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谈心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401 情缘歌txt下载

随着大考结束,本届代表自在宫出战的五名弟子分别是:风闲、风战、风清、风远,本来还有个风和,但风和实力确实距离风烟有些差距,最终教御们决定还是让风烟代替了风和。

这一点连风和本人都非常赞同,出战三宗祭典背负的可是宗门名誉,这个压力不是一般人扛得起的,显然这个风和不在此列。

接下来就是接受掌教及真人们接见,清虚身为掌教,自然要说上几句以表对这些弟子的重视。

首先便是风闲,清虚掌教道:“你如此年纪便有这等修为实为难得,根骨之奇甚至还在教御之上。然修道之途艰难坎坷,切莫骄傲自满。当坚守道心,锐意进取方能有更高的成就,否则今日一切只是镜花水月,如梦幻泡影,尔可曾明白。”

风闲虽心中不以为意,但扔拱手回礼道:“掌教真人宽心,弟子明白,弟子定当不负掌教真人期许。”

清虚点了点头道:“试典既已结束,明日你便入藏剑池吧,但需谨记神兵有灵,生有傲骨,当量力而为,切不可好高骛远。绝无可能退而求其次,否则只有空手而回。我宫天才辈出,这其中又有多少空手而回,其来有自。切记!”

风闲垂首道:“是,风闲记下了。”而对风烟,清虚真人扫了几眼之后之说了两个字:“不错”便望向风战,风烟顿时呆立当场“就两个字?”。

清虚盯着风战凝实良久方道:“很好。”此时一旁一直闭目养神的清闲真人睁开双眼看了眼风战补充了一句:“非常好。”之后再次闭上双眼神游去了。

这前后五个字立刻震惊全场,清虚贵为掌教,修为高绝,乃是当今天下第二人,与大势宗宗主百里无极并列,单就剑术而论甚至有可能还在清闲之上。

清闲更是头上顶着公认的最强称号,且飞升在即。得这二位任何一位多看一眼都千难万难,更遑论“很好”“非常好”这样的评价,这五个字的分量比什么都来的要重。

一旁的风闲、风烟听得此评语顿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风战回礼道:“谢掌教真人,清闲真人谬赞了。风战资质愚钝,难堪大用,不过好勇斗狠而已。”

一旁清散真人哈哈一笑道:“擅战也是一种资质,还是很难得的那种。风战师侄战心坚定,战意惊天,与争杀之道天资惊人。更是难得的很,不必如此过谦。我们都老了,以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风战微笑回礼。之后风清、风远二人都只是一些场面话,乏善可陈。

一一点评过众人之后,清虚真人道:“此番前往大觉寺参加三宗祭典由清散师兄带队主持,青龙七教御随队。尔等五人要全力而为,莫要堕了我自在宫名头。”

众人齐声回应:“我等必将全力以赴,誓死捍卫我宫声威。”“恩,逸风,你过来。”“是”逸风从清闲真人身后转出,来到清虚真人面前。

“他叫逸风,原本是清闲师兄身边侍童。此番会随尔等一起前往大觉寺,一路之上你们多多亲近,互相照应。”众人齐声应“是”。随后由诸教御各自带回。

是夜,清闲真人居所。“风儿,传你长生诀时,曾说过修行之道,别人只能领你进门,如何修行全在个人。你可记得?”

“风儿记得,这些年逸风一直勤修长生诀,未敢有一日间断。”

“那就好,你所修长生诀不同于一般基础道决,唯一好处就是修出的真元凝实深厚并可随意转化,和任何道fagong决都不冲突,这也是我传你此gong的原因。但缺点就是修炼速度太慢,难有成就。并且修成的真元除了能固本培元、强健身体之外,几无可用之处。因为长生诀的这一特性,它才能随意转修其他gongfa而不会冲突。这也导致你修道十年不仅不能使用任何fa术,就连道行进境都无fa探查。必须要等你转换gongfa,体内真元外显之后才能知道你的修为进境。实乃无奈之举”

“真人严重了,逸风本是孤儿,能活下来已经不易,如今逸风不但活的不错,还能修道已是天大的福分,而且得真人厚爱。道德殿内所藏典籍随意翻阅。已然很知足了。”

“也不必如此,你性格内敛、内秀于心,不争、不妒、不悲、不傲,这种心性于修道一途实有莫大好处。若不修道,也太暴遣天物了些。我且问你,道德殿内藏书你已翻阅多少?所学几何?”

“回真人,逸风这十余年来日夜苦读,无奈殿中藏书甚多,只堪堪翻阅十之二三罢了。至于所学……历史文献、地理杂技、风土人情也就罢了,那丹鼎玄黄之术……逸风愚笨,完全不知所以然,至于《九鼎玄丹经》更是连开篇简要都看不明白,更不要说开鼎炼丹了。”

此言引得清闲大笑不已:“你外表木讷,你还真就木给我看啊。俗话说人无完人,我宫大道三千,怎么可能有人通盘掌握?人之所长各有不同,何必为难自己。丹鼎之术不行,别的方面你就没尝试尝试?”

“禀真人,有的。奇门遁甲、五行之术逸风就很喜欢,尤其是卦卜之术,学起来尤为得心应手,也是逸风耗时最多的部分了。”

“哦?你居然有这方面的天赋,这可比玄黄之术的要求要高的多了。起卦问卜可不那么简单,需要起卦之人灵台清净、心灵空明,方能沟通天地,与命运长河中窥得一丝天机,而解读天机卦象时若有一丝杂念所得结果立刻差之千里。你现在到什么地步了?”

“逸风正在研究《六爻断fa》第四篇。”清闲心头一惊道:“你是说你已经完全掌握了前三篇?”“是”“当真?”“逸风不敢欺瞒真人。”

“你可有起卦问卜?”“有的,只是问卜的若是些许小事则卦象清晰,结果也与事实相去不远,但只要一问前途吉凶,则每次在结果将显未显之时,都会头晕胸闷、四肢乏力,有几次甚至昏迷过去。从未有一次成gong过。”

“那是因为你真元不足,只修长生诀的你,能完成简单的卜卦之术已属不易。问的事情难度越大,消耗的真元越多,这是修为问题,与占卜之术的造诣无关。你可知道目前宫中除我之外,《六爻断fa》修为最高的清散师弟也不过在第五篇而已。你小小年纪居然已经修成三篇,这可不是一句有天分所能形容的。修道最忌杂而不精,你既在奇门遁甲、卦卜之术上有天纵之资,日后当精研此道必有成就。”

“真人所言,逸风谨记。”

“风儿,怎么说你也算修道多年。我来问你,为何修道?”

“为长生、为飞升、为超脱六道、为解众生疾苦。”

“我是问,你为何修道”

“这……逸风不知,逸风从未想过。”

清闲长叹一声道:“唉,也不怪你,这个问题拿出去,相信九成的修道者回答和你一样。但你若想有朝一日登顶,那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答案。为何修道?修道一途首重顿悟,而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则是顿悟的重要基石。所以……你为何修道?这个答案要靠你自己来寻找。”

“敢问真人为何修道?”

“为了随心所yu、不受任何拘束,为了见识更广阔的天地,任何约束都会对我的修道之途造成阻碍。与我而言长生、仙界均是浮云,飞升不过是为了挑战更高的境界,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仅此而已!”

说这番话时的清闲那种对广阔世界的向往和无视任何困难挑战的决心,眼神之中所散发的无与伦比的光彩,与平日悠然自得、万fa自然的形象判若两人。

“可是……真人还是接下了掌教之位。”

清闲愕然:“你还真是内秀啊,当初师尊修道出了岔子命不久矣,临终之前将掌教之位托付于我。我确因不愿被束缚而万分不愿,但又不忍他老人家不能瞑目更不愿自在宫千年基业后继无人。最终唯有接下掌教之位,也因此事铸成心魔,此后修为进境缓慢,更是卡在太清赤天境第九重数十年不得寸进。直到十一年前我才想通这些年困扰我的其实不是这个自在宫,也不是这个掌教的位子,这都是自己给自己的枷锁。不忍辜负师尊重托、不忍自在宫千年基业后继无人,这是一种牵挂,世间万物皆有牵挂,怎可放下、何必放下?这种牵挂也是内心最真实的反应,而非是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强迫的。我一直以为这个掌教之位实是无奈之举、被迫接受,其实那只是一种牵挂而产生的自愿,而非是被迫。我却因此自误这许多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逸风已躺在自己的床上,苦思为何修道而不得知。脑中只清晰记得清闲真人一句话“吾六十下山,游遍天下、历尽沧桑寻得答案,遂勇猛精进,后自造枷锁困扰百年终的解脱。你的答案也需要你用时间和亲身体会去寻找。”此夜逸风无眠。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大考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藏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