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月湖真人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5540 魔狱txt下载

罗丰踏上一叶扁舟,拿起桨橹试着摆弄了几回,以武者对触感的敏锐,很快就把握到技巧,缓缓摇着小舟,尽量不弄出动静,静悄悄的向着月湖小榭驶去。

虽然运使真气,不用桨橹也能顺利抵达,而且更为快捷,但对方既然发话说“摇舟”进来,那么就尽可能依着主人的要求。

别看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有些前辈就喜欢看重这些细节,也许因为你一个不在意,就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坏印象。

有些前辈自己行事邋遢,不讲礼节,却容不得他人粗鲁,这般古怪性格的比比皆是。

盖因修士们年岁悠长,一些思维习惯和小毛病随着时间的沉淀,化入本性之中,变得极其顽固。

当然,这类严苛的要求只针对修为浅薄的后辈,平辈间往往会宽容许多,没那么多讲究。

强者,理应得到尊重。

罗丰自认眼下没有资格跟人家平起平坐,何况此回上门,是为了抱大腿,放低姿态也是理所当然,总不能用翘上天的鼻孔来求人家帮忙吧。

世事洞明,人情练达,这才是为人处世之道。

他修炼的武道,可非桀骜不驯,藐视一切的霸者之道。

在湖中渡船时,罗丰回忆起打听来的,关于这位月湖真人的情报。

月湖真人俗名唐英妃,乃是北方唐藏帝国的长公主,可谓金枝玉叶,集千万宠爱于一身,偏偏喜好特立独行,年逾三十没有嫁人。

后来皇帝看不过眼,强行逼她嫁人,她以死威胁不成,就在大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宫殿,劫持驸马当人质,最后一路逃离京城,这般伟绩堪称彪悍。

为了躲避皇宫派来的追兵,唐英妃躲入一间寺庙中,碰到了命中注定的机缘。

六道宗的一位长老看出她拥有上等的修行资质,哪怕岁数不小,仍坚持收入门下,做亲传弟子。

唐英妃身怀植灵根,而后又觉醒上古月神血脉,两者结合,为“闭月羞花”之相,修行一日千里,最终后来居上,比同届弟子中最快者还要早十年成就天人,将那些断言她错过了最佳年龄,不可能取得成就的预言者们狠狠扇了一巴掌。

小舟靠岸后,就见一名身着宫廷仕女服,面容姣好的女弟子相迎:“是罗丰师弟吧,请随我来吧,殿下正在碎花台歇息。”

“有劳师姐。”

罗丰可不敢因为女子的衣着打扮就生出轻视,不说背景身份,单凭那散发出来的些微气息,就能判断她的修为在六重境以上。

月湖水榭从外面看似乎并不大,但天人境的修士多少会些藏须弥于芥子的手段,小楼里面阡陌交通,华殿林立,俨然是一座宏伟的宫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喙,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罗丰心中思忖,住宿的环境通常能反应出一个人的性格,由此推断,这位月湖真人却是一名享乐主义的人,仍留恋着往昔的岁月,没有与红尘隔绝。

当然,个人喜好与修行无关,三千大道,并非人人都要走绝情断欲的路子,只要找到契合本心的就行,斩不斩红尘无关紧要,太上忘情不是唯一法。

这名女弟子将罗丰带至一处花园,自己站在入口,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

这个笑容令罗丰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一路上可不曾有过攀谈,也不曾行过贿赂,不明白这份无端的好感来自何处。

进入碎花台,只见里面百花盛开,不分季节,梅花、桂花、芍药等共处一室,争奇斗艳,地面上的石子路也铺满了花瓣,浓郁的芬芳扑鼻而来。

罗丰细心的注意到,此处栽种的花种,以牡丹居多,可见主人的爱好。

行了半里路,只见花丛中出现了一座六角舞凤亭,石基是晶莹剔透的白玉石,亭柱是玛瑙宝石浇筑,亭台六方檐角各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金凤,亭顶嵌着一颗拳头大的夜明珠,四周衬以琉璃翡翠的瓦片。

亭台六面以纱幔珠帘遮掩,纱幔是能遮凉驱热的天蚕丝,珠帘则是一颗颗珍珠串联而成,而且总是一颗白珍珠一颗黑珍珠交替,大小皆是一致。

富可敌国!

罗丰只感一股极尽奢侈的富贵气息迎面扑来。

虽是暴发户的炫富手段,可炫富到这般程度,让人只剩下惊叹,说不出酸溜溜的话。

只这一处亭子,便能让俗世小国的国王们羡慕不已,帝国的皇帝若是敢铸造这么一座亭子,绝对会被臣子们骂作不顾百姓死活的昏君。

透过纱幔,隐隐约约可见里面有一道体态曼妙的婀娜身影,正斜躺在卧榻上,凹凸有致的曲线充满诱惑,令人血脉贲张,深得朦胧之意,若是有****画中的大家见到这一幕,也只能甘拜下风。

不过,罗丰是个半瞎子,眼中世界本就是模糊一片,他也不敢以灵识探查冒犯,这等朦胧美景于他而言,只是嚼蜡。

“弟子罗丰,拜见月湖真人。”

“你很好,”月湖真人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但很快解释道,“本宫最厌恶油嘴滑舌之辈,路上你若与秋儿搭讪半句,现在便没有舌头了。”

罗丰听得脚底直透凉气,这六道宗的长辈果然没一个不是心狠手辣之辈,他倒不是没想过贿赂引路的女弟子,只是想起黄泉是被对方收入门下的弟子,那么依着黄泉的性格行事,应该不会犯错。

加上他也的确不擅与陌生人攀谈,那种见面喊姐姐,故意讨好人的行为,确实做不出来。

不过,见面来个下马威,倒是在预料之中,因此罗丰也没觉得多么恐惧,怀有敬畏之心,也只是因为对方的实力,无关其他。

忽而想起,入门前那名女弟子的微笑,想来也是赞赏他的老实本分。

月湖真人慢条斯理道:“你托黄泉送来的三枚玉石,本宫已见过,上古纵横派的法诀,倒也难得,愿意的话,说一下来历吧。”

话是征求意见,语气却是命令。

罗丰不加隐瞒,将被百蛊真人抓去遗迹,当做弃子破解禁制的事情娓娓道来,中间省略掉一些细节,比如从羽化宗三人那里收到另外三枚功法灵石等事。

月湖真人听完后,评价道:“百虫老头仍是那么小家子气,喜欢玩些不入流的手段,放心吧,从来只有他给本宫面子,没有本宫给他面子的惯例。不过,就算是记名弟子,本宫也不需要阿猫阿狗,你且上前来。”

罗丰知晓对方可能要探查自己的身体状况,犹豫着,是否要通天古书帮忙遮掩,其他的倒也罢了,万屠元功暴露了可是一场大祸。

不过他心中虽然忧虑,动作上却是没有犹豫,几步来到纱幔前。

幸好,也许是气运回归的效果,月湖真人并没有伸手用真气内查,只是以目光审视。

“资质一般,灵根寻常,双眼有疾,神魂修为虽高,却是空中楼阁,虚而不实,肉体精元也是泛泛,倒是内功有几分火候,那道内敛的道家真气,外似中正谦和,内蕴霹雳惊雷,实属上乘,是一门地级功法,看来这便是你的倚仗了。”

罗丰没想到对方仅仅是用目光观察,便将他的情况看得七七八八,万屠元功在没有邪秽之物时,的确只相当于地级功法。

“你既然能得到黄泉的认同,由她帮你做担保,人品倒也无虞……”

月湖真人沉默了一阵,随即同意道:“也罢,有这门内功,再配合那三门纵横派的玄级武学,却是不必担心你会给本宫丢脸。”

她屈指一弹,射出一道月牙形的符印,正中罗丰的腰佩。

“上面已留下本宫的独门印记,月湖一脉有三大规十八小规,具体内容秋儿会告诉你,本宫要歇息了。”

罗丰知晓这是逐客令,告退离开。

“等会,你这人倒是老实,也不知是否大奸若忠?”

月湖真人又送出三样物品,却是罗丰托黄泉转交的,作为晋身之资的纵横派功法玉石。

罗丰忙道:“此三物,是弟子诚心献给真人的……”

他不称师傅,是避免对方恼他借机拉近关系,蹬鼻子上脸,记名弟子既可算作弟子,也可不算弟子,全凭对方的心情。

月湖真人打断道:“这三门功法虽然珍贵,却还入不得本宫的法眼,什么时候你集齐了全部七门,倒是能让本宫借鉴一二。

你既然拜入本宫门下,自然是本宫送礼物给你,哪有反向你讨要的道理,本宫还没有厚颜到这等地步,其中一枚玉石,已将它炼成魂器,毛属武格,与你灵根相称。”

罗丰以灵识探查,果然发现那枚《转圆法猛兽》的玉石已成了魂器,蕴含八品武格“吞金兽”。

呈献的礼物全被退回,自己一毛未拔,还得了好处,罗丰不禁反思自己先入为主的偏见。

“也许,对这位月湖真人的认知,我有些误会了,脾气虽是恶劣,但也有和身份匹配的气度……”

(快捷键 ←)上一章:第46章 还债的一掌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48章 索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