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 何涣无爱

文/信狂
本章字数:2995 秦颜殇txt下载

烟舞飘飘渺渺的升起,有几许呛人,又略含几分淡淡的香起,干柴燃烧的快,所以不一会儿,火便冒了起来,映着男人爽朗的脸,他的眉毛很浓,鼻梁挺直,嘴唇微微的抿着,眼睛深处,有两团小火焰在燃烧。

凝兰洗完了菜,喜滋滋的也搬了张凳子,冲他身边挤去,男人忽的吟吟一笑道,凝妹,你别想过来,这里烟灰多,会弄脏衣服。

凝兰怔了下,接着便反应了过来,可爱的是“她笑的更欢了,火光照耀下,她美丽的眼睦里,仿佛盈满了柔情的水,琼鼻皱了皱,嘟着红唇,满心欢喜的倚在男人怀里,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软了,柔情沸腾了心灵”

男人笑着往火炉里添了几堆硬柴,火势似是小了些,但依然炙热,他知道过不了多久,火便会上来,他的脸谈不上英俊,却是很爽朗,嗯,就是这么形容吧,他的脸看起来很干净,皮肤泛着淡淡的白,怕弄脏了她的脸,伸出手背刮了刮凝兰的琼鼻,轻轻道乖孩子,你不听话,……

凝兰闻言笑的更为欢喜,呢喃着话语也有些模糊“夫君休想赶走妾”!

男人呵呵一笑,抬头凝视火炉,哪里火焰吞吐,温度炙热,凝兰笑嘻嘻的用脸蹭他的胸膛,女子的幽香,在这片并不大的空间弥漫,好闻极了,男人似也是调皮,低头嗅着她的香气,呵笑道“凝妹,”

凝兰咯咯的娇笑,粉背柔滑,男人俯首嗅着她,乌黑秀发的香气,很是惹人遐想,她眼睦含笑,柔声道,月色不错呐。

明月高挂,月色晶莹皎洁如透明的玉,细细看去,很清晰可以看到月圆中的玉树,树下仿佛还有一只活泼的兔子,仰着大耳朵,呆望那玉树,好像那树是可以吃的一般,可爱极了……

她心里涌起一股柔情,眷恋着他的温暖,呆呆的细语道,不要惊天动地,如此平凡就好了。

男人揽着她身子,正要柔情,凝兰忽的惊叫一声,啊呦,水煮开了,连忙从他怀里逃了出来,咯咯的笑,熟练的拿过早已搅拌好的面浆,轻轻倒入锅中,纤细的手执着筷子,把那面浆搅拌的均匀,男人看她专心的样子,流露而出的幸福,关心道,凝妹小心水烫,

凝兰闻言,红唇勾出沫笑道“夫君放心,妾做了这无数次的面汤,很熟练的,。

男人呵笑道,难道凝妹没听过,万事要专心吗?

没过片刻,她已是下完了面,放开碗具,迫不及待扑进男人怀里,笑嘻嘻的道,“有夫君在这里看着,人家那能专心做饭呐?”

男人脸庞怔了怔,抱紧她柔软身子,有些调皮的咬她脖颈,凝兰怕痒,呵呵的笑,待两人眼睦再次相逢时,都已充满了柔情的水……

她的笑,明艳不失淡然,确又很甜,清晰的让你知道,她在笑,而且笑的很开心,纤细玉指勾着男人的脖颈,她乖巧极了,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那双眼睛似是会说话。

依偎了良久,男人抚摸着她的脸颊,凝兰咯咯的笑,玉手勾紧他脖颈,嘴唇靠近他的脸,俏脸飞上几许红云,柔声道,“夫君,你吻吻兰儿”

男人笑了,忠厚的脸庞似染上了几许红润,抱着她吻了下去,这一吻,似吻了好久

美好刹那,火光照的肌肤更显雪白,凝兰娇羞的喘息,轻语道,夫君,妾要拿菜去来炒。

男人低头抚摸着她秀发,温声道,凝妹炒菜别急,可惜夫君帮不了你。

夜愈深,山中小村庄,笼罩在漫漫月华中,像是不食烟火的仙境。

忙活了不久,饭菜也做好了,两个人坐在石登边,饭菜端放在石台,凝兰从房间里,取出酒和烧饼,柔声道,夫君伤势在身,少喝点酒,也不碍事的,但别喝多,。

男人爽朗一笑道,有你在这看着咧,我那敢偷喝?

凝兰笑颜道,那便最好了,说着,拿过杯子,倒上了小半杯,递给他道,酒已经烫过了,夫君喝口看看。

男人仰头喝了点,咋吧咋吧嘴,示意道,好喝的很,凝妹要不要也喝一点?

凝兰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进烧饼里,久着吃了,见他仍是怔怔看着自己,只得嗔笑一句,捏起酒杯,小小的喝了几口,如玉容颜也染了几许嫣红,好看极了。

男人放下酒杯,专心吃菜喝汤,倒也说话算话,只小喝几口,。

他吃了几口,觉得青菜里有些淡淡的苦味,越嚼越想嚼,好奇道,凝妹放了药草?

凝兰点头道,那药草来之不易,夫君可别嫌苦,治疗内伤,颇有功效!

男人笑着看她的脸,唇角露出幸福道,夫人采的药草,就是再苦,也蕴含着甜味,正说着,又夹起几根青菜。

凝兰脸颊一红,小声道,瞧夫君说的,怪羞人的,不过嘛,良药苦口,都是这样的。

秀秀实话说,她已是有些犯困了,只所以睡不着,便是想听完这少女讲的故事,少女似乎并未察觉,抱紧了她,往城外走去,秀秀抱紧她肩膀,小声道,姐姐,那后来怎么样了?

少女用柔和的语气道,后来呐,我也不想回忆了,只是你想听,我便讲给你,当下柔音道,凝兰悉心照料丈夫,过了不久,他的伤就好的利索了,只是胸口有时候还回淡淡作痛,说与凝兰听,凝兰似是并不在意,总是笑说,无妨,无妨,夫君只是大伤过后的一点小病根,只是她嘴上说无妨,却是经常上山寻找一种叫,蓝翘花的药草,那种药草并不常见,只是她苦心寻找,总能找到些,欢喜的采回家当成野菜,做与丈夫吃,男人吃了蓝翘花之后,奇怪的是,胸口也不疼了,只是时间再过的稍久一些,便又开始疼了,于是凝兰就又寻来蓝翘花,偷偷让丈夫吃,。

又是一天,时光已进入了冬季,凝兰说是去邻村,医治病人,实际却是又偷偷上山出去采药,天空飘着小雪,她背着竹蓝,在茫茫大山找来找去,男人不知道,她又来采药,他想着,凝妹定是去邻村,她临走时,穿的衣裳并不多,我得拿上衣裳,去接她回来,就这样想着,便拿了一把伞,带上凝兰冬天的衣裳,出去邻村找她,。

而凝兰脸已经被冻的微微发红,庆幸山上也无风,她的手在杂草中翻来翻去,寻找着蓝翘花的根,那是种并不起眼的药,所以也不好找,只是她必须找到,那是一股信念,她忍着寒冷,为了不让男人知道她是来上山,所以她故意穿的很薄,只是天真的很冷,小腹也微微开始隆起,她知道,那是她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天地之间,飘着雪花,白茫茫一片,她心里想,夫君的病用蓝翘花滋养了很久,想必再服食一段时间,便会痊愈了,只是这冬天,白茫茫一片,药草极容易被埋,而蓝翘花也熬不过冬天的寒冷,过不了多久,便会全部被冻死,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寒冷,只是想,到那时,也只得拿着小锄,挖些蓝翘花的根了,想到这里,她被霜雪冻的发红的脸庞,漫漫涌起一抹暖暖的笑,夫君有救了,,”

山下,雨雪轻飘,幽幽落下,他手执着雨伞,走在山间小路,抬头是茫茫大山,耸立在头顶,怀中抱着的是凝兰的衣裳,他看到,几个老年人在门口,聚集着抽旱烟,个个慵懒,仿佛也在享受雪花带来的美,他快步上前,伞下露出张,爽朗的脸,笑容道,请问,老人家,今天见过凝兰了没有?

凝兰好医病,所以方圆几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她,名声很好,小孩子们也都知道她的名字,那些老人见是凝兰丈夫,连忙咳了口烟气道,是凝兰夫君啊,今天老头们几个在这抽了好久的烟,并未见过凝兰仙人啊。

男人呵呵一笑,想起她长的很漂亮,喜欢救人治病,山里人感激的不得了,总把她当成仙女一样尊敬,他这个当丈夫的脸上也有光,只是她去那了呐?抬头看,哪里是茫茫大山,心头葛然涌起一股紧张,凝妹莫非又独自一人跑去采药了?

他想着,脚步也不停,举起雨伞,便往山上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078 幸福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080 上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