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出渊

文/沈四宝
本章字数:3301 圣踪txt下载
    荒未央话音刚落,陆正便感觉到一股嚣张狂霸至极的神识从自己身上扫过,受触而动,形神顿生变化以应,竭力不让对方窥测到自己的虚实。(..l)但这股神识浩瀚强大,**裸的不带丝毫的掩饰,如汹涌的海浪一般向陆正袭来,明摆着就要强行逼得陆正不能生变,以此来识破他的底细。

    陆正不料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就出手,仓促之下避无可避只好被迫正面应对,运转法力被迫承受神识冲击。他竭力收摄自身,神念如如不动,既不抵抗,也不回应。好在他的法力浑厚无匹,可以源源不绝地支持他的消耗,终于抵抗住了穷奇的突然袭击,没有立即就被冲垮。

    但穷奇作为混沌之妖,他的神识变化却有着十分特殊之处,带着强烈的“凝”的特质,但凡其神识所及的万物,都会被影响而出现犹如内在塌陷一般的收缩。若从天地而言,万物因此成形,如一块石头何以成块不分一样,这也就是刚才每个修行人都会感到形神一紧的缘故。

    半空之中,黄色气团开始急速翻滚起来,显示出穷奇正在全力运转神识进攻。而处在穷奇神识包围之中的陆正则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好像变成了一座山一样的沉重,而且这座山还是一座铁山,整个压在自己的元神之上。形骸之中,筋骨血肉中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肉都承受着巨大的内缩之力,只要他稍有松懈或者法力不继,就会在刹那之间被挤压成一团肉泥。

    陆正的周身,澎湃的法力不断地鼓荡而出。抵抗着来自无处不在的巨大的压力,在他所在虚空形成一股巨大的法力冲击向四周蔓延。所有感受到陆正周身溢出的法力的众修行人,都是咋舌不已,暗叹天地之主的法力深不可测,同时也从中猜想得到他禁受着怎样的压力。为他担忧不已。

    没过多久,忽闻陆正闷哼一声,在他的脸上、手上等处渐渐地开始有细小的血珠从毛孔之中渗透出来,将他周身染透,整个成了一个血人。但血珠还在继续渗出,一颗颗地从他周身向四周飘浮出去。显露出他散逸在外的法力波动的痕迹,这是法力运转过度的结果。

    情势十分危急,不少僧人、修行人都失声惊呼起来。(..l小说)

    开阳看着渐渐不支的陆正,见状也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对荒未央道:“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我出手?”

    荒未央脸上却是毫无担忧之色。反而嘻嘻笑道:“放心吧!要是连这一关都挺不过来,他也就不是天命之主了。更何况,真要到了危急关头,就算我不出手,他还不是有一个九哥的嘛!我可不信,他的九哥会眼睁睁地看着他就这么死了!”

    荒未央这几句话故意说得极为大声,同时还冲着蚩尤那边瞟了一眼过去。蚩尤一脸冷色,伫立高空。冷目如电,觑视万物。他分明是听见荒未央的话了,但却全然当做没有听见一样。既不否认,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妖祖前辈!”荒未央忽然大喊一声,“陆正他会被穷奇前辈的混沌之气挤成一团肉泥吗?”

    蚩尤淡淡地道:“不会!”

    荒未央哈哈一笑,道:“晚辈也这么觉得,只是不知道我心里猜测的变化是不是和前辈想的一样!”

    蚩尤哈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荒未央却点点头道:“看来我跟前辈果然想到一块儿去了。只是不知道陆正这个笨蛋什么时候才能想到了,哈哈。”

    荒未央话音刚落。忽然一声嗡然响彻天地,却是来自天镜的震动之声。紧接着。一道天镜虚影出现在了陆正的身后,随之迅速从他身形之上穿了过去。就在天镜虚影穿过刹那,陆正身影一分,一化为二,从原本的身形之上化出一个身影向后退去,留下一个身形还在原地。

    远处的荒未央立即道:“看来笨蛋还不算太笨!蚩尤前辈,您说对吗?”蚩尤鼻中哼得一声,仍是不言不语。

    陆正这一退,乃是借助天镜移转之功,将自己真身从中抽出,一下子就从穷奇的神识攻击之中脱离出来。前面的那个身形乃是他借助天镜,用法力凝聚而成的。其实若非刚才穷奇出其不意,他仓促应对,否则早就想到这个办法脱身了。他形神与天镜一体,自然能够借助天镜之力,化消对方神识攻击。

    真身一退,法力凝聚之假身片刻之间就被穷奇以神识震碎,如光芒乍灭虚空。穷奇刚一收回神识,就听见荒未央在那里喊道:“穷奇前辈,过了那么久了,你到底猜出来没有。要是猜不出来,你就直接承认,可别在那里磨磨蹭蹭的故意耍赖啊!”

    穷奇哪里猜得出来啊,刚才他就已经大感意外,没想到自己全然没有放在眼里的修行人居然能够顶住他的神识攻击。现在居然还能脱离自己的神识锁定,更是让他既惊且讶。难怪荒未央会想要让自己猜测他的来历,可见他来历必是不凡。

    穷奇不是个有城府的混沌之妖,听得荒未央催问,心想自己在道门思位峰之中被封印了那么多年,不久之前才被灵鬼王救出,以蚩尤的混沌祖气唤醒,哪里可能知道这几千年的变化。刚才试图以神识突破他的元神观察又没成功,根本就毫无依据啊。不过,荒未央既是道门忘情天,那眼前的修行人应该就是出自道门吧!道门修行人那么多,自己怎么可能猜到他是哪根葱呢。

    穷奇心中愤愤不平,心中又有顾忌,不敢直接开口说不知道。因为若是这么一来,首先是大大的丢面子不说。别忘了妖祖就在眼前啊,若是因此惹怒了他,让妖祖觉得丧失了妖物的尊严,那自己可就惨了。

    穷奇支吾难言之际,陆正在一边暗自侥幸,一边又想,荒未央突然将穷奇的注意力引导自己身上,究竟是什么目的,难道他不知道,越是拖得久,越是对修行人不利吗?同时他心里还在疑惑的是,穷奇出现之后,现场强弱之势又发生了变化,蚩尤一方若要强攻来达到摧毁佛山,释放封印在佛山之中妖物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再者,刚才金刚神融入佛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有一点说不通的事情是,如果蚩尤的目的是要释放被封印在佛山之中的混沌之妖,为什么不让金刚神不动声色地去完成,反而要如此强攻,是金刚神做不到吗?还是蚩尤别有目的?

    想到这种种疑问难解,陆正不由有些恼怒,荒未央这家伙什么都不告诉自己,只是让自己引领佛山前往日月庐,未免有些太过分了。至少让自己知道大夏龙图要佛山到达日月庐的目的是什么才对啊!

    穷奇仍是不语,荒未央继续道:“穷奇前辈,还是猜不出来吗?要不干脆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看怎么样?嘿嘿。”

    穷奇尚未回答,蚩尤突然道:“不过就是圣宗的转世之身罢了,有什么好猜的!荒未央,本座倒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了,眼下的形势,本座大占上风,你不思自保逃生之计,反而一直在这里胡搅蛮缠,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还是大夏龙图有什么能够让本座吃惊的安排!”

    陆正的身份终于被说破,佛山上下一时都已哑然,不知该如何反应。最初的震惊过后,却又觉得陆正就是圣宗的转世竟是那么合乎情理。既然蚩尤这个万妖之祖都已再现,那圣宗重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想不到这样一位传说中的人物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历经这一路惊险的修行人和佛山众僧,都已不知心中是何等感受了!

    在场反应最为直接的就是穷奇了,他是完全没想到陆正就是当初的圣宗,原因很简单,相比之下,陆正的神通修为实在是太差劲了,让他根本没办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当蚩尤刚道破他的身份,他就想要咆哮一声,抒发心中的复杂之感。只是碍于蚩尤在说话,所以不敢造次罢了。

    荒未央看了陆正一眼,见他淡定如旧,好像蚩尤喝破的不是他的来历,而是别人一样,他笑了笑,道:“大夏师兄的安排当然有,只是能不能让妖祖您吃惊,那我就不敢乱说啦。不过晚辈也是很想知道,妖祖究竟在等什么,所以迟迟不对我们出手呢?是在等被封印在不死神谷的混沌之妖吗?还是说,妖祖自己也没想好,是不是要对我们出手?”

    蚩尤闻言,也跟着看了陆正一眼,然后对荒未央道:“你该让他现身了!”

    荒未央冲远处看了一眼,道:“来得好快,看来我是不得不让他现身了!”

    众人不解他们之间对话的意思,陆正却感天镜之中忽然多了什么,正欲分出神念一探,忽感一道神念从中跃出,瞬间脱出天镜,飞到了上空,倏忽现出人身。()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穷奇 返回《圣踪》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七章 风散(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