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独角炎魔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4819 魔狱txt下载

鬼师的修为很快就到了五重境巅峰,继续往上提升,甚至超过了界限,可仍没有产生质变。

罗丰通过心神联系,很清楚的感受到,鬼师触碰到了那层“壁垒”,偏偏难以捅破,似乎缺了点关键的东西。

“六重境本就是个大难关,修士要突破这一重需得实现三元合一,推开玄牝之门,可鬼道生物没有肉体,不存在精元的说法……奇怪了,到底该怎么办呢?”

罗丰没有继续深思,因为他觉得,自己若再装“深沉”,只怕那边的青木派弟子,要忍不住“先下手为强”了。

尸鬼们将雷光犀的尸体聚拢起来,鬼师从手下中挑出最强的几十个,帮助它们塑造肉身。

见到这幅血肉蠕动的画面,青木派的弟子个个脸色难看得像吞了粪物,几名女弟子更是忍不住转过身低头呕吐,再瞧见罗丰一脸寻常的表情,心中更坚定六道宗弟子个个是邪孽的认知。

除了花信风见多识广,只是微微皱眉以外,其余弟子没一个能坦然接受,可见至少在心理承受上,六道宗弟子胜了他们不止一筹。

等到一切事毕,在几名青木派弟子担忧着该“图穷匕见”的时候,罗丰微微一拱手,道:“告辞了,后会有期。”

爽利的离开,只留下渐行渐远的背影,不多费一句话。

青木派的弟子在松了一口气之余,也有些怅然若失。

一名女弟子感慨道:“不愧是六道宗的弟子,真是我行我素,完全不按规矩出牌,根本猜不到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旁边的男弟子不满道:“我看,是他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哼,就算是‘三教六宗’,可咱们青木派也是仅次于他们的‘二十八派’,非是无名之辈,我的修为还比他高出一层呢,凭啥要被他瞧不起?”

女弟子鄙夷道:“刚才分明吓得直哆嗦,现在人走了就逞英雄,你咋不当面跟他说呢?他敢以三重境的修为,独自下到魔狱第五层,就凭这本事,咱们是万万及不上,他有嚣张的本钱。”

见后辈们有争论不休的趋势,花信风喝止道:“止住吧,想那‘一百零八门’是仅次于‘二十八派’的修行宗门,可有谁将他们的名字记住呢?

六道宗弟子记不住‘二十八派’,正如我们记不住‘一百零八门’。

人总是看着前面的事物,而看不见后面的事物,这就是眼睛长在前面的原因。

你们若觉得愤懑,不想被人瞧不起,那便化悲愤为力量,努力修行,奋发向前,有朝一日,带领门派挤进‘三教六宗’的排名之中。”

年轻人总是容易被情绪左右,花信风最后一番激励鞭策的话,刺激得众弟子热血澎湃,一个个摩拳擦掌,心中立誓要成为人上人。

花信风的内心,却不如明面上表露的那边冷静,瞧着罗丰离开的方向,幽幽思忖:

这就是六道宗的实力么,区区一名三重境弟子,就能驱使五重境巅峰的鬼物,以及数以千计的尸鬼大军。

我青木派当代最得意的弟子田见龙,在三重境的时候,也仅是这样的成就。

‘二十八派’与‘六宗’的差距竟是这般难以跨越……希望此子是个例外,否则,这道鸿沟就太可怕了。

罗丰不知道自己给别人造成的震撼,得到独角炎魔的踪迹后,便跟屠百灵和黄泉汇合,向地图标记的位置赶去。

路程中,屠百灵忽而问道:“罗师弟,你该不会觉得遗憾吧,为他们没有对你下手。”

罗丰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为什么这么问?我可没有故意引诱他们动手的意思,否则,我当时就不会报出六道宗的名声,而是随意报个小门派,或者自称散修,如此,才能让对方无所顾忌的下黑手。”

屠百灵一愣,随即看向始作俑者的黄泉,颇有埋怨的意思。

但黄泉面不改色,道:“你误会,我意。”

罗丰追加道:“要杀人越货,直接动手便是,引诱对方行恶后,再以正义之名反向剿灭,未免太过虚伪,更是多此一举人心,是经不起考验的。”

发现两边都是自己错的屠百灵郁闷不已,独自生闷气。

行了半天路,气温明显开始上升,须知以罗丰的修为,早已寒暑不侵,却仍被逼出许多汗水,但也证明,前方确实有岩浆河的存在,花信风的消息的可信度大幅上升。

地形渐渐起了变化,泥土颜色更黑,土质更为结实,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

须臾后,一条赤红色的粘稠长河出现在三人面前,如泥沙般缓缓流动着,不时有热泡浮起破裂,能感受到里面孕育着强大的能量。

“环境,有利,剑气,被压制。”

黄泉的脸色出现了好转,显然是外部滚热的环境,削弱了冻绝剑气的伤害能力。

罗丰另有考虑:“据记载,独角炎魔是可以在岩浆中游泳的,这里是它的地盘,若我们被它偷袭,可是大为不利,还是让尸鬼去探索吧,等它们发现独角炎魔后,咱们再去击杀,记得务必要拦住它的退路,防止它逃回岩浆河中。”

罗丰让鬼师放出全部的尸鬼,展开地毯式搜索,下令遇到目标就尽可能弄出声响来。

接着探寻的时间,三人坐下来休息,恢复消耗的体力,同时商讨作战计划。

独角炎魔虽是独来独往,但它毕竟是衍生出灵智的亚魔,以六阶的实力再配合有利的环境,除了屠百灵外,怕是没有人或鬼能抵挡住攻击,因此需要小心筹措,以免关键时候功亏一篑。

在确定下战术行动后没多久,那边鬼师就得到了反馈,说着找到了目标,三人连忙动身,向着指示的位置赶去。

抵达后,只见获得了新躯体的鬼将,正带领一众尸鬼,与一头身高八尺,头顶巨角,披着岩浆盔甲的巨人缠斗着。

独角炎魔一手持着硕大的棒槌,一手甩着火龙,彻底压制住了局面,鬼将基本是靠着牺牲手下来拖延时间,它用力劈出的刀罡,连岩浆盔甲都砍不穿,仅能留下一道印记。

罗丰沉声道:“按计划来!”

黄泉抢先出手,掣出沥泉枪,如驰骋沙场般奔出,将力量凝聚在枪尖一点,在奔走中气势越积越强,直到顶点时,一声长啸,离地而起,人枪合一,挟着凌厉劲气,疾若闪电般往独角炎魔面门攻去。

独角炎魔终究非是人类,不懂武道的巧妙,它虽察觉出黄泉的危险,但在估量彼此的实力后,认为黄泉不可能威胁到它,谁料黄泉这一路奔驰冲刺,积蓄的气势产生蜕变,竟而让这一枪,有了威胁到它生命的力量。

“退开!”

六阶的独角炎魔虽然不懂说人话,却能够以散发的灵识直接表达出想法。

它左手一甩,一条火蛇扑腾而出,将纠缠的尸鬼尽数焚烧,右手举起以地底坚矿提炼出来的棒槌,当头砸去,威势之强,竟而带动周遭的空气一起,凝成实质压过去。

以这一棒的力量,若是正面交锋,黄泉这一枪哪怕再绝妙,也会因为绝对的力量差距,而被砸成肉酱。

但她竟是不闪不避,眼中没有一丝犹豫,一往无前的气势不改分毫。

生死一瞬间,独角炎魔忽感灵魂一痛,宛如被一根利剑刺中,痛不欲生,挥出去的力道溃散,动作也是不自主的慢了一拍。

只这短暂的瞬间,黄泉的枪势刺破凝固的空气墙,抢先一步,刺中独角炎魔的喉咙。

但独角炎魔全身覆盖着岩浆盔甲,喉咙这等要害部位自然没有例外,不仅强行挡住了冲击,同时二度催力,挥舞棒槌砸向敌人的脑袋。

黄泉眼中精芒一闪:“破!”

积蓄在枪尖的力道爆发,宛若流星一般,击碎了保护的岩浆铠甲,力劲透体而出,直将独角炎魔厚重的身躯击飞,令那一棒槌再难落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59章 青木派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61章 追敌来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