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不忍舍得

文/造化斋主
本章字数:4670 魔狱txt下载

下一页

九幽**的根基远不如罗丰强大,但她此时所用的极招,却是完全绕过了根基与修为的比拼,而是更为神妙的,直击本源的一招。

天人九重归一境是本我唯一,与过去、未来割裂,与平行世界割裂,就算消灭了过去的罗丰,也与现在的他无关。

但是,过去可以舍弃,起源却不能舍弃。就像一条河水可以在中间截断,明明已经干涸,却在数里外的下游又渗出水来,汇合成一条支流,但它绝不能没有源头。

“九幽十类尽除名”便是结合太初大道与生死大道,直接在最初的源头进行抹杀,这个源头并非指罗丰的出生,而是指本方世界的起源,纵然是自成体系的虚空强者也不能豁免,他们也不是从虚无中诞生的,只有圣人才能无中生有。

罗丰配合太上忘情心境,瞬间就窥破了此招的秘密,不得不为对方的智慧所赞叹,这就是老牌强者的厉害之处,他们积累雄厚,阅历丰富,往往只要一点灵感,就能迸发出无穷的创新力量。

浩浩荡荡的圣裁剑气辉耀天地,扫荡每一粒尘埃,遍布虚空缝隙,但九幽**借助冥界虫洞掩藏自身,并在异次元不断跃迁,逃避圣裁剑意的锁定,以此拖延时间。

罗丰感到自身的存在感正在不断削弱,过往的痕迹正在被抹消,仿佛过去的历史都被否定了,同样的,九幽**的存在感也在变弱,这种直指本源的手段,本来就是一把双刃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乃是禁术。

不过到了眼下时节,也就无所谓了,世界都要毁灭了,在意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令人惊艳的一招,即便我看破个中秘密,却也苦于不解太初之谜,无从入手,但是,在见过太荒元魔之后,我便知晓了一个道理,任何神通、术法、武学在‘无敌’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

他左手搓掌成刀,在维持圣裁剑诀的同时,再分化出新的元功,同样雄厚得不可思议,滂湃如?,胜过寻常的虚空强者,展现出自身超凡入圣的修为。

“月煌潜影罚穷劫!”

来自《天罚刀劫》的极招应声而出,阴戾刀气密布大地,如山丘般层峦叠嶂,将光芒都屏断掉,在下方形成一片阴影国度。

两大极招皆是以极道之力催动,更在雄厚的元功推动下催至极限,此时相互共鸣,相互融合,突破界限,蜕变出全新的力量。

极道之力,圣邪之力,再配合三千亿年双修积累的功体,刹那间,近乎无敌的力量爆发了!

黑白混杂,圣邪一体,万物回归混沌原点,苍茫的白色和虚无的黑色融合在一起,方圆百里内,便连三千大道都被绞杀殆尽,不复存在,任何敢靠近这片区域物体,都会化作混沌。

没有了作为基础的法则土壤,所有的神通异术都失去了意义,就好像世界失去了四大基础力,一切物质便不复存在。

长久的动荡过后,混沌渐渐消散,重新阴阳分化,衍生万物。

罗丰左手抓着昏迷的九幽**,右手抓着灵气微薄的生死簿,纵然是先天道器,在方才的一击下,也被重创了本源,受到了损伤,毕竟生死簿原本就不是擅长防御的道器。

他看着九幽**的那张熟悉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过往的种种回忆浮现在眼前,阻止他做出最残忍的决断。

相识、相知,不曾相恋,但也不曾淡忘于江湖,不曾有过轰轰烈烈的爱,但彼此皆愿为对方付出生命,若论情深,有什么比这更深?

可在太上忘情面前,这丝犹豫旋即就被掐灭。

不忍?

舍得!

“时间不多了,不能再迟疑了……”

罗丰喃喃着,就像是为了说服自己。

他一扬手,元气包裹住九幽**,就要送入地膜缺口。

就在这时,一道锋利光芒破空而至,朝着罗丰直刺而来,虚空为之洞穿,更有蕴含阴阳分化神光的奥妙,似能分解万物。

天人六重境的实力,足够称霸一方,但在如今的罗丰面前,却显得微不足道,甚至连他的护体罡气都无法击穿。

“把人放下,你疯了吗?她是素媚复生的最后希望!”

来者正是灵璇真人,她面带焦急之色,催促道:“媚儿跟主人一体同魂,无法剥离,你若将主人炼化,媚儿也会跟着一起成为地膜的一部分,再也不可能转世投胎,也没有任何复生的希望。”

罗丰淡淡道:“我知道。”

灵璇真人激动道:“你不知道!你如果知道,就不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媚儿为了你,宁愿舍弃此身的执着,抛弃自我,去做最不愿做的事情,而你呢,不仅背叛了这份感情,还恩将仇报,要将她最后复生的希望都毁去,这跟亲手杀了她有什么区别?”

灵璇真人不是不知道荒魔出世的消息,她也知道诸天万界早晚会被毁灭,世界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若不能铲除太荒元魔,就算素媚复生,也不过是多活几天。

可是,她将素媚视如己出,这份感情令她无法保持冷静,没有哪个母亲,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去死。

她失去了理性,也不想跟谁讲道理,只想为素媚保留最后一丝希望,哪怕能多活几天,也心满意足。

“你说的没错,即便她还活着,我依然会选择动手,所以的确是我亲手杀了她,这是我本该背负的罪业!”

罗丰身上气劲一吐,便将灵璇真人镇压在地上,任其拼命挣扎,也无法摆脱,然后他继续先前未尽之功,掌心中阵式自然展开,包裹住九幽**的身体飞向苍穹,冲入地膜缺口,

早已准备好的补天之阵立即开启,将九幽**当做素材开始炼化,弥合地膜缺口。

“不——快住手!”

灵璇真人激荡体内真元,不惜催动禁术使得功体激增,窍穴膨胀,各处肌肤绽裂,鲜血飞溅,她的修为立时暴涨数倍,汹涌元气如怒龙出海,拼死撕裂加诸在身上的禁锢。

然而,施加在她身上的力量如海如狱,不亚于一颗太阳镇压在她的身上,任她如何拼命,也休想撼动半分,只能眼睁睁看着仪式进行。

片刻后,补天之阵消失,九幽**彻底被炼化,地膜缺口愈合,重新保护住整个玉洲,隔绝内外魔气。

镇压在身上的神力消失,但灵璇真人也失去了动力,整个人失魂落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目空洞无神,宛若行尸走肉。

“你怎么能……为什么偏偏是你?谁都可以,唯独你不能这么做,你要将媚儿的感情置于何地?”

“我不能逃避,正因为我重视素媚的感情,所以必须亲自动手,否则才是真正的背叛。”

“你后悔吗?”

“……没时间后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

灵璇真人闻言身形一颤,怔了半晌后,疯狂地笑了起来,笑得眼泪横流,稀释了身上的鲜血。

下一刻,她出现在罗丰身前,轮回笔一剑刺了过去。

罗丰没有催功抵挡,任由对方在他身上扎出一个血洞。

灵璇真人攻势连绵不绝,围绕罗丰不断刺出轮回笔,扎出一个个血洞,很快两个人都成为了血人。

“不反抗,是想用这种方式赎罪吗?没用的,忘恩负义之辈,你这样的人,注定要众叛亲离,不得善终!”

外伤不痛不痒,可句句诛心之言,却将罗丰的心刺得鲜血淋漓。

灵璇真人最后一笔,带着凌厉复仇之念直直刺向罗丰的眉心,却有一枪横空而至,堪堪将她截住。

“不要,将自己的无能,怪罪在,别人的身上。”

黄泉沉声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履行战约 返回《魔狱》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忘情非绝情(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