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 盈雨梦景

文/信狂
本章字数:5453 秦颜殇txt下载

厅堂中,时光幽然流逝,有人晃晃悠悠的往自己房间走去,却鲜少有人从门外走进,少时,已有人缓缓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显是醉了,!

便在那厅堂偏角,有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双手捧头,蹲在那静静地凝视眼前的一束正绽开的花儿,小女孩一身大红衣裳,长长的头发并未束起,简简单单的披散肩畔,面容精致秀丽,一双大眼睛灵动有光,单单是那么无意间的一颦,便已是很惹人喜欢!!

她瞧着那花儿良久,忽的缓缓伸出一只小手,去捏那花儿的叶朵,一瞬间,一声老人,的轻叹响起,她天真的脸庞毫无任何表情,心下只当作什么也没听见,小小的的手儿,用力一揪,便把那花朵给扯了下来!!

咳咳,那老人的咳声更浓,听去却是大有痛惜,惊愕之意。!

小女孩咯咯而笑,声音甜美,清脆在这诺大的厅堂,也增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息,但见她一双白皙的小手,捧着那花朵看去似是开心至极,小小年纪便已是有绝代佳人之气色了!!

忽的一壮汉,忍俊不禁大笑道,老丈,这女娃子既然喜欢,便让她摘了便是,不就是一朵花吗?冥冥中,一白面书生,摇头轻叹,错矣,错矣,这岂止是一束花儿,此乃是一片雅静,一缕芬芳……

幸好,这声音距那壮汉颇远,书生声音又小,也没有人为他赞同,或贬斥。

深处,一缕灰色闪了几闪,他满头银发,目光锐利,气质大是不凡,仙风道骨,但见他从那书生旁边经过,深深叹了口气道,怎止,怎止,这花儿名曰君子兰,千金易得,箫雅难求!!

几名青衣小厮,低头对他行礼,他视而不见,唯对那书生浅浅笑道,阁下与老朽见解不谋相合矣!

白面书生,掩袖又饮下一杯酒,脸庞染上了几缕红,但仍是叹了几叹,笑道,吾歌向那娇花意,君却心赋粪金题。老者远远的走开了,自然也就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饮酒的人,吃菜的人被那老者气势所震,维见他灰袍飘飘,银发纵起,想说什么,却又低头仍自顾自吃菜喝酒,老者苦笑了几声,走到厅堂中央,小女孩站起身丢掉了小手中花朵,满面堆喜的朝他跑了过去,老者看着那被丢在地上已被尘土弄污的娇花,心头婉若滴血啊,暗呼,我这贵比黄金的君子兰啊!!但他在众人的撇顾下,面无任何表情,可一双精明的眼,却一直死死盯着地上的花朵。!

瞬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小女孩跑到他的身边,一把就扑进老者的怀里,一语也不发,更不知她是何想法。!

老者与这小女孩正是周老仙,与秀秀了,只见他伸手勾了勾秀秀的鼻子,强自笑道,秀秀啊,老夫的乖孙女,那么好看的一朵花,你怎么就把它给扯下来了呐?

他神情虽在笑,但在秀秀眼里,简直是比哭还难看!秀秀也不怕他,大眼睛往他脸上一瞪,周老仙似哭还笑的表情,立刻就停止了,吸了吸鼻子,只得乖乖的抱着怀中的孙女,再也不敢发一句抱怨和劳骚。周老仙,抱着怀中孙女,随随便便的往桌旁一坐,顿时便有青衣小厮围在身旁伺侯,这份殊荣整个店里怕也只有他一个人独享的吧,!

一时间,不同不样的人,盯在周老仙身上,味就变了,有不知情的暗骂,势力眼,有眼明的也知晓他便是此处的掌柜,自然而然也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除了多看几眼之外,也就埋头吃菜喝酒了,。

几名青衣小厮,端来丰盛的菜肴和浓香的美酒,周老仙,拿起筷子,夹了几块菜,怜爱的喂进秀秀嘴里,秀秀吃了几块,摇了摇头,身子扭了扭从周老仙怀中钻了出来,吐了吐红盈的小舌,自己趴到凳上,举筷在桌上各菜肴之间夹来夹去,小嘴吃的甚为开心,!

周老仙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眼光又被美酒所吸引,拿过杯子,倒满了掩袖足足的喝了一大杯,口中渍渍有声,显是酒的味道不错,几杯酒下肚,他满面堆笑,片刻间,门外又走进几个壮汉,看情形却是一起的,个个面色凶悍,而外面的雨大,他们的身上被淋得,雨水一路走来也流了一地,他几人扶了扶脸边得满面胡须,放声叫道,拿酒肉来,!

他这边话刚落,厅堂中本来正安心吃菜的三名青年男子,蹭的站起身来,面有异样愤怒之色,沧啷几声拨出长剑,双眼充血瞪着刚进来的那几人直恨不得把这几人活活撕了,愤然失声道,洛州五蜂,还我师妹命来,说着持剑而上,面对五名壮汉豪无俱色,本是白净的脸上尽是怒色,看情形已是狂怒战胜了理智!!

瞬间,这许多安然吃菜的人,情不自禁的抬起头来,打量着两边对立的人,很明显的对那疑是洛州五蜂的一边,充满了惊疑和敌视,桌下的手也暗暗抓紧了手中的兵器,戒备的打量着一切。

更何况这洛州五蜂四字一出,瞬间,数十人中,本是文文静静的女子,花容失色面色苍白到了极点,手都在颤抖,!

这短短瞬间许多如不相识的二十几位剑士,侠客竟也是拔出剑刃,围住了刚进来的五个壮汉,最为愤怒的三个青年男子,手掌之间利剑颤动,咬牙切齿的恨恨说道,我师兄弟三人乃炼剑门苏家弟子,只因这洛州五蜂,祸害一方苦毒百姓不得安生,门主责令弟子三百,日夜捉拿几次重创他五人,却屡屡被他们逃脱,这五人不思悔改,反怀恨在心,竟又再次做出**不如之事,说到这里,他三人满面赤红盛怒,再也说不下去了。只听得又有一人接着道,洛州五蜂,做的恶事还少吗?

三个小友既是炼剑门的弟子,是中缘由咱们心中清楚的很,只可惜令门主一心为民除此残獠,竟惹得两名女儿被五人害死,可恨可恨呐!!

面对这二十几人得围攻之势,洛州五蜂,被人在这么多人脸前被揭了老帐,他五人并不见什么羞态,反而是大为得意的嘿嘿狂笑几声,道,炼剑门三百人都耐何不了咱们,凭你们二十几个杂毛,还想翻天不成,?

他五人神态猖狂,看神情丝毫是不把眼前这二十几人放在心上,拔出大刀,单手举起大刀,身高一丈的身子凶悍至极,铜铃大眼冷冷环顾四周,无人背背相靠,正是一幅如遇大敌的样子,嘴上却是强自提气道,不想死得就快滚远点,你们这二十几人爷们虽不放在心上,可一窝子全围上来打起来时,可就真比得上大爷们的名号了。

二十几人本就是习武之人,义愤填膺之下自是看出了洛州五蜂,外强中干的样子,那肯听五蜂瞎嚷嚷,脾气火爆的结果就是顿时二十几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使足了劲就往五蜂身上招呼,话也懒得说了,看样子是不在五蜂身上戳几个血窟隆是决然不肯罢休的,!

五蜂嘴上猖狂,但古往今来,对待五蜂般的人物,正义不是靠嘴皮子去争取来的,而是以下二十几位遇暴则更暴得主儿才是王道。眼下五蜂面对这二十几人同时来攻,没几个回合便是屡屡见险,有心杀有心,看得便是谁更强,更狠了!

剑光闪闪,五蜂仰仗体壮块头儿高,大刀接连横扫,瞪着眼一通乱砍,看似毫无章法可言,实际上却是,许多人心中的克星,若指望些素不相识的人来同样用以命搏命的打法,可能吗??

另一边,娇小可爱的秀秀,眨着双大眼儿并不见俱怕之意,好奇的看着那些人打来砍去,好不热闹,她小小年纪童心正盛,撇过头看了看身边的爷爷,不言不语的注视着那场中人的变化,她嘟了嘟唇看似是此时心情不佳,白嫩的小手儿执筷又是夹了几块菜肴,啊呜一口就咬进了嘴中,使劲的嚼着,!

门外的雨声从来都未停过,晰晰沥沥的下个不停,大雨纷飞,正是家人观赏时!

一阵风灌着夹杂在其中的清冷之意掠进厅堂之中,但见得周老仙,这老人银发飘飘,有几许安逸的意味,那淡然处之的态度,仿佛是与世隔绝的天地之外的人,他眼睛中光芒闪烁,忽的笑了几声,回过了头去,看向秀秀道,秀秀,老夫的好孙女,菜要慢些的吃,别噎着了,边说边怜爱的将秀秀抱了过来,揽在怀中,眼神却是大有深意的看向依然正自激斗的人,!

秀秀精致的脸庞不安分的看来看去,身子缩在他怀中,抬起头来,燃烧的烛光轻轻的随细风而摇曳,照下了这里的所有的一切,在这么的让人感觉到有些不一样的夜里,那算得上明亮的烛光也同样映照在了,眼前那一张爬上了皱纹但依然安和,慈详的脸庞,他老年的他在秀秀的眼中一直都是身躯高大,所以这一袭红衣的小女孩,嘴中咕浓着身子又往周老仙的怀中,钻了钻,于是就觉得这样很温暖!

她仰起脸,认真凝视爷爷的脸庞,远处的刀剑撞击声,并不影响她的目光,因为真心,所以珍惜!五蜂,被数倍多于自己的人围着打,屡屡见险,此刻更不愿多想,边砍边大骂道,南船剑客,封平幽,你个老杂种,再朝老子们砍一下,小心你女儿。

!他话刚落,同时间便有一位皮肤白净,身着孺袍的中年男子,无奈的苦笑数声,施施然很不情愿的退了出来。。

五蜂见他退出,不由得连连得意,顿时便感压力一松,心中当真是畅快无比,故计重施狞笑道素闻,三书先生,江岳亭,膝下有一女儿,貌美如花,虽远远不如彦州陆秦家的大小姐,但咱兄弟粗人五个,那会在意这个?

他日得空闲时,定要深夜拜访拜访令千金才是!人群中一阵骚动,又是一人惨笑退出,但见他一身白袍素净,面容略带苍白,眉目间带幽郁,唇角勾起连连惨笑着退出,连连摇头!!

二十几人中,打斗时个个左顾右判,隐有担忧之色,看得五蜂是大为开心,高兴,意气风发间五个大块头更是大刀横扫,肆无忌惮,舔舌笑道,刘君子,年纪轻轻,却大是有为,家中还未出嫁的舍妹,怎不与我兄弟引见引见?五蜂当真是,狞笑连连,这一招用起来真是履试不爽,片刻间,二十几人已变成不足十七人了,而那十七人中大多还是心存侥幸,暗道,你认识别人,也不见得就知道老子。。

剑光,刀光影如水华,照过每一个正在看着它的人脸上,飞快疾速的撞击,火花四溅,五蜂身上虽已见血,却不害怕,反而步步紧逼的道,别以为你这十几个杂毛,咱兄弟不认得你们,何信,铁狂,你们还不把兵器放下吗?

炼剑门三人,眼见五蜂近在咫尺,竟不能取他几人性命,早已急的不要命了一般抖动剑花,朝五蜂身上刺,五蜂中一人,似是领头的促不及防,吃了个亏,大吼一声,炼剑门的小子们,今儿个,一只鸟也别想飞出去,!

大刀狂猛劈下,吼道,各位都是有妻女家室的人,不想与咱兄弟为难,就快些走吧,他五人着急言语间,虽不善,但比刚开始吼来骂去的可就要客气许多了。

转眼间,只剩下五蜂与炼剑门三人的争斗,五蜂身高体壮,手使阔刀,劈砍之间大吼开合更增威风,也不见他们有什么招式,而炼剑门三人剑法以快见长,但由于力量的原因,打斗时始终不敢拿细剑与阔刀硬碰硬,他三人对上五人,虽履有危机,依然宁死不退,!

五蜂往往是见剑光袭来,也不讲究招式,一刀横扫,斜劈端的是威风至极,!

炼剑门三人中,怒啸一声,却是被五蜂逼到了墙角,周老仙见他们在门边打斗,并未损坏什么东西,眼见炼剑门三人危急,老眼中精光一闪,拿手的杯子,啪的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一束烛华,一道剑光,!

瞬间五蜂背后似是有什么白光一闪而过,厅堂数十人一片轻呼,静的很是令人不安!剑刃的撞击声,在此刻终于停止了,。

门外的大雨哗啦啦的在下,外边的雷电不时肆虐炸响而起,剧烈的白光猛然间照落外在满是素杀之意的夜晚,就在那片刻,许多人看得清晰,门外那成荫的花葡之中,百花无神,花朵的红色白色相映,万紫千红,绿叶垂然挂着雨珠,有了分凄凉,安静的美,那份安静是属于心中有静的五蜂惊疑间但觉背上很快的闪过一沫凉,奇怪的是身上却没有什么疼痛,可也在这个诡异的夜里,狰狞的脸庞冷汗连连,犹如被人突然踩着了尾巴,更显丑陋不堪,!

他五人大刀齐向后劈,一时也顾不上炼剑门什么人了,手握九环连刀,厉吼一声,只是刀已至,却是没有了人。

他五人片刻间已是汗如雨下,铜铃大眼左顾右判的扫来扫去,背靠着背,狰狞的脸庞满是戒备之意,眼睛四处张望,握刀的手心微微颤抖,极力的想掩饰着什么,!

炼剑门三人呆站片刻,刚要再次扑上,忽的又莫名停下脚步,并排站在了门口更不多言,隐隐是把五蜂的后路给绝了,在这个寻常的夜里,那门口站着三个并不寻常的人,衣衫徐徐飘动,背后的大雨,无数水珠哗哗的下,洒满了一地,三个杀气腾腾的人,三把寒光闪闪的剑。

心中暗骂,真他娘的邪门,俺闯荡江湖数十年也没撞上过这怪事,。五蜂瞪着大眼儿凝视许久,豪无任何收获,心中焦急,竟是单手整了整衣冠,毕恭毕敬的低头弯身行了个礼,才故作风雅的道,是那一位前辈,在此和咱兄弟开玩笑,外边的风雨时不知不觉又大了几分,漫天挥撒的雨粉,经风吹过掠过门边,呜呜作响,说不出的凄厉与清寂,门口的那三道正值青年的男子,握剑站立门边,乌黑长发扬动,打在脸颊和肩头,雷电嘶吼,似是鬼神愤怒,苍穹古歌轻吟着飘入心头,不紧脸皮发麻,素穆倾听!

五蜂不见有人回答,陡然间胆子又壮了几分,道,前辈何不现身,让咱兄弟一看好领略风采?

空气沉闷了许久,只有那烛光燃烧着,明亮昏红,这一分这一刻都似等待了许久,除了五蜂的声音还是没有人回答,五蜂眉头紧皱,只得把视线转动到,里边的愈百人身上,目光所到,但见这些人神情紧张,哆跺嗦嗦的,尤其是一些女子,见到他们五兄弟,也是五只大名鼎鼎的**蜂就那么似是不经意得把目光看到自己身上时,更是惊吓的花容失色,只觉路都走不了了!

五蜂下意识的就知这些人是在怕,想到得意之时更是忍不住的哈哈狂笑起来,一时间,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展露无遗!!

他五人这边湘笑的正狂,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也嘻嘻的笑着道,长生,写的字是长生,说完满脸认真之意的还扭头去问身旁的老者她说的对不对,,

(快捷键 ←)上一章:第032 夜羽醉盈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034 梦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