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万劫珠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6212 魔狱txt下载

唐英妃身上有宗门留下的对付篆颅皇的底牌,这并非是罗丰心血来潮的猜测。

在尊天神皇真身出现后不久,唐英妃就从封印状态中苏醒过来,要说全是巧合,未免巧合过头了,如果反过来思考,解开封印的契机就是感应到尊天神皇的气息,非是巧合,而是有意为之,那便说得通了。

考虑到这场人魔战争的境界限制,一枚破界之心最多只能召唤一名界王境的修士,而在六道宗,界王境第一人唐英妃当之无愧。

灵璇真人配合道器轮回笔,或许有不下于唐英妃的实力,但她常年隐居,知悉者甚少,名气上远不如习惯抢主人家风头的唐英妃,而且灵璇真人太久没跟人斗法,实战能力着实叫人担忧,因此如果宗门要挑保存底牌的人选,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唐英妃。

“原来这就是本宗的镇教法宝,先天道器万劫珠。”

罗丰细细观察了一番,从外部并不能感受到什么,仅仅是一颗漂亮的珠子,大道气息深藏内敛,如果不是事先知晓这就是万劫珠,只怕会当做一颗很普通的珠子。

不过当他运转《四柱神煞经》的心法,引动先天劫难气息的时候,立即便与万劫珠产生了共鸣,一副末日降临,大千破碎的景象映入脑海。

只见一片浓厚如幕的火烧云在天穹之上郁积酝酿,带着绸带状缭绕火焰轰然罩落,一个碧波水纹形成的的巨大琉璃光罩,裹着无数乱撞乱飞的冰雹以及一道道冰霜冻波徐徐升起,水火相互激荡,同时又有巨大的黑色浊云组成怪蟒一般的龙卷风涡流,带着赤红色的妖异闪电,将水与火混绞成一锅沸腾的能量海啸,伴随着滚滚如雷的殉爆声,呼啸翻滚着,在大地上肆虐着,撕裂开一道道狰狞的裂缝。

命中注定,在劫难逃。

一种无论怎么反抗,都抵挡不了的绝望感酝酿四溢着。

先天道器万劫珠,是先天劫难大道的化身,掌管世间一切劫数,包括修士的天劫,故而对天人的修士可说是一件极其凶险的法宝,说是天敌都不为过,反倒是肉身境修士,晋级不需要渡劫,反倒不惧怕这种能力,虚空境大能亦是相同。

唐英妃没有在初次交手的时候,就使用这件道器引发尊天神皇的第九重天劫,一来当时的情况并不算凶险,她一个人可以应付,没必要动用万劫珠,二来尊天神皇是积年的八重不朽境强者,积累雄厚,谁也不敢保证,如果强行引发天劫,他是会陨落在天劫下,还是成功渡过天劫,晋级天人九重境。

如果是前者倒也罢了,皆大欢喜,可以提前宣告这场战争结束,如果是后者,那可就是资粮于敌,嫌自己的敌人不够强大,特别帮助他变得更强大。

某种意义上万劫珠是一把双刃剑,如何选择使用的时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与其仓促暴露自己的底牌,倒不如好生谋划,一击致命,这些道理唐英妃都非常清楚,所以哪怕她骂尊天神皇骂得再凶,也没有使用万劫珠,如此一来,反而遮掩了这张底牌的存在。

另外,唐英妃能控制渡劫的时间,及时现身阻挡尊天神皇,原因也在于此——万劫珠既然能提前召唤天劫,同样也就能提前结束天劫。

从唐英妃目前是六重长生境来看,她其实是想一口气突破到七重境的,可惜没能成功,中途给打算。

罗丰将万劫珠交还给唐英妃,问道:“第六重天劫是精元之衰,第七重天劫是气元之衰,第八重天劫是神元之衰,第九重天劫是什么?”

“是道心之衰,一旦天劫发动,渡劫者将会渐渐遗忘自己证道的目的,忘记自己为何而修行,甚至失去修行的动力,沦为得过且过的心态,不再去修炼,更严重者,会遗忘掉记忆,失去自我的独立性,无法区分你、我、他的差异,成为如行星意识一般的混沌体存在。”唐英妃回答道。

罗丰闻言,皱眉道:“居然也是跟三大衰劫一样的渐进式天劫,如此一来,即便引动尊天神皇的?劫,只怕也无法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

不比天人前五重天劫的一波流,渡过就晋级,不渡过就败亡,天人后四重天劫都是一种漫长的过程,比起修为、根基等因素,更考验综合的能力。

从天劫的危险程度来看,其实后者远比前者更可怕,就好像人能躲过迎面撞来的马车,却躲不过掺杂在事物中的慢性毒药,尤其是道心之衰,这种意识层面的衰竭,防不胜防,也许天劫已经发作了,当事人仍一无所知,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往往已然病入膏肓,无法可救。

可对于想利用天劫来压制尊天神皇的罗丰等来而言,道心之衰还不如前五重天劫的任意一重,就算他们想跟尊天神皇打上一场旷日持久的僵持战,只怕尊天神皇也不肯答应,一旦意识到自己被引发了道心之衰,尊天神皇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寻求决战。

唐英妃道:“无妨,万劫珠可以提前催化道心之衰生效的速度,只是要把握好程度,过犹不及。”

罗丰点了点,这道理他自然清楚,虽然加快速度能强化道心之衰的影响力,可反过来也意味着缩短了渡劫的时间,一个不小心,让尊天神皇成功渡劫,临阵突破,那可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珠子对本宫无用,你拿去吧。”唐英妃将万劫珠扔回给罗丰,“使用法宝的时机,你比本宫更清楚。”

罗丰想了想,便没有拒绝,痛快地收下,随后告退离开。

只是到了门口,他停住脚步,没有转身,就这么不礼貌的问道:“我之前回到的‘过去’,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唐英妃沉默了一会,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道:“对你而言,是真的,对我而言,亦是真的,但对你和我而言,却是不真实的。”

“……我明白了。”

再无疑问,罗丰迈步离开。

通天古书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俩卖的什么关子,为什么单独分开是真实的,放在一起就是假的?还有,她刚才用的自称是‘我’,而不是‘本宫’,倒是耐人寻味,莫非是念着旧情?”

罗丰却是没有理会,一路朝着九幽**的暂居之所走去。

可能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九幽**和唐英妃一个住在东边,一个住在西边,没了碰头的机会,也就能避免矛盾的发生。

两人倒是非常清楚彼此水火不容的性格,与其都挤在一座山头上,倒不如以山为限,将彼此隔开,互不见面,如此就有了缓冲的余地,不至于让众人难办。

不过这样的处理,也意味着谁也不肯退上一步,令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颇感无奈。

途中,伊脩突然从天而降,落在罗丰身前,道:“天渊道友,久违了,有件事却是要来麻烦你。”

“什么事?”

“魔族有一种能令受伤者发生异变的怪毒,此时想必天渊道友一定知晓,不知可有应对的方法?”

罗丰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你为什么会想到来问我?”

伊脩笑眯眯道:“其实在下先去问了端木道友,而他说,天渊道友你大概会有解决的办法。这毕竟是个大难题,前次大战中,我方利用了诛仙剑阵,在战局上稳占上风,伤亡甚少,加上避开了直接的接触,因此中毒异变者寥寥无几,但相同的方法很难用第二次,以天庭掌教的智慧,肯定不会让咱们再次依样画葫芦,现在若不解决这一问题,等到下次开战,我方必然会受到掣肘,难以全面施展,在战术布置上,也免不了要束手束脚。”

罗丰想了想,道:“魔变异毒的原理我并不清楚,但它无疑是一种传染病,而对付传染病有一种通用的法子,牛痘和天花的故事可曾听过?”

以伊脩的智慧,自然是一点就通:“哦,那么最关键的问题,那头得了牛痘的牛在哪里?”

“本宗有一名弟子方星熊,他曾在二十多年前中过类似的怪毒,但估计当时魔族尚未完成这种毒,毒力并不强,因此他幸运地挺过了魔变,又重新恢复人形,依照道理,他身上应该有对付这种怪毒的抗体,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罗丰建议道。

“明白了,多谢道友告知,在下这就去找人。”

突然伊脩用纸扇一拍脑门,似乎是想起了某件事,又问道:“在下有个疑问,听闻天渊道友有一尊化身——也是端木正告诉在下的——其智慧较之我等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眼下急缺人手,为何不让他也出来帮忙呢?”

罗丰道:“我的这具化身非常危险,他并没有特定的行动目的,只为兴趣而活,而他的兴趣又是一息百变,无可捉摸。若是请他帮忙,他说不定会透露我的情报给魔族,就算我下令制止,他也会想到法子绕开我的命令限制,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打算让他现身。”

“原来如此,那可真是遗憾,我本人非常欣赏他在羽化界的那一场布局,弃子造势,同样是在下非常擅长的手法,虽然这种手法容易得罪人,很难被他人所接受,但必须承认,从结果来看,它反倒减少了伤亡。”

在地皇陵的那场争斗中,伊脩便用了相同的策略,把跟自己意见相左的同门当做弃子牺牲掉,从而集合了愿意听从自己智慧的同伴,争取到有利的形势,并笑到了最后,归墟教是除六道宗外收获最大的一员。

罗丰深深看了一眼伊脩,道:“也许真是如此也说不定,但若能尽善尽美,为什么不追求最好呢?也许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可如果一开始就选择弃子,那就等同将这样微小的可能性都抛弃了,永远也得不到满分,作为掌管他人生死的布局者,我觉得有点理想主义并不是坏事。”

伊脩却有不同的意见:“正因为掌管着他人的生死,所以才更需要抛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因为有时候为了这么一个天真的想法,会让更多不必死的人白白牺牲,那样岂不是本末倒置?正因为掌管着他人的生命,所以才更要有背负骂名的觉悟,权利和义务是相当的,我们布局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追求理想,而是为了让更少的人牺牲。”

“最少的牺牲就是没有牺牲,从想着该牺牲谁的那时刻起,作为布局者就已经失格了,我认同不得不的牺牲,却不认同应该的牺牲,没有谁是应该被牺牲的,包括你我都是棋局中的一子,谁也不比谁更高贵,当你思考着该牺牲谁来换取优势的时候,潜意识中就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同伴之上了,习惯这种掌控他人生死的权力,很容易越陷越深。”

“……看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比起失败后的悔恨,在下宁可选择胜利后的指责。”

伊脩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同罗丰争论,到了个歉,告辞转身离开。

通天古书看着伊脩的背影,狐疑道:“这家伙突然跟你说这些话做什么,难不成是要请你去做敢死队成员?还是他准备把你当做诱饵,将尊天神皇勾引进入陷阱?小心啊,这家伙虽然跟你的化身不同,但也是**裸的利益为上者,魔教弟子的德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如果能增添几分胜算,我倒是不介意冒下险,但这是在提前告知的情况下,如果他在背后算计后,我却也不是束手待毙之人,相信以他的智慧,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罗丰有些在意伊脩的想法,但眼下还有更紧要的事情急需处理,只能先放到一边,正如伊脩之前所说,现在人手紧缺,容不得他再多管闲事。

只是这一件事情,现在若不问,将来怕是没有机会了。

继续原来的路程,罗丰一路来到九幽**暂时居住的行宫,通报得到许可后入内。

没有太多寒暄,罗丰开门见山的问:“敢问前辈,要怎么样才能恢复素媚的意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61章 人族的底牌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相离之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