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 花凋零,风化旧城

文/信狂
本章字数:3209 秦颜殇txt下载

老夫一生回望而过,颇多遗憾悔恨,这数十年来,有开心有失落,从登上人生巅峰开始,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心里感觉到快乐了吗?哎,几乎是没有的吧,毕竟人这一生,又怎会全都是顺心如意,十全十美的事情。

独孤太真,碧波山台卷。

两人闲聊几句,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城外的战事越发激烈,传言叛军数次攻上城楼都被杀退,慕南好整以暇,俊美容颜淡然处之,只是轻珉杯中茶水,连横早就退下了,这诺大院中处处鸟语花香,与城楼上惊天动地的激战颇为不符,他并不在意。

夏苏湘哭成了个泪人,满城封锁戒严,连她身为公主也是颇感无奈惆怅,李信走了半个多时辰,侍女们知道公主在里边哭,哭的是未知的命运,哭的是李信的必死无疑……

阳光明媚,满院之中百花齐放,城外判军从早上攻城一直厮杀到正午,夏苏湘在房间里把自己细细收拾了一番,容颜美丽无双,长发及腰,柳眉细细,美眸如水,那娇嫩的嘴唇头一次被涂抹的惊艳红,步态奇美的出现在门边时,长裙飘飘,人比花娇,更是光彩夺人,身边侍女从未见过公主如此的打扮,俱都惊呆了,夏苏湘毫不在意,如同将要出嫁得女子,恬淡一笑轻声道,我想出去到处走走,你们就别跟着了。

侍女们并不知道公主要去哪里,只是看到她背影美丽,从明媚阳光中,如同下凡的仙子步步走远,消失在眼中。

她不知道今后得命运如何,也不回想太多太多的奢望,只是眼前,既然有人珍惜自己,爱护自己,何不在这生命未结束之前,多上一些美好得回忆。

她就是这样得想着,神情恍惚的来到李信府上,李信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背对门窗,无比的沧桑。

夏苏湘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信的身影,已不是当初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毕竟眼前的他才是比较真实的,不管如何说,在她得眼里,不需要什么丰功伟业,不需要什么显赫的家世,更不必提那什么拯救天下苍生的大英雄,李信怔怔的呆望着挂在墙壁上的配剑,今夜他将亲手拿着这把剑,杀入判军大营,而且此去他明知,必死无疑,但是人何必需要太多后悔,太多畏首畏尾?

门枝丫一声打了开来,门外露出一道靓丽身影,阳光正盛刺眼,看不清容颜 ,只是那身段极其动人,夏苏湘轻步来到房间里,只是看他一眼,自顾自得轻拢水绿长裙,恬静闲坐书桌里边,随手拿起书卷翻了翻,又慢慢放下。

那本是主人才能总得位子,是她此刻坐在哪里,这女子本就是绝色,一头乌黑长发披肩,衬的更加容颜娇美,人又气质温柔,洁白玉手轻轻支着脸颊,眼眸级已是蓄满了水,调皮而又充满诱 惑的轻启红唇淡淡笑道,你在想什么?

李信打量着她的笑容,似是想读动她得心思,夏苏湘并不退让虽是有些稍稍脸红,白皙如雪的肌肤更增几分娇艳,撩起半边纱袖,露出白玉似的手腕,红唇轻笑一声,似嗔似怒的道,你这里好热,热的人心烦……

李信来到书桌旁,俩人相距甚近,互相衣裳贴在一起,身边女子香气缭绕,夏苏湘轻抬下巴看他,延颈秀项白皙滑嫩,李信的呼吸已然有些乱了,夏苏湘察觉的到,忽而问他,帮我倒杯水可以吗?

李信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眼前人变化了许多却不是假的,愕然皱眉道,公主您?

夏苏湘轻描淡写的淡淡笑道,只不过是倒杯茶而已,何必多想?

李信哦了一声,轻轻拿起茶具为她倒水,夏苏湘眼里颇多几分恍惚,眼睫低垂,看不清她的眼睛里是何表情,李信居高临下,不经意扫过她衣襟边,不由得惊呆楞在当场,他看到夏苏湘衣襟内犹如凝脂白的酥白肌肤,高耸浑圆,……

夏苏湘兀自凝眉胡思乱想,心里想,我们会不会都会死?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她想着想着,赫然觉得脚上湿透的温热,抬头看去原来是李信倒满了水还不收手,以至于水顺着桌面流淌下来,滴在衣物上,李信察觉到已然晚了,夏苏湘美眸含水,柔声道,快别倒了。

李信连忙把茶壶丢下,惶恐跪倒在地道,公主是我莽撞了。

夏苏湘幽幽念道,从你决定今夜去送死的时候,我便想开了,你我之间何必分什么高低贵贱,她说着细眉轻皱,轻轻的抬了抬腿,似是想要把绣鞋脱掉,李信看到了,一把抓住她脚腕道,让我来。

夏苏湘脸颊微微熏红的道,你也是心不在焉的……我想问你,你死了以后,我该怎么办?

李信抱着她脚腕,视如珍宝一般细细打量着,布满粗茧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掀开她裙子,眼前跟着浮现出仅着薄衣的雪白小腿,他心思早已乱了,凭着几分清明微笑道,我若死了后,公主就嫁给慕南,但是慕南这个人不近女色,所有人都看的出来,所以公主不必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夏苏湘轻轻摇头,容颜白皙里凭白多了几分血色,眼里满是伤感道,我怎么会是贪生的人哎……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李信视若珍宝褪掉她绣鞋罗袜,一双晶莹剔透的小脚展现在眼前,她的脚又白又滑纤嫩极了,握在手里又滑又软,晶莹脚趾害羞的蜷缩着,李信手掌轻轻来回的爱抚着,把玩着掌心里小脚,夏苏湘脸颊晕红,玉手轻抚他头顶乌发,喃喃道,李信……

李信呼吸沉重,头也不抬的道,恩,说着话时,布满茧子的手掌已然缓缓掀起纱裙,拦腰抱起夏苏湘娇躯放到书桌上,俯身压了上去,轻吻她雪白脖颈,一点一点的给她宽衣解带,眼里神情满是情 动,夏苏湘脸颊绯红,身上肆虐着的男人手掌让她害怕,忍不住轻声问他,我并不爱你,也不爱任何男人……只是想你若死了,我只能这样报答你了,太多的我不知道……

李信褪下她身上水绿纱裙,只着单薄亵 衣得女子娇躯,展现在自己眼前,他目光如火炙热而贪 婪,只顾吻着她单薄的肩,听完低声道,真的不爱么?

夏苏湘道……嗯。

李信慢慢起身,背过身去,气喘如牛的死死忍耐,低声道,既然不爱,何必委屈自己,看的出来公主并不是心甘情愿的,李信纵然再渴望您,也不愿意趁人之危。

夏苏湘如木偶一样躺在书桌上,眼里流泪道,你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李信想也不想叹息道,因为我爱你,不愿意看你伤心,他背影颤抖,呼吸沉重,显然是强自忍耐自己得欲 望。

夏苏湘听完,泪流不止道,我心里总是想起慕南,纵然他是狼子野心,可他依然是我的未婚丈夫,我好矛盾,不想伤害你,所以选择不嫁给他,可是你真的快乐吗?我不知道……

李信一听到慕南,眼里赫然出现几分怒火,烧的人失去理智,转过身来质问道,既然如此,何必来可怜我?

夏苏湘摇头哭道,我只是一个女人,贞 洁只有一次,我不想给他,也不愿给你,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隐居,保留一生清白到底,你若不是非要偷袭敌军大营,当我会卑躬屈膝的来勾 引你吗?你难道想让我一人侍奉两个男人吗?我就算死,也做不到……

李信光着膀子,头又疼的很,捡起地上衣裙递给夏苏湘道,公主,其实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没有什么主见,一味的退让退让,那慕南何等人?在流影城中号称和商霏齐名,败退之后你当他来到戎狄只是简简单单的修身养性?

夏苏湘缓缓接过自己衣裙,搭在自己身上,玉手支着娇躯坐了起来柔声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爹他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分不清孰是孰非,我不想嫁给慕南,可是叛军攻城如此凶猛,谁也不能担保会是怎样,这婚事就暂且搁下好了,你今夜最好不要去偷袭判军的大营,城里奸 细太多了,消息难免不会被泄露出去。

李信回过头看着她俏脸道,反正也守不住两天,城墙又损毁严重随时都会坍塌,不管如何都只能拼死反击了。

夏苏湘低垂美眸,沉默片刻才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李信轻轻握住她一只玉手贴着自己脸颊道,真的没有了……

夏苏湘点点头,美眸里蓄满了水,轻描淡写的看了看窗外刺眼阳光,回过头来凝视着李信眼睛,轻声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公平,她说着咬紧红唇,身上香气四溢,李信轻微皱眉想了想,不再说话,揽住她娇躯紧紧抱在怀里,喃喃自语道,吻我……(。)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9 女孩心思谁人懂 返回《秦颜殇》目录 下一章:第211 美人如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