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文/草草
本章字数:6381 前对头txt下载

18

虽说安齐远如今的脸色足以让人牙关打颤,但苏澈绝对不会傻到将自己逃跑的真正原因说出来。

虽然可以把一些过错推到陷害自己的那两个男宠身上,但一来他手上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所有的推断都只是一种可能的猜测,根本就坐不得实,二来即便将那两人拉下水,也还是不能完全说明为何他心心念念地想要离开无赦谷。

与其越描越黑,还不如缄口不言。

苏澈打定了主意,也不想去看安齐远那张令他讨厌的脸,只是低下头去避开眼神的接触,摆出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破罐子破摔样。

原本也是因为有杜遥在一旁帮苏澈求情,安齐远的理智才勉强被拉回来了一些。可如今看到苏澈死鸭子嘴硬的模样,别说是说出什么苦衷了,就是一句求饶的软话都没有,心底那股邪火就又被勾起来了。

说真的,若不是因为要留着青言好养着这个躯壳,光凭今晚出逃失败,还连累自己强行破关而出修为受损之事,就足够他死个十次八次的了。

安齐远怒极,也确实没有料到这个在他面前一向表现得懦弱无害的小蝼蚁竟然能趁他不备翻出这么大的浪来。

看来这青言之前的一派纯良不过是装出来的,现下这愚蠢又倔强的模样才是他的真本性。

自安齐远修为登顶之后,已经很少有人能这样撩拨他的怒意了。

虽说现在恨不得将这青言撕成碎片,可看着这张刚刚被修复的脸,上头还残留着方才被灵火烧伤的血污。这青言明明顶着苏澈的脸,如今但却是一幅可怜落水狗的模样,真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好,本座倒不知道你这般有骨气。”

没了夜明珠,苏澈完全看不到安齐远脸上的表情,但听他说话的语气,却已经寒入骨髓。

“偏偏本座就最不怕的就是有骨气的人。”

安齐远阴测测的话音刚落,苏澈便惊觉自己浑身变得僵硬无比,似被人下了定身咒一般动弹不得。

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皮肤被凝聚的灵气片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但诡异的是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还没等苏澈回过神来,就有一阵强烈过一阵的剧痛从脚踝处蜿蜒向上,一直蔓延到了大腿根处。

那种疼痛就跟被凌迟一样,凝聚的灵气似变成了无数小叶尖刀,从脚踝处的伤口钻了进来,在他的两条腿上不断地切割着什么。

偏偏苏澈如今丝毫动弹不得,但却能清晰地感到每一刀落下的角度和力度,那种似在剥筋挖骨般的痛让苏澈浑身的肌肉都开始本能地抽搐起来,但他的神智却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完全没有要昏过去的迹象。

“宗主,你不会是”

杜遥大惊,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条白花花的腿筋被活生生地从青言脚踝处的伤口中被抽拉出来。

傀儡术之所以被称为诡术,正因为它绝不仅仅是魔修所用的修复术那么简单。

与只能单纯愈合伤处的佛光普照不同,傀儡术既能用灵力将伤口修补好,同样也能用灵力将躯体“完美”地破坏掉。

放在平时,想要抽掉一个活人的腿筋,那就非得用刀将整条大腿划拉得面目全非不可,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将腿筋与骨肉彻底分离开来。但若是用傀儡术,就能轻易地做到。

精通傀儡术之人必然熟知人体的骨骼与经脉,只要从伤口处灌入灵气,再用傀儡之术引导,灵气便能顺着筋脉将其与躯干剥离,甚至不会让被抽筋的人多流一滴血。

既然这青言如此不知死活地想要逃跑,那便让他以后都站不起、走不动,就这样永远地被禁锢在他安齐远的身边,就连吃饭如厕这等琐事都得人伺候着。看那时,他还能不能有现在的脾气!

至于寻找苏澈神识的事,也大可以在找到之后重新用傀儡术将腿筋给补回去,绝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他要让这个青言牢牢地记住今天的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让他知道即便他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任也不能这般随意地将其暴露在危险当中,没有人能夺走即将要属于苏澈的东西!

行刑的过程十分漫长,安齐远是故意为之的。

明明是在瞬间就能完结的事,安齐远偏要一点一点地切割和拽弄,无限地延长痛苦的过程。

苏澈的神智被控制着,虽痛得死去活来但却偏生昏不过去。

这身体毕竟只是凡人之躯,平日里甚至还比常人要孱弱一些。如今遭了这么大的罪,苏澈本能地发出了痛苦的哀叫和呻/吟,冷汗早已将他全身浸透,脸颊和嘴唇更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待那两条腿筋被彻底抽离,苏澈的双眼早已失了焦距,整个人像一个破碎的布偶,衬着周围被燃成灰烬的一片狼藉,让杜遥看了都觉着于心不忍。

有点担心事情闹将下去会越发不可收拾,杜遥不由得悄悄地用灵力在苏澈身边传了话:“你倒是赶紧跟宗主说句软话啊!”

苏澈充耳未闻,只是这般双眼无神地对着漆黑的天际,像极了被灭了神智的傀儡。

在安齐远面前,杜遥的小动作根本就不能逃过他的眼睛。

可若受了教训的苏澈愿意就坡下驴的话,他也大可考虑大人不记小人过地把这件事就此掀了去。

可谁知这青言却跟聋了一般置若罔闻,可他被抽的是腿筋,不是被弄聋了耳朵!

也不知是不是苏澈方才发出的呻/吟太过痛苦,就连他怀中气息微弱的小魔虎也感受到了。

那还没睁开眼睛的小东西在苏澈的怀中蠕动了一下,哀哀地叫了两声。

原本,盛怒之中的安齐远只想着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青言,倒是完全没注意到他怀中抱着的那团东西。

现下那小魔虎发了声,倒是将安齐远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慢步走到苏澈身边,安齐远的视线落在被衣袍包裹的那团血污上面。

似乎意识到安齐远的意图,方才如死人一般没了生气的苏澈,在那一瞬间完全忘记了自己如今不能动弹的事实,下意识地想要收紧自己的臂弯,好将那小东西藏得更深一些。

安齐远指尖一勾,小魔虎就已经被他掐在了手上。

魔虎幼小的身子在安齐远的手中微微挣动着,面对一个具备化神巅峰修为的修士,小东西抖得跟风中的落叶一般,竟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不”

想到方才那头不惜将自己的腹腔撕破也要给自己的孩子创造一线生机的雌虎,苏澈心中一紧,忍不住朝安齐远开了口。

安齐远啼笑皆非地看着手中的鬼蜮魔虎的幼崽,万万没想到这青言方才吃了那么大的排场也没从嘴里蹦出来一个字,可如今却为了一只小畜生,竟然向自己露出了哀求的眼神?

“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何要逃跑?”

安齐远一边问,一边收紧了掐着小魔虎咽喉的手指。

“我”

已经像是死去又活来的苏澈,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与安齐远对峙下去的力气了。

方才的剧痛让这具身体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如今他脸上冷汗与泪痕遍布,眼神也没有了方才的倔强,倒是显得万分的可怜。

“我,我想回家”

苏澈说完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便闭上了双眼。

是的,他想回家。

想回到那苍翠充裕的西莲五峰。

想回到青阳洞那种无欲无求的空灵环境中,想与那些脸上时刻带着亲切微笑的道友们相见。

想回到那布满了晶莹剔透的冰雪的怀光洞里,面对着悬崖之下的山涧和溪流,不顾时间的流逝,静静地打坐,将所有俗世看空,不受这等只属于凡人的困扰。

只可惜以往这些他所珍爱的平静如水的生活,已经在共凝的九天玄雷下被完全打碎了。

落在安齐远这等魔头手里,他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苏澈庆幸地想,还好这魔头还不知道他就是苏澈,若是知道了

苏澈不禁打了个寒战,那种场面,简直是想都不敢多想的。

无论如何,他是定要将这个秘密死守到底就对了。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理由,安齐远倒是有些意外。

这青言不过是分家一个极不受重视的庶子罢了,生母也早就亡故,主母和嫡系兄弟强悍,家里为了那点田宅房产整日勾心斗角没个消停。这青言虽然长相讨喜,但奈何身无长技,又不会讨父兄欢心,只会整日将自己关在破败的小别院里,这才养成了内向懦弱的性格。

安齐远实在是想象不出,这样的一个家庭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竟然还值得他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冒然逃跑?

安齐远觉得青言给出的这个理由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可看到从青言眼角滑落的泪水又着实不像作伪。

杜遥见安齐远面色稍霁,便赶紧在旁边劝说道:“宗主有所不知,虽说这青言在家族中不受人待见,但却极爱摆弄些花花草草,再圈养些小猫小狗的用以消磨时间,那小破别院倒也打理得十分规整。”

“估计是离家久了心中难免想念,再加上有有心之人在一旁挑拨,实在是想不开了便要逃回家去。”

杜遥看了如今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苏澈一眼,道:“如今他也吃足了苦头,想必已经记住了教训,日后一定会乖顺度日。再说,他就是想跑也不可能了不是么?”

照理说,杜遥也不是一个心肠软的人,苏澈这次能逃跑,跟他看管不严也脱不了关系。若放在平时,不落井下石都已经算是好的了,但杜遥这次就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一般,莫名其妙地就开口给这青言求情了。

安齐远听杜遥这么一解释,倒也勉强能圆得过去。

看了看那还在自己手中挣动的魔虎幼崽,安齐远将那小家伙甩回了苏澈怀里。

“既然爱养动物那便让你养,想回家也可以让杜遥带你回去一趟。但若是再生出逃跑的心思,就别怪我下手没个分寸!”

安齐远的气消了一些,禁锢着苏澈神智的咒语也随之撤了去。

苏澈的身体早已在各种奔走和折磨中濒临崩溃,如今没了安齐远的灵力支撑,意识立刻混沌起来,迷迷糊糊地就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第17章 返回《前对头》目录 下一章:第19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