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 偎偎若蝶

文/信狂
本章字数:3811 秦颜殇txt下载

《雪歌红》信狂。

沙场秋点兵,我君引剑行。

锦旗铺天漫,蹄声绝人影。

闺楼有所思,华彩坠门庭。

又是年关到,灯火已满城。

蜡烛始油干,坚持到天明。

长山路遥远,君去归不返。

窗外十里雪,更扰贱妾心。

悲声总凄凉,无语话人伤。

偶尔扶长琴,泪已湿眼眶。

塞外之冬年,白旗下雄关。

雪下覆寒骨,城上欢呼声。

将军大捷回,君侯赐功名。

唯无我君人,闺楼哽咽声。

黑发思华年,白发照铜镜。

北风复又来,冬年也已临。

只是当年人,谁来伴忧愁。

一人对窗外,似曾雪未红。

筱灵灵听他这么一说,自是不能把圣妖堂的棣骑,和长生宗的连城精骑相提并论,珉嘴淡淡一笑而过,改口道,公子睿智,举世无双。

唐扇行本就精明,倒也不会真认为筱灵灵是在真心夸他,看了看眼前那对手握手并肩而站的人,开口道,韩兄弟和段德交过手,灵灵小姐亲眼见过,你觉得段德的武功怎样?

不待筱灵灵说话,韩离心中十分敬重段德,下意识的就抢先答道,段老先生武功甚好,手中长鞭,快如闪电。……

“筱灵灵低头沉吟片刻,慢慢抬起头来道,依我看,七大家中圣妖堂名声虽然不怎么好,可也并不全是贪生怕死之徒”

这句话发自她肺腑,语气说的颇为坚定,激荡,韩离叫了一声好,握紧筱灵灵手,赞道,说的好,这才是阴阳谷人的风度。

在一边坐着的末陨洪,突然睁开眼,表情冷默的道,来了!

唐扇行沉默不语,筱灵灵抬头看了看远处那浓郁的雨雾,慢慢的静了下来,谁也不说一句话,就那么站在飘洒小雨中,看着那雾深处。

马蹄声由小变大,远处雾气里,伴随着马蹄声的出现,闪现而出几支火把的光芒射穿雾气,远远照了过来。

那是一大批的马队,看样子仿佛完完全全就是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军旅,马队上诸人银色盔甲激昂,腰悬长剑,面容模模糊糊的透着一股坚毅,筱灵灵失声道,棣骑。

唐扇行咬着嘴唇,冷声笑道,真看得起咱们,出动这么多棣骑,唐某人便是真的死了,也不觉得冤。

末陨洪看去有几分平静,平淡道,不要着急,该结束的时候,总会到来的。

韩离放眼望去,浓雾岩中,火把窜动,照出大批棣骑的身影,棣骑的厉害,他可是亲眼看到过的,只是这一次也不知道领导棣骑前来的又是何人。

唐扇行耐不住寂寞,放声大笑,手凭空一翻,冲韩离道,,棣骑铠甲厚,没有利剑伤不了他们,韩兄弟望你借我长剑一用,纵横厮杀以后,如果侥幸不死,定会亲手交还与你。

韩离看着他目露狂态,不顾重伤身体,着实悍勇,喉咙咽了咽,也说不出什么话,怔怔的把自己手中名剑,凝霜递了给他。……

唐扇行吟吟一笑,接过长剑,手腕凭空一抖,凝霜沧啸一声,寒气逼人,他忍不住赞叹道,真是一把好剑,说着更忍不住,举起长剑,眼睛看着剑身,深吸一口气放声狂笑道,“雨夜执长剑,悠悠浪子心。天涯苍茫路,竟是无一人。知己更嫌少,沉吟到如今。再把剑器舞,一剑杀万人。”

他大声笑着,脚步已是迎着棣骑们行去,长剑如雪一般寒人,他身子挡在路中间,只听的一声断喝道,长宗扇行在此,妖人们要来就快些来,莫要啰嗦。

筱灵灵转过身子,不忍细看,末陨洪轻声喘息,伤情似是更为严重,面色有几分伤感道,这里玄异至极,扇行可拖棣骑片刻,你们两个人还年轻,不应该这么早就死去,如果有机会,就趁机选个时机一齐逃出去,我自会为你们垫后,但愿苍天眷恋,可怜可怜这世间深陷苦痛的人。

韩离听他话语豪不为自己着想,心系苍生,禁不住敬佩之情,却又说不出什么客气话,只好看着唐扇行身子,暗道,棣骑若冲了过来,便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护灵灵脱围。

筱灵灵不知道他心意,却是看到他嘴角有一丝浅浅的笑,说不出的好看,心中有几分柔情,细声说道,死有何悲,生有何乐?但教我死的其所,与心上人在一起,不枉此生。

两人紧紧握起手,并肩冲唐扇行的位置走去,因为谁都看的出来了,在这阵中,是决然逃不出去的,只不过是早死与晚死的结果罢了,唐扇行直接面对敌人,也许不过是为了早早解脱自己,不愿做困兽之斗一般的挣扎,他在长生宗位高权重,自是不甘受辱,倒不如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却看对面的棣骑,火把如长龙,照的方圆大地一片通明,足可见人数之众,实力之强,棣骑训练有素,排列有序,铠甲鲜明,隐隐听到激荡之声,马鸣剑动。

唐扇行,冷冷一笑并不说话,看着那为首数百名棣骑,从中间开始分开,在黑夜中缓缓踏来一辆火红马车,那车委实巨大,由四匹黑色俊马拉着,车后跟着众多棣骑精锐,人人骑着俊马,拥簇着马车朝前行驶过来,韩离,筱灵灵走到唐扇行旁边,看着那马车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筱灵灵看了又看,忽的开口道,不对,不对,这些棣骑不对劲儿。

韩离听了这话,失声道,什么?

连唐扇行都有几分动容之色,疑问道,灵灵小姐可是看出了什么?

筱灵灵咬咬嘴唇,喃喃道,我,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不过那些棣骑确实不对劲。

唐扇行低头一想,嘟囔道,这可就是真的奇怪了。

几人各怀心思,看着那辆马车,已是停了下来,停在棣骑之前,几名棣骑下马世风,弯腰站在马上门前,那珠纱被一只纤细的手掀了开来,里边走出一名怀抱红木檀琴的少年女子,那女子眉目柔和,含着几分善良的平和,淡黄的衣裙给她的身影带来几分说不出来的伤感,雪白脸颊,渐渐涌现而出浅浅红晕,似是不习惯在如此多的人面前,棣骑们搬过琴桌,摆在两方人对峙的中间,在琴桌下,铺下红色的布女子身影柔弱,轻轻跪在那红布下,把琴摆放再桌上,伸指轻轻一弹,琴弦弹动,发出清脆之声,唐扇行不屑道,圣妖堂的人便是如此,连厮杀都要弄得这么高雅,唐某人见了心底都发毛。

那女子听见他说的话,也不生气,抬起脸颊淡然一笑,久闻唐公子,喜好风雅之事,文笔墨笔甚美,今日一见,只觉公子比传说里说的,少了一样东西。

唐扇行脸庞紧崩,动容道,什么东西?

女子细眉轻舒,唇角启道,豪气,说着手指在那琴弦上轻轻一弹,发出峥的一声。

唐扇行怔住了,脸庞却是浮现出了笑意,也不多说,只道,为何?

女子看着手下木琴自顾自的低声道,世人只道,公子你阴险奸诈,名声不好,这确也不假,只是他们都不知道,阴险奸诈的人,好多都是有几分豪气在身的,你说对不对?

唐扇行低头看看脚下,微笑道,领教了。

那女子目光看去,停留在韩离身上,问道,敢问您可是韩公子?

韩离莫名对这女子有几分害怕,握紧筱灵灵手儿,点头道,不错。

女子闻言,委婉一笑,起身冲他弯腰一拜,韩离这才注意到她身材修长,容貌甚美,但更吃惊的是,她为什么冲自己一拜,女子弯腰一拜,伸手整理胸前秀发,委身坐下,却是没有了笑容,反而涌出几分伤感复道,承蒙您心思善良,善待了圣堂的段老先生,让他遗体不至毁坏,这恩情,却要教若蝶如何报答才好?

韩离本就对段德印象甚好,见她这么一说,明知段德却是受圣妖堂派遣而遭身亡,这可与圣妖堂有大大的关系了,不紧冲口而出道,段老先生受你们这些妖人蛊惑,落得身死异地,这却要如何来说。

女子听他话语说的难听,也不生气,低垂着头,眼角有几分湿润,看去有几分楚楚可怜,声音颤声道,您错了,段老先生并非死在我们手里,而是受不了独孤太真这奸贼所逼迫,不得不主动请命来到这魂楼里的,也许他的死,对他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可是又要若蝶这些活着的人怎生是好?

她这话刚一说出,便似一个晴天霹雳把唐扇行,韩离等人轰了个目瞪口呆,独孤太真可是圣妖堂的堂主,天下诸雄之一,掌握诺大圣妖堂基业不说,自己本身道法更是学究天人,耳听的这圣妖堂的女子竟公然辱骂独孤太真,实在是把人吓的不轻,唐扇行心里嘀咕道,这女子莫非是疯了出来?

韩离哑口无言,愣住片刻,连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叫若蝶?

女子点点头,轻声道,是,小女名为应若蝶,家父便是前代圣妖堂,堂主。

韩离,等人彻底愣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应若蝶脸色不变,盯着韩离脸庞,追问道,您可懂了么?

末陨洪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道,她说的不错,圣堂上代堂主,确实走的蹊跷,早有人猜是独孤太真下的手,但却真是无一人敢说出来。

应采蝶听的末陨洪提起自己父亲确实走的蹊跷,不禁控制不住流下几滴眼泪,哽咽道,家父为圣堂呕心沥血,不敢懈怠,深知七大家之间,只有和气才能长久,互相攻伐实在属下策,故长约束圣堂中人,不得擅自行事,岂料独孤太真奸贼常上谏言,前有强秦灭六国,我堂今上下齐心,何不效仿强秦,先灭长生,再灭鬼谷,西联万蛊门灭凌霄,少绝,阴阳,待大局已定,再举派灭亡万蛊门,堂主届时一统七大家,我派将万世昌盛,此乃大功业也。

她虽是女子,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带着一股当初独孤太真说这些话的语气,听的众人心中一阵阵寒气,直升背心,乍舌道,这独孤太真,野心之大实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妄图以圣妖堂一家,逐步灭亡其他六家,别人恐怕也就是只敢想想,他倒是直接说出来了,怎不叫人震惊。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7 此情此景正相宜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109 若蝶一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