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 由是已觉此乃梦

文/信狂
本章字数:3469 秦颜殇txt下载

青春本就是令人感伤或怀念的一件事情,令人由不得太多选择。

《苏若雪.盈后》

筱灵灵她自己就是个调皮捣蛋的人,她又不懂得教养男孩子,以至于让卿素横行乡里,在附近居然成了个小祸害,可是他母亲明明性子冰雪聪明,总不至于对自己的儿子的教养漠不关心吧?我想筱灵灵不怎么和卿素在一起,和韩离是有许多关系的,毕竟她也是少女心性未改,除了嗜睡之外,整日就是忙着和夫君赏花玩草,韩离倒是个明白人,可惜这些年除了十分宠爱筱灵灵这个娇妻以外,每逢空暇,便是一门心思全都钻进权谋之术去了,卿素今日之祸,这夫妻二人多多少少总是有许多过错的。

楚雨嫣《大道归宗卷》

刚刚经历过一场战事的流影城,似乎早已淡忘了战争的压抑,商霏将军兵法出神打败戎狄人的大军,使的正好到来的城中灯会,也多了几分庆祝胜利的气息。

一处繁华酒楼 靠窗位置, 许久不见的阿策,握着青衣的手脸色间有几分微笑道,怎么想起突然要一起来城中喝酒了?

韩离帮他倒了一杯酒笑说道,本来没什么大事,只是城里灯火确实热闹,便想着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看灯喝酒聚聚,而且我和梦瑶成亲的时候,你可没来真是遗憾,今天梦瑶也在,你们也见见她,再者说我也确实想念青衣了。

青衣听了也觉得开心柔声道,是真的想我么?兄长?

韩离微笑一声道,嗯,我把你托付给阿策自然是很放心,只是你们两个隐居在深山,难得一见,自然是很想念你们两个的。

青衣抬起脸颊腼腆笑笑道,怎么不见嫂子呐?

韩离回头往门边看了看摇头笑道,她这个人向来温柔,尤其是今夜说她和你们都是第一次见面,非要去外边买些礼物送给你这个妹妹。

青衣捧手腼腆笑笑道,嫂子可真好。

韩离倒了杯茶慢慢喝着笑说道,她人温柔体贴,确也是贤惠妻子了。

柳梦瑶这时推门进来,正好听到他说的话,步态轻柔走来轻笑一声说道,韩哥你可别夸梦瑶了。

韩离连忙笑着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抱在怀里,向青衣介绍着一脸微笑道,你看她就是梦瑶,你们的嫂子。

青衣看了几眼只见柳梦瑶这个人身材高挑,一身白衣长裙飘飘,乌黑秀发系着淡黄绸带,容颜绝美,确实美的如同天仙,气质又温柔聪慧,忍不住赞不绝口道,兄长真有福气,娶了这么漂亮的妻子,长得跟仙女儿一样。

阿策倒了一杯酒也跟着祝福道,嫂子如此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兄长你可真是有福了,只是兄长你和嫂子的婚礼,我和青衣忙着搬房子去往大山里隐居,没有过去,可真是对不起。

韩离以茶代酒嗯了一声道,这个不怨你们,毕竟你提前跟我说过了,只是大山里边人烟全无,就你们一对夫妻住着虽然僻静了一些,但好在没人打扰,这次没来没事儿,等梦瑶有了喜,可不准再不来……

柳梦瑶大感吃不消,脸颊泛红嗔道,还是不说这个了,梦瑶自然是十分愿意为韩哥家开枝散叶的,等真正有了再庆祝也不迟,她说着取出袖子里一支玉簪递给青衣道,妹妹,我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好,所以也就挑了半天挑到了它,这簪子我看着挺喜欢的,希望你也会喜欢。

青衣接过玉簪仔细看了几眼,柔声道,谢谢嫂子,只不过这簪子看起来好贵重,想也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柳梦瑶笑道,妹妹别多想,这玩意再贵也只是个簪子,那比得上人和人的交情。

青衣满脸喜欢道,嫂子你真好……

外边灯会正是热闹,阿策和青衣起身辞别道,兄长,我们俩得回去了。

韩离诧异道,现在正是晚上,山路不太好走,怎么会现在走?

阿策微笑道,就是夜色好,所以才选择晚上走,况且山路也并不太难走,我和来的时候青衣也带了马来,骑乘马走半个时辰就到了。

韩离点点头道哦,那这样,我和梦瑶下去送送你们,正好,我也和她一起玩花灯去。

阿策笑笑也没有说什么,几个人一起下了楼来到街上,正看到此时街上花灯红红火火,热闹极了,阿策牵了马来带上青衣告了别,步步走远,柳梦瑶见他目光恍惚似有一些心事,依偎进他怀里柔声道,你怎么了,相公?

韩离眼睛看着阿策二人离去的地方,人影重重忽而叹道,也不知道秦颜和燕凡现在在哪里,是否安好。

柳梦瑶神色恬静,怔怔伸出葱白玉手抚摸着他面颊,她的手修长雪白,泛着一层晶莹玉光温柔扶在脸上又滑又热,清晰感觉到她玉手的肌肤,柳梦瑶眼眸中柔情似水,轻启红唇柔声道,蒽,你心里想的我都能理解,只是你若想离开这里,需要征得我得同意,毕竟,不管怎么说,毕竟我都是你的妻子。

韩离拥着她娇躯慢慢走着道,说的确也是如此,瑶儿你若是放弃复仇,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里去找灵灵,不也是很好的么?

柳梦瑶细眉轻皱,搂紧他腰轻声叹道,这是我得宿命,相公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梦瑶的男人,你不肯帮我也就算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再阻止我?

韩离无奈道,我虽然不能明着帮你,可是关键时刻还是站到你那一边的,瑶儿你懂了就好。

柳梦瑶听了这话露出柔情笑容道,不,瑶儿不要你帮,韩哥,你是梦瑶的男人,我要疼你爱你,绝不让你受伤害。

韩离笑笑道,你这丫头说的这话好像说反了,这些话应该是由我来对你来说才对。

柳梦瑶神态调皮拉着他手来到河边,欣赏着河里漂泊着万千花灯娇声道,相公你看这花灯,一盏一盏的可不就像是这世间一个个的人,不知去往何处,只能随水漂流……

韩离随手取了河中一盏河灯,拿在手里看了看微笑道,人的方向可不都是自己决定的。

柳梦瑶接过他手里河灯,偏着脸颊淡淡念道,听说慕南快要迎娶戎狄的夏公主了,凭慕南的本事,什么肮 脏龌 龊的事都是做的出来,不可谓不令人担忧。

韩离听了轻叹一声道,慕南这个人一肚子坏水,如果得势绝不会甘心沉默到底的。

柳梦瑶忽而笑笑,握紧他手掌柔声问道,韩哥你可知道慕南最恨的人是谁?

韩离认真想想,过了一会儿才慢慢道,应该是林谦和商霏了,这两个人和慕南那是你死我活的地步。

谁知柳梦瑶听了却是娇笑连连,娇躯依偎进他怀里,柔声道,傻哥哥,你知道的,慕南恨林谦和商霏不假,可是他最恨的却要数你我夫妻了,为何?他败退,可不就是你我夫妻也出了一份力嘛?

韩离恍然大悟叹息不止道,他恨我倒也理所应当,只是苦了你了,你本不该受这个委屈的。

柳梦瑶却是毫不在意这个话题,反而怔怔抬起俏脸欣赏着月色喃喃说道,梦瑶心里只有你一个,一生一世仅此而已,做韩哥的小妻子,可是总忍不住胡思乱想,你万一走了,我腹中孩子,我们二人的云,韩云,会不会出生就见不到你的面,如此来说岂不是很残忍,梦瑶难道注定是个孤儿寡母的命?

韩离轻轻抚摸着她玉手握在掌心,凝视着她眼睛低声道,自从你嫁了我后,瑶儿总爱胡思乱想,不说我们一定会有子嗣,便是没有,我又那舍得负你?

柳梦瑶轻喃一声叹道,我不是胡思乱想嘛,好啦,我不说这个了,我们两个就在这看会花灯,然后便回家好了。

韩离浅浅微笑道,早就等着看花灯大会了,这房前屋后尽是红红火火的灯火,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的真是好,他说着目光柔情的看向柳梦瑶道,娘子,要不要一起去喝点酒?

柳梦瑶摇头笑笑,有些无奈的抓紧他手,柔声道,人家从来都不饮酒,就连我们成亲的那天都没喝,你赴酒宴的时候,我杯里倒的全都是水。

韩离嗯了一声,携着她玉手来到河边草地上坐了下来,轻轻抚摸着柳梦瑶玉颜,淡淡觉得好奇的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喝酒?

柳梦瑶可爱一笑,把脸埋入他怀里,柔声细语道,傻相公你还不清楚么,我不喝酒只是想无论何时都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毕竟人家是女孩儿嘛。

韩离想起这流影城里的乱像,忽而叹道,灵灵她也是从来不喝酒,晴姐也是,至于秦颜小姐更是滴酒不沾,我认识的女人里,好像除了胭脂虎一个人喝酒,旁的都不沾。

抬头看去明月皎洁,映着她甜美笑容,轻笑道,相公腻是不是想起灵灵姑娘了?

韩离揽紧她娇躯,眼中柔情似水笑说道,你是聪明的女子,我要是说不想你会信吗?只是,我再想这里已经不再你我了,我们一起离开好了。

柳梦瑶依偎着他怀里温暖,听了全部抿嘴一笑道,相公你就没想过,林谦性子多疑,我们现在可是如履薄冰耶,谁也不晓得林谦会不会杀了你我,你说对不对?

韩离叹道,这些我自然都知道,只是慕南在戎狄还未知他是不是遇水成龙的人,林谦哪里忙着杀你我啊,好瑶儿别胡思乱想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265 多少苦悲从头来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267 轻风不渡红雀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