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考验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77 情缘歌txt下载

神兵高傲,绝不轻易折服这句话也分对象,普通弟子当然入不了这些神兵利器的法眼,宁可高傲的慢慢腐蚀也不愿轻易折服。

可眼前这位不同,对地器来说,大修士是标配、教御是惊喜,若能跟在真人身侧,那简直像中头彩一般。到了地器这种层次,会拥有一些特殊的异能,感受到小部分冥冥中的命运之力。

对来人的气度、能力、意志、道心甚至是潜力有敏锐的直觉。凭此判断臣服与他是否能对自身有所帮助。如果来人够得上标准,那么其中最适合他的兵器就会引导他甚至是投怀送抱。

假如来人各方面都碾压这个标准,就会发生眼前的情况。风战看的明白眼前的景象意味着什么,但却不明白背后的意义。

不过管他呢,显然风战对此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目标不会因为任何事有所改变。眼前的好歹也是地器,要保持尊敬之心,一反之前狂放的气势,变得收敛低调,风战带着微笑切断了自己的感知,目不斜视的笔直向上。迈过七十二阶石台站在了天阶门外。

再进一步便是三十六阶天兵石台,它们已经立于兵器的顶峰,除非持有人登峰造极羽化飞仙,否则对它们就不会有本质上的影响。

所以天兵区绝不会像之前这般容易,更不会有那般姿态。若是有什么危险,想来在这天兵区也该来了。风战在这地阶石台最后一级站了许久,将身心都调整到最佳状态后,迈出了天阶第一步。

脚步将落未落的瞬间,一道霸道锋锐的气劲直扑而来,“是刀”风战做出判断,心意一动真元瞬间形成护盾挡在身前。刀劲与护盾接触的瞬间,锋锐之气不禁让风战后背发寒“挡不住的”汹涌而来的力量绝非自己所能抵挡,有那么一瞬间风战甚至感受到了死亡之吻。

不料这股刀劲在攻破护身气之后威力骤然直降,跌落数个境界直至与自己持平之后从身体上划过,刀劲逸散,风战胸膛上也留下了一道半尺长一寸深的刀痕,顿时血流如注。

“刚才的一刀明明可以杀我的,为何突然收手?”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攻击又至。这次种类繁多,剑气、枪锐、爪锋、斧劲,风战大惊失色双手交叉护住头脸,凝聚真元全力防御。一共三十五道以微小的时间差连续轰击在风战身上,护身真元在第一道剑气之下就已经支离破碎,风战只能纯凭肉体抗下这一波攻击。攻击过后风战身上多出三十六道伤口,几乎遍布全身,大量的出血将整个人都染成了血红色。

攻击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风战审视自身发现这些都是皮肉伤,并没有伤筋动骨,只不过伤口太多,肢体稍有动作就痛彻心扉。

“结束了么?这算是考验?”风战心道“这虽然够劲,可相比得到古剑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啊。”想归想脚下却并没有因此停止前进,风战一步跨入第二阶石台。

“呃......又来?”迎面又是三十六道攻击,风战把心一横,既然根本就防不住,那就不防了。依旧双手护住头和心脏这两处重要部位,真元运转不是防御而是全力回复肉体伤势、止血阵痛。显然是要硬抗。

“拼了,赌一把。”攻击交错密集轰击在风战身上,两拨攻击之后风战全身皮开肉绽,好几处甚至露出骨茬。急速喘息中风战身体微微颤抖“看来我赌赢了,再来一波攻击看我猜的对不对。”

颤抖的双腿再次向前,落在了第三阶石台上,不出所料又是三十六道攻击呼啸而过。此时的风战血肉模糊,真元已经无法止住出血,整个人就像是血水里捞出来一般。相比较看起来的惨状,真正的惨却是内在的。

“真******痛啊,都说什么这酷刑那酷刑的,有种来试试这个。”看起来凄惨的风战满脸的痛苦却忍不住嘿嘿的傻笑“猜对了,每一波攻击的强度都比之前弱上一分,随着我体力和肉体强度的降低,每一波攻击的强度都拿捏的很好,正好在我承受的极限。”

风战抬头看了眼向上的路苦笑一声:“猜对了有个屁用,上面还有三十三阶,也就是说这种攻击还要来三十三次,就算劲道掌握的好,肉体也未必能保持不崩溃,就算肉体能保持不崩溃,意志和精神也会崩溃啊。一样会死在这里。”风战大口呼吸几下喊道:“干,轻松写意就能成功这种事怎么可能有,想要挑战武道巅峰就得拿命去拼,活着干,死了算。搞他!”于是再次迈步踏上残虐的征程。

苍青墓地旁,苍岚半躺在草地上背靠着墓碑,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但眼神中的焦虑之色显示其内心并不似表面这般平静。“什么时辰了?”

逸风依旧静静的站在墓碑旁边闭眼假寐,闻言缓缓睁开双眼也不回答,而是自顾自道:“大哥好像在天阶遇到了麻烦。”“什么麻烦?”逸风感受了一下道:“似乎是引起了天兵的围攻。”

“什么?”苍岚翻身坐起:“天阶神兵的攻击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做了什么居然会引起围攻?有没有危险?”“具体发生了什么我没可能知道,不过大哥生命之火依旧旺盛,攻击的频率虽高可这力量......总觉得弱的不太像话。”

听得这么说苍岚放下心来“兴许是某种考验吧。”“兴许?”逸风疑惑道:“你不是进过臧剑池吗?还得了一柄ming器,怎么还模棱两可的?”

“切”苍岚不削道:“你都说了是ming器了,我一个连地阶都没本事进的人,天阶那里有啥我哪知道。况且那小子的目标可是古剑,会遇到什么样的考验,我怎么可能猜得到啊。”逸风想了想,对苍岚的话不予置评。

自己印象中臧剑池中的各种兵器似乎没那么难相处,自己和它们平日里处的很愉快的。有时候请教完师尊出来有所领悟,都是一路下山一路随手拔剑演练,没觉得有啥问题啊。“

话说,我好歹也保留了上清微天境第二重顶峰的修为,为何我这边什么都感觉不到,你那边就好像能看得见一样?”

“呃......”逸风犹豫了一下道:“我修炼了一些特殊的功法,五感比常人要敏锐许多,尤其对生命之火的感应。所以......”“靠”苍岚从怀里取出一个油纸包,内中包裹一堆的猪蹄、鸡翅、鸡腿等肉食,苍岚拿出一只猪蹄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最讨厌你们这些真人亲传弟子,一个一个都很不正常。你大哥二十出头就强的变态,老子练了大半辈子,他十几年就给我超过去了。你这十几岁的年龄也一副完全不像人类的样子。让我们这些凡人怎么活,啊?怎么活?”仿佛赌气一般,苍岚低头猛啃猪蹄。

臧剑池天阶石台上,风战已经完全看不出人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完整肌肤,血肉模糊,身上多处地方骨骼不自然的扭曲,腹部洞穿露着半截肠子,就连胸口处都隐约可见跳动的心脏,血已经流的差不多干了,身后的石台像是被红漆刷过一般。

此刻的风战像快渴死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上的伤痛已经麻木,几乎失去知觉。目光也逐渐模糊,大脑几次催促肢体向前都没有反应。

“还有两阶,最后的两阶。”嘴里不断念叨着,仿佛精神催眠一般,风战拖着重于千斤的双腿,蹒跚着再上一阶。刀剑及身,枪刺斧剁,如今这些攻击的威力随便一个修士都不放在眼中,但对比风战的情景,依旧是可能致命的重创。

这一波攻击造成的效果相当平淡,没有血肉横飞没有开膛破肚,就连鲜血都没溅起几滴,这一切并非是攻击力太弱而是......风战此时的肉体无论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都已经不可能在看的出来了。

“最......最后一阶了。”“放弃吧,最后一阶你会死的。”一个声音滕然在脑海中想起,声音浑厚霸道充满阳刚之气。风战大脑反应已经降到了最低点,根本无力思考这个声音的来源,只是凭着一股执念在运作

“不会的,我不会死在这里,还有好多事没有做。”

“笑话,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应该死,都会说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如果这么想的人都不会死,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死人了。”

“废话,我管他们会不会死,总之我不想死。武道的巅峰是什么样子还没有看到,欠的人命人情债还没有还,答应小弟小妹保护他们也没有做到,甚至连泰阿的样子都没看一眼。现在就死了,我就真成了笑话了。”

“将死之人都有的是借口理由,凭什么别人有理由一样死掉,你有理由就会活下来?”

“少废话了,求生这事是看意志的,理由不理由的有个屁用。老子的意志岂是那些瘪三废物能比的,你给老子滚开啦!”

突如其来的大吼,风战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鼓荡真元,伴随着一声怒吼,暗黑龙影冲天而起,直没云霄。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异象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一章:凶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