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生死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32 情缘歌txt下载

火焰一起,苍岚立刻认了出来失色道:“六丁神火咒?你怎么会有这等级的符咒?”苍青倒是坦然,一副顿悟的样子道:“身为掌教亲传弟子,有这东西也算正常。这下够这邪冥喝一壶的了。”

苍岚哈哈大笑,结果不小心牵动伤势痛的呲牙咧嘴道:“若是他有所防备,这六丁神火咒还真伤不了他,可他托大硬抗,这下好了。至少有把握拖他陪葬了。””师弟说的是,这六丁神火咒的威力会视持咒者的真元强弱而威力有所不同,一会只怕还是要拼命才行。“

刚说到这,那邪冥怒吼声中全力催发溟沧鬼火,虽说溟沧鬼火等级远不如六丁神火,但毕竟风战和邪冥修为差距太大,硬生生的将六丁神火冲散。

邪冥显然在暴怒中失去了理智,神火尚未完全消散便犹如火人一般直冲向风战,一柄长剑,一副铁臂从两旁横向拦截过来,邪冥左手拍飞长剑的同时一记头槌震开铁臂,将苍青、苍岚二人再次击飞,攻势不停直奔风战。

风战一声爆喝:“破”,重剑上符咒瞬间燃尽,剑身上多了三个符咒,其中一个符咒亮起光芒,整把重剑瞬间燃起血色火焰。

风战战意狂飙,双手持剑当头劈下。邪冥有鉴于先前的三张符咒带来的意外伤害,不敢大意。本想先行闪避在进攻,哪知刚后退一步之前撒向地面上的符咒腾然亮起,邪冥只觉得身躯骤沉,犹如千斤压体,举步维艰。

“囚笼困锁阵?以符咒激发法阵,这怎么可能?”苍青一脸震惊,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邪冥身形刚一受制重剑便到了面门,眼见躲闪不及只得挥拳直轰重剑,为谨慎起见,特意将溟沧鬼火凝聚在左臂,意图先断剑在伤人,拼着受些伤也要将风战一击击杀。

拳剑交击的一瞬间,重剑上的血色火焰轰然爆炸,不仅震散了溟沧鬼火,余劲更沿着拳头全部灌入邪冥体内,邪冥面色大变,重剑无锋、传来的力道虽然势大力沉但也绝地弥补不了真元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可那血炎余威入体之后犹如火药爆炸一般肆意破坏体内经脉、血肉,邪冥全力压制体内血炎,一时无力再战。

方才的爆破力量全部集中在正前方,身处后方的风战几乎无伤落地,手中重剑剑身出现大量如蛛网般的裂纹,那枚破字符咒也从剑身上消失不见。

风战正惊愕方才剑上传来的狂暴力量,不及细想抬头发现邪冥状态异常,战斗本能第一时间接管肉体,挥剑再上,重剑突击直刺邪冥胸口。

邪冥正在全力压制入体血炎,见重剑刺来本能反应分裂出两个身影,想故技重施用对付苍青那一剑的手法避过去,身影刚刚分离还未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地面符咒再次亮起,如潮重力从周身汹涌而至,生生将身影压迫还原。

邪冥肉身受制脸上显出暴虐之色,放弃压制血炎,体内血炎失去掣肘瞬间爆发将整条左臂炸的粉碎,邪冥仿佛浑然不觉全力运转真元,大喝声中体内密集爆发出骨骼摩擦之声胸骨刺出肉体,森森白骨异变成一面骨甲将胸腔整个包裹起来。

“铛”的一声,重剑剑尖刺在骨甲之上,风战双臂发力用力前刺试图刺穿骨甲,地面上的符咒终于不堪重负燃烧消散,重力一除邪冥抬腿踹向风战小腹。

风战也大喝一声“刺”,剑身上又一枚符咒亮起,剑身显出一层虚影凝聚成锋,终于贯穿骨甲将邪冥刺了个对穿,风战自己也被踹的如滚地葫芦一般跌出数丈,重剑剑身裂纹更甚仿佛随时都会破碎一般。

场中四人此刻都狼狈不堪,苍青面如白纸,苍岚断了一臂,二人均重伤在身,虽有一战之力,但也是强弩之末。

邪冥左臂爆裂,右臂骨折,胸口被一剑穿心。反而是风战此刻全身挂彩,口吐鲜血的样子是众人中受创最轻的。“杀,杀,杀光你们,杀光你们。”邪冥已近癫狂神志不清,口中不断的重复着。

双眼中黑色瞳孔已经消失,有的只是一双赤红血瞳。“你们都要死。”狂怒声中,邪冥肉身炸裂,一道旋风环绕刮起,将一身血肉从白骨上层层剥离化作血肉碎沫送往半空,空留下一具枯骨散落地面。

风战三人抬头看向半空,那里一道模糊影像正被血肉碎沫不断填充,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前后不过片刻功夫,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形虚影从半空飘落地面。

人形虚影悬浮在离地尺许的位置开口道:”是你们让我彻底成为一名鬼修,所以你们都要死。“三人见状心下大惊,未曾料到这厮居然在这般重创之下依然能专成鬼修,鬼道之术果然诡谲。

只是如此一来先前肉身所受重创已然尽复,战力也有所提升,就算考虑到现在的时辰和阳光强度对纯鬼修之体伤害更大,保守估计这邪冥也能发挥巅峰时期三成左右的力量。

反观已方三人的状态,苍青、苍岚加在一起能有原先三成战力就不错了,至于风战,六丁神火符燃尽、囚笼困锁符阵耗光,就连融入重剑的三张不知名符咒也用去两张,剑身更是不堪重负,未必能扛得住最后一张符咒的激发。可谓资源枯竭,除非有更强的法宝符咒在身,否则单凭自身力量,就算十成战力也绝不可能是邪冥的对手。

但若说因此就坐以待毙,那绝不是三人形事风格,自从当上狩魔使,生死便以不放在心上,何况哪一个资深狩魔使不是经历多次生死一瞬、九死一生。

苍青、苍岚挣扎站起强提真气严阵以待,风战则持剑在手默默的盯着剑身上的最后一张符咒。

“大哥,我阅览典籍,对鬼修还算有些了解。此行任务既然是鬼道修士,无论是否转化鬼修都是极端难缠之辈,过往练习符咒阵法时小弟曾做过一些小玩意,这几日加紧赶工做了些调整,大哥带上关键时候兴许有些作用,使用之法我都记在这页纸上,任务凶险,还望大哥多加珍重,小弟和三妹在此等大哥凯旋。”

这是下山当日自己二弟领着三妹前来送行时,逸风对自己所说的话,当时逸风脸色苍白、双眼布满血丝,本以为只是熬夜改制符咒的结果,后来路上看了所留的信纸,再加上今日使用这些符咒,风战这才明白当日逸风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这些符咒是逸风用自身精血为引调和众多材料制作而成,长生诀所独有的生气正是一切死气的克星,再加上异想天开的创意和出人意料的制作手法,相互结合的结果就是此刻奇绝的大威力,而逸风这一通消耗没有三五个月绝难回复。

而且自己这个二弟简直是聪明绝顶,居然能先行估算出可能的状况并为此提前做了准备,这最后一张符咒便是用来应对眼下局面的。

自己这个做大哥的不知不觉间又欠下了重重的一个人情,唉,真是失败头顶。

脑中回忆说来话长,实则一瞬间的事。对面邪冥双臂一震挥拳强攻,虽然失去肉身不能运使溟沧鬼火,但仍不可小觑。

苍青、苍岚强提真气一左一右合身扑上,预先在义庄外围布下的法阵在刚开始时起不到多少作用,现在邪冥之余三成力量,法阵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虽不能像囚笼困锁阵一般几乎定住邪冥,也能减缓拖累邪冥的行动速度。

三人擦身而过,苍青、苍岚又一次倒飞而出,苍青身在半空便狂喷鲜血,倒地后虽未失去意识但也是再起不能。至于苍岚一排右胸不正常的塌陷,倒地之后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邪冥也不好过,苍青手中名剑“寸芒”此刻插在右胸原本心脏的位置,虽说鬼修之体不惧攻击心脏,甚至几乎免疫普通攻击,但“寸芒”毕竟是名qi,威能远非寻常兵器可比,依然将邪冥伤的不轻。

邪冥拔出寸芒随手抛弃,身形不停直奔风战。岂料风战二话不说掉头就跑,邪冥随后急追。

风战跑出不过十几丈远突然掉头大喊:“净。”手中重剑最后一道咒符腾然大亮,居然涌现出一股佛气,佛气并不如何强大,但绝对精纯。

邪冥数次吃亏在风战符咒之上,眼见最后一枚符咒用出,居然还有对自己极为克制的佛气涌现,立刻全身戒备环顾四周,绝不愿意外再次发生。谁知天不遂人愿,正自戒备的邪冥脚下一张符咒凭空显现,日光菩萨咒感应到死气自行发动,化作一道金光降魔杵射向邪冥。

发动突然,速度迅捷兼之距离又近,必然一击即中。佛门咒法虽是最为克制这类鬼修,但日光菩萨咒毕竟无人主持,威能有限,并不可能对邪冥造成多大伤势,但就如苍青之前所说的那样,阻他一阻是绝对没问题的。

就在这时,风战已然掉头杀来,附着精纯佛气的重剑横扫而过,重剑不堪重负崩裂破碎的同时也将邪冥腰斩。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惊愕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惨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