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5章 迷离黑夜露杀机

文/彼岸三生
本章字数:5220 江山权色txt下载

下一刻,月夜见红!

清脆的兵铁折断之声响彻黑夜,黑布下的两张面孔蓦然一愣,紧接着便是寒光一闪,两名刺客血剑封喉!

意外一幕后续赶至的刺客吃惊不已。

就在这时,叶宇的身影冲了出来,速度之快让众人不及反应,随即手中剑锋翻转之间,瞬杀了眼前的一名刺客。

“他就是宋狗皇帝赵忬,杀了他!”

为首的黑衣蒙面刺客,刀锋猛然一指叶宇,怒吼出了一句流利的契丹语。

一声令下,三十余名黑衣刺客群起围杀。

“看来想杀我的人,可真是不少!”叶宇虽然不精通契丹语,但是也大致涉猎了一些。

当年他与萧朵鲁布虽是不同立场,也是身处不同的国度,但是彼此友谊间的文化交流他对于契丹语有了初步了解。

所以对方这一声怒吼,叶宇是听清楚,也听得十分明白!

说话间,掌中剑锋流转杀意腾起,面对群起困杀的刺客们,叶宇却是毫不畏惧。

古语有云,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宝剑随身藏……

由此可见习武之人佩戴兵刃,也是有难易程度的明显对比。

在习武兵器之中,宝剑是最没有杀伤力的,但凡是个人都可以随身佩戴,有个三招两式的人也可以秀一秀花式剑招。

所以宝剑自古以来,多作为佩戴饰物点缀身份。

叶宇喜欢剑的中正,但对于剑的杀伤力很是不满,所以他自然不会拘泥于剑招。

以剑之本身,行刀枪之招,无形中更添几分霸道。纵使刺客们是有备而来,却也一时之间难以近他之身。

突然一阵箭雨袭来,车夫猛然惊呼,正欲要以自身躯体遮挡袭来箭雨。

却见叶宇刺穿一名刺客后,顺势以刺客之身挡在自己面前。

瞬间,刺客成了不折不扣的刺猬。

一时未能擒杀叶宇,刺客们猛扑的势头更甚,然而这番兵戈交锋,却很快就引来了京都军巡兵马。

“撤!”

为首之人见情况不利,于是冷声下令撤离。

一声令下,剩余的十余名黑衣人,纷纷开始四散逃离。

“想走,走得了吗!”

叶宇听着越来越近的兵甲之声,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又见刺客们纷纷迅速撤离,随即毫不犹豫用力捏动剑锋,待剑身弯形成弓的刹那,猛然松手迅捷弹出,接着又以凌空一脚踢向剑尾。

笔直的精纯锋剑,此刻犹如利锋长枪直追为首的那名刺客。

这番行云流水的动作,只在转瞬之间。

噗!

五十步的距离,一剑命中!

为首的刺客被这一剑,直接是洞穿右肩,一时重心失衡跌了个跟头。

而就因为跌倒停留的瞬间,军巡兵马已经赶到了此处,训练有素的军巡众兵,瞬间包围并迅速制服了逃离刺客。

率军而来的年轻将军,正要开口质问此处情况,却在隐隐火光下瞥见那带血的龙形长剑,此人顿时面如土色滚身下马。

疾步来到马车前,抬眼一观眼前人,神情更添三分惶恐,立刻怒斥周围持刀士兵:“放肆!都给我退下!”

随即不由分说,直接拱手单膝一跪:“陛下,末将……”

“吴曦,你好大的官威!”

顶盔掼甲的年轻人,正是吴挺之子吴曦,如今被调回京都担任军巡使,执掌京师风火、争斗、盗贼与刑狱审讯等事。

“末将治军无方,惊扰了圣驾,末将有罪!”吴曦听了叶宇这句话,整个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叶宇却是眉头一皱,冷声轻语:“朕将治安之权交予你,然而在这煌煌京城之中,竟然有行刺贼人横行,你作何解释?”

“末将,罪该万死!”

在场巡城众军,早已纷纷跪拜,方才还厮杀四起的街道,此刻却是安静地让人心悸。

刚才持刀围捕叶宇的几名兵卒,此刻早已经吓得慑慑发抖。

他们何曾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就是当今的陛下,将刀锋对着当今陛下,那就等同于谋反叛逆之罪。

“哼!若是你再迟来一步,朕就真的要思量你吴曦是不是罪该万死!”

叶宇不再去看吴曦,而是转身进了车厢。

吴曦见状,急忙将自己的战马牵来,替换了原有车驾死去的骏马。

就在战马刚套上车驾,就听远处传来杂乱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顶软轿匆匆而来。

待软轿落地,一名身着四品官服的中年人,官帽歪斜的快步赶到了近前。

“微臣……”

“陆游你来得正好,你身为开封府尹执法京畿,这个案子就交由你来办理。军巡兵马任你调度,皇城司任你驱使,限你三日给朕一个答案!”

不等此人开口说话,车内的叶宇却出言打断。

“微臣遵旨!”

“回宫!”

轻轻一语,车夫默然遵令,驱车直奔皇宫而去。

望着离去的马车,陆游扶了扶顶上乌纱,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再摸了摸了自己的脊背,早已经是汗湿了一片。

吴曦一脸凝重地走了过来,向陆游拱手一礼:“陆大人,此事还有劳你多费心,否则吴某这颗项上人头,可就真的难以保全了。”

“吴将军客气了,此事下官更是责无旁贷,你我二人须得共同戮力才是!”

“一定一定!”

两人面对眼前这件事,各自心中都十分的不安。

煌煌帝都出现了刺客,他们作为维护帝都官员与将领,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且最要命的是,这批刺客竟然要刺杀当今陛下,这就不仅仅是渎职之罪了。若是处理不好的话,他们这些人说不定就会身首异处。

尤其是陆游,心中的惶恐更甚于吴曦。

好不容易熬了大半辈子,才从川蜀调往京都做京官。

原本以为自身时来运转,能够大展拳脚施展抱负,却没有想到这京官还没做几天,就摊上了这档子事。

这些日子里,陆游是谨小慎微不曾懈怠,因为京官难做他是知道的,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夜不能寐,稍有个风吹草动都会触动他的神经。

这不,今夜刚打了个盹,就听到衙役们火急火燎地禀报。

原本陆游还以为是哪家尚书着了火,还是某个亲王府遗失了人口,因为诸如这般繁杂琐事,这些日子他可没少处理。

然而在听了衙役细说后,陆游顿时感觉到了情况不妙,于是一边坐轿子匆匆而来,一边让衙役在前面时刻汇报情况。

当轿子行至中途的时候,从衙役捕头口中得知有人行刺陛下,陆游顿时慌了手脚冲出轿子。

可是陆游本是文官,吟诗作对是一把好手,但体力实在是差到了极点,没走多远就累得面色苍白气喘如牛。

最后还是衙役们将他抬到了软轿中,这才一路急奔赶到了现场。

剑,弯弧,有弩弓之形态;单锋,有直刀之妙用;柄长,有铁枪之刺式……虽集兵刃之特点,但也是集中了无数弊端,因此实战之中,剑之无用,就愈加的明显。不过在装逼风格上,与扇子一样,是个抬高逼格的利器。

别说三生写的像武侠,因为武侠二字,本身就是华夏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些非要苛求,非要抛弃这个,三生也没办法,至少三生掌握了这个度,没有把武学神化……

(快捷键 ←)上一章:第0794章 你先抱个美人归 返回《江山权色》目录 下一章:第0796章 茶馆之中纷争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