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道童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03 情缘歌txt下载

当年巴蜀天灾妖祸至今已过五年,这五年间天下太平、风调雨顺,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大事发生,只除了一件,那就是一年前,修道界数位精擅天衍之术的大能几乎同时放出消息,据他们推演天机所获“自在宫”清闲真人已显飞升之象。这可是足以轰动修真界的大事,要知道最近一次得证大道的“大觉寺”圣僧枯荣大师修得罗汉果位距今已经三百多年了。此消息一出各大势力纷纷派遣使者上缥缈峰求证,最终得到回复清闲真人确实已将《太乙三天决》修成第九重,也就是太清赤天境顶峰。虽然自在宫方面并没有正面明说,但稍有常识的人自然都知道《太乙三天决》一旦圆满即刻飞升,清闲掌教既然已修成第九重,那么至太清赤天境圆满也不过就是水磨gong夫罢了,这个过程确实也用不了三五年。一时间整个修真界各怀心思、暗流汹涌。

缥缈峰“禹馀天殿”,此刻自在宫高层精英尽聚于此,二十八教御、四大真人皆端坐大殿,过的片刻,清闲真人入得殿来,原本清闲真人已不过问宫中之事,过去十五年中仅仅只因天灾妖祸出过一次关,前后也不过一月时间。自从去年传出飞升之事后,清闲真人突然不再闭关潜修,虽依然不大在人前出现,但这一年中见到掌教真人的次数比过去二三十年加在一起还要多。此时的清闲真人与五年前比简直天壤之别,当年看起来五十多岁实则近两百余岁的清闲真人仙风道骨一派世外高人风范,现如今的清闲真人面如冠玉看面相最多不过四十,当年黑白相间的头发整齐的梳理成混元髻,如今却将乌黑清亮的长发随意披散脑后,不仅容貌返老还童,衣着穿戴甚至气质也与当年完全不同,此刻清闲真人不着道袍,白衣似雪、大袖飘飘,再配上一头随意披散的长发,显得如此的肆意狂放、潇洒不羁,举手投足浑然天成全无半分斧凿痕迹。教御们望之心生敬佩,这分明就是《太乙三天决》记载的天人合一境界。唯有四位真人见此眼中皆有一抹淡淡的担忧。清闲真人行至首位坐定,随行跟着的一名童子也在其身后站定,这名童子年纪约有四五岁,五官眉清目秀也算中上之姿,然其面容呆板,小小年纪眉宇深沉,一看就知是木讷之辈。这小童自然就是五年前由“大觉寺”神僧送上山来的遗腹子逸风。自当年起逸风就一直由四位真人共同抚养,一年前清闲真人不在闭关潜修后就一直带在身边,平日里也无特别之处,不是随清闲真人伴读,便是大殿之上洒扫、做些杂物。

待的清闲真人坐定,二十八教御中站起一人拱手作揖道:“禀掌教真人,三日后举行的十年试典所需一应准备已然妥当,本次试典依旧故前二十名弟子参加三月后的三宗祭典,其中的前五名将代表我自在宫参加天下会武,本届三宗祭典由清无真人带队,我朱雀七教御随行。”自在宫地位高低不看辈分只分修为,门下弟子分为挂名弟子、入门弟子、修士、大修士、教御、真人、掌教,挂名弟子负责俗物,修道之人也要吃喝花销,总要有人经营赚取黄白之物,挂名弟子就负责经营各类自在宫名下产业,根据经营好坏宫内会赐下丹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说穿了挂名弟子根本没什么慧根资质,自然也就修不了什么道,能得丹药延年益寿已是万幸。入门弟子则是经过层层筛选资质上佳者,可正式入得自在宫门墙,修习基础道fagong决。整部《太乙三天决》分三境九重,每三重一个境界,第一至第三重为玉清微天境,第四至六重为上清禹天境,第七到九重为太清赤天境。其中能成gong修成《太乙三天决》玉清微天境第一重的则可称为修士,严格来说修士才算是自在宫的基层力量,入门弟子更像是预备役。而大修士则是《太乙三天决》修至上清禹天境第四重的精英,大修士就是自在宫的中坚力量,自在宫号称修士三千,这其中大修士境界者仅一百零八人,绝大多数修士止步玉清微天境第三重,终其一生不能突破。若能修成上清禹天境第六重则可晋升教御,教御便是自在宫高端战力,同时教御还负责弟子的培养、教导,本代教御二十八人,按四天二十八宿划分,分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各七名教御,平时分驻缥缈峰东南西北四面,更是守山大镇“太玄四灵御天阵”重要组成部分。无论什么时间,当有人《太玄三天决》突破至太清赤天境第七重,都是震动修真界的大事,因为第七重修为意味着“自在宫”多了一名真人,意味着多了一名能纵横天下的超阶战力。“自在宫”的真人,“大觉寺”的神僧,“大势宗”的杀将都属于多一名或少一名均会严重影响宗门实力的超阶战力。

“星教御辛苦了,三宗祭典本是由我宫十年试典延伸而出,前后不过几月时差,一切依故形事即可。不过不知本届是否有较为出色的子弟?”清闲真人望向刚刚禀告的井教御。星教御神色一凛回道:“禀掌教,我自在宫执掌修道牛耳,更是道宗第一,但凡有资质的无不争先拜我宫中,宫中子弟自然都是极为出色的。只不过……”“只不过什么?”星教御面色尴尬道:“只不过……以掌教真人的境界,只怕是没有够资格能入掌教fa眼的。”教御负责教导弟子修行,达到修士层面之前,所有的一切都由教御安排指导,因此没有教出足够优秀的弟子,这些教御脸上着实无光。清闲真人听罢长叹一声道:“我自在宫虽然势大,那是因为现在有我们几个老家伙以及在座诸位教御撑着,若无足够出色的优秀弟子,我等一一故去之后,我宫又将如何?”此话一出,无人敢接话,殿上立刻气氛尴尬起来。一旁清散真人哈哈一笑接过话头道:“师兄勿扰,虽说这一届试典确实没有特别出色的弟子,但平均水平也算人中翘楚,也不见得就被大觉寺和大势宗比了下去。而且据我观察,入门弟子中倒是有几个有趣的小家伙,只是入门时间尚短,不能参加本届试典。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十年后的三宗祭典这几个小家伙应该会有出人意料的表现。”听闻此话清闲真人略微提了些兴致道:“咱们几个师兄弟中,论眼光看人清散师弟当排第一,相比师弟口中几个有趣的小家伙必有过人只能,世间万般皆fa,且看十年后他们如何吧。”言罢清闲真人扫了一眼殿中诸人继续说道:“今日召集众人,除了十年祭典之外,还有一事要宣布,那就是自今日起,我将卸任自在宫掌教一职,新任掌教为清虚师弟。明日起清虚师弟暂代掌教之职,待三宗祭典后,择选吉日举行升坐大典。”此言一出,众教御一片愕然。清闲真人顿了一顿继续道:“诸位不必如此,此事我与诸位真人讨论过,外界飞升传闻确有此事,只是时间上有所出入,故此清闲与几位师弟商讨之后才做出如此决定。望日后诸位同心协力助清虚掌教将我自在宫再行壮大。清闲再次谢过诸教御。”清闲真人起身行了一礼,殿内诸人连忙起身回礼道:“谨遵掌教真人fa旨。”

待的教御离去,大殿上仅剩五位真人和小童逸风。四位真人突然起身对着清闲真人一揖到地道:“师兄良苦用心为我宫兴旺甘愿牺牲,请受我等一拜。”,清闲真人赶忙扶起众真人道:“诸位师弟这是为何?此事早已说的清楚,不过是误上几年,并不会对飞升结果有所影响。为了我自在宫有更多的时间充分准备,这几年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我也不可能一直压得住,短则十五年长不过二十年就会压抑不住修为,到时天劫降世,我想不飞升都不行。至今为止合我等五人之力多次推演天机均不得知大凶究竟为何,此事尚且只有我等几人知晓,还望诸位师弟早作筹谋,以备万全。”众人应声告退,逸风心中明白清闲真人今日所作之事为何,事实上一年前在外界关于清闲真人飞升的传闻未出之时,清闲本人已有所感应,三年后三月初三为飞升之时。但同时清闲真人也窥探一丝天机,显示飞升之时将有大凶之兆、血光之灾,此后数次推演都显示这大凶之兆与己无关,有血光之灾的乃是自在宫,但无论如何都不得而已究竟是何灾祸。甚至后来集五位真人之力联合推演结果都是一样,最后一次清无、清念两位真人甚至还受到反噬,重伤吐血,养了大半年伤才好。有鉴于此清闲真人已然决定反向压制自身修为,推迟飞升。为的只是争取更多时间,在刻意筹备的前提下多了这十余年的时间,怎么也可让自在宫在凶灾降临的时候多一些机会。然而几位真人包括逸风不知道的是,飞升并不是说推就推的。一切皆有定数,推迟的时间越久,飞升时面临的天劫越猛。原本以清闲真人的修为,飞升天劫十拿九稳。但如今推迟这十余年,届时飞升渡劫的把握不足三成。可以说清闲真人现在是拿自己的命给自在宫换了这十余年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章:遗孤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四章:道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