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第一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255 情缘歌txt下载

风刹那双手背在身后,潇洒而又直白的对着咖古露出蔑视的微笑:“咖古大人,您真的是老糊涂了还是天生不长脑子?”故意不去看咖古涨成猪肝色的面孔:“义父,难道您也认为这风战是孩儿毕生大敌?”

百里无极沉思片刻:“难道你的意思是......”“孩儿的意思是那风战真的是孩儿的毕生之敌。”“你居然如此无礼,敢拿宗主开心。”咖古估计已经作死到了极致。

“咖古大人,我提醒你,主座上坐的首先是我义父,其次才是大势宗宗主,况且我话没说完被你抢白,不代表我在无事寻开心。不要拿你拙劣的智商去衡量别人的。大势宗实力为尊,你能站在这里,不是因为你实力强劲而是因为你是当初八执事现存的唯一后人,想要寿终正寝,就别那么多花花肠子。没有足够的实力,任何图谋都是在作死。“

”咖古。“百里无极表情冷漠寒着脸道:”本座念你年纪大了,精力有些跟不上,特准你先下去休息。去吧。“咖古急忙想要说些什么,却对上了百里无极那冰冷的双眸,顿时心里一凉,再也不敢多言:“多谢宗主,老夫告退。”说罢怨毒的看了一眼风刹那,愤恨的转身出了八杀殿。

咖古离去时那怨恨的眼神,自然瞒不过百里无极和当事人风刹那。百里无极重新变回慵懒的坐姿轻描淡写道:”自己的事自己搞定,自己拉的屎,为父可以替你扫,但屁股还要自己擦。“

风刹那自然明白什么意思,在大势宗,话语权都是靠拳头打出来的。宗主不是不能质疑,但敢质疑甚至顶撞的必须是强者。历来除了八杀将这种层次的强者,其他敢放肆的都已经喂了山谷中那些毒虫猛兽。

自己作为宗主义子,被强者教训几句没什么,番外之人不那么好面子。可咖古这种货色,若自己不能亲自料理这老东西,名望将会一落千丈,再也不用指望能得到义父青眼。在奉行丛林法则的大势宗,哪有那么多人情可讲。

“孩儿明白,还有六年半就到了又一次的三宗祭典,宗内选拔战,孩儿的挑战对象已经定下。到时候还需要父亲大人及各位叔伯做个见证。”说着抱拳拱手环顾四周。

大殿内的人自然都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本代“八杀将”排名第一的“霸杀将”尊牙,伸手摸了摸自己那颗浑圆的光头咧开大嘴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道:”小子,你可是宗主义子,更是我宗新生代第一天才,到时候可不能单单只是赢而已,务必要赢得漂亮,干脆利落才可以。“

”尊牙叔叔放心就是,侄儿自有分寸。“”好了。“百里无极朗声道:”关于你选拔战挑战对象的事,时间还早,不急。你把之前没说完的话解释一下,不然本座一定让你知道究竟是宗主在前还是义父在前。“

百里无极这话虽然充满威胁的味道,但内中一无杀气、语气也没那么冰冷,风刹那自然也不放在心上,微笑回应:“义父,诸位叔伯,有几件事难道大家都忘了么?自在宫并非只有一个风战,大觉寺也还有一个空相啊。”

“对,姐姐我可记得,有个叫逸风的小子生的白净清秀,看起来颇为鲜嫩可口。”一名有着一头红色大波浪长发的热辣性感美女,一身藏蓝色苗疆服饰,束着绑腿踩着拖鞋露着大腿和白皙的双脚,胸前及小腹大片肌肤裸露,深邃的事业线和性感小蛮腰简直是对男人最大的杀器,正是“八杀将”之一的“毒杀将”罂粟。

另一个矮小干瘦黑皮老者”血杀将“镰鼬也跟着开口:“好像自在宫还有个叫风致的小丫头,拜在清散门下,据说还是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

“大觉寺的空相不是伽蓝转世么?他未来不需要飞升便可回归佛界,不足为虑。倒是之前三宗祭典时那个夺魁的风闲,不足三十进阶修士。之前确实把他给忽略了。”最后说话的正是老大“霸杀将”尊牙。

风刹那听着众人七嘴八舌,默默摇头不语。大势宗弟子门生虽远无法和另外两宗相比,却绝不缺高手。内宗八道之尊的大势八杀将,外宗三十六洞洞主,各个有一身惊人业艺。

无论是顶尖战力还是基础战力,较之自在宫也差不了多少,排名犹在大觉寺之上。大势宗从不缺猛将高手,可唯独却有脑子有见识的人才。让这些家伙出去杀人放火打架,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经验丰富。可让他们动脑子,难度就不小了。

“各位。”风刹那打断了众人的讨论,决定自己一言堂:“听晚辈细说。首先说大觉寺,僧人不以战力见长,他们也争强好胜之心,确实不足为虑。但天下人却不见得这么想,谁强拥护谁当老大是普遍现象。空相乃珈蓝转世,伽蓝乃佛门护法,天赋战力自不必说。在他回归佛界之前,难道不会被天下关注,不会展露战力吗?当他完全觉醒,又没有回归佛界之前,难保大觉寺不会因为他而水涨船高,地位上升。当然只要他本人和身后的大觉寺没有特别的想法,其他人在怎么拥护怎么奉承,对我们的威胁也不会太大。所以这空相需要关注,也仅仅只是需要关注,不必太过。“

清了清嗓子,风刹那继续道:“我们的重点还是自在宫,尊叔叔方才说的那个风闲,不过跳梁小丑根本不必在意。原本他也算是个威胁,可在三宗祭典上的言行、战力表现以及手持的ming器,足以说明他心胸、意志都很有问题,这样的人自己就已经把未来的路给断绝了,我敢断言,他走不了多远,能进阶大修士就已经是超常表现值得道喜了。“

”大家有没有想过,风战的表现如此抢眼,绝对是前无古人。那么与他同时被真人收入门下的另外两位到底是怎样的天赋呢?为何从未听说这两人的任何消息呢?究竟是他们太平庸,还是自在宫故意在隐瞒什么?相比较那个清散真人的弟子风致,我个人觉得真正可怕的或许是那个叫逸风的年轻人。“

百里无极依旧慵懒的坐在宝座上,看起来还是那么漫不经心,但对双眼中透露出来的专注和兴趣却丝毫不加以掩饰。

既然宗主兼义父有兴趣,风刹那自然要更详细解读:“自在宫绝对有天下第一宗门的实力,五大真人的战力更是睥睨天下。他们收徒的标准有多严苛,眼光有多高,看看风战就知道了。可即便如此,排名第三的清散、排名第一的清闲二位真人所收的弟子这几年来毫无建树,诸位觉得正常吗?“

”考虑到排名和能力,那个叫风致的小丫头,或许能力天赋上确实不及风战,但要说有多大的差距,我是绝不会信的。只不过她入门时间尚短,有什么天赋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爆发。自在宫在她的问题上应该不是刻意隐瞒,也许到下次三宗祭典,或许在那之前就会传出这个风致的一些劲爆消息。“尊牙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为何又说那个逸风或许才是最可怕的人呢?”

风刹那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尊叔叔,你想清闲真人是何许人也?当今天下第一人,更是飞升在即得决定强人。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像外界盛传的那样,是念着古旧才收逸风为徒的?“

”若真是清闲真人念着古人之情,想用自己的名号庇护逸风,收个记名弟子就可以了,只要挂个名字,哪怕那逸风手无缚鸡之力,无论走到哪里修道界的各大宗门也会看在清闲真人的面子上多多照顾的。“

”可实际上逸风那可是磕过头敬过茶,实实在在的入室弟子。有人会把人情做到这种地步吗?况且以清闲的地位名望,他既然这么做了,就一定会倾力教导,他老人家的倾力教导意味着什么不必我多说吧。逸风又是从小跟在清闲身边长大,就算再普通也该有水准之上的表现才对。可诸位有听过他什么传闻吗?什么都没有。修为进境、特长所学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下清闲居然还送了他龙珏傍身。这正常吗?“

百里无极道:”你的意思是,风战只是自在宫放出来的幌子,而实际上重点培养的对象是这个逸风?“

风刹那拱手道:”义父,您心里早就知道的事就不要考孩儿了,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逸风都不可能如传闻那般的资质平平。在这件事情上,自在宫必定有所隐瞒,孩儿猜测这个逸风很有可能才是当今天下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甚至可以更大胆一些,三宗中很多正当壮年的所谓高手,或许都未必是这逸风的对手。“

矮小的“血杀将”镰鼬立刻道:“如此说来,此人定不能留,需要早作打算,宗主,我们是不是要......”说着伸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嘴炮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分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