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风致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37 情缘歌txt下载

“呃……你伤势未愈怎能喝酒?”风战不削的白了逸风一眼,端起酒坛“咕咚”喝了一大口露出一副舒爽表情道:“自古真英雄皆好酒,似你大哥这般英雄人物,怎能不好酒呢?”

“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多猥琐?况且我怎么听说自古真英雄皆好色呢?”

“我呸,你这个做小弟的居然敢教训你大哥?色字头上一把刀,大哥劝你还是离得远些好。酒就不同了,所谓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来,陪大哥喝一杯。”

“在怎么说的冠冕堂皇,也没有一大早就喝酒的道理吧?还有……我不会喝酒”“男人哪有不喝酒的?”

说着风战便强行将手中酒坛凑到逸风嘴边一边猛灌一边道:“来吧,大哥保你喝了这一顿就会上瘾的,酒中自有乾坤,酒中自有天地。”

逸风被逼着连喝几大口酒,呛的咳嗽连连,风战这才不在强灌,转身打开一坛酒递了过去道:“这喝酒绝不能用真元散化,如此方能体会其中乐趣。”

说着将手中酒坛与逸风手中酒坛对碰“来,小弟,干。”仰头狂饮,逸风迫于无奈也只得跟着喝起来。

如此海饮又不用真元散化,过不多时号称爱酒之人的风战便以摇摇欲坠,两眼模糊,反倒是第一次喝酒的逸风看起来正常的很,只是略有微醺之意而已。

“嗯?你怎么没事?真的是第一次喝酒?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逸风打了个酒嗝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真的是第一次喝酒,不过……”说话间又喝了一大口酒“这感觉真是不错。”

风战哈哈大笑“那当然,大哥岂会骗你。来,继续,看大哥今日放翻你。”二人于是又是一顿痛饮。

要说逸风这酒量还要感谢长生诀,酒量一看天生,一看体质。逸风肉体经长生诀常年改造,本就远胜常人,后经极乐道人一役破而后立,仅看肉身体质几可与大修士相比,待的重新将长生诀练上巅峰,可是堪比妖兽。

能避百毒、更是对世间一切负面影响皆有很高的抗性,对酒精的抗性自然也远非风战所能比拟。

风战自然远非逸风对手。不过凭着惊人毅力或者说出于大哥不能输给小弟的面子问题,风战竟也支撑着将逸风拖到目光渐渐涣散,显然也是喝高了的节奏。

这时突然传来一怯生生的问话“你们在干嘛?”声音听起来如空谷幽兰、似水如歌,极是悦耳,只是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稚嫩,一听便知是名女童。

风战二人努力揉了揉惺忪的醉眼,这才看清眼前站着一名十岁上下的女童,女孩身着道袍,头挽发髻,面容靓丽犹如出水妙善,皮肤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玲珑剔透,一看便知聪慧出众,如此年幼便有这等容貌姿色,日后成年必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祸国殃民之辈。

此时小女孩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二人,面目间流露出一丝惧意。风战勉强站起身来晃晃悠悠的问道:“你是何人?我怎么从没见过你?”

小姑娘不知道是天生胆小还是被风战这一副醉醺醺的样子所吓,小声道:“我……我叫风致,你可是风战师兄?”

风战一愣:“你认识我?风致?没听过啊,你是哪位门下?在这里做什么?这三天大殿寻常弟子无故不得随意走动,小心被人发现责罚与你。”

一旁逸风听到这个名字感觉似乎哪里听过,奈何喝的有点多,脑子不太灵光。

“没事的,我可以在这里随意走动,你们是在喝酒吗?”风战脑子也不太好使,一听喝酒立刻道:“对,对,怎么,你也要来一杯吗?欢迎啊,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巾帼不让须眉啊。”

“我想起来了。”逸风突然一嗓子吓了风战、风致一跳,“你小子鬼嚎什么?什么想起来了?”

逸风呼的一下站起身来指着风致道:“大哥,她是风致啊,风致。”“废话,她刚才自己说了我当然知道了。”“风致啊,那个被清散真人收入门下的就叫风致啊。”

“啊?”风战一惊,顿时酒醒了一半“你说她是清散真人的真传弟子?”“我想是的。”

“那我岂不是要叫她师叔?管一个小女娃娃叫师叔?我……”

逸风摇了摇头努力驱除酒劲的影响,又看了一眼一脸惊恐的大哥,叹了口气道:“大哥,你喝酒喝傻了,你不是也被掌教真人收为真传弟子了吗?只是尚未行拜师礼而已,不过理论上说她现在确实是你师叔,你要行礼吗?”

风战一听立刻整理了一下自己准备行礼,刚拱手准备鞠躬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对啊,过几天拜师礼一举行,大家就是同辈了。按年纪她还要喊我师兄才对。我靠,差点就亏了,幸好你大哥我天赋异禀,聪慧过人。”

逸风捂脸装作不认识此人的样子无奈道:“大哥,你真乃人中之龙,我辈翘楚。”风战此时居然也面无愧色,哈哈大笑。一旁风致看着二人一番表演,怯意退去逐渐露出犹如看两个白痴一般的表情。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喝传来,紧接着远处一人大步行来,正是刚刚回山的清念真人。一见此人,风战、逸风顿时大惊失色,瞬间另一半酒劲也醒了。诚惶诚恐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一大清早,你们居然就在此处烂醉如泥,成何体统。还有你,师兄让你卧床静养,你倒好,跑来此处饮酒?还挺会挑地方,你以为你是先辈无为真人吗?”

训斥完风战转头又看向逸风“还有你,平日里忠厚老实、踏实勤奋,怎么却也跟着他胡来?常言道近墨者黑,你倒黑的挺快啊你。”

在看一旁胆怯畏缩的风致,清念火气更胜,只是毕竟小女孩家,如今又是这样一幅怯懦表情,倒也不便太过发作。火气自然收敛了几分道:“怎么连你也……”

风战倒是很有江湖义气,此刻向前一步道:“真人,不管她和小弟的事,是风战这几日卧床憋的紧了,这才硬拉着小弟陪我。他的酒也是我强行灌下去的。至于小妹,她无意间撞见,并未参与。真人若要责罚,就责罚风战好了。”说着拱手作揖,一躬到底。

清念冷哼一声,大袖一甩道:“你倒也讲义气,只是本真人在此,容不得你等放肆。此事无论实情为何,既然三人都有份被抓,那就一并罚了。念在你有伤在身,又是初犯。罚你们禁闭真元在三天殿前顶坛扎马两个时辰。”说罢佛袖而去。三人你看我,我看你,两个无奈叹气,一个一脸愤恨。

三天殿前,三个身影暴晒在日光之下扎着马步,头顶、手臂、大腿分别顶着五个酒坛。

风战魁梧强健,逸风体质过人,虽被禁锢真元,但两个时辰的扎马倒是也不放在眼中。

但风致一个小姑娘,入门时间尚短,体质柔弱,两个时辰马步可是难过的紧,此时香汗淋漓四肢颤抖不已,再加上心里冤屈小脸上更是梨花带雨,哭的稀里哗啦。

风战大伤脑筋、面容惨淡道:“小姑奶奶,不要哭了好吗?你都哭了一个时辰了,哭的头都疼。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好不好?虽说你入门尚短,但怎么说也算是修道之人了,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不要哭啦。”

风战这话也是无奈之举,本没想到会有什么效果,但是风致听后却果然止住了啼哭,眼角挂着泪珠,抿着小嘴闷不吭声。

“大哥,有效哦,没想到大哥哄女孩子还真有一手。”逸风见耳朵不必再饱受折磨,心中也着实高兴。风致绷着小脸,一脸倔强道:“我不哭,并不是原谅了你,而是你说的对,我是修道之人,哭哭啼啼确实不成体统,师傅说修道之人要心怀天下,流血不流泪。”

逸风在一旁问道:“这话是清散真人教你的?”“前半句心怀天下是师傅说的,后半句流血不流泪是我自己说的。”风战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一个小丫头,竟然也有如此觉悟,倒也是条汉子。”

“大哥,她是女孩子,不是汉子。”“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差别?”逸风一脸黑线道:“呃……我想差别蛮大的。”

风战冲着风致道:“喂,丫头,清散真人平日都教你什么?”风致面色不悦的白了一眼道:“我不叫丫头,我叫风致,没礼貌的家伙。师傅平日公事繁忙,常常数日才能见上一面,都是我自己自修,有问题去请教的。”

逸风在一旁嘀咕道:“和我还真像。”风战训斥道:“去你的,你是堂堂男子汉,自己能搞定的事当然不能麻烦别人。人家是小姑娘,怎么能一样。”

“刚才你还说人家是条汉子,转头又说人家是小姑娘,里外话都是你说。”当然,这话逸风也就是小声嘀咕几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收徒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拜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