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 满室熏香对烟纱

文/信狂
本章字数:6357 秦颜殇txt下载

豪宅大院里,那无尽花海深处,随风摇曳的花儿姹紫嫣红,美丽而又恬静,阵阵花香,扑鼻而来,身着淡雅蓝裙的少女,伸出白皙玉手,轻轻采摘下一朵花儿,递到琼鼻下,轻轻的嗅着,花香柔和,花朵儿淡黄,衬着她那清丽脱俗的面庞,眉目如画般的精致,红唇鲜嫩,一双睦子水灵灵的,只是略显无神,这时忽走来一名丫鬟,少女偏着脸颊,细细听去,轻声道,小兰,是你来了吗?

走来的丫鬟,头挽双鬓,看去十分喜气笑盈盈道,小姐,府里来了个贵客呐,长的可俊了。

少女嗅着花朵儿,双睦里水光流动,偏着脸颊淡淡笑道,你又逗我了,府里来了贵客,和我又没关系。

那丫鬟笑的神秘,在她面前停下道,盈盈说道,小姐,这个贵客不简单诺,他不止俊,而且还身份不一般,他是来自长生宗的哦。

少女无神的眼睦里,突然一喜,失声叫道,是唐大哥来了嘛?

丫鬟道,正是,唐公子来啦,他此刻正在来这里的路上。

少女闻言脸颊闪过几分晕红,纤纤玉手抚摸着自己脸颊道,小兰,你快看,我现在漂亮吗?头发有没有挽好啊?

丫鬟小兰,笑笑道,好看,好看,小姐最好看了。

少女站在当中,手拿花朵儿,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咬着红唇,甜甜的笑。

微风阵阵,但见花海当中,阳光下,万紫千红摇曳一片,不住涌动,十分唯美好看,那少女身姿,如柔弱仙子站在花海深处,默然无语,只是咬着唇甜甜的笑。

那男子身穿雪白布衣,身影修长,长发未束,面庞丰神俊朗,眉目有神,透着几分睿智,唇角含着一丝笑意,整个人俊逸非凡,却正是唐扇行。

唐扇行步步走来,面庞露出微笑道,蓝烟儿,好久不见,你过的如何?

少女回首看去,奈何眼睦中一片黑暗,不由得有几分慌张道,唐大哥,蓝烟在这里。

唐扇行看着她柔弱身姿,流露出几分无助,连忙

走上前,抱她入怀道,我当然知道我的烟儿在这里,你不要害怕。

蓝烟儿双目澄澈,仿佛含有秋水,只是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伸出玉手抚摸着他肩膀道,唐大哥,你这次要回来多久?

唐扇行低头吻吻她嘴唇,微笑道,这次是回来接你离开的。

蓝烟儿又羞又喜,羞的是他不顾小兰就在旁边,就吻自己,喜的是可以跟他一起走,俏脸露出掩不住的欢喜道,唐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

唐扇行回睦一望花海旁边,处处高楼亭台道,等安排完这里一切,我们马上就走,说着执起她玉手道,烟儿,你随我这就过去,我们一起走。

蓝烟儿喜孜孜跟着他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道,唐大哥,你也带上小兰,我离不开她。

小兰这时也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道,小姐,你真好,不忘人家。

蓝烟儿玉颜清秀道,傻丫头,你可忒乖的人,怎么会忘了你呐……

小兰咯咯一笑,眨着眼道,人家别的不会,就是最乖啦。

蓝烟儿抿唇微笑道,好了,好了,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本就是借住这里的,来去空空好了,说着抬起脸颊笑问道,唐大哥,这样好不好?

唐扇行俊朗一笑,温和道,烟儿,从来不爱占别人便宜,这样最好,我们三个人这就走吧。

三人走进楼台里,小兰眨着眼儿瞅来瞅去,但见的近一百人长生宗的弟子,手拿长剑纷纷围绕过来道,公子,该弄好的都弄好了,我们快走吧。

蓝烟儿心里奇怪,暗想,长生宗在这里一向是称霸一方的势力,怎么今日语气如此慌张,似有大难临头的感觉,只是她颇为温柔,心知这个不是自己所能改变的,也不去多问,只是紧紧抓着唐扇行的手道,小兰,你跟好看,就快该走了,哪里也不要去,千万别乱走。

小兰点点头,轻轻揪住她衣袖道,小姐,放心,小兰哪里也不跑,只跟在你和公子身边。

蓝如烟这才放心,细心的听着场中动静。

唐扇行握紧她手,扫视全场,淡淡道,该烧掉的都烧掉了么?

众人道,公子放心,所有档案全部被烧毁了。

唐扇行道,好,既然一切办妥,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手一挥,众人当即开始大批撤退,唐扇行握紧蓝如烟手,紧随众人,蓝如烟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跟着他脚步,她眼睛看不见,但听力颇为敏感,明显感觉到唐扇行呼吸慢慢有几分仓促,步伐也快了许多,她看不见路,一个不慎,险些跌倒,若不是小兰和唐扇行连忙拉紧了她,恐怕当场便要出丑。

唐扇行看着前方大批人匆忙往大门方向涌动,笑说道,小兰,你跟好了,说着弯腰将蓝如烟抱了起来,蓝如烟惊呼一声,紧紧抱着他后背,唐扇行大步跟上众人,小兰也知道事情紧急,话也不说,紧紧跟着二人。

气氛无比紧张,人人脸上不见有笑,长剑霍霍,剑影层叠,近百人在高楼之下行走着,蓝如烟依偎在唐扇行怀抱里,细细听着他的心跳声,她和他从小就在一起,那个时候她眼睛还没坏,小小年纪的唐扇行已经是长生宗的传人了,他武学修为,惊才艳艳,更喜欢找她一起玩,那个时候,她只是落魄贵族,孤苦伶仃只是借住这个家的,没有太多的自由,为了出去找他,翻墙的时候,不小心从墙上掉了下来,碰着了脑袋,把眼睛也给摔坏了,幸福的是,唐扇行没有嫌弃自己已然成了个瞎子,小小的他依旧是经常带她到处玩,在那个年纪,他已经常会吻她的唇,更看过她的身子,她的秘密在他面前早已不是秘密,她也不知道那感觉到底是好是坏,只是心里有股非常准确的直觉,唐扇行不会辜负自己,也听他常常说,以后一定要娶她进门,离开这个地方,她也很喜欢他这样说……,什么人,一声男人暴吼突然响起,让她心猛的一跳,紧紧抱着唐扇行,失声道,唐大哥·……

唐扇行笑着抱紧她道,烟儿别怕,没关系,只是一点小误会。

他话刚说完,就有一个身穿锦袍的胖老头,领着一名贼眉鼠眼的中年管家走了过来,胖老头实在是胖的不像话了,肥胖的肚子几乎是把他那本来就短短的脖子给挤的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一张肥脸上,只露出一双咕噜咕噜转的小眼,嘴大鼻宽,没走几步路,就流出了一脸汗,旁边管家连忙舔着笑脸,递上一块布,那老头儿接过布,如或至宝,连忙擦了起来,肥肉滚滚,令人作呕。

唐扇行看着他擦完汗,步步走来皮笑肉不笑道,唐公子,你们长生宗在这里占据有百多年了,怎么说走就走?

蓝如烟闻听这人声音,脸颊顿时闪现几分害怕之色,一双玉手紧紧抱着唐扇行后背道,唐大哥,你不要信他,他是恶魔,你不在这里的时候,他好几次都想玷污我,若不是你在这里派了好多长生宗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有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出现在我房间外面,要不是小兰聪明,一直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那次他要进来的时候,就故意提起你的名字,他才退了回去,唐大哥,你千万不要相信他……

唐扇行闻听此言,直皱眉头,冷声道,蓝海老爷,烟儿好歹管你叫一声叔叔,你怎么想对她生出那种念头?

蓝海瞪着眼睛,显的很是无辜道,这话从何说起,她七岁入我蓝府,又是老夫兄长的女儿,老夫怎么会想对她那样,况且做亲叔叔的去她房间外面看看她是否安好又怎么啦?

蓝如烟明睦清撤,她虽看不见,却仿佛能看见一般瞪着蓝海道,你提起我父亲,怎不念手足之情,我家落魄,你收留我,很是感激你,可你在我成年之后,躲在门外试图要窥视我洗浴,这是做叔叔的该做得事情吗?

唐扇行怒火猛的窜了上来,放下蓝如烟身子,大步走上前,伸手抓住蓝海脖子一把掂起他肥胖身子,厉声道,我敬你如长辈,才放心将烟儿留在你这里,你却屡次想欺负烟儿,老贼,你实在欺人太甚,他说着手上不知不觉力气加重,掐的蓝海脸红脖子粗,进气少,出气多,咳嗽道,老夫瞎了眼,受你等诬陷,清誉不保。

蓝如烟气愤过后,忽然想到,这人一向胆小,怎么会在唐大哥领人撤退突然出来自寻倒霉,想到这里忽然醒悟,这人哪里是在自寻倒霉,分明是要拖住唐大哥,不让他顺利离开,思绪及此,玉颜顿时见了恐惧,无助,连忙慌张道,唐大哥,他是在拖你,快回来啊。

唐扇行闻言身子一震,彻底醒悟,暗道自己大怒之下失了理智,竟错失了撤退的时间,抬眼又看看蓝海脸红脖子粗,满脸狼狈,不住手舞足蹈挣扎的样子,当即清声道,烟儿,放心,没……事的,话还未完,突觉一阵剧痛从左测腰部传来,但见一柄匕首,歪歪斜斜刺进自己左腹,冷冷一看,竟是蓝海手持匕首,也亏的蓝海肥胖,暗算人也不怎么会暗算,没刺中要害,唐扇行冷哼一声,挥手就将蓝海扇出数米,蓝海哼哼唧唧躺下地上,爬不起来,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之中,众人目瞪口呆,唐扇行何等人,眉峰一皱,硬生生把那匕首拔了出来,大步逼近蓝海,蓝海痛的浑身仿佛被铁骑**过一般,蠕动着肥胖身子,哼哼唧唧就是不肯起来,直到旁边管家,失声叫道,老爷快跑,唐扇行那贼子来啦。

那贼眉鼠眼的瘦管家也许不知道,他这一喊对蓝海来说那可是比甚,灵丹妙药都要管用数倍,蓝海抬头一看唐扇行拿着匕首,面色不善的冲自己大步走来,一咕噜就爬了起来,大声喝道,来人啊,快将这贼子擒下,重赏啊,重赏!……

兴许是这句重赏,起了作用,楼台后面呼啦一声,就杀声大起,涌出数百名早已埋伏好手拿刀剑的家丁,将长生宗近百人全部围了起来。

唐扇行回头看去蓝如烟,手足无措偏着脸颊,眨着一双看不见得美睦,看来看去,玉颜满是关心,当即大步回到她身边,握住她小手,柔声道,烟儿,别怕,有我在。

蓝如烟咬着朱唇,握紧他手,慌乱道,可是我好担心你,我就只有你了,你不要再离开我。

唐扇行笑笑道,那会,我说过会娶你进门,就一定会。

蓝如烟静下心来,慢慢靠近他身子,忽然闻到他身上有股缭绕不绝的血腥味,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哭道,唐大哥,你受伤了,你受伤了,说着说着声嘶力竭,小兰捂着嘴唇,不敢让自己发出尖叫声,唐扇行衣衫满是湿红血迹,将白衣都染成红衣,不远处蓝海头晕目眩的反应了过来,狰狞笑道,你把一个绝色美女留在这里,让老夫整日看着不能碰,你这是存心呆老夫胃口,你今天死了正好,老夫就再也不怕啦,说着眼神之中,露出凶态。

唐扇行伸手擦擦她泪珠,回头笑道,你死了,我都不会死,话才说完,挥手一举道,长生宗人,把他们全杀光,一个也不留……

长生宗近百人手执长剑,早已虎视眈眈,瞪着周围数百人的家丁,就等着唐扇行发话,此刻,唐扇行话刚完,近百人呼啦一声,就杀了过去,长生宗位列七大家,更也是称霸一方的强大派阀,敢与和强横无匹的圣妖堂打的难分难舍,派长生宗派进来驻守魂楼的弟子,又岂是等闲?不过短短片刻,就杀的数百家丁,躺满一地死尸,仿佛血流成河一般,尽是红色。

唐扇行幸而没被刺中要害,倒不致命,握紧蓝如烟手道,没关系,只是受了小伤,过两天后就会好的。

耳边惨叫声阵阵,转眼之间,数百家丁就开始不住溃败,死亡殆尽,一些见机不妙的,转眼就逃,又被众多长生宗人施展轻功,追上接连被杀,蓝海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他的家产全在这里,不到最后他是不肯逃的,直到数百家丁被杀了个光,他才绝望了,希望彻底破灭,也不顾旁边瘦子管家,转身就逃,还没逃出片刻,已经逃到门口了,突然就停下脚步,大叫一声,满是惊恐,一道紫光生生穿透他肥胖的身子,轰的一声,炸了开来,蓝海肥胖身躯被炸的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长生宗众人少有负伤,紧紧看着门那边,过了一会儿,那门边走进两个绝美少女,一个少女穿着水绿色绣裙,整个人远远看去,一身灵气逼人,集天地之灵秀于一身,待又走近几分,更可见,她有着绝美得容貌,眉如新柳,双睦清澈恬静水灵灵的,琼鼻秀巧,红唇是最为自然的颜色,眉目之间,总有股稚气在她脸庞闪现。……

而旁边少女更为夺人眼光,仿佛来自冰山之巅的绝代仙子,肌肤雪白泛着似要透明的玉光,眉毛清秀似画中人才能匹配的绝色,一双细长双眼皮下,是明睦清澈的眼睛,更可见那瑶鼻秀挺,鲜红嫩盈的嘴唇紧紧抿着,她眼睛本看去十分妩媚,只是她气质冰冷,冷若冰霜,冰清玉洁,让人看着看着自觉形渐,不敢起丝毫亵渎之意,窈窕绝美的娇躯玉体,身姿修长穿着一件雪白的绣裙,绣裙衣襟至左肩处,细看之下,更可见到刺绣着雪白的凰鸟,凰舞凰凤一般,细腰之间系着绸带,将那细腰缠紧包裹,平添了几分异样**,她步步走来间,更见阳光照耀下华光闪闪,仿佛是在雪山之上见到的她,只是众人目光痴迷,她却是冷冷看来,这少女自然就是赵晴晴和筱灵灵二人了。

筱灵灵,灵气十足,整个人看去都水灵灵的,远远看见唐扇行似是负伤,不由得眨着美妙眼睦,玉手挽纱袖,红唇盈盈娇脆说道,唐大公子,好久不见呀。

唐扇行闻言,没好气的撇过头,暗想,这阴阳谷的臭丫头,还在记恨自己那次偷看她和韩离亲热的事,只是这事也不好点明,也自然不能说出来了。

赵晴晴不然,步态优美走来,看了看众人,在场人无不屏住呼吸,暗道,世间居然会有这种美的不应该在凡间出现的奇女子,阴阳谷果然盛出美女。

一边小兰眨着眼睦,紧紧盯着赵晴晴看,捂着自己小嘴,楠楠道,她好美,这位姑娘好美啊,小兰要是有她一半,不不,要是有她十分之一的美,也就心满意足了啊。

蓝如烟听着小兰胡言乱语,不由得大皱眉头,清声道,小兰,谁真美?你在嘀咕什么呀。

小兰擦擦嘴唇湿润道,小姐,你不知道,来了两个姑娘,长的好美,大家都在盯着她俩看呐……

蓝如烟心疼唐扇行,那会多想,只是眼睛看不见,不免心如火焚,焦急拉着他手道,唐大哥,你的伤?

唐扇行手捂着自己左腰,摇头笑道,不骗你,就是小伤。

筱灵灵眨眨眼睛,美美的笑着道,我姐姐会治伤。

赵晴晴走近他,扫了一眼他伤势,淡然道,出流影城以来,外面圣妖堂的人穷追不舍,约有近千人,更有高手领队,实在不能对抗,唐兄是长生宗重要人物,我们又已合作对抗圣妖堂,你若放心,晴晴帮你治伤。

一旁筱灵灵挽着赵晴晴胳膊,水灵灵的大眼儿看过来看过去,开心道,长生宗的臭小子,你快答应,我姐姐立刻给你治好!

说完她眨着眼儿,笑盈盈看着唐扇行,赵晴晴细眉微皱,脆声道,灵儿。

筱灵灵撇撇小嘴,不说话了,只是在一边低声的笑。

等她们姐妹两个说完,唐扇行温和顺道,仙子不嫌弃,十分感谢,现在非常时期,时间紧迫,还请仙子施下援手。

赵晴晴幽静点点螓首,仰头凝望看了看头顶艳阳四照,十分刺眼,好似她眼睦朦胧泛着一层水雾,举起左手素白玉手,食指,中指并立,三指紧扣,一束紫光在她手指中心凝聚,越发光亮,璀璨耀眼,仿佛亮过太阳的光芒,笼罩住唐扇行左腰伤势,紫光越来越浓厚,唐扇行清晰感觉到被紫光笼罩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暗道,阴阳谷得功法,果然有独到之处,过了片刻,紫光消散,赵晴晴玉颜,看去似乎更苍白了许多,只是一双明睦清冷,也没人敢搭讪。

唐扇行伤势转瞬间痊愈,也不觉疼痛了,当即鞠躬谢道,多谢仙子。

蓝如烟娇躯一颤,欢喜道,唐大哥好了吗?

唐扇行笑道,好了,好了,全仰仗阴阳谷的仙子。

蓝如烟在人群当中,身姿亭亭玉立,虽然一双眼睛看不见,但却是更增柔弱美,闻言她当即福身作礼,柔态万千道,晴姑娘,多谢你了,若不是你,如烟可就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赵晴晴容颜虽冰冷,但一只玉手轻轻抚摸着筱灵灵脸颊边,给她整理些许乱发,唇角淡然道,无妨,举手之劳,朋友之间不必感谢,只是现在圣堂的追兵马不停蹄正在追来,还是不要再作耽搁的好,尽快离开这里。

唐扇行看着她,思索了片刻慢慢道,既然如此,那就赶快走吧,长宗这边该烧的都烧完了,说罢拉着蓝如烟的手,往出口那边走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4 长剑仗一人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146 侠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