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惊雷突袭

文/老告
本章字数:6673 二十四小尸txt下载

蔚蓝天空,倒映在一座澄澈湖泊中,朵朵白云,在如镜般明洁的水面上映现,飘逸如浮萍,灵动而轻盈。

这座湖泊面积博广,如一座小型海洋,其内幽沉深暗,几不见底。整座湖,如一颗晶莹宝石,镶嵌在荒原域大地上。

忽然,一望无垠的平静湖面上,波澜乍现,掀起轻波,水浪声声中,竟有一艘青辉楼船,宝彩熠熠,从湖下裂水而出。

附近水面,本有数头自远天降落,形似飞龙,头顶独角上蓝电攒生的斑彩鳞鸟,在湖上食水,突逢变故,同时惊飞,盘旋高空,俯瞰水下浮现的宝船。

那船百米长,符文精亮,闪烁间,点点皆如繁星般璀璨,法辉交织,蒙蒙光华将船体完全遮拢护佑,滴水不沾。

船头甲板上,趴一头十数米长碧蛟,水桶粗细,鳞甲狰戾,深绿色大眼呈翡翠色,其中漫溢出浓烈凶机,蛟目阖动,注视盘旋在天上的几头鳞鸟。

蛟目大亮,怪哮一声,黑洞洞大嘴,展现出让人吃惊的伸张力,完全张开,如无底洞般。

轰隆,大嘴发出收摄之力,天空中几只盘飞不去的斑彩鳞鸟,被一股强猛力道拖拽,双翅拼命扇动,却无法抗拒,接连跌入蛟口中。

恶蛟心满意足,闭合大嘴,美滋滋地上下咀嚼,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骨茬森森,血水四溅,蛟口中传出一道含糊不清的声音,咕哝道:

“少爷的洞府灵池中,元气充沛的如似仙境,修法一日抵上以往百日,真是宝地,就有一样不好,也没个血食,口中淡出个鸟来。哈.....此时真就吃到数头傻鸟。人间美味,啧啧,回味无穷。”

甲板另一边,蚌妖身形朦胧,周身缭绕秘霞,闻听恶蛟之言,蚌妖翻个白眼,鄙夷言道:

“这几日在湖下,你日日胡吃海塞,也不怕撑死。这艘宝船。突然自主上浮,明显是少爷已结束修行,将要出来,你胡乱说话,让少爷听见,抽了你的蛟筋。”

恶蛟闻言一愣,他对祝九是有着极深畏惧的,当即打个激灵,脖颈高昂。端正趴伏,摆出一副雄姿英发的态势,连口中鸟肉都顾不得再品味,喉咙滚动。强行下咽,许是近日吃的确有些多了,一时间竟未吞下去。

恶蛟微急,大头摆动。‘哗啦’这货急中生智,开口摄了一口湖水,这才咕隆一声。连水带肉,一起吞下。

它喉咙的蠕动还未平复,祝九一身黑袍,默然无声,已从鹏舟船舱中走出,面色沉冷,若有如无间,含有一丝杀机。

恶蛟见到祝九脸色,心下突突直跳,不知自家少爷因何修行出来后,表情如此慑人,生怕真被抽了蛟筋,这憨货正忐忑间,祝九已然开口,恶蛟一听,当即安心。

“你们两个回洞府修行去吧!”

祝九说罢,轻挥手,一片混沌翻卷,二妖消失。

这时,祝九身旁,由虚无而清晰,无声无息,出现一条手指粗细,周身淡薄黑雾的半尺长小蛇,目光幽然,喷吐蛇信,正是他先前在洞府中,化生的暗符噬法蛇。

诡棺撞击祝九后,残留在他体内的灰色符文,即是被这条幽蛇吞噬。

小蛇出现后,周身黑雾外溢,宛似拥有灵识般,额头显出一枚透明符文,仿似水晶般闪烁,蛇信吞吐,在以一种独特方式,查探某种讯息。

祝九闭目感应,片刻后,抬头仰望高空,连声轻笑。

突然,他身后,浮现一座九丈大地,其上四根撑天神柱,微微烁旋。

‘轰隆’

祝九周边泛起浓郁的大地气息,他眼前出现一幅清晰画面,光色昏暗,细看其中,竟是大地深处的情景。

这幅画面浮光掠影,一个刹那,即显出无数神奇所在,皆是大地之下,诸般秘奇景象。

地脉至深处的火山,岩浆滚流,颜色赤暗,在大地深处冲涌喷薄。地下的昏暗森林,发幽幽蓝光,枝杈折曲,鳞似苍龙。

还有地脉深处的恐怖生物,形似巨鳄一般,头顶生角,翻裂土地山石,体型狰狞,大尾摆动,山塌地崩,骨凸伸缩,极致慑人。

乍然间,画面一转,又显出某处大地下,竟还有独属空间,有类人生物在其中生存,形成地下部落,头颅尖削,牙齿如刀,十分丑恶,生食血肉。

画面再转,又显出某处深深的地下,有着类似遗迹的地方,是一座古老建筑,残损败落,业已斑驳,坐落在一片地脉的核心气眼上,随古老地脉的气机浮动,在地下游移,位置并不固定。

整座建筑,秘力缭绕,以青铜构建,祭刻日月星辰,描绘星空的璀璨,但已锈迹斑斑,很不清晰,影影绰绰间,像是一处无比古老的地下神殿。

画面迅速轮替,又出现诸多白骨,棺椁,大墓,皆已腐朽。

最终,这无数地下画面消散,祝九身旁的九丈大地,四方神柱亦消失隐遁。

“土符再次进化,勾连十方大地,搜寻山河百川,显现远近地脉情景,竟有如此多奇秘,有时间倒要入地一探。嗯,周边大地没有发现,依幽蛇吞噬的诡棺灰符气息,噬法之力逆流,进行追溯,两相印证,看来真是在天上了。”

祝九呢喃自语,昂头望天,突然,他双眉之间涌生墨色光华,一条飞瀑般雾流翻卷,识海暗符出世。

下一刻,暗符猛涨,刹那达十余丈之巨,高高悬浮,透明符文闪烁,如一挂深邃星河乍现人间,垂下滚滚混沌黑雾,一条条黑龙般,怒卷翻腾,将整个鹏舟都遮拢。

湖面上空,出现一团巨大黑雾混沌,很快,黑雾开始虚淡,将空间都吞噬般,最终完全消失。点滴痕迹皆无,黑雾遮拢下的鹏舟,也随之隐遁无迹。

荒原域上方高空中,绵绵白云浮动,无数云朵,随风轻摇,彼此连接,后又分离,交错间,无数光怪陆离的奇特形状。因而诞生。

此时,正是朝阳初升,红日耀世的清晨,无尽炽芒,从天外骄阳上披洒,透射到这个世界,漫漫云海,尽被染上了一层赤霞。

在云端某处,波荡起伏中。忽有诸般炫彩炙刺苍穹,刹那冲散周边云层。

于薄云轻饶间,出现一口寒铁浇铸,曦光流烁的棺椁。摄拿八方气运,坐落云上,显出帝王不及的威势。

寻常阴邪物,最是畏惧大日之光。但这口棺明显不同,它彩晕熠熠,至临云端。食霞饮露,夜晚汲取满天星辉,白昼收摄浩然日芒,神异万端。

此时,这口棺上发出冷凝光色,秘能诡力波荡,远天外的骄阳,竟然受其感应,形成一道光焰之河,自天外隆降,在洗练照耀这口棺椁。

这口棺,如远古传说中,吞食太阳的罕世凶兽般,无尽摄取着火红的阳光。

突然,棺内响起一道阴鸷而低沉,分不清男女老幼的声音,漫溢云端,彻寒刺骨,冷森森自语道:

“我这吞星食日的流辉帝王棺,不日就要大成,届时......咦,大胆......”

这道声音忽然震怒,但不等其做出反应,异变惊现,古棺一侧,毫无征兆,虚空如水般轻柔,悄然向两旁分开,鹏舟青辉如海,悍然而出,战威猎猎。

‘轰’

宝船破空,挟磅礴威势,速如雷霆,重胜山峦,狠狠撞在彩棺上,炸散漫天彩辉,四下云层激涌翻飞,云浪滚滚。

‘喀嚓!’

彩棺上,有一些祭刻的图案与符文同时被撞碎,缭绕棺体的光芒亦被崩散,彩辉锐减,不再耀眼,整口棺受到重创。

悄然从虚空中冲出的鹏舟,显化至超过百丈长,巍巍如山。

船头一枚精灿灿的金色符号,化作一轮金曦灼目的太阳,无比炙热,播洒出来的光,使远近云层瞬间被焚化,烟气蒸腾,光色朦胧。

船最前位置,祝九笔挺默立,锋芒毕露,双目杀机沸烈,瞩目诡棺,嘴角上扬,显出一丝暗冷无情的弧度,毫无停顿,讯雷般展开一系列杀伐手段。

下一刹,他额头亮起滔天精辉,金光湛湛,烈盛无比。

混沌气化成实质,漫溢在云海上,一尊巨灵跨域时间界限,从天地道海而来,周身神文,凌溃诸天。

祝九竟是在第一击,即祭起‘压’字神文,牵引混沌巨灵临世。

巨灵掌心上,‘压’字文闪烁,蕴存无法匹敌的浩瀚之威,向下抓摄溃压。

‘咔嚓’

这一下镇压,八方虚空皆被凝定,根本无法躲闪,崩震在诡棺上,声传百里不止,棺体直接裂开一道缝隙,险些折裂成两半。

从鹏舟撞击,至巨灵现世,不足眨眼时间,两次攻击,迅捷而连贯,都是祝九出现前,即已想好的出手步骤,如电闪一般,不容人反应。

祝九以诡棺残留在他体内的一丝气息为线索,循迹而至,用暗符遮掩鹏舟气息,潜藏虚空,蛮爆撞击,之后祭出杀手锏,直接以混沌之灵,形成碾压,崩碎诡棺,扩大战果。

到了这时,诡棺之内,才来得及传出一道惊怒之极的声音:“你.....”

棺中才出一个字音,祝九哂笑一声,并无说话意思,闷头而为,接下来的攻击,遂即出现。

虚空中,狂雷乍起,烈电攒动。

‘呲呲’

祝九这家伙闷坏,无数闪电,皆从诡棺被炸散的缝隙穿入,一次呼吸,千百道闪电尽皆炸入棺内。

同时间,这一方虚空突然厚沉起来,一座九丈大地,方方正正,映合诸天道机,诞生后,初次临世迎敌。

这座追溯起源的九丈大地,交错太初神机,几乎和漫天闪电惊雷,不分先后砸在诡棺上。

新生的土符大地,厚沉无法想象,牵动道海,一缕气机都无比沉厚,堪比一座山峦,此时整体压在诡棺上。

‘喀嚓’

诡棺在承袭混沌巨灵一击,出现裂痕情况下,此时接连被雷霆与九丈太初大地砸击,终于,裂缝扩散,完全炸裂,碎片四射。

祝九出现后,一系列杀手,连绵不止,门门术法皆强绝,完美演绎出杀似惊雷,战如烈火的突袭典范。

下一瞬,四散五裂的棺椁中,飞出一道身影,接连咳血,血色暗红中,缭绕着一丝阴寒的死灰气,异常黏稠,近似凝固,诡异中透出一股凶邪。

棺中尸修终于显出真身,但他被祝九一系列雷霆烈电般手段所伤,处于绝对下风,出来后,身形飞遁,立即就要溃逃而去,不敢停留。

“你毁我帝王仙棺,阻我修行,我必再来杀你!”

一道阴幽至可以让人血液结冰的寒彻声音,飘忽间响起,充满怨毒。

“你能活过今天再说吧!”祝九面含冷涩,杀芒犀利,伸手一指。

九丈大地上,四根如同寒铁浇铸的神柱,发出大地厚土之光,柱上符纹玄烁,道力秘流,遥感十方土地。

下方洞天界大地,九州八荒皆在摇颤,震荡,有一股无比古老,悠久,苍凉的轰鸣,从地心深处泛生,惊的天壁都在晃荡。

(冬季de风的点赞,谢!这章三千七百多字,下章约在凌晨两三点!大家阅读愉快!!)

...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六十三章 生机之火 返回《二十四小尸》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六十五章 神柱之威(求推荐!)(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