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自在门下皆强手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4155 情缘歌txt下载

脚踏古剑飞行半空的沈逸风衣决飘飘、星目如电、璧人在怀,飞天而过真如上界真仙一般。

一众高手紧随其后,个个英气逼人、气势汹涌,如此阵势确实没有辱没自在宫天下第一宗门的名头。

从昨日进入南海地界开始,几乎到处可见战乱的痕迹,逸风内心焦急万分。但一路上毕竟要照顾后头众人的修为速度,不可能全力赶路。

若只有自己一人,全力疾驰,除了苍松其余人等没一个能跟得上。这点路程,自己两三日就可到达,哪会像现在这样,走了这许多时日。

过程中,逸风几次提议由自己先行赶来,其他人后方跟上,全都被凌霄和苍松以孤军深入恐会为敌所趁为名否决。

其实如果全力赶路,早在两日前就可赶赴紫极宫。从离山开始,这一行人也确实是全力以赴,不惜消耗的疾驰。

但接近南海地界时,考虑有可能随时爆发战斗,众人必须维持在最佳状态,因此从两天前,这支队伍的速度就放缓了下来,以不损及战力为前提,奔赴紫极宫。

紫极宫所在鲸沙岛,此刻已被海兽团团包围,岛上一片狼藉,到处都在战斗。苍海将所有高端战力集中在鲸沙岛、紫极宫内,如此一来好处是将绝大多数的海兽吸引了过来,减少了南海其他地方的损失。坏处则是从此没了退路,大家背水一战,非生则死。

一头巨鲸、一尾满口獠牙背生双翼的怪鱼,一只双头秃鹫,还有一个身躯半透明的水母,分列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悬浮半空,遥控指挥着下面的海兽大军不断进攻。

整个南海诸多宗门,原本一共有九名教御级存在,在这几日的战斗中,或伤或死,全都折损在四大凶兽手中。此刻岛上的有生力量,别说对上这四头凶兽,就是应付那些海兽的攻击,也是节节败退,照此情形,岛上没人能看到明天的日出了。

苍海此刻一身血污,疲惫不堪的挥舞手中长剑,一剑刺倒一尾怪鱼,回身发现一个螃蟹一样的海怪那条锋锐的蟹腿正刺向欧阳劲的后心。

苍海不假思索,下意识的扑向欧阳劲,将其护在身下,跟着就闭目等死“终于还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苍海耳畔传来强劲的破风之声,一柄漆黑大斧呼啸而至,一斧将那海怪劈成两半,余势未止“轰”的一声碎裂地面石板,镶入地上。

大斧手柄末端连接着一条锁链,苍海顺着锁链望去,锁链尽头一个娇小的女性身影,矗立当空。小小的身影双臂一震,大斧回旋,随着双臂运转,开合之间呼啸飞舞,尽斩周身数十丈内的所有海兽。

身影下落,“咚”的一声砸在地面,那么娇小的身躯仿佛有千斤之重,梳着两个花苞头的小丫头几步来到苍海身边,杀气腾腾的说道:“我叫苍月,放心吧,我们来了。”

苍海放眼四周,果然见到身穿自在宫道袍的同门仗剑纵横冲杀,明明只有区区几十人,却固若金汤,将海兽大潮稳稳的挡在防御圈之外。

那名全身布袋的白发老者喘着粗气,喃喃自语道:“这,这就是自在宫门下的实力?居然强悍若斯,过往老朽真的是坐井观天、夜郎自大了,自在宫果真不愧是天下第一。”

同为中阶大修士,方才老者的阵线上一人被七八头海兽围攻,守的惊心动魄。如今同一条阵线,同样的海兽,那名修为与己相若的自在宫大修士,手中长剑挥洒自如,不仅轻松抵挡那七八头海兽,更是剑气激荡中,将附近几头海兽一并划入战圈。

那名大修士所用剑技,是自己生平仅见的超绝战技。这等剑技,若是放在自己宗门,足以成为镇宗绝学。可放眼望去,似这等的剑技,对自在宫门下来说,简直稀松平常。

老者扪心自问,虽然境界相同,可要真战起来,人家一个可以轻松料理自己三个。

这就是顶级圣宗和寻常宗门的区别。

苍月得意一笑,伸手拉起苍海,跟着拍了拍老者的肩膀,语气轻松的说道:“好好待着,老娘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

说罢,苍月一抖手中战斧,直奔一处战场,双斧一扬便将身前那头一看就是力量型的海怪给抽飞出去,展现出来的赫然已是“玉清微天境”第二重的修为,看来过去半年中的杀伐征战,让风月获益良多。

“中阶修士?她看起来绝不超过三十岁,居然能练到这等境界?还有她的力量,那么小的身体,怎么会有这样的力量?中阶修为怎么会这么强?”

苍海扶着欧阳劲挪到老者身边,看着张扬的风月道:“她叫风月,这名字听过么?”

由于自在宫众人的到来,大部分身受重伤的全都撤了下来,此时都聚在紫极宫殿前,围在苍海身旁。

“风月?这名字好熟悉。”一名南海散修想了想,突然惊呼道:“她......她是天榜第一,血斧双屠的风月?”

“什么?她是血斧双屠?难怪如此威猛,天榜第一含金量果真不同凡响。”在场众人显然都听过这个名字,天榜第一的名头还是很响的。

“盛传血斧双屠、大地暴熊,焦孟不离,既然她在这里,那哪一位是天榜第二的大地暴熊风泰?”

“抱歉了”一声姣好的女声传来,循声望去,不知何时一名身穿白衫的女子出现在苍海身边。

那女子容貌不错,是个美人,但也仅止于是个美人,并没有给人有多惊艳的感觉。身材高挑,几乎比寻常男子还高,一双长到让人心惊的长腿,倒是给人深刻印象。

但透出的气质圣洁高雅却又不失随和,不会有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人觉得无比亲近的同时又不敢有半分逾越,尤其是那月牙般的双眸,以及挂在嘴角的浅笑,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温暖人心。

女子番手间,数枚银针刺入苍海周身穴位,玉手连拍中,止血、收拢伤口、结疤,一气呵成、快速愈合,不经意间展露一手不俗医术。

一边做着这些,那女子一边用及悦耳的嗓音说道:“你们说的那位风泰,此刻正身在西北,协助大觉寺抵御兽潮,恐怕无力分身前来了。”

苍海看着这陌生的面孔,疑惑问道:“敢问姑娘何人?贫道似乎并未见过你。”

似这等女子,自己若是见过,绝对过目不忘,不可能全无印象。

女子浅浅一笑,盈盈施了一礼道:“小女子凌非烟,见过苍海前辈。”

“凌非烟?有点耳熟啊。”旁边的欧阳劲直愣愣的盯着凌霄,一脸猪哥相。

不过一来当初在鹤鸣山上被风致打成猪头,让他多少对这等美人有心理阴影,二来自在宫大军杀到,自己哪敢造次?

“不好。”苍海大叫一声,急切道:“那四头凶兽。”

之前战局对海兽有利,所以那四头凶兽并未出手,如今自在宫强势介入,那四头凶兽该如何抵御?

“你们看。”一名伤患手指天空,大喊道:“上边打起来了。”

众人纷纷抬头望天,只见天上一名中年道士手持一副爪形兵器正自与最强的巨鲸斗得旗鼓相当。

那巨鲸为四兽之首,凶悍异常。过去每战都是人类这边群起围攻,却不知多少好手折在它的手里,如今却被一名人类单打独斗给接了下来,委实让人惊骇。

苍海定睛一看,哈哈大笑道:“那便是我宫新进教御苍松上人。”

“原来如此,苍松上人果真修为高绝、战力出众,居然可以正面抗住那畜生的攻击。”

“不对啊”有人突然疑问道:“另外三头凶兽去哪里了?”

那名叫做凌非烟的女子,抬起纤纤玉手,遥指东方柔声道:“在那边。”

众人望去,只见在离岸数里外的半空中,三名凶兽聚在一起,看架势似乎在围攻什么人,一名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的人影手持一柄湛蓝长剑,高速穿梭在三名凶兽之间。

“以一敌三?那是什么人这么威猛?难道是四首尊中的哪一位到了?该不会是哪位真人亲至吧?”

“别闹,要真是哪位真人,这会怕早就已经斩妖兽与剑下了,又怎么这般缠斗?”

“也对,但既然能以一己之力力敌三大妖兽,起码也是首尊战力,苍海兄,不知是贵宗哪位首尊在此?”

“就是,赶紧说来,让我等长长见识。苍海兄也太不够意思了,首尊亲至,你居然都不提前说一声。”

苍海尴尬赔笑,目光聚焦那道湛蓝身影,自己印象中四首尊没有一个与这身影匹配的。反倒是当初那一战中风头最盛的那个人与这身影有几分相似,据说那一位最是喜穿这种湛蓝大氅。

可是苍海不敢确认,这里不是自在宫。没了藏剑池,那人不过是修士巅峰修为,怎么可能力抗三大妖兽?这份战力已经直逼首尊层次了。他才多大年纪?断无可能。

“肯定不是白虎首尊奎木狼,据说他老人家的得意兵刃——虎啸,乃是一柄宝刀。老子年轻的时候行走天下,曾远远见过他老人家。”

“快说啊,那是哪位首尊大人?”

众人催促声中,苍海不知该如何回答。却听身旁那女子缓缓开口:“并非哪位首尊大人,那人名叫沈逸风。”

说这话的时候,凌非烟语气中充满骄傲,就像是在像众人炫耀着什么至宝一般。

“沈逸风?六绝公子之首的天绝公子沈逸风?”

“我靠,这不可能,他今年不是才只有二十五岁么?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沈逸风虽然贵为六绝之首,但也不过只是修士巅峰修为,哪可能做到这种事,别逗了。”

天上那道身影动静之间,露出真容,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对苍海和欧阳劲来说,那张近乎完美的俊秀面容绝对终生难忘。

“他......他真的是沈逸风。”欧阳劲表情呆滞,喃喃自语。

苍海看了欧阳劲一眼,晓得当初在山上时眼前这位的遭遇,不禁摇头苦笑道:“他确实是我宫前任掌教清闲真人唯一亲传弟子兼义子,六绝之一的天绝公子沈逸风。”

“怎么会?”

“外头将六绝公子传为天人,种种传说惊世骇俗,我一直以为那不过是些自抬身价的流言蜚语,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他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能修到修士巅峰已经是个奇迹了,他怎么会有如此战力?这又怎么可能呢?”

“我他妈怎么知道?你他妈瞎啊,两眼是喘气的吗?没看到上边一对三打的难分难解吗?”

听着众人难以置信的言语,凌非烟确实心中充满骄傲,那是自己的男人,如此的光芒四射、如此的耀眼,试问,恋爱中的女人,哪个不以自己的男人为傲呢?

就在此刻,一声惨叫传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驰援南海赴血战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血脉共鸣肉搏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