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力量怎会凭空来

文/醉御风烟
本章字数:3588 情缘歌txt下载

女教御畏惧的回道:“是一名叫尸鬼的人干的,那尸鬼原本是南疆一名巫术大师,据说当初百里无极还曾经多次想要招揽他,让他入主八杀将,都被他拒绝了。后来此人修炼出了岔子,堕入魔道。在南疆大肆屠杀,百里宗主亲自出手,一刀砍碎了他半边身子,跌入江中。谁知不仅没死,反而不知从哪里修得尸术和鬼术,虽说弄到人不人鬼不鬼,可兼修三种法门的尸鬼,也比以往更加诡异莫测。”

逸风目光冰冷询问道:“可知现在这尸鬼人在何处?”声音之冷漠,仿佛正在宣告着尸鬼的死刑。

“已经死了,死在风刹那和风致二人联手之下。那一战的详细过程尚不得而知,不过正是那一战,另的风致重伤,风刹那生死未卜。”

逸风微微点头,不在开口说话,而是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窗外的大雨。

屋内的气温似乎都低了那么几度,女教御不禁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开口道:“那个......师弟啊,既然你已经醒来了,那也就没我什么事了,师姐就先走了,收拾一下东西明日赶去西北,那边对大夫缺的厉害。”

“劳烦师姐了。”逸风目光依旧注视着窗外。

“应该的,都是自家姐弟,说谢就太见外了,那师姐就先走喽。”说完,女教御连忙起身向外走去,慌张的样子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架势。

“师姐。”女教御闻言停住脚步,很不情愿的慢慢转过身来,只见半躺在床上的逸风正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如此的温暖,如此的阳光,以前的逸风又回来了,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象。

逸风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道:“师姐,刚才对不起了。没有管好自己的情绪,让师姐受了惊吓,逸风很是过意不去。”

“啊,没事,没什么的。”女教御连忙摆手道:“男人嘛,就应该有点气势的,说起来以前的你气势上有些太文弱了,看起来更像是书生儒士,哪里有自在宫首席弟子的架势。”

说完,女教御向逸风打了个招呼便转头离开了。逸风独自躺在床上,目光又重新瞄向了窗外的大雨。

方才内心莫名的杀意和戾气,逸风也深感意外,在联想到自己的梦境,逸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变得全然陌生了一般。

没人知道,逸风的内心也充满了恐惧,他怕自己会失控,他怕自己有一天会压抑不住内心的戾气和杀性。

逸风手抚小腹丹田位置,默念道:“若有一天真的堕入魔道,湛泸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痛快,助我解脱。”

过不多时,得到消息的凌非烟拎着一个食盒急匆匆的进入房内,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夫君你醒啦,感觉怎么样,身体可有异样?饿不饿?”

连续的问句,不待逸风回答,凌霄放下手中食盒,来到床边坐下伸手便为逸风把脉。

“我昏迷的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你我既以定亲,还说这些做什么?服侍夫君本就是妾身份内之事,何来辛苦?只要夫君无事就好。”

里里外外检查了数次,确认逸风已经无碍之后,凌霄这才放下心来,打开食盒取出三菜一汤,一碟馒头。对逸风说道:“饿了吧?快来吃些东西。”

“好啊。”逸风翻身下床,来到桌前。半个月的昏迷,滴水未进。纵然身体超乎寻常的强悍扛得住,此刻也被饭菜香味引得食欲大动,腹中饥饿难耐。

甫一坐定,逸风立刻大快朵颐。寻常人此等情况下,绝不能过量进食,否则极易猝死。而逸风的体质特异,完全没有这等顾虑,风卷残云般消灭了桌上所有食物。

吃完饭,苍白的脸色略微有了些红润,气色果然好了很多。放下碗筷,逸风开口道:“非烟,多日未曾走动,你陪我去看看风泰可好?”

“这会雨势可是有些大了呀。”

“无妨,我很爱雨天呢。”

漫天黄沙一望无尽,就算是沙漠,零星之间也会有一些植物或动物等生命存在,这里却什么都没有,所见之地除了黄沙再无其他。

这里的名字就叫做沙海,沙海存在的时间不知几何,从未有过其他的颜色,而在今天,沙海的颜色却并非土黄,而是血红。

形状各异的尸体成千上万,绵延数里,热血洒遍大地,将周围数里之内全都染成了红色,灼热的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血腥味。

一道赤红身影,高大雄壮,身披血色长发,手持血焰巨剑,周身火焰缭绕,纵横冲杀,战意惊天。

雄壮男子的对面,敌人铺天盖地,向着男子不断的发起决死冲锋。男子冷笑一声,无视周身大小伤口,目光坚定、步伐有力,以虽千万人吾独往亦的无双气势,冲了上去。

战斗一触即发,如此惨烈的搏杀,犹如实质的杀气,莫可匹敌的无敌战意,普天之下除了自在宫的风战之外,绝不做第二人想。

进入炼狱道,自古以来不外乎两种情况:

其一,被炼狱道同化,自此堕落。他们要么彻底丧失理智,成为行尸走肉。少许保持了一定清醒的,也大多被内心欲望所控制,他们注定了一生不可能离开炼狱道。

其二,就像百里无极或是清闲真人那样,凭借坚定的意志,不断抵抗炼狱道的侵蚀,借此磨练自身,提高修为。更借助炼狱道无处不在的杀戮,锤炼战技。

而风战,则走了第三条路,也是最难的一条路,那就是杀戮之道。

炼狱道虽然杀戮无处不在,可若有人主动杀、到处杀,将会引动炼狱道的部分法则反击,即炼狱道内的生物会自发性的聚集起来,联手反杀此人。

炼狱道的特殊环境,导致所有炼狱道的生命,修为和肉体强度都在同一层次。所不同的,只有修为的凝练程度和战技的高低。

不管怎么说,在炼狱道被围杀的危险性还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身在炼狱道,本就很容易被其控制心神,成为只有原始欲望的行尸走肉。杀戮过多更是极易引发心魔,成为只知杀戮的疯子。

在这种情况下,风战要在频繁的杀戮中活下来,还要保持灵台清明,道心唯一。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这也是为何炼狱道从古至今,只有打出去的,却没有杀出去的。过往从炼狱道走出去的,无一不是小心翼翼,能避则避,实在避不过的,也将杀戮控制在一定范围,避免自己道心受损。

风战挑战炼狱道的方式无疑是最危险也是最疯狂的,但是相比死亡,风战更怕当危险来临的时候,自己无力挡在家人的身前。

家人,是风战意志的源泉,也是他无视生死战斗的动力所在。

宁愿战死,也不愿自己所重视的人受到伤害,这就是风战。

难度一定是和收获成正比的。姑且不论这等疯狂杀戮对意志、战意、道心、战技的锤炼效果非同凡响,单就说此刻风战体内的红莲业火,那可是连上界仙庭也眼红的至宝。

红莲业火,贵为天地各界最强四焰之一。不仅有着恐怖的杀力,更具有诸多功效。哪怕只是幼生期的红莲业火,风战也能凭此横扫天下,傲视群雄。

拥有如此威能的红莲业火,驯服的难度自然也超乎想象。

首先,红莲业火的诞生标准无人得知,唯一有记载的就是短时间内的海量杀戮有几率引动红莲业火焚身,而且必须在炼狱道这等特殊的环境中才有可能,这也是风战挑战炼狱道的原因之一。

其次,杀戮过多一定会引发业火焚身,那种时时刻刻被业火焚烧的痛苦,实在是常人所难以承受的。而以红莲火的品级,在最开始的培育阶段,风战几乎每天都痛不欲生,不夸张的说几乎每时每刻都处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即使是在这等内患之下,风战依旧能力战强敌,杀戮万千,其意志之惊人,实在难以想象。

到了现在,红莲业火基本已经趋于稳定,并且开始展露种种威能,除了让风战战力飙升之外,超越常人数十倍的耐力,以及快速回复伤势的能力,都是风战活到今天的坚实保证。

但是,风战知道自己依旧不能放松。红莲业火只是稳定而非被驯服,若是不能完成目标,时候一到,红莲业火便会一次性爆发,瞬间便会将自己烧成虚无,保证连半点残渣都不剩。

要想驯服红莲业火,条件说起来十分简单,一年内在炼狱道杀戮过十万,虽说杀戮之气会滋养红莲业火,但是短时间海量的杀戮,同样也会给红莲火带来极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会迫使红莲业火与宿主之间进行深度融合,以便更好的吸纳杀戮之气促进自身成长。当融合达到一定程度,红莲业火与宿主便再也不分彼此,真正的合二为一。

条件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难如登天,切不说能否活到最后,单就每天要杀接近三百性命,就已经难如登天。

况且,即便现在的红莲业火能够另的风战的续战能力大幅提升,可毕竟不是起死回生。伤势累计过重超过了恢复能力,或者受到致命伤,风战依旧会死。

如今一年期没剩几天,距离十万之数还差万余,沙海又已经是炼狱道最后一层。因此,风战打算一鼓作气,拼死打这最后一战。

力量,从来都不会凭空出现。强者之路,向来死中求生。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妖乱天下众生苦 返回《情缘歌》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四章:因祸得福茧化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