内丹送回,此次就不专程登门道谢了,日后有机会再来南疆,一定去拜见百里宗主。”

“这还差不多”罂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漫不经心道:“行啦,走吧。让风致送送你,我们几个这等着。”说罢拉起风致的玉手道:“妹妹,快去快回啊,莫要送的太远,等你回来咱们就回宗去,刹那小子可是想你想得紧呢。”

被罂粟如此一说,风致俏脸通红,抽回自己的手,轻轻的点了点头,拉起逸风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看着风致和逸风远去的身影,罂粟脸色渐渐有些难看,最终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为何上天如此垂青自在宫,前后两代都这般出众,出众到让人绝望。”

逸风当然不可能知道罂粟的喃呢,此刻正和风致并肩而行,风致手中握着一枚温润的珠子,正是黑蛟的内丹。

把玩着内丹,风致不解的问道:“二哥,宫内灵丹无数,为何非要取这内丹给掌教师叔疗伤呢?难道这内丹还比三洞殿内的灵丹妙药更好不成?”

逸风微笑解释说:“不是这样的,三洞殿内所藏能提升真元的丹药繁多,可是你没发现自我们修道以来,师傅们从不曾允许我等服用过半颗,就算是平日里受伤了,一旦牵扯到丹田真元的,也几乎能不服药就不让服药,只有一些经脉、肉体伤势才获准服食丹药?”

“我当然知道,这有什么关系吗?”“关系大了去了,所谓是药三分毒,但凡丹药无论品级、材质都有所谓的丹毒,层次越高的丹药,丹毒毒性越奇特,只要牵扯到丹田真元的丹药,其丹毒特性都会隐藏其中,潜移默化间影响真元纯度,这种影响微乎其微,几乎不易察觉,可飞升之徒本就艰难,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会让你前功尽弃。”

逸风停下脚步,伸手取过内丹道:“所以,山中尽管为数众多的同门或多或少服食过这一类的丹药,可你、我、大哥三人却明令禁止,就是因为咱们有飞升的可能,师傅是绝不会允许在这个过程中有半分差池。”

风致点了点头,但随即又不解的问道:“可我还是不明白,和这内丹有什么关系?另外,掌教师叔他不是已经......”

话没说完,逸风已经用眼神制止了风致后面的话,逸风伸手摸了摸风致的头道:“黑蛟内丹不是丹药,所以首先就不具有丹毒。其次,妖兽内丹或多或少都会带一些先天属性,可这黑蛟的内丹却纯净至极,不带丝毫杂质,完全是纯能量的形态存在,所以掌教师叔用来疗伤才不会有任何后遗症。只需要慢慢吸纳其中的纯能量归并自身,将之同化即可。”

“另外,即便掌教飞升无望,那真元纯度也不能受丝毫损伤,一丝都不可以,到了他那等层次,与人相争胜,这一丝的影响就有可能影响胜负,乱世当道,掌教战力必须保持在精纯的巅峰状态,你现在明白了吧?”

“原来如此,风致明白了。话说还是二哥厉害,若是我独自对上这黑蛟,仅有自保之力,根本没可能杀掉它的。二哥居然单人一剑就有把握正面击杀黑蛟,真不亏是我二哥。”风致嘻嘻嘻的笑着说道。

“唉。”逸风轻轻叹了口气说:“说起来,小妹你的杀性也稍微有些大了,这等妖兽修行不易,取了内丹就好,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二哥,我知道你心存善念,不杀生。可这黑蛟一身修为全在这内丹之上,就算你不杀它,取了内丹之后它也变成一条普通的大蟒而已,寿命至多不过百年,而且随时都可能变成别的猛兽口中之食,未必就是好的。”

“话是没错,可咱们为了私利取其内丹已有伤天和,现在连命都一并取了,也未免有点太......”说道这里,逸风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罢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是为兄的错,不该如此的。”

说着,逸风抬头看着风致,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道:“不说这些了,你回去吧。我也该启程回返宗门去送内丹了,咱们日后再见吧。”

风致停住脚步,有些不舍的道:“二哥,下一步有何打算?”“不知道,送了内丹之后,我会立刻下山,很多地方我都想去看看,都想走一走,还没有具体的打算。”

“好吧,小妹知道了,二哥多多保重,也不知大哥在炼狱道中如何。咱们三人说起来大哥最是危险,我心里着实担忧的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逸风身手摸了摸风致的头,用略显宠溺的语气道:“大哥吉人天相,天赋过人又勤勉刻苦,一定会成功走出炼狱道的。”

风致挥手拍掉逸风的手掌,不爽的说:“人家长大了,不要在跟小孩子似得动不动就摸人家头,二哥说的对,大哥一定会成功走出炼狱道的,咱们也要加油,不然大哥出来后可能就把咱们远远的甩在身后了呢。”

逸风微微一笑,点头说道:“说的对,到这里吧,二哥先走了。”说吧祭出古剑湛泸,化作一道湛蓝光芒破空而去。

站在原地注视着消失在云端的蓝芒,风致表情逐渐坚毅,小声说:“大哥、二哥保重,小妹也会加油的。”

呼啸的北风猛烈的挂着,吹在脸上犹如刀割一般,大雪随着狂风漫天飞舞,苍白的天空以及同样苍白的大地连成一线,目光所及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分不出方向,没有生物、除了风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除了白色没有任何其他的色调,大地也没有任何的起伏,一望无际的平坦,一望无际的纯白。

这样的环境下,普通人就算不被冻死,时间稍长也会被逼疯的。而远方不断前进的那个身影,已经这样走了整整七天了。

那是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厚厚的黑色披风将人包的严严实实,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闪动着摄人的光彩,眼神坚毅,后背斜背着一件不知名的长条形物体,被层层包裹,从大小上看几乎有来人大半身子高,其中隐隐有血色光芒透出。

身影迈步前行,每一步落下尺寸都惊人的一致,半寸不差, 甚至就连留下的脚印深度也都是一模一样。又是一脚落下,是左脚。落地的瞬间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闷哼,跟着脚下的白雪瞬间染红,并快速渲染了周围丈许的距离。

来人停下脚步,屹立在血红雪地中央,一道低沉冰冷又充满男性阳刚之气的嗓音响起:“都到这份上了,你们觉得潜行刺杀还有用吗?”

话音刚落,四周雪地突然爆裂,十一道白影瞬息之间布下天罗地网,携着绝杀的气势同时出手。每一道白影的气息都不算强大,可联手之后的气势却仿佛能毁灭一切,一看就是精于联合刺杀之道的高手。

中间被围攻的那个高大身影对眼前的围杀仿佛视而不见,身形不动半分,直到第一只带着尺长利爪的手掌几乎已经触碰到斗篷的瞬间,一声怒喝响起,无形声波席卷八方,十一名杀手身形骤然停顿,露出潜藏的身体,居然是一只只身高大约七尺的白色巨狼,不同的是这巨狼居然是直立行走的。

暴喝之后,中央的高大身影背后斜背之物燃起血色烈焰,眨眼功夫露出一柄血色双手巨剑。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龙拳撼蛟、含光破体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炼狱血战、磐石之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