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祸福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326 情缘歌txt下载

风战连问两次,逸风这才反应过来,挤出一丝微笑道:”我没事,刚才想起一起事,走神了。咱们去看小妹吧。“风战看出自己这二弟明显有事,但他既然不肯说,自己也不好强迫,只得拍了拍逸风肩膀道:”永远记住,你、我、小妹,咱们是兄妹,是一家人。不管有什么事,大哥都是你们坚实的后盾。“

逸风点了点头:”大哥,放心吧。走,看小妹去。““恩,走吧。“

后山发生的一切,自然瞒不过飞玄洞中的清闲真人,此刻的清闲真人也是一脸凝重,正掐指计算着什么,一直过了良久,清闲凝重的脸色才逐渐缓解。清闲站起身来走到洞外,看着眼前的八柄古剑,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破解之道居然是在我那个徒弟身上,我很好奇他能有什么办法?”这一系列问题,自然无人能给他解答,一切只能等时间给出答案。

三个时辰过去,风致慢慢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清散真人坐在床榻边缘,女教御立在身侧,在后面站着风战和逸风。将本不算大的房间塞得满满的。

”师傅“风致挣扎着想要坐起,奈何身子虚弱头疼欲裂,实在没有力气起身。”不妨事,你躺着就行。“清散真人伸手按住风致肩膀,让她重新躺下。

“弟子给师傅您老人家丢人了。”风致显然还不明白刚才晕倒的原因是什么。清散哈哈大笑道:“哪里丢人了,你是给为师大大的长脸了才是。既然醒了那为师就先走了。”说着站起身来对女教御道:“这段时间就辛苦你多照顾了。”女教御连忙回礼。

清散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哥俩,对躺在床上的风致道:“你们聊吧,多年不见一定有很多话说,方才的事你可以问他俩。不用紧张,没事的。等你彻底养好了身子在来找我。”说罢和女教御二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女教御转身关好房门,二人离去。

风战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风致的额头关心道:”小妹,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不舒服?“

风致苍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回道:“放心吧大哥,已经没事了,就是身体有点虚弱。”

逸风在一旁仔细观察,无奈自己在医道上没有半点天赋,既看不出什么也不会把脉,只得询问道:“小妹,你自己检查一下,丹田内有无什么异常?”风致随即气运丹田仔细内视了一番:“有的,丹田内似乎有一道剑气存在,感觉很是锋利,比大哥的泰阿还要锋锐许多哦。”

逸风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只不过无论风战还是风致都没有注意到,风战哈哈大笑:“大哥的泰阿不已锋锐见长,胜在剑威刚猛,而你的承影长于速度、诡异和锋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风致一愣:“什么承影?大哥为何说是我的?”

风战笑着对风致详细解释了方才在后山发生的一切,直到把所有的事说完还忍不住赞叹:”小妹啊,大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自在宫史上空前绝后的成就了,没想到还没过瘾呢,就被你给破了。“”大哥,我.....“风战大手一挥:”什么你啊我啊的,都是自家兄妹,你能由此成就,大哥高兴都来不及。“

逸风在一旁还是没忍住插嘴道:“小妹,二哥还有件事想问,你确定只有一道剑气吗?”风致笑着点头回道:”当然确定了,确实只有一道剑气。“”那胸口那道剑印是单色还是双色?“风致一愣神,俏脸一红,半转过身去查看了一番。

“二弟,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风战觉得有些不对,略微有些紧张。这时风致整理好衣衫转过身道:“是个紫色剑印,没有第二种颜色。”逸风脸色瞬间变得刷白。

终于发现逸风很不对劲,风战一把抓住逸风的手臂紧张的问:”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小妹身体有什么问题?“逸风回过神来连忙换了一副笑脸大笑几声:“大哥,小妹的身体怎么可能有什么问题啊,清散师叔可是宫内医道第一人,经他老人家亲自把脉,后又两位教御查看,要是有问题怎么可能没有发现?”

逸风的话确实很有道理,风战想了想解除了怀疑:“那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逸风呵呵笑道:“我这不是寻思,小妹地脉之极加纯阴之体,两个都世间难遇,会不会有可能被两柄古剑同时选中。结果发现只有承影一柄古剑,有些失望罢了。”

听得这话,风战笑的前仰后跌,拍着大腿道:“你啊你,哈哈哈。”风致也不禁被逗乐了:“二哥,你真会说笑。古剑什么等级,能得其一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怎敢有其他奢望啊。”逸风看着两人如此开心,只得跟着干笑几声。

三人正开怀聊天突然传来敲门声:“师叔。“逸风打开房门,见门外站着一名侍童,那侍童立刻行礼:”禀师叔,掌教及真人在禹天殿议事,请逸风师叔过去一趟,说是有事商量。”逸风一愣,请我?真人议事为何请自己过去商量?疑惑归疑惑,逸风只得点头回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多谢了。”侍童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风战听到对话,站起身来:“师傅为何找你商量事?”“我也不知道啊。”“既然师傅他老人家找你,那你就快去吧。”接着风战转头对风致道:“小妹,你多休息吧,大哥就先走了。早点康复。”风致躺在床上,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点了点头。风战关上房门,和逸风一同离去。

一刻钟前,清散真人从风致房间出来,收到灵波传讯,直接来到禹馀天殿,发现其他几位师弟都在场,就连不怎么露面的清闲师兄也坐在那里喝茶。

见清散进来,清闲真人放下茶杯询问:“风致师侄如何了?”清散抱拳拱手道了句“师兄”然后坐了下来才回应:“劳师兄挂心,那丫头没大事,只是身子有些虚弱。静养几日就好了。”

一旁清虚掌教面色有些难看,对清散说道:“师兄,风致师侄的问题可能有些复杂。”清散听出话中有话,惊觉气氛有些不对,连忙问:“师弟此话何意?”清虚朝清闲真人方向使了个眼色:“此事你还是问师兄吧。”

清散急忙看向清闲,目光中透露出急切之色。清闲也没有心思卖关子,直截了当道:“风致师侄被承影选中,种下剑种,这是福,可古语云: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此事既是福也是祸。”清散大惊,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急切问:“还请师兄明示。”“不急,此事还要等我那个傻徒弟过来再说。”“为何要等他来?”清闲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意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过不多时,逸风迈步来到禹天殿,向各位真人一一见礼,这才问道:“不知师尊、掌教传逸风前来有何吩咐?”

清闲示意让逸风先坐下,这才道:”叫你来,是关于风致的事。“逸风一惊随口道:”师尊已经知道了?”清闲微笑道:“你果然也察觉到了。”清散越发不明所以:“师兄,究竟何事?”

清闲喝了口茶道:“此事要先从风致的体质开说说起,所谓纯阴之体,就是阴的极致,所谓孤阴不长、物极必反,自古以来纯阴、纯阳之体都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便是不长寿,只不过这对风致来说并不是不能解决的大事。我宫《太乙三天决》乃是王道功法,顺应天道,风致只要顺利的修行下去,自然能护的她的周全,不让纯阴之体发作,自然寿命无忧。可是......“清闲略一停顿:”承影本身也是至阴至柔的存在,和风战手中至刚至阳的泰阿正是阴阳两侧的极端。两个至阴合体,导致《三天真诀》所创造的平衡被打破,也就是说.....”

清散真人大惊失色,失手打翻了手中茶杯:“师兄,你的意思是我徒儿命不久矣?”清闲略一沉吟道:“我没有亲自查看过,拿不准具体时间,但少则三五年,最长也不会超过十年。”“七年零三个月。”逸风开口道。清散急忙站起身来追问:”你说什么?“”七年零三个月,小妹剩余生命力还能支撑七年零三个月。“清闲看了一眼逸风道:”差点忘了,你修过《长生诀》,对人体命火最是敏感。“

清散身子一软,瘫坐在椅子上:“师兄你会不会搞错了?”随即又喃喃道:“不会的,师兄怎么会搞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随即立刻弹起身来一把抓住清闲手臂急切道:”师兄,我膝下无子,毕生只收了她这么一个徒弟,视风致如自己的亲孙女一般,求你救救她,救救她。“

看着清散老泪纵横,清闲深深叹了口气道:“师弟,别那么激动,风致也是我师侄,难道我能看着她死去?我确实有办法能救她,你先坐下来,容我细细说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承影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一章:办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