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文/草草
本章字数:6748 前对头txt下载

17

苏澈跌跌撞撞地爬上陡坡,勉强跑出去三四里地,便听到后方传来尖锐而激烈的咆哮声。

在一道地动山摇的怒吼发出后,密林深处登时爆出冲天的火光,将方才他所在的那片树林都烧了起来。

苏澈回过头去远远地看了一眼,大约知道那濒死的雌虎为了给自己的幼虎争取最后一线活下去的希望而选择了自爆法核,与那些成群偷袭的狼群同归于尽。

都说虎老余威在,这雌虎虽不算老,但为了护住幼兽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却是十分惊人的。

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母兽在临死前发出的那声怒吼,原本缩在苏澈怀里一动不动的小东西竟然抽搐了一下,发出了细细的像是呜咽一般的声音。

苏澈叹了口气,不禁伸手抚了扶那还没有他巴掌大的小脑袋。

如今这不足月的小东西脱离了孕育它的胎盘,也不知在缺少养分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多久。

好在高阶灵兽向来只对法核感兴趣,这小魔虎实在是孱弱到连气息都快没了,所以即便雌虎的自爆不能完全杀灭所有的贪狼,但他们这两个弱弱组合应该不至于会引发新一轮的攻击。

苏澈一脚深一脚浅地在厚厚的落叶层中行走,树叶**的味道已经将小魔虎身上的血腥味遮盖得所剩无几。

无端地多了一个负重,苏澈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得随意选了一棵树靠着坐下。

四周的密林似是一望无垠,连月亮都看不到的苏澈如今完全失了方向,根本不知道要走到哪里才算是个头。

苏澈靠在树干上困困顿顿地打起盹来,可还没等他睡个囫囵觉,怀中的小东西就微微挣动起来,发出的嘤咛声中带着明显的不安。

即便这小家伙小得连眼睛都还睁不开,但兽类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却远比青言这种跟养在深闺中的大小姐没什么两样的普通人要高上许多,更别提这小魔虎的母亲还是十阶的灵兽了。

苏澈被异常的动静惊醒,可等他一睁眼,那危险已经近在咫尺。

夜明珠的微光映照出不远处深草从中的巨大身影。

对各种灵兽皆有研究的苏澈大约能分辨出那东西是灭魂狼中的一种,这种狼是贪狼与猁猫的杂交,瞳孔在夜晚会变成猁猫一样的竖瞳。

这头灭魂狼个头很大,代表了属性的魂火在它额头上浮动,与鬼蜮魔虎在尾端的魂火明显不同。

苏澈看了眼那魂火的大小,心下大感不妙――这头残存的灭魂狼竟是八阶的灵兽!

狼性向来狡猾多疑,在发现苏澈之后并没有冒然进攻。

可见以前多有修士故意隐藏自己的修为以诱骗灭魂狼接近,而后再行扑杀。

狼群上了几次当自然也变得精明起来,如今就算遇到个苏澈这样半点修为也无的人,也要小心翼翼地一探虚实再谋后动。

苏澈没有后退,更没想过转身逃跑。

以他的速度和体力,只要后退一步就足以说明自己猎物的身份。

苏澈只能抱着小魔虎慢慢地站起身来,不敢露出一丝心虚,手则悄悄地伸到腰间,拔出了那把防身用的匕首。

那头灭魂狼观察了一阵,便迈开脚步往苏澈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待那灭魂狼完全走出深草从,苏澈才看到这头狼的一条后腿已经在方才的那场恶战中被炸没了,伤口正滴滴答答地往外淌着血。

可那灭魂狼似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依旧死死盯着苏澈,似乎只要一有破绽,就会立刻将他吞吃殆尽。

苏澈冷汗直流,心下越发觉得不对劲。

照理说这灭魂狼已经受了重伤,在这种时候出于兽性的本能,它应该赶紧撤回洞穴调息疗伤才是。

可这灭魂狼如今这般不要命地穷追猛打,难道也似人类那般要对敌人的后代斩草除根?

还没等苏澈想出个所以然来,那灭魂狼便已经飞扑了过来。

苏澈一惊,举起匕首径直朝灭魂狼的咽喉刺去。

这把匕首毕竟是进贡给安齐远的东西,威力不会差到哪去。苏澈这一挥威力不小,竟也有点像筑基修为的修士挥出的一剑。

那灭魂狼堪堪避开,但还是被剑风划到了皮毛,恼怒之下便凝结剩余不多的灵气,从口中喷出了烈焰。

苏澈躲闪不及,被那带着威压的烈焰燎了半边身子,就连右侧脸颊都没能幸免。

空气中传出难闻的烧焦味,苏澈只觉得右侧身子火辣辣地疼,被严重烧伤的手也没办法再握住东西,匕首幡然落地。

那灭魂狼见苏澈的武器掉落,也再不客气地往前猛扑。

巨大的身躯压在苏澈身上,透着腥臭味的血盆大嘴张开,尖牙眼看就要咬上苏澈咽喉。

苏澈下意识地闭起双眼,心中冒出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我命休矣”。

谁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苏澈额间的法印登时光芒大现。

巨大的威压从那小小的法印中喷薄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势朝那欲夺苏澈性命的灭魂狼席卷而去。

就在眨眼的瞬间,身型巨大的灭魂狼在那股烈焰一般的威压中化成了灰烬,就连骨头渣子也不剩一根了。

狼口脱险的苏澈抚着惊魂未定的心脏,忍着身上的剧痛捞起方才跌落在一旁的小魔虎,爬起来便跑。

可苏澈那点可怜的体力本就所剩无几,如今又因着灭魂狼的攻击受了重伤,移动起来的速度可想而知。

但即便知道是自己现下做的是些无用功,但已经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可能会面临什么的苏澈却无法说服自己停下脚步。

但还没等他走出三尺开外,身后便传来了鬼魅一般的声音。

“你想逃到哪去?”

安齐远的身影赫然出现在苏澈的面前。

明明应该有冲天的怒气,但安齐远说话的语气却波澜不惊,恰如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苏澈当然不会回答安齐远的问题,只是本能地抱紧了怀中的小襁褓,颤巍巍地后退了几步。

没有理会掉落在地的夜明珠,安齐远指尖一掐,手上便燃起了一团明火。

那明火威力甚大,将这片偌大的密林照得亮如白昼。

苏澈这才看到了安齐远身后还跟着杜遥。

安齐远向前走了两步,逼近了退无可退的苏澈。

背后顶到了树干上的苏澈只觉得似有东西箍住了自己的脖子向上提起,苏澈的脚尖逐渐离地,窒息的痛苦让他本能地胡乱蹬踢起来。

“谁让你伤了他的?”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伤了这个身体的?!”

即便因为巨大的痛苦袭来而意识恍惚的苏澈,此刻也明显地感觉到了安齐远滔天的怒意。

安齐远原本黝黑的眸子此刻已然笼罩上一层淡淡的红雾,四周的灵气也开始毫无规律地翻滚起来,苏澈身边的密林瞬时燃起了熊熊烈火。

滔天的火焰夹带着浓烈的黑烟,似要将这片山林摧毁殆尽。

跟在安齐远身后的杜遥见安齐远的灵气波动出现异样,似又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也登时大惊失色。

每每遇到关涉青阳洞宗主苏澈切身利益的事情时,便不能以常理来推断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杜遥在心中大呼倒霉,原本他正好端端地在给闭关的安齐远护法。谁知这夜半三更的竟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灵气波动,紧接着就见安齐远破关而出,瞬间位移到这密林当中。

险险跟上的杜遥赶到的时候就只看见浑身是伤的苏澈被安齐远逼得退无可退的场面。

为了修复之前的走火入魔所导致的修为损耗,安齐远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修行,如今正进行到关键之处,只需再多一个时辰就能大功告成。

谁知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青言逃跑的荒唐事情,安齐远毫不犹豫地强行中断修炼破关而出。

如今青言虽然性命无碍,但安齐远却受了反噬灵力波动极其紊乱,显然是又倒退回了闭关之前的糟糕情况。

顾不上其他的许多,杜遥赶紧掐下一个元煌咒,护着奄奄一息的苏澈不受安齐远燃起的赤乌焰波及。

杜遥堪堪拦在安齐远与苏澈之间,也顾不上其他地大声喊道:“宗主万万不可,若你杀了青言,日后寻到苏宗主的神识可如何是好?”

“你即便再生气,也要想想苏澈苏宗主啊!”

听到苏澈的名字,安齐远眸子里的红雾稍稍褪去一些。

杜遥见劝说有效,更是不遗余力地劝道:“虽说这青言怎么看怎么像是在逃跑,但其中也还是有些蹊跷。”

“那灭魂狼是八阶灵兽,没道理会攻击他一个连炼气初期都没达到的人才对。”

“而且他竟然能在守卫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只身一人走了这么远,这根本不合常理。”

听了杜遥的分析,话中暗示着这青言也许还有什么苦衷。

安齐远的怒意稍减,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掐在苏澈身上的灵力撤离,苏澈如破布一般重重跌回了地上。

在意识模糊之中感觉到受伤之处开始微微发烫发痒,苏澈本能地想要伸手去挠,但却发现自己丝毫动弹不得。

等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苏澈恍惚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原本参天的古木密林如今都被烧成了灰烬。

惨白的月光毫无阻碍地在安齐远的身后投射下来,在苏澈的身上笼出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说,为什么逃跑?”

安齐远自认对这个胆小懦弱的男宠不薄,每日锦衣玉食地伺候着不说,甚至还破例同意他想要修真的要求。

要将这男宠的躯壳好生养着留给苏澈用的事除了他也只就有杜遥知道,这个养尊处优的青言在此之前完全被蒙在了鼓里,根本就没有需要冒死逃跑的理由。

虽然这青言的身体很重要,但也并不意味着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挑战自己的权威。

在透过绷张的法印看到那头凶恶的灭魂狼飞扑过来的时候,安齐远在那一瞬间几乎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青言那大瞪的双眼充满了惊愕,让安齐远仿佛看到了那日在韶华峰上,当九天玄雷共凝而落时苏澈的惊讶和不可置信。

这个青言竟然让他回想起了那个最为沉痛的过去。

真是非常不值得原谅!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章 返回《前对头》目录 下一章:第18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