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给你们逆转的机会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6024 魔狱txt下载

俊美男子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反问道:“哦,是什么让你认为我就是尊天神皇呢?”

他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且同样是询问理由,他并不是用“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种问话,因为这种方式的询问就等于变相的承认,而如今的询问却只是单纯的询问原因,既可能是正确的证据,也可能是错误的线索。

但是,罗丰没有给他随便糊弄的机会,单刀直入的问:“难道阁下不是尊天神皇?抑或者,阁下不是篆颅皇?”

“真是直接啊。”

俊美男子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既不给人轻佻的印象,也不会让人觉得自己受到了嘲笑,那双清雅淡漠的双瞳中,透着如水的冰凉,虽然在笑,但谁也不会真把他当成一个热情阳光的人,恰恰相反,他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冷漠无情,这种冷漠把他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得让人半点都不敢心生向往,半点都不敢亵渎,如同高高在上的天帝。

他的眼神里,没有半点对生命的尊重,就好像众生万灵在他眼里跟一块路边的石头没有差别。

他会笑,只是觉得有趣,就好像一个人见到挤眉弄眼的猴子,或者造型奇特的花草,而这与善意没有半点关系。

但他还是做出了答复:“篆颅皇是尊天神皇,尊天神皇却不是篆颅皇,这样的回答,满意吗?”

最后的疑问,非是真的询问罗丰是否满意,而是暗指自己既然做出了回答,那么你也要予以同等的答复,否则便是毁约。

罗丰会意道:“线索太多了,多到不知该从何说起。

先,在此次人魔大战生钱,玉洲大6上就出现许多异象,而这些异象大多将源头指向了天庭;

其次,玉洲异变的时间点,恰恰是在天庭举办的万仙大会尾声,而出现此地的修士也只有参加了万仙大会的人;

最后,此次大战中,三教六宗里的其余八派都出现了,就只剩天庭没有出现,八方界域相互连通,却唯独没有天庭的界域,因此天庭中出现内奸的可能性最大,而寻常人不可能实现如此大的异变却不被人察觉,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天庭的掌权者,如此一来,嫌疑者的范围就非常小了。

当初禅渡宗曾以七宝菩提树鉴别魔族奸细的身份,结果查出万兽宗长老被魔族渗透,而尊天神皇就在当场,结果七宝菩提树对他没有感应,以此洗清了天庭的嫌疑。

原本我还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可今日见了阁下之后,终于想通关键,因为阁下本来就是人,七宝菩提树能鉴别混在人中的魔,却无法鉴别混在魔中的人,自然对你没有感应。”

其实罗丰最初怀疑的源头,乃是来自血渊老人的遗憾,但这一点就没有说明的必要了。

血渊老人会认为尊天神皇是被魔族寄生夺舍,也是犯了跟当时的禅渡宗同样的错,觉得只有魔族才会做出出卖人族利益的事,而没有想到,就算是人,也可能背叛自己的种族,于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果然,就见尊天神皇承认道:“人总是会被所谓的表象所迷惑,陷入可笑的逻辑惯性之中,‘在人族当奸细的只会是魔,在魔族当奸细的只会是人’,世上可从来没有这样的规定,也不存在这样的逻辑,但人们总是自以为是地将这种不合理的逻辑奉为真理。

其实,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若我真被魔族夺舍,成为天庭的掌教,这么长时间下来,居然没有被旁人现,这种事情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天庭的强者又不是个个眼瞎,若我的身份为假,迟早会露出马脚,永远不被现是赝品的原因,只在于我本身就是真品。

万兽宗的那名倒霉鬼是因为夺舍不久,所以才能隐瞒下来,就算如此,其实他的身份也已经引起了不少万兽宗长老的怀疑,只是没有直接证明的证据。

另外,此魔本身就是作为弃子才布置下来的,如果没有禅渡宗、六道、归墟教的联合难,我会在不久之后揭露他的身份,从而获得诸位的信任,结果没想到生了意外,好在最后依旧达成了我的目的,洗刷了身上的嫌疑,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苏白鹭高声斥责道:“你身为人族,为什么要背叛大义,去投靠魔族?他们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能让你做出数典忘祖的恶行!”

“背叛?好处?为什么你们总要给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找一个解释呢?为什么我一定得为了好处才做出背叛,而不是单纯因为自己的兴趣呢?有些人生下来就是恶棍,天性残忍,而不是什么因为童年的悲剧才导致人性的扭曲,总有一些坚信‘性本善’的人要给罪犯寻找解脱的理由,仿佛这么做了之后,就能让凶恶的罪行变得情有可原,变得能让人接受,简直是自欺欺人啊。

也许我天生叛骨,就是喜欢出卖自己的朋友、同门、亲人乃至整个种族;也许我见多了人世的罪恶,心生厌世之念,与同样崇尚毁灭的魔族志同道合,想要毁灭这方世界,重塑秩序;也许我其实是天魔转世,恰好生而为人,却又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于是认祖归宗;也许我受自在天魔蛊惑,心甘情愿的堕落,甘为魔族前驱;也许我修行受阻,看不见突破的希望,转而向魔族寻求力量……

要找理由的话,太多太多,你觉得哪个更为合理,能够接受,就用哪个吧,反正我并不介意,而且这种事也根本不重要,不是么?”

篆颅皇娓娓道来,半点也没有不耐烦的表情,就好像自己不是身处战场,而是在茶会上,同人聊天一般惬意。

苏白鹭思考了一下,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到了这一步,原因已经不重要了,罪孽深重的你,早已无法回头,我们不会原谅你,而你也不会祈求我们的原谅,只要知道你是敌人,是必除的对象,那就够了!”

篆颅皇奇道:“哦,真是出人意料的通融,明明在其他人的印象中,你是一个死板顽固,恪守正义,不讲情面的人,没想到也有圆滑的一面,究竟是你有了改变,还是他人肤浅地止于表面?”

闻言,众人心头一惊,却是想起了这位可是有窥破心灵的神通,自己心中所想,脑中所思,都瞒不过他,所以他能通过观察别人的思考,收集到对苏白鹭的情报。

这一瞬间,篆颅皇似乎窥见了众人的惊慌,微笑道:“放心吧,我的能力并没有那么可怕,我能窥探到的只是杂念以及浅层的意识,如果你们集中精神在一件事上,就像同强者战斗的时候,注意力高度集中,我便无法窥探心灵,不可能预知到你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刚刚,是你们自己慌张,于是衍生出了许多杂念,致使思维散,这才让我捕捉到了讯息。”

说到这里,他伸手一指罗丰:“就像这位,不知身具何种神通,我一点也窥探不到他的想法,这种情况简直匪夷所思,是我从来不曾遇到过的,要知道即便是虚空强者,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集中自己的注意力,收束念头,断绝杂念。如果不是知道你是一名六道宗弟子,我都要怀疑你是否修炼了《太上道德经》,证了忘情大道。”

闻言,连罗丰也不禁思考,莫非血渊老人被追杀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他所创的《万血归渊经》恰好能克制尊天神皇的功法——当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血渊老人和尊天神皇可不怎么熟,而《万血归渊经》本身并不完善,血渊老人自己是否依照经文凝练出化身都不一定。

九幽**开口道:“既然你能探知杂念,就不难知晓我们想要拖延时间,明明知道这一点,你却还这么悠闲,真的没有关系吗?”

篆颅皇摊手道:“我是那种在将对手逼入绝境,掌握胜券之后,就会喋喋不休,说上很长一段话,甚至会解释自己所有布局的过程,从而给对手创造逆转机会的反派,现在的我心情不差,所以有问必答,错过了这一回,下次就不会再有了,你们要好好把握机会,否则这场游戏就没意思了。”

看似可笑且荒唐的回答,却带给人无可想象的心理压力,那是一种胜利者才会有的自负姿态,自信能掌握全局,自信能赢得一切,所以不在乎增加变数,或者说,他巴不得增加变数,就好像自己在跟自己下棋,因为太过无趣,所以忍不住要给自己增加难度,让游戏变得更有趣味。

即便明白这一点,在场中人却没一个反唇相讥,因为他们都知晓对方有这个资格。

天庭的掌教,光是这一身份就足以说明一切。

同为极道强者,但他的境界犹在龙魔之主之上,接近虚空强者,而且相比魔族固步自封的修行体系,尊天神皇同为人族,必然掌握了各种不世出的天级经文,甚至镇教经文,这是他最令人忌惮的地方。

修士对上天魔,哪怕境界相同,修为相当,往往也能占到上风,这是人族千万年来不断进步、推陈出新所积累起来的底气,是人族对魔族的天然优势,可对手换成尊天神皇,这种优势就荡然无存了,甚至因为身份地位的原因,尊天神皇的见识还要胜过绝大多数的天人修士。

以实力而言,尊天神皇相当于全盛期的九幽**,乃是天人八重境的极道强者,渡过三大衰竭,拥有无限的精元、气元、神元,不惧车轮战。

“堂堂的人族掌教不做,非要去给魔族当狗,你是天生下贱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身而为人,你真以为他们会臣服于你吗?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在将你的价值压榨干净后,他们自然会弃你如敝屐。”苏白鹭不留情面的斥责道。

“到了这一步,仍不忘记劝说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坚持呢?”篆颅皇笑了笑,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侮辱而动怒,反倒转向笑藏魔君,问道,“他们说我是人族,对此,笑藏你有什么看法呢?”

笑藏魔君依旧趴在地上,恭恭敬敬道:“魔族本来就不是一个单一的种族,是人还是魔并筐重要,只要能带领魔族走向昌盛,他就是我们的主人,亦是我们侍奉的对象,笑藏愿为吾皇爪牙,撕裂一切阻道之物,虽万死亦不后悔,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完后,篆颅皇转身,向苏白鹭道:“这样的回答,你可满意?不过这种问题毫无意义,乏味得紧,记得别浪费时间,尽量选择更有意义的问题。”

这时,罗丰开口道:“我想知道这场战争的真相,明明此局对我方颇多不利,尤其魔族通晓规则,并早早布下如魔心血池等手段,依照常理判断,三教六宗的前辈们是绝对不会同意应局的。”

“比起来,这个问题就有意义多了。”篆颅皇称赞了一句,随即解释道,“诸派的掌教自然不是主动同意的,但是,当我方用地膜相威胁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同意了。因为他们不同意的话,地膜必然会破碎,届时魔族大军入侵,玉洲必将生灵涂炭,不知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哪怕最终魔军败退,乃至全军覆没,玉洲也将元气大伤,而且失去了地膜的保护,未来会遭遇什么样的危险,是否会被其他的魔族盯上,实难预料。

反之,同意了这场赌局,至少有了保住地膜的希望,哪怕希望再怎么渺小。赢了,固然称心如意,输了,也于大局无害,在那些自诩玉洲救世主的大人物眼中,你们不过是弱小的马前卒,也就比肉身境的炮灰更有价值,但也仅仅如此,只要他们自己还活着,玉洲的大势就不会乱,在此基础上,他们也乐得参与一把有赚无赔的赌局,至于诸位的生命,并不在他们心上。”

“果然是地膜么,地皇陵时所生的意外,应该就是一种试探吧,倒是和我之前猜测的答案相近,”罗丰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意外,并继续问道,“那么,贵派的万古帝君呢,他难道会坐视阁下利用天庭掌教的职权胡作非为吗?其余人或许出于种种原因,不敢或者不能怀疑到你的身上,但万古帝君堂堂虚空强者,不可能现不了你在暗地里的小动作。”

“哦,你是说我的师傅么,”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篆颅皇脸上的笑意变得更灿烂了,“他死了哦,被我亲手杀死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零五十章 皇者降临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拔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