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邪僧汇聚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5293 魔狱txt下载

一般而言,功法经文分为天、地、玄、黄、凡五等品阶。(请访问)

虽说每等品阶中亦有上下优劣之分,但功法厉害与否,还得看人,资质是一方面,相性又是另一方面,所以很可能出现明明是相同品阶的功法,在一人手中威力无穷,在另一人手里却只是泛泛,因此很难再对同一品阶严格又准确的划分出上中下来,也没人敢去做这种触人眉角的事情,否则功法的创始人很可能会去找评价者“谈谈心”。

故而,在常识概念中,功法只有五等。

但在五等之上,实则存在更高品阶的经文,因为现今的修行界,境界最高的亦不过是虚空初境,别说圣人,连亚圣都不曾出现过,只能到上古、太古时代去寻找他们的踪迹。

如今的功法体系,无法评价更高层次的功法经文,于是便统一将其定性为“无上经文”。

通天古书如果没有胡诌自身的来历,自然属于无上经文,而《过去燃灯经》也属此列。

佛门中的《过去》《现在》《未来》三部镇道经文,分别对应气、精、神三元修炼法。

《过去燃灯经》对应燃灯古佛,以过去为意,淬炼内功。正如过去的历史只会增长,不会减少,通过此经文修炼而成的内功也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恒如过去不变。

这就是《过去燃灯经》的真意。

一旦修炼有成,修行者的真气就永不消耗。

当然,这并不等同于无穷无尽,实际上依然存在着某种上限,而修行者无法挥出出真气总量的绝学,但通过修炼,可以将真气的上限拓展开,扩充总量,这点和寻常的内功相同。

极乐僧的欢喜禅功号称阴阳交感,源源不绝,但终究是有尽的,不要说他修炼的禅功入了邪道,哪怕是真正的极乐禅功,碰上了《过去燃灯经》,也只能俯称臣,比拼消耗,后者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罗丰一听通天古书的提醒,便已明白过来。

“倘若真是《过去燃灯经》,倒是可以解释缘由,而极乐僧则是自取灭亡。不过,我可不曾听闻禅渡宗拥有《过去燃灯经》,否则三教六宗就该改成四教五宗了。另外,这位大汉不曾剃度,身为俗家弟子,哪怕禅渡宗真的偷偷藏有《过去燃灯经》,也不会传授给尚未晋级天人的俗家弟子,如此想来,唯一的解释,便是此人自己奇遇所得——千年以来,此人是唯一修得佛门无上经文的人。(请访问)”

通天古书带着酸气道:“《过去燃灯经》也就是名头响亮,论对修行的价值其实比不上《现在》和《未来》两部经文,过去的毕竟只能代表过去,哪怕再美好也只是黄花一朵,唯有把握现在,遥望未来,才是修行者应有的态度。

所谓的‘过去不变,燃灯不灭’也只是一种噱头,别看真气永不消耗,实际上燃灯佛功修炼起来进步极难,提升上限的困难程度百倍于同阶功法,常常出现气元修为跟不上境界的窘境,最糟糕的是这门功法兼容属性极端恶劣,连同一脉的佛门内功都无法兼修。作为修炼气元的经文,修行者却注定不能走器修的道路,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不惜抬高另外两部佛门经文,也要贬低《过去燃灯经》,看来你曾经吃过这部经文的苦头,给留下了深刻的记忆,附带万古不化的怨念。”罗丰一针见血的分析道。

通天古书哼了一声,不情愿的承认道:“本尊就是被这混蛋镇压了上万年,差点被渡化……按理说同品阶的经文是无法分出高低的,除非恰好属性克制,但这家伙是个例外,因为他的佛元无穷无尽,永不耗竭,所以能像个万年乌龟似的,日日夜夜的损耗本尊的魔元,一点一点的消磨下去,直到魔元枯竭的终点……要不是生了意外,很可能就让他得逞了,但本尊被逼到如今的落魄模样,正是被其所害。”

罗丰寻思道:“你说这汉子身上,会不会带着《过去燃灯经》的经文真身。”

“不可能!”通天古书斩钉截铁道,“如果那个佛棍还在,哪怕隔着万里,老子都能闻到他万古腐朽的臭味,想来这个熊汉子是因为某种奇遇,瞧见了经文的内容,而不是得了经文本体。”

一人一书以灵识偷偷交流,瞒着旁人。

黄泉见罗丰有些分心,提醒道:“胜负,将分!”

罗丰定睛看去,只见大汉背后的佛陀幻象已经彻底压倒了欢喜双佛,咫尺间再度催力,巍然佛掌威猛盖下,粉碎须弥三藏金刚佛手,正面拍在极乐僧的胸口,劲力透体灌下。

“哐啷”一声,极乐僧下方描绘着欢喜天神佛的大床彻底碎裂,而他跟姚玫瑰也被迫脱离了欢喜姿势,附近的尼姑们全被震飞出去。

“为什么……不可能,乱州怎么可能有人能在内力比斗上胜过我!就连恶藏僧也做不到……”

身上的骨头不知断了多少根,极乐僧自从禅功大成以来,还是次尝到这等彻头彻尾的失败,无论是武学的交锋,还是内力的比斗,都被正面挫败,对手毫无取巧,也没有使用阴谋诡计,而这令他更加痛苦,难以接受。

大汉不多言,落地后急忙运气调养,他的真气虽是无穷无尽,但在全力催动下,跟人比拼那么长的时间,对于经脉和身体都是极大的负担,需要好一阵的休息才能恢复。

但他的意志十分坚韧,在一个呼吸后就强忍住痛楚,挥掌向着重伤的极乐僧打出最后一掌。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极乐僧必死无疑,连本人都已绝望之时,那些被震飞昏迷的尼姑中,忽然有一人睁开了眼睛,在大汉经过自己附近的刹那,飞扑而出,身如迅雷,一招毒蛇钻洞,抓向大汉的脸颊。

“剥皮僧!”

极乐僧瞪大了眼睛,瞬间认出偷袭者的身份。

尽管相貌无从确认,但这手“剥天抽地”却足以证明一切,能够无视护体真气的歹毒之招,一旦触摸到身体,立即剥下整张人皮,绝无例外。

眼见避无可避,大汉的后背突然一耸,就听铮然一响,一柄菩提降魔剑飞弹而出,带着惊雷之声,刺向偷袭的女尼。

“还有后招,竟然能在留有余力的情况下击败极乐僧,佩服!”女尼脸上浮现怪异的表情,缩身疾退,避开沛然剑气,途中叹了一口气,“可惜,你仍难逃一劫!”

说话间,又有一人从昏迷中醒来,动如脱兔,疾驰而出,双掌如火轮般拍向侧腰,此人竟是姚玫瑰!

这一回,大汉再也没有抵挡的手段,只能全力运转护体罡气,但蓄谋已久的业障掌力轻易轰碎了罡气,钻入腑脏之中。

“哇”的一声,大汉狂吐一口鲜血,飞甩而出,撞断了数棵大树,这才停了下来,跟极乐僧成了难兄难弟。

突来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极乐僧瞧见了大汉的惨样,却不觉得高兴,反而凝重望向偷袭者:“姚玫瑰,为什么你能这么快恢复……不对,你不是姚玫瑰,你是……恶藏僧!”

“姚玫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居然是男人的声音,而且笑容十分古怪,像得了羊癫疯似的,没有半分令人欣赏的美丽,只有令人心悸的疯狂。

“你猜得没错,鄙人正是恶藏僧。”

“你是什么时候,控制了姚玫瑰的身体?”

“你猜是什么时候呢?也许就在刚才的瞬间,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鄙人控制的姚玫瑰被你擒拿,当然,也可能是跟剥皮僧一起潜入的。”

“姚玫瑰”故作迷障,没有说破自己的手法。

极乐僧看了看剥皮僧假扮的女尼,又瞧了瞧被恶藏僧控制的妖玫瑰,不解的问:“两位兴师动众,不惜伪装潜入我的身边,究竟是何用意?”

“呵呵,你下地狱之后,可以向阎王爷询问真相。”

“姚玫瑰”显然不是一个喜欢向败者解释原因的人,根本不透露一丝线索。

不过,他没有说明真相,别人却猜到了。

“他是为了你身上的那两颗欢喜佛舍利,目的是打开欲界夜摩天。”

那名汉子以剑驻地,摇晃着站起身来,但苍白的脸色证明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姚玫瑰”露出讶异之色,惊叹道:“中了鄙人的业障堕佛真气,居然还能活着,难道你没有修炼纯正的佛门内功?”

不怪他会这般猜疑,因为恶藏僧修炼的业障堕佛真气专门克制佛门内功,效果犹如碰上毒秽之物的万屠元功,所以他刚刚才能轻易的打破大汉蕴含金刚不坏之力的护体罡气。

联想到眼前之人俗家弟子的身份,恶藏僧觉得这种答案最有可能,而且大汉方才跟极乐僧拼斗那么长的内力,想来修炼了不止一门内功心法。

业障堕佛真气只有对上佛门内功时才有奇效,对上其他属性的内功,反而挥不出五成的威能。

反正任凭恶藏僧再怎么有想象能力,也不可能跳跃性的联想到,数千年都不曾有人修炼过的《过去燃灯经》。

业障堕佛真气再怎么能克制佛门内功,只要不是一下子就将人震死,大汉就能靠着永不消耗的燃灯佛功,生生磨灭掉入侵的真气。

“欢喜佛舍利,欲界夜摩天,原来如此,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知是否回光返照的原因,极乐僧的脑子变得格外的清明,瞬间厘清许多事情,不由得悲愤起来,“剥皮僧、恶藏僧,还有天穹商会跟慕长生,你们居然联合起来算计我!从邀请我截杀摩羯双姝开始,就是一个局!”

(快捷键 ←)上一章:第433章 无穷无尽的真气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435章 来龙去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