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 昨夜一场惆怅

文/信狂
本章字数:10241 秦颜殇txt下载

赵晴晴泯唇喝了一口茶,细眉轻舒道,柳姑娘,这是什么茶?

柳梦瑶起身又给她倒了一杯,盈盈笑道,这是家里自己种的,映媚。

赵晴晴低首认真看去,只见茶杯中几片嫣红的叶,漂浮在杯口,香气四溢,确实好闻,且入口丝滑。

柳梦瑶也给韩离,筱灵灵都倒了一杯,两人喝了几口,赞不绝口道,看来将军府里,一定有个喜欢喝茶的人。

柳梦瑶道,将军府里,夫人喜欢喝茶,每天都要喝。

筱灵灵在一旁吟吟笑道,茶之一道,恬淡寡淡,类似人生,也算的上是人的真实写真,越喝越有味,越喝越无味,都是如此这般。

韩离道,灵灵你不知道,喝茶是那些男人喜欢做的事,撩做风雅,鲜少见有女子饮茶。

又听柳梦瑶笑道,灵小姐,和韩公子真是一对良配,一句话说的两人泯嘴,浅笑以对。

四个人,吃完了饭后,围着茶桌,对月品茶,窗外月明如玉,清光如映,透过窗子照射进屋子里来,只见柳梦瑶脸上浅笑盈盈,五官精致,眼睦里透着聪慧,琼鼻娇挺,鲜嫩红唇微微泯着,乌黑秀发披撒肩头,身上穿一件紧身水色纱裙,将少女曲线曼妙处,恰到好处的勾勒了出来,一双藕臂轻拿紫壶,透过纱袖,隐隐约约看到白皙玉嫩的肌肤。

筱灵灵喝了几口茶,赖在韩离身边,伸出素白玉手指着夜空明月,浅浅笑道,这月色皎洁,最大乐事,莫过于亲朋好友,相聚一堂了。

赵晴晴斜倚窗边,容姿皆美,玉颜清冷,身上白衣绣裙在月华中,泛着柔和霜华,微咬朱唇淡淡笑道,烟波渺渺,明月皎洁。

曾记人约小亭楼,今朝相聚,往年再想竟不堪回首。

柔情羞来,倾心把水酒。

醉也不过这个时候,醒也不过人生几个春秋。

香衣略薄透,闻茶香赏亭楼。

一首词说完,她仰脸对看窗外明月,脸颊美的惊心动魄,脖颈雪白,秀美。

韩离看看筱灵灵,她捧着茶杯,看着自己,甜甜的笑,看去她样子甜美,眉目温柔,说不出的柔美,低声念道,灵儿。

筱灵灵笑道,干嘛?

柳梦瑶嫣红唇,看去湿润魅惑,品了一点茶水道,筱姑娘她真漂亮。

筱灵灵歪着头颈,羞涩笑道,哪有。

赵晴晴这时忽然道,是谁?

几人猛然坐起,看着窗外,只见窗外月夜中,十几道诡异黑影,手负长刀,不吭一声站在屋顶,对月观望。

韩离道,晴姐,这些人不是善岔,我们住在将军府中,不能容忍这些人乱来。

黑影转过身子,似对这边诡异一笑,接着跳下屋顶,消失在黑夜中。

就在此时,听的几声狗叫狂吠,伴随着许多人喊道,抓刺客,抓刺客啊,许多火光已是亮起。

柳梦瑶惊讶道,晴仙子,你看那边还有许多黑影。

韩离顺着她目光看去,但见将军府中,许多楼台屋顶,竟是密集的三五成群的站着许多黑衣人,个个手负长刀,白亮如雪,粗略看去,竟有百人之众,这个不寻常的夜里,说不出的诡异。

赵晴晴转身淡然道,既然来了,他们也就不用回去了,灵灵,陪我过去,韩离保护柳姑娘,记住别呆在屋子里,不然出了事也不知道。

她说罢,就转身出去了,筱灵灵看眼韩离,做了个可爱的姿势笑道,韩哥,保重,说着追赵晴晴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柳梦瑶和韩离两个人,韩离看着柳梦瑶,柳姑娘你来我身边,我们一起下楼。

柳梦瑶点点头,柔顺笑道,嗯,说着轻移脚步,走到韩离身后。

韩离拿起烛台,往楼下走去,楼道里有淡淡的风,身边柳梦瑶身上散发着少女的幽香,几许乱发扫过韩离脖颈,痒痒的,耳畔,不时响过抓刺客,抓刺客,刀剑撞击的声音,忍不住问道,柳姑娘,你们将军府里,今夜是不是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

柳梦瑶跟在他身边,声音轻柔好听的道,嗯,今夜府里住了城主和云罗公主。

韩离在楼道里走着,烛光并不明亮,依稀照着路,他自顾自道,如此也就对了,我看那些刺客,显然就是冲着城主和云罗公主来的,可恨了,有些人居心不良,真是险恶,唯恐天下不乱。

柳梦瑶低吟一声,似有几分不知所措,不说话了。

韩离奇怪道,柳姑娘?

柳梦瑶心不在焉,啊,了一声,问道,怎么了?

韩离摇摇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还以为你刚才怎么了。

柳梦瑶笑笑道,公子说笑了,我没什么事的。

韩离道,那就好,两人说着已是走到了楼下,抬头看去,直觉空气清新,院中过道里,不时有人跑来跑去。

柳梦瑶眨着眼睛,看来看去,忽然惊呼道,那边有好多黑衣人冲咱们过来了。

韩离心里大骂倒霉,抓住柳梦瑶手就往前边跑。

柳梦瑶惊叫一声,道,公子,紧抓他手跑了起来。

韩离看也不回头看,边跑边道,追你我的是不是有几十个人?

柳梦瑶急迫道,公子说对了,就是有几十个人,好吓人。

韩离道,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尚且能和他们打,可是你不会武功,打的话,一定顾不上你,万一出了事情,可就对不起你了,唯今之计,只有跑了。

柳梦瑶听到这里,脚步慢了下来道,公子,是梦瑶没用,拖累了你。

韩离抓紧她手道,柳姑娘你误会了,可别这样想。

两人跑了一会儿,柳梦瑶气息紊乱,实在跑不动了,喘息道,公子,梦瑶实在跑不动了。

韩离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空无一人,那来的几十人,正郁闷间,脚步就停住了,柳梦瑶被他紧拉着手,正拼命的跑,他一停步,自己却不知道,收不及势,啊呦一声,摔倒在地。

韩离连忙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在栏杆上,道,柳姑娘你不会是看花眼了吧,这咱们背后哪来的几十人追咱们?

柳梦瑶没有说话。

韩离好奇看她一眼,柳梦瑶紧紧咬着嘴唇,眼睦里泪珠一滴一滴掉。

韩离顿时慌了,凑近她道,刚才摔疼你了?

柳梦瑶紧咬嘴唇,玉手摸着自己腿,忍疼说道,公子别担心,梦瑶没事的。

韩离向四周一看,莫名奇妙的觉得周围,高墙林立,深草丛生,有点鬼气森森,蹲下身子道,柳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

柳梦瑶擦擦眼泪,抬头望周围一看,俏脸闪出几分恐惧道,颤音道,公子,你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城主当年打仗杀人之后,弃尸埋葬的地方,后来建将军府的时候,商霏主嫌弃不吉利,所以这里都不让人来的。

韩离淡淡道,柳姑娘,你要记住一句话,所谓鬼神之说,韩某人是亲眼见过的,不过,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的。

柳梦瑶低声呢喃道,嗯,脸颊已红了。

韩离抬起她腿,放在自己膝上,撩起她长裙,露出洁白**,捧着她腿道,摔着膝盖了,说着从自己怀中,取出药膏,洒在她伤口,自语道,出门在外,经常受伤,习惯了后,也就总带着金创药了,没想到今天还真用上了,你别怕疼,只是摔破了皮,流了点血,过段时间就好了。

柳梦瑶红着脸颊,细声道,多谢公子,梦瑶不怕疼,就是觉得公子错怪梦瑶了,刚才真的有几十个人追着你我跑。

韩离点点头道,你这样说,我就一定不敢怀疑了,抬头一看,她玉脸泛红,一双眼睛明媚秀长,肌肤晶莹,透出几分小女儿的羞态,明睦中流动着动人清澈的水雾,看的一阵心慌,连忙低下头,突然看见自己抱着她洁白长腿,入手滑腻,自己脸倒是红了,手一松就把她腿丢下了,柳梦瑶顿时,啊,的惨叫一声,膝盖上孜孜流出血来,韩离手足无措道,啊,额,这个这个,柳,柳姑娘你没事吧?

柳梦瑶紧咬牙齿,疼的泪水直流,哭道,韩公子,人家疼死了啊,呜,,呜。

韩离额头已见有汗,弱声道,对不起,柳姑娘,我这就给你包扎上,说着倒出许多药粉,倒在自己掌心,按住她膝盖伤口道,柳姑娘你忍忍,千万别乱看。

柳梦瑶举起纱袖,擦干泪珠,好奇问道,公子,为什么你不让梦瑶乱看?

韩离见她膝盖不在流血了,从自己衣裳撕下几段布条,绑在一起,抱住她腿,包扎了几圈,包扎好帮她把腿轻轻放在地上,柳梦瑶倒是很乖,也不喊疼了,一双明睦只是好奇的看他脸庞道,韩公子,你倒是说话呀。

韩离拔出佩剑,坐在她旁边道,世道风气不正,乱世多肮脏鬼物,有些人体质弱,就容易看到那些东西。

柳梦瑶抱紧自己,探着脑袋看来看去道,这里平常都不叫人进的,城主以前打仗,杀了几万人,尸体都是集中起来乱扔的,尤其是对自己的仇敌,那都是整家几百口,几百口的杀掉。

韩离道,柳姑娘,你感觉怎么样,可以走吗?

柳梦瑶蹙眉道,疼的很。

韩离道,这里鬼气森森,叫人心里发毛,这样吧,我扶着你,咱们两个慢点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柳梦瑶强自微笑道,那就这样办吧。

韩离站起身,放眼看了看四周,微风周周,草木葱深,头顶明月旁边缭绕着几许乌云,说不出的压抑。

柳梦瑶颤抖着站起来,细眉紧皱,忍不住道,韩公子,梦瑶腿实在疼的很,没法走。

韩离没说话,目光却被草丛深处土堆上,一道人影吸引住了,那人影背对于他,穿着一身破烂的白衣,长发如墨,洒在背上,掩面呜呜哭泣。

听声音却是一个女子,脚边还有一个挥身没穿衣服的小婴儿,嘻嘻而笑,在她脚边爬来爬去,瘦狭的双眼,远远的看了过来,稚嫩的脸庞对着韩离似笑非笑。

韩离咽了口,口水,转过身来道,柳姑娘你可听到了什么声音?

柳梦瑶正觉得腿疼,这时听他一说,歪头听了又听,诧异道,公子,你怎么了,这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啊。

韩离脸颊已是流下汗来,耳边女子哭泣,由远至近,越来越响,凄惨又吓人,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挠着自己的耳膜一般,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又往那土堆上女子看去。

那女子哭了一会,仿佛感觉到韩离目光,慢慢转过身来,一张早已腐烂了的脸,惨白一片,看着自己,诡异的笑。

韩离脑袋中,轰,的一片空白,汗毛直竖。

就在这时,远处草堆深处,响起阵阵惨叫,几十道人影从草丛里,惊慌失措,屁滚尿流的跑了出来,口中惊叫道,我的娘啊。

柳梦瑶回头一看,惊道,韩公子,你看,你看梦瑶没骗你,哪里确实有几十个人。

韩离看着女鬼,飘渺不定,只觉得心惊肉跳,喉咙发干,一把拦腰抱起柳梦瑶,大步往狗吠声最大的深处走。

柳梦瑶红着脸,被他拦腰抱着走,倒是不会觉得腿疼了,只是看见韩离脸色发白,似是害了一场大病,脸颊满是汗珠,大步而行。

柳梦瑶见他满脸是汗,伸起纱袖在他脸上擦了擦道,韩公子,你看见什么了?

韩离被她擦去汗后,微风吹来,一阵清凉蔓延全身,清醒几分,惊魂未定道,自从来到这里,韩某人梦里撞鬼也就算了,没想到明月相照中,也能见到鬼,真是吓人。

却见柳梦瑶眨眨眼道,公子,你肯定看花眼了。

韩离摇摇头道,也许是吧,只不过今夜无眠却是真的了,府里来了一百多刺客,可够乱的了。

柳梦瑶幽静道,说的也是,这些位高权重的人之间,总是喜欢杀来杀去的。

韩离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柳梦瑶道,现下好多了,多谢公子一番照料。

韩离道,不是韩某人欲占你姑娘家的便宜,而是情形所迫,迫不得已,离即使再莽撞,也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柳姑娘不生气就谢天谢地了。

柳梦瑶听到这里,芳心如鹿撞,伸着纱袖细心给他擦拭热汗,微微一笑道,公子不必惭愧,小女不是那种自认为金枝玉叶的人,更何况你说的,但凡明白事理的人,都会理解的。

韩离不知想起了什么,接着道,柳姑娘,劳烦你告诉我,你家住在这里?

柳梦瑶害羞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韩离道,你腿不方便,我得送你回家。

柳梦瑶娇软身躯散发着浓郁的体香,低声道,我家里远,就我和弟弟就两个人住,离将军府要三里多地。

韩离叹道,我以前自认苦命,长大了才知道,苦命的并不是我一个人,只是我们既然认识了,就该真诚相待是不是。

柳梦瑶点点头道,嗯,说的对。

韩离又道,梦瑶姑娘,你知道吗,商霏的将军府为什么待我晴姐那般好,我想将军府肯定和我晴姐达成了某种联盟,对抗独孤太真的圣妖堂,和城中叛逆势力。

柳梦瑶奇怪道,独孤太真是谁?

韩离摇头道,唉,独孤太真是个十分厉害的大人物,可惜我跟你讲,你也未必知道他,还是不知道他,免得多想。

柳梦瑶乖巧的道,公子,你这样说了,一定有你的道理,梦瑶也就不问了。

韩离心思乱作一团,听了她话,忍不住赞叹道,你真是个温顺的姑娘,像极了一个人。

柳梦瑶,疑问道,嗯?

韩离抱着她,眼睦如星辰般明亮有神,身影挺拔,大步行走,只是眉间掩不住愁意道,可惜她喜欢安静,不喜欢被人提及,所以也就不能对你说了。

柳梦瑶仰着小脸,认真看他的眼睦,飘曳的秀发散发出阵阵发香,笑笑道,没关系,不知者无罪,这句话永远没错的,梦瑶若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就不会犯错了。

韩离道,柳姑娘,你在将军府里,主要忙些什么?

柳梦瑶美睦中涌动着柔和清光,歪着头,认真想了想道,好像也没有什么要忙的,每天都是负责一些府里档案整理。

韩离停下脚步,低头看着她眼睛,两人呼吸可闻,柳梦瑶脸颊发热,韩离似若不知道,那柳姑娘可知道,这流影城里的一些旧事?

柳梦瑶看去柔弱的睁着眼睛,看着他脸道,公子如果想知道的话,没问题的。

韩离想了想道,柳姑娘可知道,这城中有没有被自己夫君惨害而冤死在深渊里的女子。

柳梦瑶皱眉想了又想,想了半天,公子说的这种事情,属于天人共愤的事情,如果有发生的话,只有两种可能,绝对不会不被人知道,第二是谁人也不敢说出来。

韩离道,如此就算了,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对了,也许等你腿伤好了,会请你带着韩某人在这流影城里好好游览一番呐。

柳梦瑶温柔笑语道,说好了,等梦瑶伤好了一定带你去。

韩离道,一定,柳姑娘,宋管家说你们流影城里

有三十万人口,是真的吗?

柳梦瑶,摇摇嗪首,唇角露出一丝笑意道,不止三十万。

韩离眉目一怔,问道,不止三十万,那他为什么要说三十万?

柳梦瑶恬淡笑道,这个也不怪他,流影城的人口普遍对外号称三十万,许多人也就认定三十万了,当然最重要的也是,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关键时刻,对敌军致命一击梦瑶整理档案时,由每地的税收得出,除去年老的和妇女儿童,流影城仅年壮的男丁就有二十五万人,真正人口应该在七十九万人左右。

韩离听完,低声道,柳姑娘谢谢你。

柳梦瑶淡然微笑,整个人散发着十分聪慧的魅力,没什么好谢的,公子不是说朋友之间应该真诚相待的吗,这是应该的。

韩离爽朗笑道,像你这样的姑娘,可真不多了。

柳梦瑶忽然道,你别停在这里,再抱着梦瑶走出这个院子,找个地方藏起来,就安全了,因为今晚来的刺客,都很不简单,不是好对付的。

韩离听她一说,才想起来,赞同道,柳姑娘说的对,抱着她往院子外走了百步,走入一片建筑群,柳梦瑶轻车熟路道,公子往左走,进入旁边那个房间里,月色透明,照射着里边房间,推开门进去,但见的竟是一女子闺房,韩离顺手关上门,柳梦瑶道,这是梦瑶住过的房间,只是很少来这里住,每月只来一两次,那边墙壁里边建有地下室。

韩离抱着她来到墙壁边,柳梦瑶伸手在墙壁上一按,墙壁中缓缓露出一道门,走进里边,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是有香气飘逸,十分好闻,柳梦瑶从怀里取出火折,点燃后,点着暗室里火烛,一缕光明缓缓亮起,照出整座屋子结构,秀黄纱漫,兰香阵阵,也是一间精心布制的闺房,韩离抱着她走到里头床边,慢慢放在床上,转身走到暗室中间茶桌边倒了杯道,柳姑娘等喝完茶,我得出去,制止那群刺客,如果他们得逞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柳梦瑶斜躺床塌,看了过来道,韩公子,外边很乱,那些刺客来历不简单,敢闯进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出去的,你和一群不要命的人打,受伤了怎么办?

韩离道,那群刺客和圣妖堂勾结,如果他们成功了,我就一辈子休想离开这里了。

柳梦瑶静下心来,嫣然笑着慢慢说道,这里莫非不好吗?

韩离看着她道,你不懂,出门在外的人,到了最后,总归是要回家的。

柳梦瑶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韩离仰头看着房顶道,昨夜一场惆怅,胜过三生迷惘,天道,仁善也,舍弃本身,成就大道。

他说着转过身,背负长剑道,柳姑娘这暗室建的十分隐秘,防守严谨,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等外边太平了,再来接你。

他说完,夺门而去,如不能阻挡的箭,有着自己的使命,和命运。

他走出门外,明月当空照下,十分安静,心里已是知道,像类似城主,和云罗公主那般的大人物,不可能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所以刺客们倒是不会在这里出现。

当即执着长剑,在小道上行走,走了一会儿,见有一些卫兵匆匆往前边深处集中,想是哪里厮杀较为严重,急忙赶上去,还没赶上前,就听见刀剑几声呼啸的声音,屋顶上凌空跳下几道黑影,手拿长刀,杀进卫兵群中。

刀光剑影立时乱作一团,十几名卫兵那是精心眷养的刺客对手,转眼间就被杀了个干净。

韩离赶到时,地上躺满了死人,四名黑影手执刀,看他一眼,一涌而上,韩离仗剑在手,悠然走进,剑芒璀璨无比,当先便杀伤一人,四名黑衣人连退几步,对望道,路子硬,走。

说罢四人施展开轻功,化成点点残影,迅速逃遁。

韩离追在他们身后,真是风水轮流转,报应不爽,四人亡命飞笨,韩离在背后不停的追。

但见得两旁景致,化为道道残影,四人跑进一片树林中,突然就不见了。

那树林实在够深,月光如水,也照不进去,他心里不愿意进去,只得作罢,沿着道路往大道上走,默默记住来路特征,以便回去接应柳梦瑶。

大步走了一会,听见大群人喊叫,抓刺客,抓刺客,刀剑撞击,乱作一团麻,他快步走进,只见一座广场上,众多侍卫缠着数十名黑衣人,激烈厮杀成一团,旁边一名老者静坐中央,手按长剑,整个人气势轩昂,冷冷看来。

恰在此时,赵晴晴,筱灵灵两道曼妙的绝美身影从广场阴暗处走出,筱灵灵看到韩离,欣喜若狂道,韩哥,来这儿。

韩离脸色大喜,匆匆赶过去,拉住筱灵灵手小声道,真是**之间,心有灵犀。

筱灵灵娇声笑笑,眼睦中柔情似水,握紧他手道,这些黑衣人神出鬼没,东躲西藏,也真没能杀了几个,倒是晴姐听说城主在这里,就过来,毕竟他们今夜的目标八成是城主。

赵晴晴道,灵儿,你看那城主,觉得他怎样?

三人离那城主挺远,勉强看的清楚,筱灵灵看了几眼,笑道,这城主倒是好耐性,好胆大,人都是冲着他来的,他还要大咧咧的坐在这儿,一会肯定还要有大批刺客过来。

赵晴晴泯嘴笑笑道,灵儿,你过来。

筱灵灵松开韩离手,走到赵晴晴身边,探着头道,姐姐怎么了?

赵晴晴伸出手儿,帮她梳理了一下脖颈边秀发,淡然微笑道,这个城主,是要用自己当铒,既然刺客要杀他,他就故意把刺客引到一个地方,集中起来,图个方便省事,一次杀完,解决隐患。

筱灵灵甜甜一笑,看着她道,不管怎么样,既然这城主要和咱们共同对抗圣妖堂,总该保护他安全不是。

赵晴晴抚摸着筱灵灵俏脸道,说的不错,都有共同的利益和害处存在其中,联手也就成必然的了。

韩离在一边道,晴姐,我们要不要过去?

赵晴晴斜仰脸颊曲线映着月光,白皙晶莹,美的惊心动魄,思索了一下道,先过去吧。

说罢,三人提步而行,冲那城主走去,

林谦见有人前来,只见一容姿皆美的清冷少年女子,当头走来,细眉雪肤,眼睦中闪烁着聪慧恬静的水光,瑶鼻挺秀,娇嫩红唇轻泯,身上着一件紧身的雪白绣裙,柔顺秀黑的长发垂撒肩头,盈盈细腰间婉约束着一条雪白的绸带,玉簪轻挽的是如瀑的墨黑长发,簪子制作精致,栩栩如生的雕刻着一只白羽鸟,衔着细细的珠花,摇曳生姿走动间,那珠花晃动,衬着那窈窕修长少女身影,美的惊心动魄,气质冷如冰雪,看了过来。

林谦见这三人,女子貌美,男的俊朗,当即站起身,收起长剑笑道,阴阳谷的客人,果然武功不凡。

他不提,赵晴晴,筱灵灵美的扎眼的容貌,反而是赞叹起对方的武功来,不可谓更加惹人好感。

赵晴晴负手而行,淡然出尘一般,细步走来道,城主安好?

林谦笑道,一切尚好。

筱灵灵好奇的探着脑袋看林谦几眼,回头拉着韩离道,韩哥。

韩离奇怪道,怎么了?

筱灵灵嘻嘻一笑,看似可爱的道,你抱抱人家。

韩离被她逗的唇角含笑,搂着她腰,带入怀里。

筱灵灵美美的撇着嘴,眨着一双灵动大眼儿,瞅过来,瞅过去。

赵晴晴回手一指场中厮杀的刺客,蹙眉道,这些是什么人?

林谦眼放精光,扫过场中刺客道,他们是流影城以前的败退势力,不甘心失败,蛰伏起来,饲机起事,只是今夜未免有些反常。

赵晴晴回睦看去,只见众多黑衣人,长刀在人群中肆虐,场中侍卫死伤殆尽,更是抵挡不住,大批黑衣人,仰头叫道,万劫!

赵晴晴眉一蹙,似有所思。

万劫,一声怒吼,在夜空中如野兽濒死的挣扎。

黑夜之中,又是一声大吼,万劫,远处又是一声万劫,黑暗中,远处,近处,一时间,万劫,响个不停,并愈发向这边靠拢,赵晴晴脚步已然开始后退。

就在这时万劫之声,响个不停,一些保护林谦的亲兵,脸色迟钝,两眼发红,慢慢举起长剑,抬头对着头顶明月,高声怒叫,万劫!

韩离已是怔住,紧抱筱灵灵,看着赵晴晴仓促道,晴姐,这是什么鬼东西?

啊,啊啊,几声狂呼,万劫声中,林谦身边亲兵们乱作一团,红着眼睛,对着身边人砍了起来。

许多人,连死都不知道死的,眨眼间,就倒在血泊之中。

赵晴晴脸庞已然有了几分凝重道,城主,请你过来。

林谦手负长剑,冷眼看了看全场,终于还是走到赵晴晴这边来,四个人面面相觑,看着全场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口中大呼,万劫!

韩离心里都有几分发毛了,紧紧抱着筱灵灵道,晴姐,我们快跑吧?

赵晴晴看了看四周道,城主在这里,我们不能跑。

林谦道,赵姑娘,寡人年岁已大,你们还是施展轻功先走吧。

赵晴晴手指间,紫光大作,咬着红唇道,他们越盼望着城主被害,我就越不能被他们得逞,城中一乱,圣妖堂人就更肆无忌惮了。

林谦道,他们是中了某种巫术,若能抓出布巫之人,一定能解除危机。

赵晴晴听到这里,眼睦看向明月,哪里月影皎洁,于高楼亭台间撒下道道残影,哪里一道火红的身影,脸颊苍白俊美,脖颈秀长细腻,对月盘膝而坐,饮酒笑看场下,她唇角轻勾,念道,齐魉。

筱灵灵在韩离怀里,探着脑袋道,齐魉,圣妖堂的齐魉?

赵晴晴点点头,不说话了。

筱灵灵说起齐魉,韩离心里一动,忍不住念道,曾听人说过,世间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七大家传人中,武功排名第一的是,鬼谷派的心越,排名第二的就是圣妖堂的齐魉,而晴姐是排名第三,就是不知道对不对。

筱灵灵撇撇嘴道,心越排名第一这个倒是真的,往下的排名确是没一个对的,只是姐姐身上重伤未好,能不能打过齐魉,就不一定了。

赵晴晴闭眼沉思片刻,对几人道,留在这里,她说着背负双手,走入黑衣人当中,她要路过的地方,人群自觉分开一条路,高楼上,红衣男子斜映脸颊,冷冷看了过来,身子一动,如风一般从高楼上飘了下来,双臂抱胸,眼睦如冰,扫过全场。

狗吠之声阵阵,将军府的伏兵,大群大群往这边涌来,护住林谦。

伏兵中更有许多弓箭手,个个张弓搭箭,对着全场,林谦道,好,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黑衣人毫不惧怕,嘴中高呼万劫,而那些刚过来的伏兵,人人穿着铁甲,耳塞棉絮,丝毫不为之所惑。

齐魉看了一眼林谦,嘴角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十分诡异的道,赵姑娘,你信不信,即使有再多人保护,我还是能杀了这个城主?

赵晴晴没理他,倒是林谦冷冷道,放箭。

一声令下,数十张劲弓,崩的一声,嗖嗖射出利箭,天空如下了一场箭雨,黑衣人们身影鬼魅,踩着不知名的步子,冒着箭雨,飞快朝林谦这边涌来,他瞳中,一枝箭羽朝他射来,齐魉伸手一接,看也不看,随手甩出,噗哧一声,利箭射在林谦胸膛,林谦手扶左胸,跌倒在地,一动不动。

场中众人惊呆一片,齐魉见目标已死,唇角露出毫不掩饰的笑容道,走,说罢,大摇大摆往黑暗处走去,黑衣人们追随左右。

眨眼间,周围黑衣人就都走了个干净,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几点晨光朦胧,微带凉气透过衣衫传了过来,韩离不经意看到林谦的手似动了一下,正要说话,赵晴晴瞪他一眼,摇摇头。

他似懂非懂,看着场中众人大呼小叫的惊慌失措,大批侍卫抬着林谦走了。

场中,只剩下三人,赵晴晴走过来淡然轻声道,终于就快该结束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6 人魂、剑心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138 绛雪朱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