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 素神

文/信狂
本章字数:3123 秦颜殇txt下载

山上军营,处处可见点点灯火,风声呼啸着刮来刮去,一望无际的帐篷处处皆是,帅帐内,蜡烛光微弱,映着两人孤单身影,林芷萱脸颊晕红,煮了一杯茶笑颜如花的递给商霏道,外边天气冷,相公喝一杯茶。

她窈窕修长的身姿上穿一袭粉红色绣裙,敞开的衣襟下,水青色抹 胸泛着几分古典的雅,露出滑腻雪白的肤色,素白玉手小心翼翼捧着茶杯。

书案旁,商霏一身素布麻衣,身上是一层朴素的黑色衣袍,腰悬长剑,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烛光照着他略显清瘦的脸,脸色也有了几分淡淡愁容,忽而听到林芷萱说话,连忙放下书籍,转过身子微笑道,萱儿辛苦了,来快过来,说着张开双臂。

林芷萱抿嘴一笑,纤纤玉手掂着茶壶杯子,裙摆扬动步态优美的走来,细心放下茶杯,娇柔身子依偎进商霏怀里,娇声道,相公,你晚上,不费眼睛么?

商霏闻言浅浅一笑,双臂紧紧环抱着她身子,娇柔玉体香气扑鼻如痴如醉,声音温和道娘子这样说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今夜读的是兵书,只因为要和戎狄人打仗了,现在也算是临阵万-书$吧- .nsb. 磨枪,呵。

林芷萱仰起俏脸,乖巧笑道,嗯,相公读兵书要紧,但也注意休息一下自己。

商霏随手捏起茶杯倒了杯茶,抿唇喝了几口,自语道。萱儿你煮的茶越来越好喝了,说着又递到林芷萱唇边,眼中有深深温情道,娘子,来,你也来喝一些茶。

林芷萱抿着红唇,眨眼笑笑道,嗯,嘟着嘴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

帐篷外雷声不绝,不时炸起。声势震人。轰隆隆的响。

商霏握着林芷萱一双玉手,抬眼看了看帐篷顶,微笑道,娘子你在我这里。衣食住行都比较受委屈。尤其是今夜看样子还要有暴雨。你从小娇生惯养的,可该怎么办才好……

林芷萱听了不依的撇撇嘴,玉手揪着商霏衣襟撒娇道。人家才不是娇生惯养的,相公怎能看不起人?

商霏摸着她脑袋,开怀笑笑道,好孩子,你相公是粗人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用词不当你也别在意。

林芷萱嘟嘴道,相公抱读诗书,怎会是粗人,领兵保卫一方安全,又怎算是莽夫,依人家看,相公就是故意的……

商霏点头一笑,埋脸贴着林芷萱秀发,低声道“其实,我这心里就是想,这里兵荒马乱的,时刻都有变数,娘子又身怀有孕,又是荒郊野外扎营,毕竟也不方便”

林芷萱忽而仰着俏脸,摸摸自己肚子调皮笑说道,相公,若是要你在人家和腹中孩子之间必须选一个的话,你选谁?

商霏登觉为难,偏过脸颊低声道,好歹都是你我骨肉,你何必跟自己骨肉吃醋,况且这样说呐,也难回答,肯定是都重要吧。

林芷萱得不到答案,神情大为不依,娇柔身子拼命的往商霏怀里钻,红唇里嘟囔着道,不要,相公非要选一个,人家要听!

商霏看着怀中娇妻,无奈笑着摸摸她脑袋道,好好好,你非要问就说给你吧,当然是选娘子了,娘子最好了……

林芷萱眼中陡然有神,眨眨灵动大眼儿,开心的伸着手儿趴在商霏胸口吃吃笑道,相公真好,这次人家一定给相公生一个胖宝宝!

商霏脸色尴尬不已,搂紧她身子道,萱儿乖别闹了,你要不要去睡一会? …

林芷萱抿嘴笑笑道,没事的……

商霏不放心的道,真的没事?今晚萱儿说话感觉怪怪的。

林芷萱正容一笑,收起调皮样子,整个人柔情似水一般,一双大眼儿中水雾流动,朦朦胧胧的泛着一层水气,咬着红唇柔声道,相公,万一你打仗回不来了,人家也会陪你一起下黄泉的,真的。

商霏拦腰抱起她身子轻轻放到里边床塌上,坐在床边看着她雪丽容颜,微笑一声道,本想对你说,要好好活下去的,可是乱世当中兵荒马乱,不说戎狄人的残暴,你一个弱女子又怀着孕实在也难生存,相公会努力保护好咱们一大家子,若是保护不了时,我们一起下黄泉,路上也有个伴,不会太孤单。

林芷萱伸开玉臂搂着商霏脖颈,呢喃道,相公,人家嫁给你以来,特别开心,尤其是夫妻之间其乐融融,平日里都在一起煮茶养花,十分快乐,想起现在幸福生活多开心呀。

商霏眼中也有几分恍惚,手指抚摸着她面颊喃喃道,娘子真好,嫁了商霏以来尽心尽职做一个妻子应有的本分,娶了娘子,这一生没有别的遗憾了。

林芷萱抿嘴甜甜一笑,细眉轻舒,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中已是充满了水,葱白玉手摸着商霏脸颊肌肤,看着他低头吻来,抬起下巴迎去,两人唇瓣始一接触,林芷萱嘤咛一声,一双玉臂紧紧搂着商霏……

帐篷外山林当中,咔嚓一声闷响,伴随着一声声清脆的闷响,积蓄已久的雨水倾斜而下,随之而来的便是狂烈大风,吹的人摇摇欲坠如水中小叶一般, 雷电交加,怒吼不绝,隐藏在肌肤下的血液已沸腾,刀剑被雨水冲刷的雪亮,磨刀霍霍一般亮了出来。

山峰上的流影城守军,全部穿着与夜色一致的黑衣铠甲,铠甲锃亮是精铁铸造,油亮油亮的九万人的大军,死死卡在戎狄人进犯流影城的咽喉要道,商霏善用兵,在排兵布阵上便微见端倪,九万大军各守各寨,依寨而守,可相互增援,也可独自作战,九座万人寨,兵马繁盛,严阵以待。

袁季此刻是有些不好受的,对面戎狄人的军营,也不知在做些什么,鬼鬼祟祟的一会调兵谴将,一会战鼓喧天,敲的人心里烦的很,一会又见几十名戎狄战将,冒着倾盆大雨骑马来到山崖边,挥鞭对着自己这边指指点点,夜色里也看不太清楚,更何况还是冒着倾盆大雨,话说回来,这天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大雨频繁的很,人在下雨的时候心情本来就容易惆怅,更别说摊上戎狄人又来入侵这闹腾事。

旁边站着打伞的参谋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袁大人,你看对面的戎狄人是在搞什么把戏?

袁季冷笑一声,淡淡道,戎狄都是野蛮之人,心里想的做的都是常人不可理解之事,只不过戎狄王极为善战,当吩咐各寨严守以待,不可疏忽大意。

那参谋满脸都是湿气,只觉全身都十分的难受,浑身都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探脸过来道,袁大人你是将军面前的红人,你看戎狄人这么闹腾,肯定有阴谋不是,你得赶紧去通知将军请他来坐阵啊!!

袁季想也不想冲口而出就道,将军现在和公主在一起,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那参谋立时就急了,探着脑袋道,军事如此繁忙,将军和公主在一起干嘛?…

袁季看他一眼,皱眉道,将军和公主是夫妻,你说夫妻在一起还能干嘛?

那参谋瞪着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睛,听了这话就差叫了出来,嚷嚷道,袁大人,大战将来阵前却不见主将,马上就要见血了,将军却在女人被窝里享乐,真是岂有此理!

他这话一出口,顿如牛吼一般,好在雷电交加声密集,倒是传不了多远,袁季气的脸色铁青,厉声道,休要胡言,将军为人怎样,城里人都清楚的很,不需你来说!

那参谋被训斥一番,撇撇嘴,倒是不说话了,专心看着对面山头消遣时光,对面戎狄人倒是精神好的很,几十员战将铠甲鲜亮,冒着倾盆大雨伞也不打,他们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倒是流影城这边人见了大为诧异的很,这么大的雨还刮着风,风吹雨打的寒冷刺骨,戎狄那些将军们伞也不打站在雨里风吹雨打的,想必也是不会多自在的。

只有袁季也是胆大,抽出腰间长剑来,吩咐左右牵了马来,骑上马道,牛参谋你好好呆在这里,哪里也别去,我下去巡山去,说着骑马便走了,后边呼呼啦啦跟着一大批骑兵,来也快,走的也快。

牛参谋留在这里,心里也倒落得自在,喜孜孜的扭身便走往帐篷里烧东西吃去了。

骑着马也无法打伞了,袁季心里喊苦整个人都被淋的**的,全身眨眼间就已湿透,只是 现在非常时期,嘴里自也不能说出喊苦的话,骑着马径自往山下冲去,远处戎狄人军营灯火点点,山下是对峙地带,(……)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2 女子香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204 良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