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一章 《我》

文/独孤红虾
重生之神级备胎 本章字数:5233 重生之神级备胎txt下载
“快乐是快乐的方式

    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谁都是

    造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阔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

    华国好声音总决赛的舞台上,苏晨的歌声空灵而又悲凉,但正是因为这与众不同的曲调,却是让在现场的所有人,都是沉浸下了心情,被歌曲所感染、打动。

    秦可卿,红楼梦里谜一般的人物,从社会最底层的养生堂到堂堂宁国府,从出生到死亡,秦可卿给读者留下了太多的疑问。在对秦可卿真实身份的探究中,红楼梦里不少的神秘角色,都逐步找到了他们的生活原型,而秦可卿这个人物的原型,也就隐藏在他们当中。秦可卿的原型会是谁呢?红楼梦中有关她的种种疑问该如何解释?令读者困惑的秦可卿和贾珍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红楼梦里对秦可卿这一人物的特殊用笔和她真实的出身有什么关系呢?

    红楼梦第十回,秦可卿突然病了,得了什么病,书中交代得很含糊。冯紫英便向贾珍推荐他幼时从学的一个先生,名叫张友士,是上京给儿子捐官的,兼通医理。可以给秦可卿看看病,于是红楼梦第十回就出现了一个“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张友士为什么叫张太医呢?他与秦可卿有什么关系?

    以太医身份出现的张友士。在给秦可卿号了脉看完病后,还开列了一个长长的药方。后来的红学研究者在有关张友士行医的情节上,有不同的见解,有人认为这个情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书中贾珍、贾蓉对这一江湖游医的客气,也只是反映当时人们的观念是尊重业余的而非专业的,还有人说这是作者富有游戏的即兴笔墨。没有更深的内容可考。至于书中的药方也只是作者借此显示自己的学识渊博,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曹雪芹为什么花这么大气力来写“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呢?药方当中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

    经过上几回的梳理,我们已经知道,要把秦可卿的原型搞清楚,需要从康、雍、乾三朝政治的斗争当中去寻找线索。那么现在其实已经可以说是接近水落石出了。经过了一番“柳暗花明”。我们已经走到了秦可卿的“又一村”了。我们现在用这个办法回过头来探讨这个问题,就是我们顺着秦可卿在红楼梦出现的情况来捋一遍就很清楚了。

    秦可卿是在第5回出场的,前面已经讲了很多,前面所讲的我不重复了,通过贾母认定秦可卿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和通过秦可卿卧室的布置,我们隐约知道,秦可卿的出身是高于贾府,能给贾府带来好处。令贾母都得意,而且秦可卿应该是一个公主级的人物,最起码是郡主级的人物。是皇家的血肉。在分析秦可卿卧室陈设的时候,前面讲过的不重复,现在略做补充,就是在曹雪芹行文时候他特别写到,秦可卿安排贾宝玉午睡,还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还记得吧?除了其他的东西以外。还有这两样呢。那么大家知道,西子就是西施,不展开议论,因为大家很熟悉,西施意味着一种政治阴谋,西施不是一个一般的女性,她在政治上具有颠覆性。那么红娘呢?也不是个一般的丫头,红娘能够成就好事,是一种中间的媒介,可以使两方面撮合在一起得到好处。所以像这样一些符码都暗示我们,秦可卿她的高于贾府的出身,其中含有某种政治阴谋色彩,并且能够使贾府从中谋取利益。

    到了红楼梦第十回,她突然生病了,她为什么好端端地突然就焦虑了,就抑郁了?宗族的老祖宗贾母对她不是挺好吗,认为她是第一得意之人,她婆婆对她也很好啊,连荣国府的王熙凤对她那么样的百般呵护,上上下下的人对她都很好,怎么就焦虑起来了呢?然后就写到因为病了就要看病,那么当时是怎么给她看病呢?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很离奇,哪有这么看病的,这不折腾死人吗?说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服,坐起来看大夫,每看一次大夫就要换一套衣裳,这很古怪。得病得的怪,看病的方式也很古怪。最后就来了一个张友士,红楼梦的人名都是采取谐音、暗喻的命名方式,有的时候本人的名字就谐一个意思,有的时候是几个人的名字合起来谐一个意思,“张友士”显然他谐的是“有事”这两个字的音,那么这个姓张的,他有什么事呢?在前几讲我已经点明了,这一回第10回回目当中写的是“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但是在第10回正文里面又明明告诉你,他的身份,公开身份不是太医,他有事,他就忽然以这个太医的身份跑到贾府里来了,到宁国府来了,他有事,他有什么事?他论病细穷源,论的什么病?他穷的什么源?值得探究。就说明秦可卿这个角色的原型她不但是皇族的成员,而且她应该是皇族当中不得意的那一个支脉当中的成员。她是一个身份上具有某种阴谋色彩的人物,她在皇族和贾家之间具有某种红娘的作用,具有某种媒介的作用,她得病她突然焦虑和抑郁并不是因为贾家的人对她不好,是有她自己的背景方面传来的重大的原因。所以说,忽然来了一个重量级人物给她看病。这个人物表面上说是冯紫英的一个朋友,目的是上京给儿子捐官,而所具有一个奇怪的身份却是太医。就估计在80回后,这个人物一定会以太医的身份出现,否则在那么多的古本当中,又有那么多的回目出现不同的文字,而在“张太医”这三个字上却所有古本都一致。下面有朋友在那儿微微颔首,说对呀,说太医。只有皇帝他才能够设太医院,那里面的大夫才能够叫太医对不对。冯紫英的朋友怎么叫太医呢?在上几讲里面我们已经讲到,在生活真实当中,有一个什么人他擅立内务府七司,他设置了一系列和皇帝完全一样的宫廷般的机构呢?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弘皙。这个人就是废太子的儿子,从血缘上讲,他是康熙的嫡长孙,他当时住在郑家庄,当时他的身份是亲王,但是他擅自按照宫廷的办法给自己设置了各种机构,那么他既然可以设立内务府七司,当然他也可以设立一个机构,给自己看病。就叫太医院。因此,从生活的真实到艺术的真实,这位张友士就应该是来自于这个系统的一个人物。也就是说张友士的生活原型就是应该在郑家庄的弘皙擅自成立一个小朝廷。所设置的太医院里面的一个人物。那么他进了京城以后,他当然不能公开说,我那是一个另外的朝廷,我是那儿的太医,他就说自己是上京捐官的,住在谁家里呢?就住在冯紫英家。这是我们在上一讲讲到的,红楼梦里有两股政治势力。一股是以义忠亲王老千岁以及同情者、庇护者组成的,这是可以叫做“义”字的一派,另一派该是以忠顺王府为代表的“顺”字派,这个张友士显然就是“义”字派当中的一个人物,他就出现在了秦可卿面前,就给秦可卿号脉,就看病,而且还开药方子。

    红楼梦里面从脂砚斋批语里面透露,原来有很多药方子,原来据说在写林黛玉的时候,从二十几回以后,回回都要开一个药方子,以显示林黛玉的病越来越重了,这条脂批呢现在保留了,但是我们所看到的古本红楼梦里面没有给林黛玉开的任何药方子,就是曹雪芹在调整他的文字时候,经过来回的调整以后,把其他药方子都删除了,现在在前80回里面,正儿八经地作为作者本身的叙述文字开出的药方子,只有张友士给秦可卿开的一个药方子。这个药方子曹雪芹始终没有把它删除,永远保留在这儿,因此现在很多红学家包括民间红学家,都在探索这个药方子,究竟这个药方子说的是什么?因为曹雪芹他有一个惯常的写作方式,就是通过谐音还有所谓拆字,比如说红楼梦那个金陵12钗册页里面写到王熙凤,一从,二令,三人木。{凤仙平儿.jpg,1}是不是啊?一从二令我们现在不去分析,三人木就是一个拆字法,人木就是“休”字,就是他把“休”字拆开了呈现出来就叫拆字法,就是说最后王熙凤后来被贾琏给休掉了,我举这一个例子就说明曹雪芹经常使用拆字法,有时候使用谐音法,他往往是在他的文本里面用这样的手段来向读者透露一些信息,因此,张太医的药方就有可能就采用了谐音和拆字的方法在透露信息,我也研究这个药方,在这里不展开,我只说药方里面的头几味药,头几味药说的什么?人参、白术、云苓、熟地、归身,实际上这个药方应该是一个秘密联系的一个密语,一个密语单子,张友士来给秦可卿看病甩下一个药方,这个药方起码头几句就很恐怖,因为这个贾蓉在他看完病以后就问他,我们这个病人能不能好,张友士怎么说的,大家还记得,张友士说人病到这个地步非一朝一夕的症候,以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渴望痊愈了,这都是一些黑话啊,是不是啊?为什么是黑话?因为曹雪芹写这句之后呢,他在叙述当中也说,他说贾蓉也是一个明白人,也就不往下问了,明白吧,这种叙述文本就告诉你,这个话不是正常医生的话,在传递某种非医疗诊断的信息,因此我们就可以判断,秦可卿的原型应该是属于一个皇族当中的在当今皇帝当朝的时候。被打击被排挤的一支,而这一支又很不甘心,又想卷土重来。想颠覆现在皇帝的王位。那么在这个阴谋集团当中有各种各样的人物,张友士也是其中之一,因此秦可卿的真实的皇族身份就又清晰了一步,应该是这样一个人。这个药方的头一句如果要用谐音的方式来解释的话,人参白术应该是代表她的父母,因为这个参是一种天上的星星,术我已经说过了。曹雪芹从南方到北京来,平舌音卷舌音他有时候他不分。术和宿,他可能觉得是一个音,宿,星宿。有这个词吧,也是星星的意思,所以人参白术应该是代表她的父母,她父母云,我现在把这两个字拆开,就是人参白术云苓,我把云苓这两个字拆开,就是“人参白术云”,就是她的父母告诉他。告诉她底下这句话,说老实话,她父母可能心情也很沉重。她自己看了以后她更痛苦,就是“令(苓)熟地归身”,命令她在她生长熟悉的地方结束她的生命。为什么?在皇族的权力斗争当中,她的背景、家族做出一个很恐怖的决定,让她牺牲自己,延缓双方搏斗的时机以求一逞。所以她后来淫丧天香楼,画梁春尽落香尘。这样就更接近她的生活原型了。

    那么在第7回的下半回就写到焦大醉骂。这个大家印象很深,焦大醉骂有两句难听的话,其中有一句我在前几讲已经分析过了,不重复了,就是“爬灰的爬灰”,这个是骂贾珍和秦可卿之间有不正当关系,还有一句骂的是谁,“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个骂人的话就比较费猜测,有人猜测说,他可能骂凤姐和宝玉呢,因为小叔子不是叔叔的意思,“小叔子”,俗话里面什么叫小叔子?一个女性嫁了一个人家,她的丈夫的弟弟叫小叔子,丈夫的哥哥叫大伯子,如果还有另外的哥哥就是二伯子三伯子,弟弟才是小叔子,那么王熙凤呢?是贾宝玉的嫂子,贾宝玉确实是王熙凤的小叔子,所以有认为这句话是骂王熙凤和贾宝玉有不正当关系,但是从书中描写来看证据不足,也很难说焦大就是骂他们俩,而且书里面描写了,骂的时候,大家都听见了,贾宝玉当时只问,什么叫爬灰,贾宝玉就没有问什么叫养小叔子,难道是贾宝玉知道自己是小叔子那个角色吗?显然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一点也值得推敲。那么究竟和贾珍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这个是历代读者都特别感兴趣的,有人在笑,说是不是这里面因为有**描写,所以感兴趣?我看也不一定这么说,因为它构成一种非常复杂的互动关系,是值得我们探究的。人的生存是艰难的,人性是复杂的,好的作家总是要写到人在生存当中的生存危机,写到人与人之间在生存当中互相争斗和互相慰藉,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在这里理直气壮地讨论贾珍和秦可卿的恋情。有的红迷朋友始终不能原谅秦可卿,也更不能原谅贾珍,说**,多丑恶啊,是不是啊?焦大都骂他们,连焦大这种水平的人都骂他,我这样一个高水平的人我能不骂他吗?我也得跟着骂!您别跟着骂,其实您也是一个复杂的生命存在,您看过话剧雷雨吧,多半看过吧,这是一个现代作家的作品,对不对,你看的时候没准还带着手绢,擦过眼角呢?是不是啊?雷雨里面有爱情没有啊?雷雨里面有一组重要的爱情是谁爱谁啊?是周萍和繁漪之间的爱情,他们两个是什么样的伦常秩序啊?是儿子爱后妈,是后母爱前夫的大儿子,是**恋,你把破鞋往台上扔了吗?你没扔,你很理解,很同情,闭幕以后您鼓掌,二位演员还鞠躬,你接受,你怎么对这个周萍和繁漪的爱情,你就这么接受,您对贾珍和秦可卿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样的不能容忍呢?我觉得您可以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是不是啊?不能完全站在那个落伍的封建的伦理的立场上,来看待这件事,来思考这个问题,更何况经过我几讲的分析,您应该已经明白,秦可卿之所以到贾府里面来,是避难来了,是她的家庭在皇权斗争当中失利了,家里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必须把她隐藏起来,因此谎称是养生堂的野婴,直接送到贾家不方便,贾政,写他是一个员外郎,工部员外郎,负责工程建设的那个部的员外郎,因此找了自己下属叫营缮郎,营缮郎就是工部下面分支的一个小官员,这个小官员是贾政的直接下属,就假称是营缮郎因为无儿无女,抱养了一对儿女,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是秦可卿,寄存到贾家,寄存到贾家当时贾珍已经结婚,有了尤氏,因此在名分上,只能把她说成是贾蓉的妻子。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章 不一样的烟火 返回《重生之神级备胎》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零二章 震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