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 红绳结发梢

文/信狂
本章字数:6224 秦颜殇txt下载

燕凡问他什么是指间惊雷,秦颜微微一笑,伸出玉手把玩着自己胸前的秀发,语态轻柔的慢慢讲来道,说起这指间惊雷那可着实是非同小可,很是了不起,追其根源本是阴阳谷创出的一代绝学,从不外传,生根发芽在阴阳谷,即使秋叶凋零也要在阴阳谷,绝不能让除了掌门人及继承人之外得人学了去,故也在世人眼中,可谓时十分神秘,这种绝学,也算是人如其名一般的总意,恐怖的内力凝聚在指尖,施功着一记惊雷发吓,威势惊人,说是惊天动地也毫不为过,这中间紫光越是精粹者,修为越高,刚刚听这动静,想必这人也是世间少有敌手之辈了……

燕凡听完大点其头,对这指间惊雷是赞不绝口,其实他也没见过什么是指间惊雷,只是秦颜说了他自己总得跟着有个表示。

秦颜也不知道燕凡到底听没听进去,不过看他这悉心受教的样子,女孩心里倒是十分乐意,正要与他再说,正巧看到血童子慌不择路,一路跌跌撞撞亡命奔来,燕凡看他面貌狰狞,又是侏儒身材,一双眼睛狠毒的瞧在秦颜身上,似毒蛇一般。

他深怕秦颜有失,连忙拉着秦颜玉手把他护在自己身后,凝神戒备的看着血童子!

换做平日,血童子脾气何等暴戾?不说放出银鳞蛇把这眼前男女给毒死,便是把眼前人生生骂死的心都有,可是眼下,银麟蛇被杀,他自己又身负重伤,逞不了口舌之利,只是狠狠瞪了二人几眼,脚也不停的连忙跑了。

血童子刚跑的没影了,他身后又陆续跑来四人,看似慌不择路,气喘吁吁兀自拼命逃命。燕凡仔细一看,原来这四人后边,另有一个身穿黄衣绣裙,面蒙紫纱的少女。犹如闲庭信步一般从容追来,那四人样子狼狈,夺路而逃,早已被吓破了胆,燕凡皱皱眉头。越看越觉得这少女好像在这儿见过,而且还是印象十分深刻的,也不知是不是鬼使神差待那少女路过眼前时,便大喊一声,道,喂,这位姑娘,穷寇莫追!

他这声音仿佛有魔力,那少女听到声音立时停下脚步,皱着眉头。一双美眸朝他看来,突然之间她整个人好像石化了,一动也不动,诧异的看着燕凡,眼睛里写满了错愕,难以置信……

燕凡一看她那双眼睛,已然想起了一切,直接便惊的大声道,啊,原来是姑娘你?

那姑娘紧皱眉头。只觉得自己眼前金星乱舞,猛然偏过脸去,嘴里已然觉得一股腥甜直涌,万般疼痛全部袭来。直将她打的不知所措,两眼一黑,身子竟然慢慢要软倒在地,要晕了过去。

燕凡虽然觉得莫名其妙,有许多不可思议,二人怎么会在这里相逢。看她要摔倒在地,连忙松开秦颜的手冲上前一把抱住那少女身子,连声喊道,姑娘姑娘你怎么了你?你可不要有事啊你……

女子在他怀里细眉紧皱,似乎是在忍受着剧大的痛苦,手指都不由自主的抓在燕凡一只手腕上,燕凡疼的呲牙咧嘴,手腕上转眼间已然见血,把他疼的倒吸凉气,眼光一看,才看到女子眉眼间,冷汗密布,也不知她在遭受什么样的痛苦,以至于疼出冷汗。

燕凡看她蒙着紫纱,嘴里也似乎是堵住了什么东西憋的难受,连忙扯掉她面颊上紫纱,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立时展现在眼前,燕凡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女人的脸,乃至于脸贴着脸,更何况还是美的不似凡人的女子?少年心性下,立时给惊呆住了,嘴巴张了张,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燕凡实难想象,世间竟能有如此绝美的女子,她脸庞肌肤白皙洁净,不见丝毫瑕疵,柳眉给人柔而轻的感觉,琼鼻挺秀,抿着的唇是最为干净的颜色,虽然现在她紧闭着眼睛,可那个雨夜,仍然可以想象她那明睦如一潭秋水般纯净,给他无尽的惊艳回忆,以至于在心底不曾褪色。

那女子不知不觉竟是快要晕了过去,倒在燕凡怀里轻轻颤抖,如同将要睡着了的孩子,可是她的脸色苍白至极,不见一丝血色,燕凡担心至极,大呼小叫道,小姐,小姐,你快点过来啊。

秦颜听他呼唤,连忙跑了过来,也是秦颜少女心性,从不乱想在心里作诋毁旁人之事,若是换了旁人,非得不知念叨几句燕凡见色忘义,更不知早就把他在心里骂了不知多少遍,秦颜向来脾气温顺文静,虽然偶尔调皮捣蛋也是惹的人喜爱不已,她先是认真看了燕凡怀里女子一言,忍不住柔声道,好漂亮的姐姐,美得比仙女都要好看。

燕凡听到了连忙看向她道,小姐也不赖啊,美得也是不像人。

也是燕凡脾气直来直去,虽说的都是掏心掏肺的肺腑之言,可却不知怎么表达清楚,想到哪里就给直接说了出来,秦颜听了脸色大羞,嘟囔道,臭燕凡,也不知道你夸人还是你骂人!

燕凡憋的脸红脖子粗,急声道,在我眼里,小姐是天上的仙女都比不得的,更别说人了!

秦颜听他这话直羞的不敢抬头让燕凡看见自己的脸,啐了一口,脆声道,你就爱欺负姑娘,再这样欺负人,我再也不理你了,说着不耽误看他怀中少女神色,他怀中少女神色苍白,嘴中紧闭,似是嘴中有什么东西,人命关天下,秦颜抬起头来目光认真,十分关心道,小贼,她喉咙里有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你快把她喉咙里的东西给吸出来,不然她就没救了……

燕凡听的目瞪口呆,质疑道,小姐你说什么?

秦颜急道,哎呀,我不跟你开玩笑,她喉咙里有东西堵住了,你快吸出来!

燕凡看了看怀中女子俏脸,软香温玉在怀,女孩肌肤香气四溢十分好闻,他越看越觉得她美得令自己心怦怦跳,那红唇是最为自然的颜色,但确是娇艳欲滴让人想咬一口。可是他无暇多想,只是顾及自己若是这样帮她吸出喉中东西,这姑娘也算是对自己有过旧交,自己这样做了岂不毁了她的名节。想到这里,又犹豫不绝起来。

正胡思乱想间,忽然看到秦颜,灵机一动开心道,有了。小姐你快来帮她来吸,你是女的,自然没什么大碍。

秦颜眨眨眼睛,摇头如拨浪鼓,玉手揪着自己袖子,弱声道,不不,我不行,我还没成亲嫁人,她是女的也不成……哎呀。我不行啦

燕凡明显觉得怀中少女越来越柔弱了,当即立断抱起女子娇躯放在草坪上,那女子意识恍惚疼的紧皱眉头,肌肤更显苍白,他慢慢俯身深呼一口气,慢慢压到女子身上,呼哧呼哧的喘气如牛,双手捧着少女脸颊,狠狠的亲了下去。

一边秦颜看他亲着人家姑娘的唇,一动也不动。忍不住关心道,她身体虚弱,你可别趁机占人家便宜,你先撬开她嘴。看看她嘴里有没有东西。

燕凡睁大眼睛,感觉她被自己亲住的时候,紧咬的贝齿似松动了一点,连忙跟着伸出舌头用力翘却怎么也翘不开她贝齿,也跟着明白不能用强,随即慢慢张唇轻轻含住她两片红唇。极尽温柔,舌尖不时舔抵她红唇贝齿,眼睛往下一看,她竟十分敏感,雪白的脖颈肌肤晕红一片,舌尖跟着往里一翘,竟舔到一股腥甜,秦颜关心不已,见燕凡抬起头来,两嘴都是血,急忙奔到眼前迫切问道。她咬到你了?

燕凡摇摇头,喘着气道,不,不是我的,她嘴里全都是血,说着也来不及解释,张嘴又吻住女子红唇,舌头也跟着伸了进去触到一处滑腻物事,明白是女子小舌,怕她胡乱中咬自己,很奇怪人即使在意识不清的时候也有一些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他舌头缠住女子小舌之后,只觉得自己口腔鼻端里血水咸甜味更浓,燕凡用力一吸,一股咸甜味入口,只觉得天旋地转,暗想这可都是人血啊,直把自己的腿都给吓软了,却不能停,捧住少女面颊拼命的吸她嘴中的血,每吸一口自己的身子都要跟着被吓软了,吸到自己都眼冒金星时,少女紧皱的眉头一舒,似轻松许多,燕凡偏过头噗吐出一团郁积在一起的血结,倒在地上呼呼喘气不止。

秦颜呆在一边观看也好不了许多,又怕救不活人,又怕这女子醒了不肯善罢甘休,只得蹲下身子,玉手撑着下巴脆声道,小凡,我们俩走吧?

燕凡缓过气来,摇头喘道,不能走,这姑娘一个人呆在这里昏迷不醒,万一我们走后,若是有歹人做恶,小姐,我们就是死了也难抵偿。

秦颜嗯了一声,把玩着脑后两条金带,抿嘴笑道,看不出来你还能想到这一点,不过,这位姐姐怎么一看你就气的要昏死过去了?

燕凡眨眨眼,暗想自己虽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但好歹也觉得彼此印象不错,不可能是自己把她气倒的吧?想到这里,便死不招认道,小姐,你看她是不是有什么重伤在身?

秦颜想想也是,伸出玉手搭住女子手腕,闭上眼睛把脉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秀眸,细眉紧皱道,她似乎是正在渡劫期,但心态不知为何忧心忡忡,终日闷闷不乐,以至于血气郁结,难以发泄,她说着秀美眸子停到燕凡身上,柔声笑道,还好,她遇上了你这小贼,竟然误打误撞的把淤血给气了出来,不然以后终会成大患,不止损伤武功根基,便是身体日后也要百病缠身!

燕凡从未听到渡劫这种事,好奇道,小姐,渡劫是什么?

秦颜抬起俏脸,看向远处缓缓说道,人有大限,生死不可逾越,但是有些大人物,要么天生就非常人能比,要么后来武功修为震古烁今,但是这些人想要的,已然超出世间的限度,遭鬼神所忌,比如月君,独孤太真,夜王这些人,你若说他们是神仙那是夸张了,你若说他们是人,那也小看他们了,他们七个人是武功修为最高深的人,也是世间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算的上是半神半人。而鬼神不允许人的力量过于强大,乃至于素神那种人,硬生生从凡人登极成神,可是这么多年。成百上千年,成神的也就只有她一个,而后辈们惊才艳艳,若想更突出一层,许是要经历一场渡劫。过了渡劫之后,才是修为更上一层楼。

燕凡皱眉道,那他们这些大人物,到底想要什么?

秦颜认真看他一眼,柔声道,长生不死……

燕凡想起这女子随口问道,那小姐你看,这位姑娘她渡劫只后是什么修为?

秦颜模样慵懒的一挽脑后秀发,声音轻柔如水道,她若渡劫后。算是半神初期了。

燕凡大为羡慕的赞叹道,她年纪和咱们差不多,武功修为可也真是太惊人了。

秦颜似是困了越发没得精神,玉手拢着白衣绣裙,眨着一双美眸,眸子中水雾流动睡意十足,燕凡看她乌黑秀发飘荡垂于胸前,左肩下依然是那尾金丝凤凰,少女肌肤胜雪,容貌绝美。秀雅可人,娇俏的唇角勾起,缓缓闭上眼慢慢道,渡劫凶险。九死一生,得到的越多,注定失去的也就越多。

这荒郊野外的也没个枕头,秦颜犯了困又是疲惫,绝美的俏脸,一双美眸更是惹人心动。她本就是绝美少女,燕凡见她似是真的累了,坐在地上伸开腿道,小姐你来。

她双眸清澈宁静含着少女的纯真,十分可爱的歪头想了想,柔声一笑,声音又轻又柔道,那你可别乱动,要是闪了姑娘脖子,姑娘绝对不会再理你!

燕凡为了一表诚心,就差赌咒发誓了,连忙拍着胸口道,你放心好啦小姐,从小到大就数你待我最好啦,我得知恩图报不是!

秦颜甜甜一笑,虽然心里不信,但为了不打击他,还是柔声道,你少要哄人,姑娘不吃这一套,说着娇躯慢慢躺倒在地把燕凡当作了枕头,睡得倒是颇为香甜,更见那紧身的雪白玉裙甚美,胸襟那尾金丝凤凰更是仿佛要展翅高飞一般栩栩如生,燕凡不敢乱动,生怕秦颜闪了脖子而找自己算账,目光朝周围一看,那女子坐在他手边,一双清澈眸子正自目不转睛的盯着河水,若有所思。

燕凡发觉她醒了尴尬一笑,怕吵醒了秦颜,轻声道,姑娘,你没事吧?

那女子听到声音转过脸来,绝美容颜有着几分清冷,一双眼睛看在燕凡脸庞,见他颇为尴尬,眼前只觉得清风徐徐,如丝秀发乌黑光亮,轻掩玉容,几缕乱发流连在她唇边,更是令人看的惊心动魄的美,不敢拿正眼看她,听的她红唇微启,语气轻柔道,怎么了?

燕凡心里直呼死啦,死啦,自从那次相遇,他自己好像对这姑娘念念不忘,虽然当时没见她容颜,却也没料到她竟是如此绝美得姑娘,天下无双,既是月宫里的仙女,恐怕在她面前都要失去几分颜色,心神动荡下,更是不知该说什么,干咳一声,胡言乱语一般道,那天分别后,我,我一直都在想你,呃,你别误会,我不是看你长的好看,只是只是脑子里总是有你的影子,他说着说着,竟把自己藏在肚子里的心事全都给说了出来,那少年女子也不过和他年纪差不多大,听完一番胡言乱语,燕凡本以为她要生气,可是久久半响都没有什么声响,忍不住抬起脸来,眼前女孩如雪肌肤似第一次染上了几分羞涩的红润,一双明眸善睐,竟是如此动人,芊芊玉手轻挽脸边秀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俏脸看着燕凡浅浅一笑,嗯,我都知道。

那一笑,惊艳不可方物,只是她脸色依然苍白,看去很是虚弱,燕凡看了惊讶道,啊,你都知道了?

她浅笑不语,只是看着他,似有许多话要说。

燕凡又道,姑娘,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她柳眉轻挽,似是想到了什么,道,当然可以。

燕凡大喜开心,伸出手来道,我叫燕凡,不知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她略微思索,终究是轻轻握住燕凡手掌,声音悦耳轻柔的慢慢道,赵晴晴。

燕凡握紧她手,只觉她玉手柔若无骨,玉手肌肤又滑又嫩,身边也缭绕着一股香气,不由得心神俱醉,瞧着她脸竟是慢慢痴了……

赵晴晴偏过脸不动声色的抽回玉手,美眸看着湖边,似是在想些什么,燕凡也不懂她在想些什么,只看见赵晴晴慢慢起身脚步虚浮的走到河边蹲下,长发委地,确是伸出玉手捧了些水漱口,燕凡在一旁道,赵姑娘你可觉得好多了?

赵晴晴脸一红,轻声叹道,好多了,谢谢你救了我……说着语气一顿,慢慢道,这深渊里边隐秘难寻,你们怎么会进来?

燕凡道,是掌柜的丢了孙女,我家小姐善良,便带了我和韩离来到这里帮忙寻找掌柜的孙女,却不料在这过程中,被箬洛公主施法迷惑,还累的我和同伴韩离丢失了魂,灯光下自己一点影子也没有,正寻找箬洛不得时,被迫跟着那六个人来到了这里,不过有件事情倒很是奇怪,我这影子失了没多一会儿,就自己回来了,真是让人奇怪……

赵晴晴仔细听完,便解了他这个疑问道,我进来魂楼的时候,路过一处院子,知道里边不干净,所以进去一看那箬洛公主身边拘禁着两个虚幻的人影,就顺手解救了那两个人影,却没想到被拘禁的竟是公子和韩离。

燕凡笑道,原来是这样,不然我还要日日担惊受怕,只不过姑娘你认识我同伴韩离吗?

赵晴晴点点头道,有幸认得,他现在流影城中另有事物机缘要半,待到了合适时间,公子便会见到他的。

燕凡又道,记得韩离时和一个穿着青衣的小姑娘在一起的,姑娘知道么?

赵晴晴听到有人提及筱灵灵抿嘴浅浅一笑道,她是我的妹妹,叫做筱灵灵,韩离很是喜欢她,说是明年要去阴阳谷娶她,两人也算是定下了婚事。

燕凡听到韩离定了亲事,也忍不住为他高兴,本来张喊醒秦颜,好一同告诉她,可是秦颜睡的正是香甜,待她醒了再告诉她也不迟,再仔细一想,阴阳谷三字进入脑海,立时大为惊讶,听人说阴阳谷是七大家之一,有个赵晴晴的传人很是了不起,不说容貌堪称天下第一美女,便是武功修为也是惊才艳艳,暗想她果然是那个阴阳谷的赵晴晴,自己早就该想到的,伸手拍了拍自己脑袋,懊悔道,我要早知道你是阴阳谷里的仙子就好了。

赵晴晴听他称呼自己是仙子,噗嗤一笑道,眼前哪有什么仙子啊,只不过是他们喜欢给别人起外号。

燕凡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问道,那我称呼姑娘什么好?

赵晴晴歪头想了想,很是认真的想了番,忽而笑道,你想叫我什么都行,只不过你年纪好像没我大,在我看来,天下正道人士,可算的上师出同门,你若不嫌弃私底下也可唤我一声师姐好了,人多的时候,便已姑娘相称好了,嗯,具体怎样,还是看你个人。(。)

(快捷键 ←)上一章:第242 指间惊雷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244 虚真幻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