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羽化宗弟子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5753 魔狱txt下载

夜霜微寒,月明星稀。

一道人影在沙场上不停腾挪转移,旋身如风,双手时而呈掌,时而呈爪,残影重重,变幻莫测,而且每一招每一式,都透着阴狠毒辣的气息。

等到将所有招式都演练完后,罗丰收招回气:“夺神掌、搜魂手、炼魄爪,这三门凡级武学皆已修炼成功,接下里就能正式修炼《鬼邪印》。”

方月仪给他的那枚玉简,记载的并非单独一门《鬼邪印》,还有分拆的三门基础武学,一如《正逆滔天掌》中的卷潮手和裂涛拳。

有底蕴的门派,大多会给弟子准备这类,能够跟着修为一起循序渐进的武学。

由基础武学入手,给上乘武学打好基础,等到修为提升后,再修炼对应武学,就能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一个门派没有足够的底蕴,根本整理不出如此有规律的树形结构。

比如,连《鬼邪印》也是一门玄级武学的分拆武学。

据玉简内容提及,其余同等的武学还有《人邪印》、《神邪印》、《地邪印》、《天邪印》,五门武学修炼完后,可归纳成一门玄级武学《五邪印》。

通天古书看完玉简内容后,评价道:“五邪对应五仙,天地人神鬼正是周天五仙。论技巧变化,正逆滔天掌强一些,但论威力,鬼邪印更胜一筹。可惜,这门武学无法以万屠元功催动,美中不足,仅能用来遮掩跟脚。”

罗丰曾经试过,不仅是五邪印,连三门分拆的武学,都无法以万屠元功催使,否则就会遭到反噬。

这点倒是不难理解,从名字上就知道,邪与诛邪,两者根本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而夺神掌、搜魂手、炼魄爪,一看也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路数。

就在罗丰准备尝试修炼鬼邪印时,忽然听到方星熊的声音:“罗师弟,快点来,家姐发现北边有打斗的声音,可能是其余的同门师兄弟。”

“北边,那不是尚未探索的区域。”

罗丰没有想太多,连忙跟上。

距离与方家姐弟汇合后,已经过去了十天。

在这十天里,他将区域内的所有妖兽扫荡干净,毕竟鬼军战力已然成形,外加两名能够爆发五重境修为的高手帮助,速度比扫荡阴鬼区域时更快,也是理所当然的。

妖兽尸体自然是全部充作了阴鬼大军的肉身,鬼师也吞噬了九头五阶妖兽的魂魄,可惜丝毫没有进阶的迹象。

鬼道生物的晋级,如果不是吞噬上位的存在,通常是极其困难的,想用海量的低阶生物弥补,更是近乎天文数字。

此外,方家姐弟还找到了三具尸骸,从残留的物品看,无疑都是六道宗的弟子。

对此,只能是惋惜一叹。

罗丰本打算休息一阵,等明天再去探索新的区域,但既然放哨的方月仪发现了其他的幸存者,便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罗丰跟着方星熊,穿过妖兽区域的边界,很快见到新区域的敌人妖禽。

数不尽的凶禽在天空中盘旋,有碧纹妖雀、刀翅蜂鸟、赤冠魔鹰、枪喙秃鹫……

其中为首的,是一只有着黑色翅膀,深红双足,体型堪比水牛的鸡形妖禽,一对狭长双目中透着凶光。

通天古书提醒道:“黑身赤足,状如山鸡,是虫渠!这种有名有姓,自上古时代起就存在的怪鸟,往往拥有特殊的神通本领,不是籍籍无名的野猪王能相提并论,你要小心。”

其实不用它提醒,罗丰也不会大意,妖禽相比其他生物,最大的优势是会飞,只这一点,便让它们在战斗中占尽上风。

阴鬼脱去尸身,倒是能浮上半空,但它们的行动是“飘”,而不是“飞”,速度上差了一大截,真要与妖禽在空中对决,就是自陷不利境地,非智者所为。

罗丰与方家姐弟,都没有飞行法器,也无法光凭真气浮空,同样不利于战斗。

正思索着,是否该以突袭战术,救了人后便离开,就听方月仪惊诧道:“咦,那帮子人似乎并非咱们六道宗的弟子?”

罗丰凝睛看向战场中心,只见被围困的四人,或使飞剑,或使法宝,但一身阳烈气息遮掩不住。

六道宗并非没有阳属功法,尽管极少,与主流相违背,但一人两人倒也罢了,可能是自身功体特殊,不适合阴属内功,但四人全部修炼阳属功法,却是绝无可能的。

何况,这四人身上着装的风格也与六道宗格格不入,上面纹着飞禽植木,洋溢着欣欣向荣的气相,而六道宗的统式衣装多为庄严肃穆、幽暗寂静。

方星熊抖着筋骨问:“要不要动手救人?”

方月仪面露犹豫,看了一眼罗丰,见他没有动手的意向,便道:“再看看。”

四人皆是二重阴阳境的修为,在数千妖禽的围攻下,险象环生。

但好在每人身上都配着一枚宝器级别的剑丸,不仅蕴含剑意,还懂得剑气护主,每每在陷入险境时,都会救出持有者的性命。

想来是跟赤蚕蛊一样,由长辈赐下,用来暂时增强弟子实力的法宝。

罗丰看了一会,判断道:“这四人身手矫健,轻功卓越,人在半空时能像飞鸟般腾挪转变,尤其是那名持剑的武修女子,挥剑时如鹰击长空,走的是轻灵如鸟雀的路子,若是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羽化宗的弟子。”

方星熊好奇的问:“主修羽灵根的门派不少,为什么非是羽化宗?”

方月仪踹了他一脚,叱骂道:“笨啊,这处遗迹咱们六道宗已经插手,敢跟我们虎口夺食,若非是三教六宗的人,给他们十个胆,他们敢吗?”

认出对方的身份后,罗丰已决定袖手旁观。

三教六宗里有正邪之分,六道宗属于邪道,羽化宗属于正道,两者间常有摩擦,弟子在外出试炼时,碰上后往往免不了要做过一场,彼此都有人命在对方手上,哪怕关系算不上死敌,也是相当恶劣。

就算出手救人,对方领不领情还是两说。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罗丰可不想干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但就在他决定离开时,通天古书忽然道:“鬼、兽、禽,原来如此,是周天统御万灵大阵。出手救人吧,我们需要三阴三阳,六人合力,方能破阵。”

罗丰摩挲着下巴思考,在这处遗迹中,遇到活人十分困难,错过了这村,未必还有这店,何况即便找到六道宗的弟子,只怕修炼的十有八九会是阴属功体,想凑出三阳仍是得找羽化宗的弟子。

他做出了决定:“还是再等等,既然是三阳,那么死掉一人也无妨,何况在陷入极端危机时,再出手救人,方能显得恩情珍贵。没有牺牲,人又怎会懂得感恩。”

通天古书惊疑道:“你居然也懂得这么残酷的道理?”

“……每个治病救人的郎中,都明白这个道理。”

罗丰不欲在这方面多谈,他转头将决定告诉了方家姐弟,并解释了缘由,不过将看破阵法一事,归结到谷桐这位峰主的细心教导上。

方月仪虽不相信,却知趣的没有询问。

一刻钟后,四名羽化宗弟子的处境越来越糟糕,岌岌可危。

哪怕他们的剑气再锋利,招式再高明,丹药再丰富,可面对杀之不尽的妖禽,自身真气仍是出现了后继乏人的颓势。

四人背靠着背,结成圆阵,可一个个气喘吁吁,汗流浃背,面露疲态,操控的剑丸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流畅。

其实,若换成妖兽或者阴鬼,他们都能在包围中逃生,偏偏遇上的是妖禽,即便羽毛宗的身法轻功再高明,也比不上天生懂得飞翔的鸟类。

终于,四人中修为最高的阳景文站了出来,带着觉悟的神色,对其余三人道:“师弟师妹,这样僵持下去,谁也逃不了,我们杀得再多,对整群妖禽而言,也不过是沧海一粟。接下来,我会想办法吸引那头禽王的注意力,你们要抓住机会,尽快逃出去。”

语气中,将赴死之意展露无疑。

四人中,唯一的女性苏白鹭斩钉截铁道:“不行,大家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羽化宗弟子,没有贪生怕死,抛弃同门的懦夫!”

贾德义和周处一初听阳景文提议时,半是愧疚,半是欣喜,可听到苏白鹭将话说死,又不禁恼火,再也没了愧疚,只觉这小女人忒不讲道理,自己要寻死,何苦要拉他们两人下水。

可偏偏,苏白鹭说得乃是义气为先的道德正统,他们若是反驳,说不定会恶了阳景文,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所以,两人不禁不能反驳,还得扭曲心意的附和。

“大师兄,咱们四人合力,未必不能杀出一条生路。”

“是啊,若非师弟我实力太差,此番牺牲,也该由我来才是。”

阳景文惨笑一声,突兀的出手擒住苏白鹭,真气一吐,制住她的行动,随后将人推向周处一与贾德义。

“师兄你!”苏白鹭面露震惊之色。

“你们两人速速带她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第30章 方家姐弟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32章 市恩卖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