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 侠骨

文/信狂
本章字数:9934 秦颜殇txt下载

“燕地侠风楚歌远,啼血挟弓对强秦”

秦颜

那条大路渺无人烟,远远的如黄泉路一般孤寂,周围笼罩着层层薄薄烟雾,连艳阳也无法照透那薄薄烟雾,只能模糊看清那大路蜿蜒爬向远方未知的地方。

大路两边是茂密的大山森林,森林里森木朝天,怕是数百年是无法长成这般大的,站在下面,让人如同蝼蚁一般渺小,微不足道。

战国民间奇书,秦时志,记载曰“昔有大山,高拔如直上云天,非人力所能探及,远远望去崇山俊岭,连绵不绝十万里之壮观,薄薄青翠绿被嫣然,而山中其间多有瘴气,中者立死,**腐烂于山林,沦为毒虫果腹或植被食料,甚为恐惧,更有野兽出没,互相残杀,见人既食,难有逃出,指的正是碧波山台群山脉”

而这片山林大路两边,已经快将要进入碧波山台,十万里大山范围,虽是如此,这里常年也少有人烟出没,就在那大路右边,高高飘扬着一个茶旗,那茶旗着实破烂,在微风中飘扬,细细看去,这死物一般的旗子,倒是有一些异样的倔强。

茶旗下耸立着几座茅草屋子,露天也摆放着几个茶摊,飘逸着股股茶香,看去慵懒的老头儿,躺在一张破旧的木椅上,他满头白发,穿着麻布衣裳,嘴里没剩几口牙了,膝下旁边是一个看去十分漂亮的女孩儿,正嘟着嘴唇温顺的吹着手里茶杯,怎么看,都像是一副祖孙小憩图!

他们或许并不知道,再往前行进百里,便已进入了,战国时代,天下七大派阀长生宗的重镇,碧波山台要地,只是这祖孙俩,看去悠闲,看去悠闲的看着大路边,目光淡淡。

孙女吹凉了茶,递给老头,老头喝了一口,哎了一声气,叹道,孙女啊,爷爷老了,活不了几年了,你孤苦伶仃的,可该如何是好啊?

那孙女看去着实不一般,还没生大的年纪便长着一副美人坯子的脸蛋,眉如新月,肌肤雪白娇嫩,仿佛如上好的凝脂一般,滑而柔腻,叫人爱不释手,一双眼睛如含秋水,幽静而淡雅,鼻梁秀巧,贝齿咬着红润嘴唇,看去一句话不说,自有几分倔强在她脸庞闪现,身上穿一件淡灰色的衣裳,人瘦而欣长,伸着修长纤细的手,把茶杯又递给老头。

这孙女是老头的亲孙女儿,从小就跟着老头相依为命,沉默寡言,平常跟着老头一块儿卖茶,曾有人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不该出落在穷苦人家,无权无势的,好比那红颜祸水,当今世道,正值乱世,刀兵常有遭遇,家里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儿,也不知是福是祸……

那老头却不如此想,常说我老汉,勤勤恳恳一辈子,不偷不摸人家的,安分守己,家里孙女又老实,那会惹什么祸事?

风萧萧,大道之路迢迢,烟雾四起,如隐含着无数妖魔鬼怪,叫人看不明白,也猜不透。

往里再进四里多地,有个小庄子,住着百来户人家,老头以前住在哪儿,只因为家里日子穷,没有什么米粮,于是便来这里摆了个茶摊,生意虽时好时好,但常年累积下来,总也比种地强,再说他已这么大岁数,也种不动地了,这茶摊生意好的时候,一天也能赚百来个铜钱,但老头并不知道,许多茶客并不是来喝茶,而是来看他孙女的,但是即使这样,谁也不点明,这日子还能过的去。”

谁人不知大山路前,穷匪多?

老头儿喝着茶,抬头看起头顶阳光,小山庄那边一片祥和,笼罩着光辉之下,一缕缕浓云遮挡过去,平添了几分狰狞。

小姑娘儿,正在老头出神间,一声充满欢喜的呼喝从房子后面响了出来,把老头吓了一跳,几个毛头小子从房子后面钻了出来,身上多沾有尘土,老头儿一看,原来是庄子里几个小伙子。

少女看了几人一眼,一字不说继续给老头喂茶,眉目之间颇多有清冷。

那几个小伙子,为首之人看去个子不高,胖是胖,也有几分壮实在身上,赤着胳膊手里掂着几只野味,呵呵笑道,俺从地里打的兔子,想着不如送过来,再顺便喝些茶。

老头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去一边锅炉里倒了几碗茶,步子歪扭的放到旁边桌上道,狗娃啊,你们辛苦打咧东西,拿回家里自己吃呗,山里人也不是有钱人,谈不上有钱人。

为首之人就是狗娃,他看着楚雨嫣,挠挠自己脑袋道,不用不用,家里也没几个人,就俺一个人,不用客套。

旁边一些跟着的小伙子们,看去脸黑脖子粗,跟着起哄笑道,狗娃哥,看上了你家小姑娘儿,魂儿都没了,天天惦记着。

狗娃一张胖脸,涨的脸红脖子粗,大声呵斥道,滚滚滚,小姑娘儿也是你们该叫的?

几个小伙子们,掩头说笑,收敛了一些,一双双眼,瞪着少女瞧……

老头气的咳嗽道,小毛孩儿,懂个啥,瞎嚷嚷,孙女你过来。

少女低垂着头,踩着细步走到老头面前,慢慢蹲下,一句话不说。

狗娃喝了些茶,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慢慢走到老头面前嘻嘻哈哈,嚷嚷着道,狗娃哥,看上了你家孙女儿,再说啦,狗娃哥是这村的老大,手底下十几个人,看上了小嫣,小姑娘儿长这么好看,跟了狗娃哥,吃香的喝辣的,多好,总比跟着你强……

老头瞪着眼道,哪来的臭鬼,才多大年纪,还敢强抢民女,反了你们了是不?

少女蹭的站起来,脸色发白,揪着自己袖子道,爷爷我不认识他们,老头瞪的眼儿大,突然听见孙女一声尖叫,狗娃猛的搂着她腰,楚雨嫣拼命的挣扎,老头大怒弯腰就要拾地上棍子,还没捡起来,几个跟班眼疾手快,拿起板凳就狠狠砸在老头儿后脑袋,狠狠骂道,老不死的,狗娃哥看上你家孙女,是你福气,还敢骂人!

老头儿扑通一声倒在血泊中,两手捂着脑袋不住翻腾,少女看见爷爷惨状,大声尖叫,拼命挣扎着往老头儿身前去,狗娃死死搂着她腰,不住在她身上乱摸,喘着粗气道,小姑娘儿,俺前天路过看见你一眼,魂都没了,你从了俺,以后你就是俺的祖宗呀。

少女那里肯从,不住哭叫挣扎,狗娃虽力气大,也觉得吃力,大骂道,你们几个混蛋,还不快点来帮忙。

几个跟班正求之不得,连忙扔下板凳,四手五脚的扑了过来,四个人毛手毛脚的就把少女抱了起来,放在一边桌子上,狗娃俩眼发红,扑上去撕扯着她衣裳,嘴里不住叫骂,几个人在她身上不停乱摸,少女疯了一般哭叫,声音凄惨,眼睛流着热泪侧着脖颈,看老头儿满头是血,在地上疼的不住翻腾,不知是不是看见孙女了,老头儿狂吼一声,站了起来,朝这边扑来,走了俩三步,突然俩眼一翻,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一动不动。

浓雾里魔影窜动,一声马匹嘶叫,悲凉而又猖狂,剑的光芒霍然从浓雾中流窜而出,厉啸一声如龙吟,噗哧一声旁边一个小跟班,人头生生掉了下去,无头的脖颈鲜血狂喷,剩下三个人吓的傻了,狗娃正在撕扯少女衣襟,突然听到马鸣剑动的身影,茫然的回头看着那尸体直立着,没头的脖子,血液狂喷。

乡下人那曾见过这等场面,吓的腿都软了,全身汗毛倒立,扑通一声就从少女身上掉了下去,看了看旁边两个跟班也被吓傻了,话都说不出来,一柄看去透明的剑,如同冰一般,透明可见,剑身流着腥红血液,笔直插在茶旗下,兀自滴血。

”荒凉大道之上,马蹄声狂乱,当先一骑嘶鸣一声,从浓雾里窜了出来,马蹄落地无声,俊马快如流星,分开层层浓雾,耀眼阳光倾斜而下,洒在马上少年女子,骏马转眼既到,前蹄张开,似不可控制一般踏向众人头顶,那瞬间,她雪白衣裙如嫡仙羽,猎猎而动,如冰山仙子,惊艳无比,美的不似凡人,娇诧一声,纤纤玉手握紧僵绳,骏马生生从众人头顶跃了过去,吓的狗娃脸色发白,扑通一声落地,骏马仰首腾起前蹄嘶声而叫,马上女子白衣若雪,全身撒发着柔和光芒,身姿风华绝代,气质出尘,不食人间烟火,雪白肌肤滑嫩如凝脂,玉颜倾世,眼睦冷冷看来,正是赵晴晴……”!

少女得了自由,哭叫着扑到老头儿尸身之上,看去凄惨。

浓雾当中,数百匹马纷纷踏尘而出,将这小地围了个水泄不通,却正是长生宗和阴阳谷的大批人众,看去长剑如雪,人人面色不苟言笑看着当场,心中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大略一数,竟是有五百人之众。!

两大派阀疾速奔驰往碧波山台,一路马不停蹄,唐扇行和蓝如烟共乘一骑,他眼睛看去,地上老头儿,脑袋上全是血,周围一片狼籍,显是死前剧烈挣扎过,那少女衣衫被撕扯的道道抓痕,看去孤苦伶仃,凄惨惹人断肠,一旁还跪着三个看去早已被吓破胆的,满脸做贼心虚的山里青年,承影剑仍自滴血,再对应地上那无头尸体,瞬时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即大声道,晴仙子,请问如何处理?

筱灵灵心里善良,难免觉得不忍,跳下踏雪马来,从自己随身行李里取出一套衣裙,看着赵晴晴道,姐姐,我先带着她去换套衣裳,说着走上前去,声音含着几分稚音道,好听又动人道,人死不能复活,你别伤心了,这里好多人看着,你是姑娘家的,衣衫不整的也不好看,你不如陪灵儿先去屋子里换了衣裳,咱们再好好安葬了老人家如何?

少女哭的形同泪人,握紧秀拳,回过身来突然跪倒在地,对着筱灵灵哀求道,爷爷被那四个**打死了,姑娘,你行行好,让我替爷爷报仇好不好?

筱灵灵顿时慌了神,连忙扶起来她,声音含着童音娇声道,姑娘你可不要这样说,杀几个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过你要是安安心心陪灵儿进去,给你换了衣裳,这几个人自由我们来处理。

少女这才擦着眼泪,陪着筱灵灵进去屋子,关上门换衣裳去了。

蓝如烟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听了半天也听出了大概原由,忍不住起了测隐之心,摸着唐扇行手道,唐大哥,你帮帮哪位姑娘吧,她现在没有家了,让她跟着以后烟儿吧?

唐扇行微笑道,这个不能急,人是晴仙子救的,当然要听晴仙子的安排了。

赵晴晴握紧僵绳,看去面容清冷,淡淡道,事情早些处理的好,唐兄烦请你派人,把这跪着的三个人,绑起来拉进野地里直接埋了,我们时间紧急,不能耽误,至于这老汉,则由我阴阳谷派人按礼仪,火葬,她话刚完,阴阳谷数百人中,立时从马上跳下近百人,持着刀剑去旁边树林伐木。

唐扇行笑容一僵,脸色顿时有几分尴尬,心里想,这赵晴晴把活埋人的脏活儿让给长生宗,把安葬人的体面活交给自己人去办,这看去清冷的仙子,可事事太聪明了,只是又知道赵晴晴耗费真元,帮他治疗好伤势,这恩情着实够大区区埋几个活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思念至此,唇角温和一笑,大手一挥道,去,把这三个人给埋了,早点回来。

长生宗人中,立马跳出几十个人,涌向三人绑了起来,拖着就走,三人叫的鬼哭狼嚎,哭爹喊娘,蓝如烟摸着唐扇行手道,晴姑娘,我们此行去哪里?

赵晴晴跳下飞羽马,站在茶旗下,背对众人正在看着“承影剑”,闻言淡然道,去碧波山台和贵夫的宗主夜王回合,抵御圣妖堂的来犯。

蓝如烟听到贵夫二字,脸颊又羞又喜,柔声道,晴姑娘依你看,圣妖堂这次进犯碧波山台,他们能胜利吗?

赵晴晴手执承影剑,走到锅炉旁,拿起一只碗,舀了满满一碗茶,倾斜倒在剑身,洗去血腥,那剑冰冷而透明,她脸颊淡然表情认真道,圣妖堂的堂主道法追究天人,又领导有方,上下团结一心,实力也强大,据探子报这次圣妖堂联合万蛊门,疯狂动员弟子有两万之众,逼近碧波山台,而我们一方加上,又增添的四千长宗弟子,两千阴阳谷弟子,总人数七千多人,有很大几率会输。

蓝如烟听完疑问道,两万人对七千人,相差近三倍,这如何打?

赵晴晴洗完剑,素手一挥,承影剑化为气机,她转过身来,目光扫过全场淡然道,打不过也要打,更何况胜负还未分,凌霄阁的五千强援正在星夜赶来,我们占有地利优势,贵夫的师门,更在碧波山台经营有数百年了,十分熟悉当地,这种种优势叠加起来,谁会输赢还不一定。

蓝如烟点点头,柔声道,晴姑娘的胆魄,聪明确实非同寻常。

她话说完,似是累了,娇柔身子轻轻依偎进唐扇行的怀抱里,慢慢闭上眼睛。

唐扇行为了不打扰蓝如烟休息,也不好说话。

气氛倒安静了许多,没过片刻,门枝呀一声打了开来,筱灵灵欢快的踩着步子,拉着少女的手,从门里走出来,众人见那换过衣裳的少女焕然一新,只觉得眼前一亮,俏脸含着丝丝愁容,睫毛湿润,真若是我见犹怜,筱灵灵的衣裙都是水青或淡绿,只见两个穿着青绿绣裙的少女,挽着手步步走来,煞是吸引人瞩目。

赵晴晴偏过脸颊,看着楚雨嫣道,你叫什么名字?

筱灵灵松开她手,小跑到赵晴晴身边,躲在赵晴晴身后,搂着她腰,美美的躲在她后面,东张西望,可爱的笑……”

少女低垂秀脸,揪着自己衣袖,细声道,爷爷起名叫楚雨嫣。

筱灵灵紧紧搂着赵晴晴细腰,开心问道,是下雨的雨,和嫣然的那个嫣吗?

楚雨嫣苍白一笑,点点头。

赵晴晴明睦看着楚雨嫣,淡淡重复道,楚雨嫣,名字不错,请恕冒犯,你爷爷的名字叫什么?

楚雨嫣咬咬嘴唇,抬头看着赵晴晴,柔弱道,长辈名字,不敢告诉,更不敢说出。

赵晴晴道,那好,你写下来可好?

筱灵灵眨眨眼睛,奇怪道,姐姐怎么啦?

楚雨嫣脸色苍白无力,看去柔弱可怜,惹人心痛,她揪着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动作。

赵晴晴不顾他人异样目光,玉颜认真道,楚姑娘,我看你资质不错,你若家世不错,可以录入阴阳谷,教习你武功,使你以后不被任何人欺负。

筱灵灵这时也欢喜道,不错,楚姑娘你快写啊。

楚雨嫣弱声道,山里人家,没有学过字,我真的不会写。

筱灵灵心里突然想起韩离,松开赵晴晴腰,来到她身前,依偎进她怀抱里,声音含着几分童音,柔声道,姐姐,人家想韩哥了。

赵晴晴抱紧她身子,轻轻抚摸着她头顶,轻声道,乖,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事情。

筱灵灵可爱的笑笑,不说话了,呢喃着蹭她的脖颈。

一旁唐扇行何等聪明,见赵晴晴追着楚雨嫣问,心里已有几分明了,暗暗示意旁边手下,不动声色的分散开来,搜索周边。

赵晴晴目光看了看长生宗那边人的动静,明睦含水,淡然问道,楚姑娘,那你可否说出你爷爷名字,事后,我定当为他向你道歉。

楚雨嫣眉头已皱,低垂着脸,慢慢道,我爷爷叫楚翰风。

赵晴晴道,不错,老人家虽然卖了一辈子茶,没有学过字,但这名字起的多好?

楚雨嫣抬起脸颊,正容道,你虽然救了我,可也不要讽刺我爷爷没学过字!

赵晴晴抱紧筱灵灵身子,慢慢道,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你爷爷要是学过字,他怎么不肯教自己的亲孙女认字,他的孙女连自己爷爷的名字都写不下来?

楚雨嫣咬着牙道,我可没说我爷爷学过字。

赵晴晴道,那好,一个没有学过字的山中老汉,卖了一辈子的茶,这就说明他的出身并不是很好,还是世代住在山里的人,但是你亲口说,你爷爷名字叫作楚翰风,这就是是个问题了,世代贫农,代代都是颇有文化涵养的好名字,字都不认识,还会懂嫣然,翰风,你若编个楚大,楚二牛的名字,也还没用,你说自己叫雨嫣就是个错,怎么编,都无法自圆其说!

楚雨嫣看看众人,忽然流下泪珠道,你如此逼问我,到底想要怎么样?

赵晴晴道,不想怎么样,只是想为被你杀掉的楚雨嫣,讨回一个公道,她说着忽然伸手一指房屋,玉指间生生迸出紫光,嗤的射进门板,轰的一声炸了开来,把整座茅草屋炸的四分五裂,烟尘落定以后,众人往里边一看,只见里边草草掩埋着一具赤身**少女尸体看身形分明就是眼前好好站着的的楚雨嫣。

小兰看去啊的尖叫一声,不敢再看。

赵晴晴玉颜冰冷,明睦看着她慢慢道,也许你叫作楚雨嫣没错,但是你绝不是这躺在地上死去老人的孙女,如果没错,这老人年纪大了,耳朵听不清楚,眼睛也模糊,你应是前两天来到这里,趁夜杀了这老汉的孙女,剥了她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又喂老汉喝了迷药,把你这个杀人凶手当成了自己的孙女,这里人烟稀少,少有人来,老汉又和孙女住的偏僻,而老汉的亲孙女见了人平常都是低垂着头吧?你模仿的不错,而且很像,唯一是你没有料到的是,你长的太美,前天那几个想玷污你的人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你的脸,滋生歹意,第二天就来到了这里,本来这一切不会发生的这么快,也不会被人知道,要怪就怪你装的太像了,好像提前知道会有人过来救你一般。

众人听完赵晴晴一番话,直感觉自己头皮发麻,筱灵灵想起眼前这个杀人凶手,还穿着自己的衣服,不由得小脸发白,颤抖的指着楚雨嫣,脆声道,你,你怎么可以?

楚雨嫣这时抬起脸颊,勾唇嫣然一笑,气势猛的一变,慢慢背负双手,眼睛看着赵晴晴道,不错,你说的全对,可是又有什么用处,晴仙子,你果然名不虚传呐。

唐扇行笑说道,好一个女子,在晴仙子面前,你还笑的出来?

楚雨嫣悠哉问道,为什么笑不出来,她再厉害,也是个人,有什么让人可怕的。

这时长生宗的人都陆续回来,唐扇行道,都埋好了吗?

数十人大声道,埋好啦!

唐扇行哈哈一笑,露出几分狂态,对着楚雨嫣道,楚姑娘,你看唐某人把那些想占你便宜的二狗子们都给活埋了,这个大恩,你可要如何报答我?

楚雨嫣气质看去倒是和赵晴晴有几分相仿,总透着一股清冷,闻言低垂秀颈,葱白玉指把玩着胸前,冷淡道,是么?报答,容我想想,她眉头冰冷,却故意装出一副小女儿娇憨模样,偏头作思考壮,片刻后,勾唇浅浅一笑,脆声道,好说,好说,绕你一命或许可以……!

这个时候阴阳谷近百人也从森林中回来,几个人凑到赵晴晴身边,低声道,小姐,森林里没有发现敌人。

赵晴晴抬起脸颊,白皙玉手抚摸着筱灵灵头顶,看去她对筱灵灵十分溺爱,双瞳翦水一般看着楚雨嫣,声如天籁之音说道,或许我已经猜出你是谁了。

楚雨嫣露出几分好奇的表情,背负双手,亭亭玉立站在她面前,慢慢问道,晴仙子猜出来啦?

赵晴晴松开筱灵灵,走近她一字一字道,你不是圣妖堂的人,也不是万蛊门的人,你是凌霄阁的人!

她此话一说,又是震惊当场,唐扇行在一旁搂着蓝如烟身子,看似亲昵,闻言放声一笑道,越来越令人琢磨不透了。

楚雨嫣歪着脑袋,很是可爱,看去如霜打了的茄子,无精打采的道,被你猜出来啦,真没意思。

赵晴晴回身骑上飞羽马,玉手勒紧僵绳道,你师傅托我留意你的消息,没想到你却打进了圣妖堂内部,还跑到了这里捉弄人,可惜你的身份已经被圣妖堂的人知晓了,他们故意给你假消息,你再把消息传递给我们,只是你和圣妖堂之间既然互相利用,都不会彼此信任,对了这个少女怎么回事,是你杀的吗?

楚雨嫣轻吐红盈小舌,扮着可爱姿势道,我来之前走在路上的时候,这个少女就被人在房屋背后的野地里杀了,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反正她是一刀致命,也没受什么痛楚,干干净净走的,我见她爷爷可怜,就给她爷爷下了药,自己扮成她孙女。

赵晴晴疑问道,野地里被杀的?

楚雨嫣点头如捣蒜,嗯嗯道,是啊,是啊。

赵晴晴蹙着细眉,奇怪道,这就让人想不通了,你说她是干干净净走的,就不是见色杀人,但她也没有什么钱财,更不是为财杀人,这就奇怪的很了。

楚雨嫣捏着袖子,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背负双手,看去十分的老成,像一个大人一般,玉指撑着自己小巧下巴,作思考样子,清了清嗓子娇声说道,咳咳,依本姑娘的观点来看,这个被杀的少女,她呐长的很漂亮,死的时候居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这个,这个,问题就出来啦,凶手要是男人,这可不大正常啊,你们今儿可看到,本姑娘被那几个臭男人占便宜时候的样子,猴急猴急哒,所以说,这个凶手,就不是个男滴,她是个女滴!

筱灵灵眨眨眼睛,摸摸自己洁白额头又看向赵晴晴。

赵晴晴思索片刻,一双妩媚修长得眼睛看着楚雨嫣看了半饷,断然道,有道理!

唐扇行擦了擦蓝如烟额头的汗,蓝如烟依偎着唐扇行,柔声问道,赵姑娘,你们说的也许很对,可是你们忽略了一点,如果凶手是女人,那她是靠什么把那姑娘骗到自家房屋背后一刀捅死的呐?

楚雨嫣走来走去,看去姿态甚美,盈盈笑道,不错,既然是这样,不妨转换一种思维,这个漂亮的少女,不是被人骗过去的,而是被人用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威胁她过去,找她谈话的。

众人禁不住又低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头儿,楚雨嫣少女心性下,大为得意道,你们想的没错,凶手正是利用了,这少女的爷爷,以此来威胁她去往房间背后的。

唐扇行抱着蓝如烟娇躯,嗅着她发香,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俊逸非凡的脸庞看着场中诸人道,恕我直言,那位来自凌霄阁的姑娘楚雨嫣,楚道友,我们身后有近一千人的圣堂精锐穷追不舍,至此危难之际,我们三大家何必为了一个早已死去的山村少女,而在这凭空猜测?

筱灵灵撇着嘴,瞪了唐扇行一眼,接着问道,楚姑娘,你武功很厉害,怎么会容忍那帮家伙占你便宜呐?这可真是羞死人啦,还好他们只是摸了摸你,没有出问题

楚雨嫣眨着美丽动人的大眼儿,神态自若的道,这一次你们长生宗和阴阳谷都是一群人,一群人的,唯独缺少了凌霄阁的人,这样做可不行,所以本姑娘马不停蹄,来到这里拦截你们,想想就一肚子的怨气,本想捉弄你们,谁知道来了一群登徒子,姑娘知道那老头孙女死了,心里想借这个机会,气昏那个老头,谁也没料的那几个人,胆忒大,下手也狠,直接就把人杀了,姑娘耳朵灵,听见了大道上马蹄声,知道是你们来了,心里更知道,以晴仙子的为人,总不可能见一个弱小女子,被人欺负而不管不顾吧,可恨啊,姑娘为了装的像,竟然被那几个混蛋毛手毛脚的乱摸了一通,气死人啦,真想一只只剁了他们的手!

筱灵灵娇憨道,那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大家呀。

楚雨嫣恨恨道,不是骗你们大家,而是这样做有一定的目的,姑娘在凌霄阁素闻晴仙子大名,如雷贯耳一般,就想在这里骗骗你们蒙混过关,将来混进阴阳谷,捉弄捉弄大名鼎鼎的晴仙子。

众人听的一片汗颜,看起来这少女也不傻啊,怎么貌似心智不成熟一般,赵晴晴认真听她讲完,不禁露出几分莞尔,柔声道,可惜你这聪明劲,没用对地方呐。

楚雨嫣大为不满道,这五百人中,你们阴阳谷,和长生宗人最多啦,就我们凌霄阁只有姑娘,孤家寡人一个,跟着你们,铁定受欺负。。

赵晴晴看着头顶艳阳,玉颜冰冷,喃喃自语道,原来末兄给我说的带路人,竟是一个满嘴童音的小姑娘,这可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楚雨嫣闻言,玉手叉着小蛮腰,哼哼道,若不是末师兄求姑娘,姑娘懒得帮你们带路。

唐扇行呵呵一笑道,晴仙子,凌霄阁的接头人已经见到了,我们这就往前边挺进吧?

筱灵灵骑上自己的踏雪马,在马上拍着一双素白玉手,开心道,好啊好啊,我们快走吧。

赵晴晴眼睦朦胧泛着一层水雾,似有一些心事,在她脑海浮现,容颜绝美下,一身雪白衣裙在风中徐徐而动,如嫡仙羽,美的不似凡人,一紧僵绳,飞羽马嘶鸣一声,身影稍纵既逝。

楚雨嫣不怀好意的逼近筱灵灵道,筱姑娘,我就知道是你,你那马真好看,雪白雪白的,咱俩骑一匹马如何?

筱灵灵歪着脑袋想了想,摇摇头道,不行,我这马不能载两个人,说着不等楚雨嫣狡辩,一甩马头,策马狂奔而去。

阴阳谷的人紧接着纷纷骑马追随而去,大道上烟尘滚滚,只剩下长生宗的人,和楚雨嫣了。

楚雨嫣眨眨眼睛,看去眼睛里水雾流动,楚楚动人,十分的可怜。

唐扇行忍不住好笑道,看在末兄的份上,凌霄阁的小丫头,你去和小兰共乘一骑吧,说着用手一指小兰。

楚雨嫣看了看小兰,见她娇小可爱,容貌娇憨,正和自己性格差不多,当下爬上小兰的马,搂着她腰道,你叫小兰哇,真好听的名字,我叫雨嫣。

小兰娇憨笑道,你名字也好听。

唐扇行看了看那茶旗,不理身后两个少女如同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聊天,吩咐旁边人道,这祖孙两个先后无辜遇害,这茶屋以后未免怨气太大,不适合人用,放把火把那茶屋和祖孙俩尸体一齐烧了吧,烧个干干净净。

他说完骑着马往前行去,蓝如烟听他话语,也不说话,两人共乘一骑,拐过弯,唐扇行回头一看,身后已是火光冲天,人声鼎沸,蓝如烟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唐大哥,哪里是不是已经烧起来了?

唐扇行道,烟儿说的不错,身后已经在烧了。

蓝如烟心里柔情似水,摸着他胸膛道,那一对祖孙俩本来可以安安静静过日子的,谁知道,就这样,就这样遭遇了不幸。

唐扇行听见身后大批马蹄声响,知道是大批长生宗人,跟上来了,当即豪爽一笑,搂紧她娇柔身子道,烟儿,要走喽,说着双腿一夹马肚,马匹嘶叫一声,撒开四蹄,狂奔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5 满室熏香对烟纱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147 侠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