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明月无归处

文/沈四宝
本章字数:3892 圣踪txt下载

 心念一动的刹那,眼前白光连动。陆正赫然发现自己还在佛山之上,天空之中还是象帝先的剑气流动,金刚神金光四射,一切不变,自己仿佛从未离开。刚才的景象莫非是幻境,是象帝先的剑气开辟而成的幻境吗?以自己的境界,还会着幻?

陆正一低头,自己的境界再高,还是在象帝先之下,不管那是不是幻境,其中的选择自己已经明白。神念化转,感应到自成天地之中的心跳,他长长的松了口气,心想,也许极乐佛国和不灭仙界不一定在天地之外!

此念升腾,心已鼎沸,陆正忽觉一身天地之力竟在形神之中升腾,直欲离体而出,同时阵阵疲软之感从脚心钻入四肢之中。这是怎么回事?陆正大惊失色之际,赶紧收摄神念,顿时诸感一失,竟然是幻象动心!果然自己还是会被幻象动心吗?

一看脚下,不知何时周身竟多了一抹月华,再一抬头,却是前方天上多出了一个月亮!佛山奔行,正往那月华所笼罩的地方前去,仿佛是自入罗网。

这不是真的月亮!好像又有厉害的妖物出现?

陆正一皱眉之际,忽听所有妖物都发出狂叫之声,当即伸手一引,天镜神光连射而去,破幻显真,那月亮之中闪烁三个狐影。陆正一下子认了出来,是在青丘山见过的幻狐、梦狐还有月狐,这是三狐合力,利用月狐珠引发的幻境,似梦似幻,难怪如此玄妙。

青丘山的狐妖怎么会去帮助蚩尤。跟修行人作对,是蚩尤所为吗?为什么叶小秋没有约束她们,莫非叶小秋出了事?陆正回头一看高空之中的蚩尤,后者正和荒未央全力斗法。想起叶小秋也是混沌之妖,不至于有生死之事。极有可能的倒是再行托生了,但这也太突然了吧!是蚩尤在背后捣鬼吗?

青丘山失主,不是还有渺渺吗?难道渺渺也出事了?陆正立即担心起渺渺来,但眼前事急,眼下也只有他才有余裕出手了。若是佛山闯入那月光幻境,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数呢?

正思忖间。佛山距离前方月光所笼罩的范围已不足数里,下一步佛山就要踏入幻境之中。前方群山之中,忽然响起了万千狐鸣,似怨似诉,回荡千山。更助那月光幻境之威。陆正神念遥感,只觉那一片月华天地已成不可测之深渊一般,神念稍一接近即引动无数幻象生成,当即以天镜之力灭除。

这等威势,只怕这月光幻境应该是倾狐族之力而成了。若是佛山踏入其中,下方的修行人都要遭殃了,走出之后不会有几个人还能活下来。陆正心中明白,再不犹豫。当即运转阴阳八派法诀,举臂张弓,化成风雷之箭。瞄准了那月亮就是一箭射出。

风催雷动,虚空之中陡然无端出现了一阵狂风,伴随着一道青色雷电横行。从陆正所在之处直冲数里之外悬挂半空的月亮。疾风迅雷至于半途便化成无数风刃,被青雷牵引,不及眨眼便钻入了那月亮之中。陆正曾炼化九天神雷,射出的青雷自然蕴含极阳之气。狐妖一族皆属阴气,两者相接。那月亮之上顿时电走如蛇,连续闪烁几下之后。月亮一下子就炸开漫射成了一片白光。白光所爆发之处,一方虚空发出催山裂地般的声响,下面所映照的大地同时晃动了起来。

月亮破碎之前的刹那,有三道狐妖身影在月亮之中一闪,然后各自发出尖锐鸣叫,迅疾无比地往三个方向逃窜而出。但雷宗法术,同气相求,自有牵引,狐妖逃窜之际,当即有分出三道闪电追索而去。闪电一引,那风刃随之一分为三,在虚空形成三股风刃如流,冲着三只狐妖席卷而去。那三狐速度虽快,怎比得上疾风迅雷。刹那之间,三只狐妖同时被青雷追上,青雷如绳索一般缠绕住其身,将她们困锁半空,风刃狂流随后而至,将它们整个儿吞没其中。

本以为是万千风刃割剐三狐,不料风刃刚一吞没其形,陆正便由青雷感应,三妖突然凭空消失,自己青雷所拿住的居然只是三道幻影。陆正心道不好,但为时已晚,半空之中三道狐妖从三方汇聚,再现一轮明月,普照大地。佛山奔行迅疾,一下子进入了月光幻境之中。

一步入幻,天地俱变。陆正临机生变,伸手一招,天镜从佛山人形前额飞出,和他一起向前飞走。天镜一失,奔行的佛山顿时止步,再度落地成山。凭借天镜神光破幻,陆正刹那之间强行飞离佛山数里,随即立即转身引动天镜变化成十丈巨镜,射出神光笼罩整个佛山。神光一照,顿时整个佛山消失在了月光幻境之中。

这是陆正利用天镜将整个佛山隐去,使之不受幻境干扰。如果月光幻境要攻击到佛山,就必须先得破了天镜法术或者毁了天镜不可。陆正的用意很直接,对方能够布阵,自己当然也可以。只是这么一来,整个月光幻境的压力,都往陆正而来了。因此在佛山隐去的刹那,陆正神念陡然有无穷无尽的幻象袭来!

天镜乃是道门八大神器第一,威力自然非同小可,要毁这样的神器也是需要机缘所致,不是神通法力强大就可以。但以天镜之力仍不能困住蚩尤、荒未央、象帝先和金刚神。随着众相隐遁,他们四个既不受天镜幻阵,也不受月光幻境所困,都在阵外天地继续相斗。

荒未央一边全力抵抗蚩尤,一边看见佛山入幻,心中不由着急了起来,思忖道:“怎么大夏师兄安排的救兵还不到!”

一念分神,陡然一道黑气扑至面前,荒未央连续化出数个幻身抵挡,这才避让了过去。一反手便是化出一道剑光铺天盖地斩杀而去。

蚩尤驱动黑气撞碎剑光,冷笑一声:“荒未央。你倒是很能硬撑啊!”

荒未央示敌以弱道:“就快撑不下去了!我说,妖祖前辈,你一时也奈何不了我,不如先休息一会儿,你让我这个做晚辈的喘口气行不行?”

蚩尤丝毫不为所动。一挥手,黑气变化更凶猛了几分,从四面八方向荒未央袭去。荒未央一阵大呼小叫,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居然不闪不避,身形在半空旋转一圈。那些黑气居然尽数被移转偏向,尽皆与他擦身而过,丝毫不沾其身。

蚩尤见他居然如此毫不费力地移转自己的攻击,不免心生赞许,伸手向上一抬。那些与荒未央错身而过的黑气一齐在半空之中炸开,化成一团团的黑气如水中游鱼一般毫无轨迹地攻向荒未央。

荒未央怪叫连连,身形连闪,大叫道:“象师兄,借你一道剑气一用!”

话音刚落,明月山上忽然飞来一道白光落入他的手中,荒未央将之凝在手心,向上一抛。顿时落下一阵绵密的剑雨,将所有的黑气灭杀一空。荒未央尚未得意,猛感一阵心惊肉跳。一转身,却见虚空开裂,一只白爪从中飞出,带起撕裂虚空之力,向他抓来!

荒未央稍退不及,胸口白爪扫中。顿时被击飞出去,在空中连连翻滚。好不容易定住,脸颊上闪过一阵红晕。随即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再看白爪出现的裂缝之中,灵鬼王闪身而出,将飞回的白爪握在手中,不等荒未央反应过来,便又是冲他一爪挥出,幻出漫天爪影落下。荒未央刚刚受伤,不敢躲闪,一挥银丝拂尘,直接冲着无数爪影扫荡而去,堪堪将所有爪影扫灭。不料拂尘刚落,还来不及松一口气,灵鬼王直接将白爪扔出飞来,荒未央只得拔出碧玉龙簪,化龙抵挡。哪知就在这时候,一道斩缘之力破天灭地而来,却是蚩尤瞅准时机出手了!

荒未央大惊之下,当即抛出陆正的无弦琴,催动法力一挡。这几下连续抵挡,已经是使劲浑身解数,荒未央心中大感不妙,猛听身后三声吼叫响起,却是六牙白象和青面雄狮,以及五色蟾蜍在狐族月光幻阵的帮助之下摆脱佛山长老的法印压制,从中脱出后直逼荒未央而来。

只见六牙白象长鼻不动,六根白牙却尽数飞出,直刺荒未央;青面雄狮则是落在一个山头之上,冲着荒未央发出一声彻天大吼;至于五色蟾蜍更是将身躯鼓足到最大,一声蛙鸣,喷出一个巨大的五彩气泡,三妖都使出了平生最强一击。

荒未央催动无弦琴抵挡斩缘之力,已至穷极之变,再无余力抵挡三妖最强一击。明月山上的象帝先了然一切,正欲分出剑气援救,却听一声大吼,裂金石而穿云霄,却是金刚身双手一合,凝聚一身金刚神通,于眉心化成一道金光,直刺明月山而去。他这是要以平生最强一击,与象帝先决一胜负了!

金刚神通锁定明月山,让象帝先也无暇他顾,只得全神以应,无法分神一助荒未央。是救荒未央,还是接下金刚神全力一击,象帝先微露踟蹰之际,虚空一震,一头白麒麟钻出虚无,出现在了荒未央身边。

象帝先一见荒未央已有援助,当即转而对付金刚神。只听一声浩然之叹,明月山上陡然现出象帝先的身影,覆盖住了整个山头,而山头之明月也变得巨大无比,映出象帝先的背影。

山月双重影,一剑妙帝先。

只见象帝先身形不动,伸手缓缓抽出背上神剑,剑刃无光,意淡念空,向后一斩,神念化出万丈剑形无声无息落下,瞬间将迎面而来的金刚神通凝成的金光斩碎。随后剑形犹未停止,继续向下斩落,毫不费力地刺入了金刚神所化的金刚身。剑气入体,金刚神微微一怔,瞬间所有金光一灭,金色身之相化消,金刚神变回原本瘦小身形,从半空跌落月光幻境之中不见。

一剑灭神,象帝先缓缓收剑入鞘。忽然一阵清风扫过明月,一道娇俏的身影落在明月山前,为明月所照,影入明月之中。皓然映月,纤毫必现,象帝先凭风有感,立即从明月之中认出那身影。只听他轻轻地“啊”了一声,似惊讶、似欢喜,更似明悟。

随着这一声过后,突然之间,明月一失,山形幻灭,明月山从此灭于天地之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一章 再回天地 返回《圣踪》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四章 聚散一片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