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夺命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04 情缘歌txt下载

连吸四名少女之后,魔尸全身肌肉虬结,身形暴涨整个大了一圈。声音嘶哑犹如兽吼:“魔尸变是我最后手段,轻易不愿施展,今天你们一个别想走出这里,我要将你们生吞活剥。”

魔尸发出一声低吼纵身杀来,风闲、风烟二人不敢硬接,只要展开身法游斗起来。

风战此时也缓过气来,强压下伤势提槊再上,三人组成三才法阵苦苦抵御魔尸攻击,犹如风中烛火,看形势也撑不了多久。

逸风心中苦笑“没想到这妖道居然会魔尸变,书中记载,魔尸变能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施术者的力量速度及功法,虽说事后不仅要大病一场还会缩短阳寿,但不得不说确实是能翻盘的底牌。他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吸干四名少女也是借助魔尸变才能做到。虽说这样的真元驳杂不纯,也足够他消耗一个时辰,大哥他们能撑过一刻钟就不错了。怎么办?怎么办?”

逸风内心焦急,脑中所学典籍急速翻过,突然逸风眼前一亮、心中已有了破解之法。“只能靠这个了,但愿我能撑的住才是,唉,听天由命吧。”

这边逸风在外围游走于整个大厅,这里贴一张道符那里画几个符咒,时不时的还割脉放血。

那边四人激战不休,生死厮杀自然也无暇他顾。游走一圈后逸风盘膝坐定摆出五心朝天式默运长生心诀,胸前凭空出现一簇淡蓝火苗,逸风脸色煞白血色顿失显出痛苦之色,淡蓝火苗颜色由蓝变青在由青便绿,随着颜色变幻,火苗也愈发凝练,最终形成一束小指大小的翠绿火焰。

逸风只觉身心疲惫昏昏欲睡,但他强打精神,口中念念有词,随即洞内光芒大盛,先前所做筹备立时有了反应,彼此联结形成一个无名阵法,风战三人只觉一股清凉之意汹涌入体透彻灵台,乱欲魔音效果立除,精神一震。

逸风口中口诀不停抬手一指,翠绿火焰凭空消失,瞬间没入魔尸后心。

魔尸感觉内脏犹如烈火焚烧痛苦不堪,自身魔气以及所吸元阴命火正被那翠绿火焰逐渐净化消散,层层打击之下魔尸战力大打折扣,风战三人因为破除魔音反而战力尽复,此消彼长之下战局立刻翻转。

风战等人虽不明所以但也知道机会难得,是以三人犹如疾风骤雨、拼命猛攻,魔尸受制左支右拙顿时伤痕累累。照此情形最多一炷香的时间魔尸便将伏诛,当然前提是逸风真的能支撑的住那么久。

此刻的逸风七窍流血痛苦不堪,全身升腾翠绿炎芒,已似火人一般。

为了营造这一战果逸风可谓拼了性命,那法阵名为“静心破幻阵”本不是什么高深法阵,只不过是《玄天五绝》中阵绝《河图洛书》所记基础阵法之一,功效也不过是破除幻想,固守灵台清明。

原本这“静心破幻阵”只能减弱魔音效果但不能驱除,然逸风以长生诀推动此阵,附加了长生诀功效的静心阵威能更甚一举破除乱欲魔音,代价就是逸风不仅真元散尽,还差点根基尽毁。

至于那翠绿火焰就更厉害了,那是修行《长生诀》才特有的长命灯火,此火不具有任何杀伤力,唯一功效便是将能量净化转换成生命力回补持有者。

无论是魔尸的尸气还是那些少女的元阴命火都是能量的一种,长命灯火不断的净化这些能量也就意味着不断的消耗魔尸的战力。

由于长命灯火在魔尸体内,所以转换而来的生命力也不断补充进魔尸的身体,维持魔尸变靠的是尸气,而尸气和生命力乃是天生对立,二者互相消磨,彼此湮灭。

将魔尸自己的真元尸气不断转化成生命力去对耗魔尸变的尸气,可以说是魔尸自己在不断的消耗自己,不过长命灯火一旦逼出体外即刻消散,若要维持灯火长明,就需要施术者不断燃烧本命元气来维持灯火。

也就是说现在逸风是拿命在和魔尸对耗,逸风正是借助这两大辅助手段才能助风战三人搬回胜局。

灯火入体不过盏茶功夫,魔尸内忧外患之下已然身受重创、岌岌可危,发出惊天怒吼:“是你,都是你这小杂碎。”直奔逸风杀去,一道鞭影重重抽击在魔尸后背顿时皮开肉绽。

魔尸毫不理会反而借势加速前冲,风战追之不及抖手投出斩天槊,“噗”的一声斩天槊齐腰没入,巨大刃锋横切而过将其腰斩。

魔尸反手一掌拍向刃面,借这一拍之力身形再快,一爪抓向逸风双眼,逸风猛的睁开双眼,体内本命真元急速燃烧引动魔尸体内长命灯火疯狂运转将魔气真元焚烧一空,磅礴生命力由内而外瞬间引燃魔尸,尸爪离逸风面门虽近在咫尺但却后继无力不得寸进。

“我死都不会放过你的。”魔尸狰狞的盯着逸风发出最后的哀嚎,此时一道剑光闪过,白莲绽放间将魔尸粉碎,再被命火焚烧化为飞灰随风消散。

魔尸一死长命灯火瞬间飞回逸风体内,逸风一口鲜血喷出三尺仰天而倒昏迷不醒。风战三人此时也几近油尽灯枯,反应动作慢了何止一拍,刚要上前查看,阴影中瞬间飞掠出四个身影,正是青龙七教御中的角、亢、尾、心四人。

心教御将一枚丹药塞入逸风口中面色激动的说了句:“孩子,做的好。”随即抱起逸风向洞外飙射离去。

其他三位教御看着重伤的风战三人,角教御开口道:“这妖道会魔尸变一事我等始料未及,这时我们的疏忽,此事回宫后我等自会向掌教请罪,此事你们做的极好,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好,不愧我自在宫年轻一代翘楚。现在先让我等带你们回镇上疗伤吧。”

此刻清散真人客房中,清散真人正在为逸风把脉,心教御一脸焦急站在一旁轻声问道:“真人,这逸风现在情况如何?”清散面色凝重道:“不好说,他此刻身体机能虽然受损,但调养几日便可康复并无大碍,只是我从他体内感觉不到丝毫真元,这问题就大了。再怎么消耗过度,也应该勉强能感觉到有真元流淌才对。他修行的功决又特殊,我无法为他输入真元推气过宫,不能详细探查。”

说罢一缕胡须对心教御问道:“你将地宫中事细细道来,莫要又任何遗漏。”心教御拱手称是,将地宫所发事无巨细一一道来。

原来在逸风等人与尸卫酣战的时候,四位教御便已潜入地宫,隐在暗处。随后地宫中发生的一切均在教御眼中,原本那极乐道人施展魔尸变的时候,心教御便想动手,随即发觉逸风有所动作便忍了下来,这才有了后续的事情。

心教御将众人在地宫中的一言一行详细复述之后,清散沉思道:“静心破幻阵?这阵法只要是破除幻想,乱欲魔音是引人心中欲念横生从而精神错乱导致崩溃,按理说这阵法最多能抵消魔音部分威能,要说破除那是万万不能的。”

心教御也满心疑惑道:“弟子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弟子绝对确认那是“静心破幻阵”无疑,而且确实一击击破乱欲魔音。”

清散摆摆手道:“你在《河图洛书》上修为精湛,自不会看错。如此来说问题还是出在逸风本身,定是他用来某种手段提升此阵威能才有此效果。”

“可他不是只修过长生诀吗?他是如何学会这破幻阵的?”清散真人道:“清闲师兄虽然只传了他长生诀,但却将道德殿向其开放,殿内典籍任其阅览。他若因此学了些什么也是正常。”

“什么?随意阅览?其他的倒也罢了,可是那《玄天五绝》以及《太乙三天决》《微天》《禹天》两境可是我宫两大镇宫秘典。这……”

清散呵呵一笑道:“师兄此举自有深意,你不必多虑。只是……”说话间房门被人撞开,一人跌跌撞撞进到屋内,正是风战,此刻风战全身裹满绷带,身体虚弱之极。

“你不在床上安心养伤,来这里干什么?”风战对心教御的话充耳不闻,几步来到床前看着逸风道:“真人,我小弟他怎么样?”

清散看着风战道:“你还真有个兄长的样子,如此关心自己小弟。放心,他并无大碍,只是……”“只是什么?”

清散顿了一顿道:“只是他所用那翠绿火焰……”风战一把抓住清散道袍问道:”那翠绿火焰如何?快说啊。”

心教御在一旁道:“放肆,敢对真人无礼?还不快放手。”风战这才注意到不妥,急忙后退几步鞠躬行礼道:“弟子鲁莽,请真人莫怪。”

清散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心教御继续说道:“我观那翠绿火焰蕴含磅礴生命之力,当是本命元气所化命火,可他修行长生诀出了名的不能实战,催动阵法、起卦问卜也就罢了,他如何能将本命阳寿转化为火焰伤敌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六章:杀人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十八章:洛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