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下马威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4698 魔狱txt下载

罗丰下了悬命峰,跟早就约定好的李恒等人碰面。

他对高柱感谢道:“这三个月来,多谢高大哥暗中相助。”

高柱爽朗的笑道:“没事,反正只是跑腿。”

罗丰不能下山,因此碰上需要善功兑换的时候,就以纸鹤委托高柱帮忙,包括兑换灵石、符纸、阳系法术等等琐事。

“咦,赵奉先不在这里吗?”

李恒撇了撇嘴:“他如今飞黄腾达,又哪会看得上我们这些穷乡僻壤出来的旧友。”

孙小莲劝道:“别这么说,奉先也有自己的难处,他在圈子里过得并不如意,一面要曲意逢迎那些嫉妒他的师兄,一面又要分出好处,拉拢同届的师兄弟。”

李恒哼道:“我怎么觉得他最喜欢做这些事呢?”

“别说这些烦心事!”高柱皱眉呼喝,“他若还把我们当兄弟,我们就真心待他,他若不顾念同乡情谊,我们也没必要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多简单的事,非要唧唧歪歪争个不停,罗兄弟难得下山一次,就不能让他开心点。”

话糙理不糙,李恒跟孙小莲也就住口,转而讨论起跟年度考核相关的事。

仍是消息最灵通的李恒道:“我打听过了,此次考核只针对外门弟子,前几名都会得到谷主丰厚的赏赐,因此有些突破在即的师兄,都会特意压制修为增长,以获得参加资格,与此对应,倒数二十名会遭到罚魂鞭的鞭笞。”

罚魂鞭是一项专门用以刑罚的法器,打在人身上,肉体不会觉得痛楚,却能直接折磨灵魂,让人痛不欲生。

孙小莲可能知晓其中厉害,脸色发白道:“那我们这样来到门派不过半年的人,岂不是很吃亏,哪怕是同一届也比不过那些年初就加入的师兄弟啊?”

撇去天赋不论,对于初入修行的弟子,往往修为就等同于时间,随着时间流逝,这份差距才会慢慢缩小。

比如修炼两年的弟子肯定远超修炼一年的,但修炼十年的弟子相比修炼九年的,优势就没那么明显了。

幸好,李恒说出了令她安心的话:“门派考虑过这一点,因此放宽了限制,初次参加考核的弟子不在惩罚之列,但从第二年开始,就必须拼命争取前面的名次,这也是变相的激励弟子,早日突破三重境,脱离苦海。”

孙小莲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可神色并不见喜悦,悠悠道:“逃得了一次,逃不了第二次。如咱们四人这般资质,第一次只能当看客,以后就得为避免处罚而拼命,运气好的可学些炼丹、制符等本领,外放出去做个执事,运气不好的,就会被洗去记忆,扔回故乡自身自灭。

在玄冥谷的半年,我算是看明白了,修行一路,没资质的人根本看不到希望,咱们四人中,也就李恒兄有望在五年期限内,突破三重境。”

罗丰听出她语气中的悲观,但也知道这心结不好解开。

同乡出来的五人,以孙小莲的心性最差,她在故乡时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既不像赵奉先和李恒般受过长辈熏陶,懂得心计,也不像高柱般天生缺根筋,若无收徒一事,她将来就是嫁与他人,做个在外耕农事,在家奶孩子的乡间妇人。

心思单纯,又不喜争斗的她来到处处勾心斗角的邪宗,觉得不适应也是在所难免的,哪怕实际上遭遇的困难,比不得罗丰的十分之一。

李恒心有戚戚,沉默不语。

高柱不以为然:“资质不够,就用努力来弥补,去苦修,去试炼,去争取不可知的奇遇,总比呆在屋子里唉声叹气的好。比如罗丰兄,他就突破了二重阴阳境,期间必然吃了许多苦头,我们应当以他为榜样。”

李恒和孙小莲闻言,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罗丰:“你突破了?只用了半年?”

其实在两个月前我就突破了。

罗丰不好说实话,只能谦虚的点头承认。

他虽然也炼制过阴阳符箓和阴阳法术,但将阴阳境修炼到巅峰的,只有武修的法门,因此精气内敛,不实际交手,旁人很难看出。

像器修的法门因为要壮大根基,使得气血澎湃,很容易被人发现端倪,当初的黄泉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恒和孙小莲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但随意就消失,转而笑着鼓励罗丰,要为四人争光。

能轻易放下倒不是两人大度,而是罗丰本身低调,不如赵奉先那般引人注意,光从外表上也看不出他的修为,便认为是机缘巧合而已。

对于绝大部分的外门弟子,二重阴阳境都是能达到的,无非时间早晚而已,真正的难关是在第三重,有时瓶颈能将人卡上一辈子,也因此才会被玄冥谷用来当做划分内外门弟子的分水岭。

最重要的是,悬命峰的诅咒不消除,罗丰取得再大的的成就,也只是徒增悲壮罢了。

“这次的年度考核,我们三人只能去当个路人,希望就全部落在你肩膀上了,一定要让那些鼻孔朝天的人瞧瞧,咱们家乡出来的,并非只有一个赵奉先是能人。”

李恒鼓励的同时,仍不忘小小的讽刺赵奉先。

罗丰笑道:“尽力而为吧,反正就算我不愿出风头,也会有人强逼,总有一些恩怨需要解决,不如高调一点,好叫人知道,我也不是软柿子,任人揉捏。”

“是吗,但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软柿子!”

忽然,罗丰背后传来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强烈的危机感笼罩心头,后背激起了鸡皮疙瘩。

一股劲力破空偷袭而来!

没有迟疑,仿佛被惊到的虾,罗丰腰背弯躬,全身肌肉一鼓,双腿如弹簧一样跃出。

“咦,有点本事。”

看到罗丰的反应,偷袭者略微吃惊,随即又改变劲力的方向,如附骨之疽,死追不休。

察觉如芒在背的危机感没有消失,罗丰已明白不可能闪躲,于是不顾尚在半空中,强行转身反击,扭腰递拳,劲力如潮水般汹涌而出,仿佛大海上的风暴卷起来的巨浪,一下劈落,龙骨大船也会粉身碎骨。

然而,双拳相交,迸发出空气被挤爆的轰鸣。

罗丰只觉对方的劲力高度凝聚,汇集在掌上,没有丝毫泄露,如同一根定海神针般插入自己的潮水拳劲,坚若钢铁,沛莫能御。

幽冥真气自动护体,却被压倒性的力量彻底冲散崩溃。

一缕锥心刺骨的阴寒气流趁隙而入,钻进罗丰的经脉中,并迅速潜伏起来,让人误以为只是寻常的负伤,遭到寒属真气侵袭。

罗丰闷哼一声,被这股掌劲击得飞出,他没有强撑,张开双臂,先是凝气成波,借助气流缓解冲力,落地后又退了三步,才将余劲彻底化消。

饶是如此,他仍是负了内伤,双耳陷入失聪状态,接掌的手臂酥软无力,更有隐隐刺痛,仿佛整条手臂的骨头都被击碎,胸口也是隐隐作痛。

“你为什么偷袭我?”罗丰质问道。

对方看似光明正大的出招提醒,其实在提醒前就已经击出拳劲,而且从凝成一股麻绳的劲力来看,至少是四重入微境。

明明境界高出,仍要选择偷袭,可谓卑鄙阴险。

安连海面色冷峻,沉声道:“有你这么对师兄说话的?竟敢随意污蔑师兄偷袭!我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好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莫要夜郎自大,取得一点点成就便以为自己了不起,现在的你不过是井底之蛙,做人还是要谦虚点,才能活得长久,你说呢,罗师弟?”

他说话时,暗中提气,就等罗丰受不住刺激,动手反抗时,再度重重羞辱一番。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章 两份谢礼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22章 生死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