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金鸡偷下山,阎君双被擒 (为@生如夏花 皇冠加第7更!)

文/御风楼主人
本章字数:3028 麻衣相士txt下载

′3°°°°°宋帝王跃上五色牛,楚江王拍打九尾雉,一个手持吸血地狱刺。【s.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書屋。一个身披金甲铜铠,两个阎君各自狰狞,吼声连连!

我也不甘示弱,催动长毛象,三下里混战在一起!

刚开始的时候,宋帝王和楚江王都忌讳我那阴阳镜,怕我又拿出阴阳镜来伤了他们,所以都放不开手脚,只是小心翼翼的打,而我有心要施展阴阳镜,可阴阳镜在打斗中。一直毫无反应,根本施展不了!

这宝贝,本来就古怪!

往往都是它自己觉得时机到了,才会与我的心有所感应,若是它觉得时机不到,即便是你它拿出来,也没用!

所以,我也根本无法施展阴阳镜!

宋帝王和楚江王都是老奸巨猾的阎君,打斗的久了。便发觉出了我的底细,宋帝王当即道:“不要怕他!他那镜子,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这个时候。恰恰就不灵!”

楚江王也道:“不错!在那镜子灵的时候,先杀了他!”

我怒道:“就凭你们两个,我就算是不用阴阳镜,也能收拾得了你们!”

就在这一处无名山上,你来我往,左冲右突,忽东忽西,指南打北!

激斗的正酣之际,那九尾雉突然伸嘴朝着长毛象的腿上啄了一口,那长毛象惨呼一声,身子一仰,险些将我翻到在地上!

我急忙纵身跳下长毛象的背,那长毛象负痛奔下山去。我也愣在当场,只见楚江王“哈哈”大笑,道:“陈归尘,十大阎君的坐骑,可都不是凡物!你骑着一头鬼国出产的长毛象,也想与我们一争高下,真是可笑!”

楚江王话音未了,丛林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喔喔”的高亢鸡叫声!

那九尾雉立即将脑袋竖了起来去听这声音,楚江王和宋帝王也都是一怔,道:“哪里又来的鸡叫声?”

我却听得那声音有些熟悉,似乎觉得是在哪里听见过似的,刚沉吟了一下,忽然看见一只金鸡从林中飞奔而出,又是“喔ジ喔ジ喔”的大叫三声,高亢震林!

铁钩一样的爪子在岩石上一扒拉。早抓出来数道印痕,深入三寸有余!令人观之骇然!

“这是哪里来的大雄鸡?”

楚江王惊愕的问道,宋帝王也摇了摇头,道:“这雄鸡看起来也非凡品!绝不是这山中能出的宝贝!”

我只打量了那金鸡数眼,便想了起来,这不正是度朔山上桃木门上看守帝宫大门的那只金鸡吗!?

那金鸡看着我,仰着头,一步一步的踱来,然后将身子一俯,稍稍跪倒在我旁边,我先是一愣,随即又大喜,心中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是金鸡要我骑着它啊!

我也不再耽误,飞身一跃,跳在了金鸡的身上!

我陈归尘,也终于有了自己真正的正规坐骑了!

坐在金鸡背上之后,我得意洋洋的看了楚江王一眼,道:“你那九尾雉是野鸡,我这是家养的凤凰!今天就叫你们两个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非凡品物!”

“喔ジ喔ジ喔!”

那金鸡也配合的鸣叫了几声,唬的九尾雉满脖子的鸡毛都竖了起来!

“不要废话!”楚江王恼怒道:“再来打过!”

当下,他催动九尾雉,我拍打金鸡,宋帝王骑着五色牛,我们三个,又斗在了一起!

三下里酣战到五六十回合,那金鸡突然一张翅膀,神力迸发,掀动一阵狂风,登时扫的宋帝王和楚江王都睁不开眼睛,那金鸡又飞身去啄那五色牛,“噗”的一声响,待宋帝王回过神来时,五色牛的一只眼睛已经被金鸡吞进了肚子里去!贞厅贞号。

那五色牛本来是极其温顺的性子,被吃了一只眼,哪里还温顺的起来?!

当即是狂吼一声,也不管东南西北了,也不分是敌是友了,扭动着身子,疯狂的满山满地乱窜乱跳,只把宋帝王跌落了尘埃!那五色牛又自己装上大岩石,撞得脑浆横流,死在当场!

宋帝王面如死灰,惊怒交加,道:“陈归尘,你杀我坐骑,我怎肯与你干休?!”

吼声中,宋帝王猛然一咬舌尖,口中喷出一道血来,溅在那吸血地狱刺上,スス

楚江王见状,连忙叫道:“老三,不可啊!”

但已然是迟了,我不知道宋帝王这是要干什么,可是那地狱刺却猛然间一阵异亮,一种令人心悸的感觉骤然从我心底升起!

我就算再笨,也已经发觉,那地狱刺的神通又提升了!

宋帝王手持地狱刺,满脸狞笑,道:“陈归尘,我以我血唤你血!血出如浆!”

一声喊,我浑身的血在这一刻,突然就躁动了起来!

竟然真的像是要从肉里奔出来似的!

我心中一阵恐惧,连忙祷告道:“阴阳镜啊阴阳镜,你还不快快显灵?!”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祷告,阴阳镜便有反应,我急忙执在手中,朝着宋帝王一晃,宋帝王“啊”的一声叫唤,手中的地狱刺砰然落地,我顺手一抄,早将那地狱刺拿了起来,顺手塞入怀中!

宋帝王身子一瘫,仰面便倒,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楚江王见势不妙,调转鸡头,又准备逃跑!

我拍了一下金鸡的脑袋,金鸡狂鸣一声,飞奔向前,脚程比那九尾雉快得多,只一步,便赶到九尾雉身后,伸嘴一啄,先啄下一条尾巴来,那九尾雉负痛而叫,却不停下来,还是在跑,金鸡向前一赶,又是一啄,如此这般,只把九尾雉的六条尾巴都啄了下来,那九尾雉终于忍耐不住,身子一翻,楚江王早摔了下来!

我赶上去,一掌打在楚江王的胸口,楚江王闷哼一声,喉咙里呜咽不清道:“饶命!”

我冷笑一声,伸手一抓,把楚江王提了起来,喝道:“你身上这金甲铜铠是从哪里来的?!”

“是,是昔年酆都大帝赏赐的……”楚江王面如死灰。

“既然如此,那还还来!”我伸手一扒拉,?说来也奇怪,那金甲铜铠立时便从楚江王身上脱落了下来,像有灵性一样,活蛇一般裹卷着我的身子,瞬间,便把我浑身上下都包裹住了!

楚江王身子一晃,也摔在了地上,口中喃喃道:“罢了,罢了,看来真该是酆都大帝回归的日子了……曾经做过一个梦,金甲离身,铜锤脱手之日,便是王位不保之时……早知道,就不该听老八的话……”

“此时后悔也晚了!”

我把阴阳镜收入怀中,一手提着楚江王,一手提着宋帝王,把两个阎君栓在一起,都放在九尾雉的背上,然后让金鸡驱赶着九尾雉,仍旧是一路狂奔,回转而去。

不消一个时辰,便回到了梵国黑云沙关,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此时此刻,这里的战事早已经结束了。

就连汉生爷爷率领的后续中军部队,也终于赶来了。

众人见我不但把楚江王提了回来,还捉住了宋帝王,都是又惊又喜!

再看我骑着金鸡,一身金甲,又是惊愕不已,都围上来,上看下看,左摸右摸,成哥啧啧羡慕道:“铮子,你从哪里弄来的这金甲铜铠?真是好华彩!”

曾立中咬着指头,道:“乖乖!这么个大一只金鸡,怎么长出来的!”

说着,曾立中还上手去摸金鸡的头,金鸡立即瞪了曾立中一眼,“喔喔”一叫,吓了曾立中一跳。

众人都是大笑。

义兄道:“今天归尘亲手捉住两个阎君,功劳不小!对我们来说,也意义非凡!最起码,东南洲和正南洲,都不会再有反抗了!”

♂手^机^用户登陆 更好的阅读模式。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七七章 穷寇要追 (为@生如夏花 皇冠加第6更!) 返回《麻衣相士》目录 下一章:第一七九章 七王之乱 (为@生如夏花 皇冠加第8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