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苍松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210 情缘歌txt下载

面对逸风的问题,风战愣了一下才回答:“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突然被你问道,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不用太久,一天...最多一天,我一定给你个答案。”

此话一出立刻轮到逸风愣住了,苦笑道:“大哥,我不过随口一问,不用太在意的。”“那不行,为小弟答疑解惑也是做大哥应做之事。你给我点时间,很快很快。”说完也不多看逸风,只顾闷头往前走,逸风快步跟在身后隐约听到风战嘀嘀咕咕:“平日都是我请教你,难得逮到机会你问我,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只是这问题也太难了点,不好好琢磨琢磨糊弄不过去啊。”逸风哑然。

接下来一整天的赶路,风战都默不作声魂不守舍,晚饭也只是匆匆扒了两口饭扔下一句:“你先回房休息,我出去走走。”就消失不见,逸风莞尔一笑,起身回房休息去了。

风战一夜未归,黎明时分逸风修炼完毕刚踏进房门就看到风战顶着一幅黑眼圈坐在床边正望着自己。

“大哥。”逸风唤了一声正待说话,风战抢先一步道:“你问我的问题,大哥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只能说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争斗,不仅是人,世间万物皆如此。动物为了食物为了jiao配为了生存而杀戮,人为了欲望而杀戮,这不可避免也必然会发生,更不可能追寻到原因。我不认为杀人是对的,任何原因都不行,但杀人确是必须的。我只知道,如果有人为祸世间,大哥一定要杀。如果有人要伤害你或者小妹,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甚至不管他到底如何伤害了你们,只要让我知道他有这个想法,我就一定会先杀了他。大哥是个粗人,不爱读书,不懂多少大道理更不会如你这般思索这种高深的问题。我的想法简单粗糙。”

说道这里风战深深叹了口气拍着逸风肩膀道:“师尊说过,若是一个人在修道路上有了迷茫,一旦有了答案解脱。那必然会道心稳固坚定,道行突飞猛进。大哥是真心希望你能找到想要的答案,借此突破。只是大哥没用,既不能给你指明前进的方向,也无法在修行之路上给你帮助。”

“大哥,你我兄弟何出此言,这是小弟自己的问题,我心里很是羡慕佩服大哥意志之坚定、道心之稳固。”

“行啦,你我兄弟,就别互相吹捧了。今日在赶一天路,脚程快些明天就可以到地方了。咱们启程吧。”说罢二人站起身简单收拾一下就退房上路了。

青石镇,城西十里有一座青石山,以盛产青石闻名,青石碧绿美观质地坚硬是很多大户人家修建府邸装饰的首选。又因临江而建占了水运的便宜,因此人流很大,小镇颇为繁华。

风战身处繁华街道对着逸风抱怨道:“宗门实在是折磨人,给个情报还不给准确点,就给一幅画像一个地点,青石镇这么大,去哪找啊,满大街的逛吗?”

逸风微笑着安慰风战道:“行啦,大哥你就不要抱怨了,这事交给我吧,我来解决。”“你有什么办法?”

逸风神秘一笑也不答话,上前一步闭上眼睛鼻子不断闻着什么,不过片刻光景拉起风战就走:“找到了,跟我来。”

风战一头雾水被拉着穿过几条街来到一个私塾,里面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正在给稚子们上课,远远看去星目俊朗、气宇轩昂,只是面上一条疤痕从左眼角直至脖颈衣襟里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逸风站定身形对风战说道:“他就是苍松。”风战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逸风微笑道:“生命力的强弱是和肉体强悍程度成正比的,《长生诀》会大幅提升修炼者的生命力,自然也会相应的提升修炼者的肉体强度,我修炼了那么多年的《长生诀》,不论是器官还是意识的感知度都比常人略高一点点,方才我感受到《太乙三天决》的独特波动,同时闻到了和后山臧剑池中地器差不多的味道,于是便找来啦。”

说话间发现身边风战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你...你为何用那种眼神看我?”“你还是人吗?”“呃......大哥,我只是感知异于常人而已”

“废话,别说那个什么兵器的气味这么离谱的事,就连你说的什么《三天真诀》的波动我也半分也感受不到啊。你若不是怪物,难道是想说你大哥我是废物吗?”

逸风一脸黑线:“大哥,我哪敢说你是废物啊。其实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头人形妖兽,至于你说的感受不到波动一事,等你修到大修士境界就能感受到这种波动了,修为未至太清赤天境第九重,都无法完全掩盖这种波动,只是随着修为越高掩饰的越好而已。至于我只是占了所修功法特殊的便宜罢了。”

“果然,凡是沾上上古二字的东西都牛气冲天,《长生诀》还有如此威能,真是厉害。”说着歪头斜眼再次看了眼逸风喃喃道:“连这种几千年都没人练成的变态功法你都能修炼,岂是怪物二字所能形容的。你这个变态妖兽怪物。”

哥俩就这么站在街边一边聊天一边遥望私塾中上课的苍松,青年高大威猛、浓眉大眼器宇轩昂,周身气势沉稳如山,给人十足压迫感,后背一柄黑色无锋大剑看着就重量惊人。

另一个少年身形虽然尚未长开,但剑眉星目、俊美绝伦,面庞五官充满中性之美却不失阳刚之气,容貌之完美绝非言语所能形容。

随着《长生诀》大成,肉身几被重塑,原本只是清秀的容颜如今已然趋于完美。如此出众的二人站在路边本身就是一道亮丽风景立刻引得过往行人不住的看向二人。

“大哥,我们好像被围观了。”“恩,何止被围观,简直就是被参观。怎么你很在意吗?”“是有一点不自在。”“我辈修道之人,要心志坚定不受外界影响,区区旁人目光何必放在心上,不用管他们。”

“呃......大哥,能把厚脸皮或者臭不要脸说的如此清新脱俗,你也算是个人才了。”私塾中正在上课的苍松注意到窗外情况抬头看了一眼,三人目光对视,苍松微笑点头示意,风战、逸风也跟着点头回应。

之后苍松继续上课,这哥俩继续杵在原地当景观,彼此之间倒是形成了某种默契。很快到了下课时间,孩子们起立行礼后四散回家,苍松这才向窗外看了一眼,接着一言不发转身进了内堂,风战、逸风对视一眼迈步进了私塾。

到了内堂一看,苍松已经焚了香泡好了一壶茶,正跪坐在蒲团上静静的看着二人,哥俩也不多话,直接来到案几前跪坐下来捧起面前的茶杯闻了闻细细品了起来。

见二人品茶苍松微笑道:“乡野之地没有什么好东西,只能略备粗茶一壶让二位见笑了。”风战虽说不是那种满脑子肌肉的粗人,可对茶道也没有半分研究,根本品不出好与不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倒是逸风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道:“品茶最重要的是与何人、是心和境的放松,至于茶的品质却并非多么重要。只是世人多追求茶而忽略了茶心、茶境,小生以为却是本末倒置了。”

苍松略微有些惊讶道:“想不到你年纪不大居然有此心境领悟,实在难得。”风战看着苍松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对茶我没什么研究,也品不出好坏,和你二位相比倒是糙了许多。只是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做了一位教书先生。”

苍松微端起茶壶一边为二人续杯一边道:“苍松不才,《玄天五绝》中除了必修的《杀绝》还略通皮毛之外,其他四绝一窍不通,除了打打杀杀之外也就读过几年书这事可以拿出来说一说了,鄙人既不愿做杀手又不想去替人保家护院,不做教书先生难道要去占山为王落草为寇吗?”说完面上露出一抹自嘲般的微笑。

“见面之前晚辈曾想象过数种和前辈见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到此时场面。”逸风端起茶杯,也不看苍松只是盯着茶杯中的香茗不动声色道:“今日一见,前辈神丰俊朗、器宇轩昂,气质更是超凡脱俗,本该是我辈修道楷模,实难想象前辈当年居然能下得了那般辣手。”

“砰”的一声,苍松手中茶杯被捏的粉碎,滚烫的茶汤撒了一手。苍松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随即恢复平静,伸手拿起茶巾擦拭双手问道:“当年那件事,苍松既无悔又愧疚,这种矛盾的心折磨了我太多年了。对于当年之事,你们又知道多少?”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章:迷茫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往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