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 琥珀色

文/信狂
本章字数:2524 秦颜殇txt下载

韩离咧嘴呵呵一笑,问道那冥夜宣很厉害吗?

段德老脸闪过几丝异色,低声道,他是极厉害的,不过快要死了,他和人私奔,早已背叛了鬼谷派,犯了门派间的大忌。

韩离奇怪道,他武功既学自鬼谷,怎么还会背叛?

段德轻轻一笑道,那个问题,老儿就不知道了,韩离正待细问,肩膀一阵撕裂般的痛,却是段德执着烧红的刀子,在割他肩膀伤口的烂皮,只得咬牙坚持,。

段德动作极快,快速上了药,拿干布包上道,本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就是琳了雨,烂了几块皮,现下已无事了,。

韩离整理好衣衫,温声道,可以了。

筱灵灵回过头来,看了看他,见伤口已经处理了,也安心了许多,又望段德看去。

段德闭了闭眼,老态龙钟的样子,皮肤紧巴巴的,烤了会火,目光似有深意的看着门外棣骑,呵呵的笑。

韩离拉过段德身子,大惊一声,却见他嘴角已是滋滋流淌着血,血泛着黑气,失声道,先生这又是何苦?

段德强自站起身,见韩离要扶自己,他眼神疲倦的摇了摇头,步履蹒跚的往墙壁走去,重重的靠在墙壁,深深的吐气,火光映照着他的脸,憔悴的不像样子,外边的棣骑已是人仰马乱,棣骑中人匆匆抽出筒箭,往天空射去,一朵火红的长剑,直刺夜空,经久不散,宣示着圣妖堂又一代名宿的陨落。

大雨份飞,数十名棣骑,踏着死亡的阶梯,将欲逼来,段德嘴里拥出几口黑血,咳嗽着道,,咳,别留在这里,别留在这里,棣骑后边有个恐怖的存在,,他不是人,不是人,是恶魔,……

韩离走上前,慢慢蹲下身子道,先生为什么救我们,段德咧嘴一笑,轻声道,因为老儿也曾经年轻过啊,似你们三个真正懂得年轻的人,怎么能让只知道杀人的恶魔,给害死,咳,老儿活了这么大年纪,是非曲直还是看的明白的,,咳,说到这里,他已是灯尽油枯了本是干巴巴的肌肤,也染上了几分油色,老儿死后,自会有人处理,咳咳,那个恶魔,你们,你们不要和它纠缠,如果它敢追你们,你们就逃,逃的越远越好,它是没有脑子的,不属于人世间的东西,它害怕,它害怕,韩离再要往下听去,段德已是气绝。

她裙摆飘飘,如梦如幻,美的不似凡人,眼睦清冷看向门外,数十棣骑齐身护喝,长枪猛然列起,马匹嘶鸣,棣骑,棣骑,人间不可一世的棣骑,三人一排,声势浩大赫然冲来,赵晴晴立在门内,纤细玉指,缓缓并起,清声道,韩公子你受伤了只陪伴好灵灵便好,棣骑不过数十人,死一个少一个,她虽是女子,话语却是自有一股毫不胆怯的气息。

话刚完,棣骑便已是冲了过来,当先一人,右手持长枪,呼喝一声,马匹载着他腾空跳起,长枪从黑暗中,势如破竹一般刺了出来,那把枪,是生铁铸造,沉重至极,握在这训练有素的棣骑手中,却是使的气势惊人,对方明显欺她是女子,使一交手,便重装铠甲在身不说,铁马横冲直撞,长枪刺来的瞬间,韩离只觉得颇为耀眼,她出手了,那是只十分白皙的玉手,纤细五指捏握,就那么生生往那枪尖迎去,那为首的棣骑,似不敢相信,哈哈的笑,只是瞬间,他的笑容便僵硬了,面具下缓缓流出鲜血,马匹轰然倒地,一人一马生生被震毙。

余下棣骑哗然纷纷跳下马来,持着长枪,大刀,往屋子里逼来,赵晴晴玉颜冰冷,竟是慢慢从屋子里走了出去,她的身影,朦胧着一层晶莹光辉,如天宫仙女一般,韩离一怔之下,她已是走下了台阶,雨水哗哗的流下,打不透那一层薄薄玉光,雨夜里,她就是颗明珠,一颗无比高贵的明珠,那手中握着的是一把亮如霜雪一般的剑,那剑雪白的令人心寒胆颤,周身似也缭绕着一层薄薄得雾气,嗡嗡直鸣,正是极度想要饮血的表现,。

数十棣骑,不畏生死呼喝着,冲了上来,韩离牵着筱灵灵的手,走到门边,那绝美的少年女子,长剑行如流水般挥洒自如,人如流星,快的不可思议,即使棣骑身披重甲,在那神兵利器面前,一个个不时倒下,转眼间已是有十几名棣骑毙命,雨水顷斜,她指尖弹着剑身,睦子清冷,饶是棣骑中人悍不谓死,此刻面临这少年女子,也生出几分无奈的感觉,依仗的铠甲,在那剑峰之下,就如布匹一样脆弱,恰在此时,五,六里远的地方,嗷嗷响起撤退的号角,众棣骑喜在心头,纷纷叫过自己的马,转瞬间个个跨上马背,飞一般的骑马狂奔,来的快,走的也快,只剩下十几匹无主叫唤的马,在野地里吃草。

韩离,在火堆旁看着这一切,不由得感叹道,阴阳谷的第一传人,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与之比肩的,!

赵晴晴扶剑走入里屋,玉颜清冷的看了看韩离与筱灵灵,轻轻的说道,灵儿要与韩公子在一起?

生死选择下,筱灵灵顿时没了主意,嘟着嘴道,姐姐……

赵晴晴走了过来,蹲在火堆边,扶剑沉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待众棣骑亡命飞奔的声音,慢慢远去,筱灵灵倚进她怀里,轻轻的闭上眼,赵晴晴揽着她的肩,眼睦有几分水雾流动,惊艳的美,她抚摸着筱灵灵的秀发,柔声道,晴晴一介女子,纵是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把那些听到号角的棣骑们吓得,亡命飞奔,,刚才他们的眼,流露出发自人心深处的恐惧,撤退的时候,个个唯恐比别人撤的慢,韩公子可懂了?

韩离接道,所以说我们几个人现在所处的地方,一定将会有一些令那些棣骑们,都会感到害怕的东西,按照刚才那些棣骑不怕死的秉性,他们不可能会怕人,说到这里,两人目光相视,齐声说道,他们怕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段先生说的恶魔,话已至此,纵是韩离胆大,也禁不住头皮一阵发麻,回头看去,段德的遗体静静靠着墙壁,似是有许多未说完的话,!

赵晴晴绝非优柔寡断之辈,断然道,便是现在,那些棣骑已距我们约三里,!

她说着,拉起筱灵灵道,我们三个人一齐走,。

筱灵灵咬唇微微笑道,灵儿只要能和姐姐,韩哥在一起,做什么都不后悔。

韩离起身冲段德拜了一拜,转身要走时,忽见的赵晴晴与筱灵灵并肩也冲段德拜了一拜道,前人风范,自古迷途知返的又有几人?先生若地下有知,也该含笑九泉了……

几人说罢,纷纷快步冲出门外,夺过几匹快马,骑了上去,赵晴晴道别追那些棣骑,我们不能过去,只有往相反的地方追去。!

三人俱是精于骑术,勒紧了马僵,呼喝道,驾,驾,马匹几声嘶啸,撒开四蹄,往前飞奔。

(快捷键 ←)上一章:第085 矫如群棣参龙翔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087 细雨长飞漫鸿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