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 女孩心思谁人懂

文/信狂
本章字数:2528 秦颜殇txt下载

常思此世间,飘零无定处;直叹水中月,浮生若朝露。

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有生斯有死,壮士何所憾?

《幸若歌》出自日本战国时代

天茫茫无边无际,正是无尽黑色,远处繁星如海,风掠过,万草齐舞飘荡,李信抚着夏苏湘上马,自己牵着僵绳步步往流影城方向走去,夏苏湘轻梳胸前秀发,娇美容颜兀自泪痕未干,李信低下头道,公主此行何止千里之远,那流影城中地大人稀,要寻找一块净土,却也是谈不上什么难事,只是公主你出身王室,自小锦衣玉食,山珍海味的,身边仆人成堆,金枝玉叶的,若是一人独居,是否习惯?

夏苏湘低垂秀眸轻声道,这些都是小事,我应付的来,李将军你要是不再无礼,我们两个隔墙之隔也是极好的。

李信听了展颜笑道,嗯,那也好,他说着极目望向远处,那黑夜深不见底,人生路上却也无尽的未知之数了,两人边走边说着话,越往里走,越能听到嘈杂的声响,夏苏湘奇怪道,将军,你听这是什么声响,怎么这么的凄惨?

李信皱眉一听,把马脚步停下,认真听去,只闻远处兵器撞击,箭羽呼啸,他常年行军打仗,不过细听片刻,便断定前方有人打仗,只是何来打仗呐?

他琢磨不透,夏苏湘一语惊醒梦中人,娇声细语道,莫不是有人造反,正在攻打边关?

李信赫然惊醒,跳上马背,往前一看忽闻野地外号角争鸣,喊杀声,成千上万的败兵亡命飞奔,如蚂蚁群缠杀一般,败兵后铁甲步骑兵从后追杀不止,大声呼喝,天道更易,吾主得天命,顺天时,继承王位,有弃兵器者不杀,不杀!

一声声发狂的呐喊声响彻整个大地,人心在悸动,战乱再次被卷起,夏苏湘是个明白人,一听这喊声立时就反应了过来,远远的看见,成千上万的败兵纷纷跪倒在地,不敢再反抗,叛军气焰嚣张,连声呼喝,马鞭 挥舞,李信低喝一声架,策马狂奔往戎狄都城赶去。

天色不过刚已破晓,左右贤王领兵判乱的消息已是散播开来,人都传言,叛军十五万步兵马军繁盛,军队宽达十里,一眼望去黑压压密密麻麻的看不到尽头,大军陈兵戎狄王城之下,戎狄都成守军不过八万人,面对判军十五万大军,如日中天的声势,恐惧弥漫全城。

攻城从早上开始,城下判军携带攻城器械,投石机装满巨石,狂猛攻城,城楼上铁石乱飞,血肉横飞,判军宣称中午之前不开成投降,破成之时不分男女老幼尽皆屠戮。

大殿上消息传来,戎狄王问叛军出兵的理由是什么?

一旁文人淡淡道,左右贤王说大王乃是暴君,劳民伤财远征流影城,结果大军被商霏重创,死伤惨重,民间也多有怨言,故二王借此起兵。

武将们听完破口大骂左右贤王是乱臣贼子,文武大臣们都上言死守到底,勤王的大军正从各地边关赶来,只需两日便能赶到……

窝谷里一脸讽刺的道,我们会守得了两日么?

夏苏湘有些不高兴的撇撇嘴道,窝谷里将军话可不是这样说,我们纵是投降就能活命吗?

窝谷里张张嘴红着脸道,不一定,但总好过没有希望强!

夏苏湘眼光清澈看到戎狄王身上道,爹,别听窝谷里胡说八道,自古新王登基,旧王那会有活命的?

戎狄王皱着眉头,不悦道,寡人什么时候说过投降了?现在城墙上战况正激烈,只能这样死守两天了。

慕南忽而道,大王,为何不和判军谈谈,拖延些时间?纵然判军明知道我们是在拖延时间,他们也不敢打保票最终胜利的会是他们。

戎狄王眼里异光闪动,叹息道,还是免了吧,寡人将亲自上城墙上督战。

下了大殿,夏苏湘心里烦恼,干脆回到自己房间里弹琴,一曲将尽时,门外立着一人身影惆怅,却正是李信。

夏苏湘看到他立在门外,却不进来,噗嗤一笑道,李将军要不要进来坐坐?

李信淡淡笑笑,轻抬脚步走进房内,来到琴桌边道,公主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我也不必多说了。

夏苏湘嗯了一声,俏脸看着窗外,气质端庄人又美丽,过了会儿轻声道,这些我都知道,作为一个乱世柔弱女子,纵然是高贵的公主又能如何呐,这高楼朱阁转眼就似要倾塌,我虽然是贪生之人,但事关清白之事,城破之日愿与将军同赴黄泉!

李信叹息一声坐在了地上满脸惆怅道,人都说情本是真心,但负心又何尝没有,我与公主谈不上情深意重,更说不上青梅竹马,只是你我立誓终生不嫁娶,已然明白彼此心意,就如你所说,难道爱就非要得到么?

夏苏湘偏着脸颊,玉指啪的轻弹一声,抬起娇美容颜甜甜笑道,将军,你终于明白了我的心意……

李信笑道,只是我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却已然觉得太晚,城外判军兵马繁盛,这次实在是凶多吉少,只是李信愿今夜率军两万出东门,直攻叛军大营,臣不是流影城的商霏,也没有他那样的军事才能,但臣明白但凡尘世中人,俱皆畏死,臣将抱以必死之心,去触那十五万大军的剑锋,为将者本就置生死于度外,万望公主保重金枝玉叶之体,念臣一片为您之心,不是为了这个国家,而是为了您,臣心中的女人!

夏苏湘字字听着话语,眼睛里珠泪一滴一滴的掉,哽咽道,爱卿,李将军,我如何忍心累你这样,人活着能有一个爱自己的人,本就是天大的奢望了,我不想活的太久,只是想活得美好一些,纵然是芳龄夭折,心中快乐安然逝去又如何?

李信跪倒在地,淡淡道,臣家李信,惶恐再次跪见吾国苏湘公主,愿您一生永无灾难,苍天护佑,话罢转身大步离开,夏苏湘哭成了泪人,俯跪在地痛哭不已,悲声刺痛人心扉。

时值下午,慕南的府邸一片安静,他此时正闭目养神,丝毫不顾城头的厮杀声,旁边连横微笑道,真是天助我也,这次戎狄内乱,主公便可趁机大展一番拳脚了。

慕南睁开细眸看他一眼,淡淡道,不管如何说,胜负未分,暂且不必多想,我观那窝谷里将军是个不安分的人,对湘儿她颇多觊觎。

连横呵呵笑笑,蹲下身子看着慕南眼睛,字字问道,那主公可在意么?

慕南眼里精光一闪,沉默片刻道,我自然是在意,他既然喜欢湘儿的美色,我何不做个好人,把湘儿送与他。

连横听了眉目皱起道,主公这个可是万万不可,公主对你我不错,咱们可不能害她。

慕南笑道,看你说的,她好歹也是我未婚妻子,我岂会害她?(。)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8 欲止相思却总愁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210 花凋零,风化旧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