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章 截流驰宙法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3776 魔狱txt下载

“此女当是山子熏转世无误,至于另一个唔……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罗丰掐指占算,并没有发现自己与那名马尾女童有任何的联系,心下不由得纳闷,这种感觉,就如同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地方,就发现这里的景物仿佛在过去的什么时候,或者干脆就在梦里见到过。

但是,这种情况基本不会发生在天人修士的身上,因为天人修士的记忆能力非常强大,如同资料储存一样,能将自己从小到大吃过的每一顿饭菜都回忆得清清楚楚。

引路的侍女注意到罗丰的视线,忙知趣的介绍道:“此二童是主人特意从外界带入门中的记名弟子,据闻妹妹曾是本宗的一位前辈,因魔祸而转世,主上与其有旧,故特意引她再入道途。”

虽是记名弟子,却是由月湖天君亲自接引,地位与其他几名弟子不可相提并论,从她可以独自在庭院里玩解谜游戏便可看出,她在月湖水榭拥有相当的自由。

罗丰问道:“另一个姐姐呢?”

“那个没大没小的丫头,死缠烂打非要跟过来,说是放心不下她妹妹,主人念她有趣,便也一并收入门下。”

侍女的语气中稍含嫉妒,妹妹是本宗前辈转世,一进门就展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被优待倒也无可厚非,可姐姐明明毫无背景,不过是投了个好胎,沾了同胞妹妹的光,竟也跟着鸡犬升天,尤其是她贪玩好动,品行顽劣,目无尊长,一点也没有妹妹的乖巧,整天要么跟一群禽兽厮混玩耍,要么折腾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从不正经修炼,偏偏天君对她的态度比对妹妹更亲睐,常常耳提面命,着实叫人看不明白。

罗丰没有理会侍女的那点小心思,那种可笑的宫斗戏码只会出现在俗世,在修行界,除非是家主有意放纵,否则只要掐指一算,一切来龙去脉都算得清清楚楚,想玩些暗中栽赃人的阴谋诡计,或者私底下的欺负,都是自寻死路,可能还没来得及实施计划,就叫你尝尝神魂俱灭的滋味。

他踏步迈入院子,向两名女童走去。

“咄,来者止步!”马尾女童警惕的看了罗丰一眼,然后下意识地挡在妹妹前,接着讶异道,“咦,居然是个男的?怪哉,娘娘不是说,月湖水榭不欢迎任何一个带把的生物吗?”

罗丰没有理会她的调侃,屈指弹了两下,分别射出两道灵光,进入两人的眉心,两人立时僵硬了身体,意识被灌入的海量信息埋没。

罗丰送出了两分厚礼,给妹妹的是《诛仙剑阵》,这种顶级阵法对任何一名精研术数的人,价值都不亚于一本无上经文,给姐姐的则是《炎帝圣王拳》,不仅考虑到对方的功体属性为火,更因为这部武学大巧若拙,拳法简单古朴,正合对方的性格。

一旁的侍女猜到了罗丰的动作,心中妒意更盛,来自天人强者的赏赐,哪怕只是拔下一根毛,也比肉身境修士的大腿更粗。

片刻后,姐姐率先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然后郑重其事道:“多谢前辈的赏赐,这份恩情丫头记在心里,将来若有机会,必当涌泉相报。”

侍女终于忍不住,小声嘟囔道:“真是懒蛤蟆打哈欠,无知者无畏,天渊真人可是半只脚踏入极道的强者,凭你也想还他的人情,再过一千年都没资格……”

谁料,罗丰却点头道:“我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侍女登时被噎了回去,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罗丰转身,没有再瞥侍女一眼,就好像对方根本不值得在意。

通天古书嘿嘿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侍女的脸色一会红一会青,既羞愧又懊恼,但她终究不是那类敢挑战常理枷锁的人,没有发出任何不满或者质疑的声音,只当做什么都没听到,默默给罗丰带路。

一路行至寝宫,远远就见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瑶台铺彩结,宝阁散氤氲,侍女急忙退下。

罗丰独自迈入宫殿,就见寝宫门口排着九凤丹霞扆,八宝紫霓墩,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又有珍馐百味,异果佳肴。

一如初见之时,月湖天君横卧在玉榻上,身披霓裳,体态婀娜,雍容华贵,她伸出一只如雪玉臂,挑起一颗菩提眼,轻轻放入红唇中。

“许久不见,你终于在境界上超过本宫,只差一步极道的门槛了。”

罗丰道:“今日来此,正是为了晋级极道一事。”

然后他讲述了从通天古书那里得知的毁道速成之法。

“原来如此,你的来意本宫知晓了,既然注定要毁去一种大道,倒不如趁此机会催动‘截流驰宙法’,将毁道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禁术“截流驰宙法”以毁去《大自在截运妙法》的根基以及先天截运大道为代价,以不可逆的超时空加速截走修炼者的一部分时间线。

简单来说,就是使用这门禁术后,会瞬间让使用者的时间流逝掉数千数万年。

听起来这似乎并非是修炼法门,而是一种对敌法门,在碰上寿元不太长的对手时,可以瞬间让其寿终正寝。

然而,太弱的对手不值得使用禁术,太强的对手通常拥有漫长到近乎无限的寿元,少个几十万年根本不放在心上,尤其是渡过精元衰劫之后,肉身的寿命便等同无限,再怎么减都不会减少半分。

普通情况下,加速时间流逝的确没有意义,可是换个角度思考,当人在冥想练功的状态下进入时间加速,其意义便不同了,这意味着下一瞬间就能得到数万年的功力。

“截流驰宙法”跟“差异化时间流速”有着本质区别。

比如神话故事中经常有“天上一日,人间十年”的说法,对于凡人来说,他们的的确确渡过了十年,而对于神仙来说,他们的的确确只渡过了一日,意识的认知和**的变化是相同的。

但“截流驰宙法”不同,使用者的意识只过去了一瞬,可**已经过去千年,意识的认知和**的变化是不同的。

罗丰修炼的功法太杂,分摊在《大自在截运妙法》上的精力自然不会太多,可他的修为和境界摆在那里,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倘若他使用“截流驰宙法”,毁去相应的根基,最多能截走十万年的时间长度!

诚然,这绝非意味着罗丰的功力能增强数千倍,他虽然只修炼了数十年,可一身修为都靠着连番奇遇得来,倘若选择闭关修炼,双耳一闭不闻窗外事,他现在能晋级天人便算得上老天垂怜了。

闭关修炼,永远是最为稳妥但效率最低的手段,利益是跟风险成正比的。

不过,十万年终究不是一个小数,哪怕效率再低,也能以量变引起质变,依照罗丰的估计,使用“截流驰宙法”足可让自身功力增强十倍,届时在天人九重境里也能位列上游。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故人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两百零一章 五百年的约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