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念之机

文/沈四宝
本章字数:3778 圣踪txt下载

 蚩尤的声音不受任何法力的封锁,当然荒未央也没有想要阻止,因而他的每一句话都清晰地传入每个修行人的耳中。+◆乍听见这个消息,佛山的众僧兀自镇定,面不改色,只有嗔心和尚露出慌张。但是山脚之下的那群修行人却当即如开了锅的水一样,鼎沸起来,或将信将疑、或申求哭诉、或当场詈骂,情状不一。

荒未央见状,却不惊乱,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声中带狂,道:“那是当然!陆正才是这一场人妖之战胜负的关键!难道妖祖以为我荒未央会将这里区区几条人命放在眼里吗?”

这一句话说的极为冷酷,众修行人听来心中皆是一寒,陆正见荒未央不是说笑,亦是色变。蚩尤却不再提起这茬,转而道:“是啊,陆正才是关键,这一点本座知道,大夏龙图也知道,就连你荒未央,因为大夏龙图的缘故也知道了。但是偏偏他这个关键之人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是关键,真是好笑,哈!”

蚩尤自己笑了一声,但是荒未央却反而收敛住了笑声。蚩尤便问道:“你怎么不笑,难道觉得不好笑?”

荒未央一言不发,沉默如山,周身却有流风渐渐汇聚。

蚩尤似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冲着佛山之上一扫,道:“哦,是了,其他修行人你可以抛下,但是这个女孩子你却抛不下。抛下她就是等于杀了她,所以你笑不出来?那本座倒是好奇了,荒未央,你打算怎么办,是想要留下陪着她一起死吗?”

荒未央双眼精光一闪,身后飚风一卷。扬起了他的衣袍。荒未央盯住蚩尤,道:“错了,晚辈在想的是,还要不要听从大夏师兄的话,或者说更应该在此刻就跟前辈放手一搏!”

荒未央话音才落,登时穷奇、青龙、玄武以及其他的混沌三妖登时悚动。而所有的修行人也在瞬间紧张了起来,有控制不住的修行人已经飞出了法器。忽闻一声奇怪的惨叫,各方目光交汇所见,却是佛山之上飞出一条身影。陆正离得极近,看清楚正是那不是别人,正是嗔心和尚,只见他身罩袈裟,一脸仓皇向西边飞天而去,显得极为恐惧。

人妖之战开启。将是一片混乱之局,嗔心和尚唯恐周围的僧人们担心他站在妖物一边,抢先对他出手,又实在不敢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投靠蚩尤,尤其是在蚩尤现身之后,根本连正眼也没瞧过他。荒未央这一句话,在他听来无异于是宣战之声,再也无法抵御内心汹涌而来的恐惧之感。当即夺路逃奔了!

嗔心和尚飞出,在场的佛山众僧都巍然不动。谁也没有做什么动作。三十二相双手一合之际,老僧之相一收,再现明空之相,脸上流露一抹悲悯,眼皮低垂,似不忍睹见什么。口宣一声佛号,悠悠然直至嗔心和尚耳边。

嗔心和尚境界不低,本来飞天速度不会慢,但别忘了此时是个什么场合。妖也好,修行人也好。如此之多的高人在场,单单是神识、神念施出的自然威压,已经是十分恐怖了。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能够飞天已经是十分了得了,至于速度当然不会太快。当嗔心和尚在这么听见三十二相的佛号,他不过是才飞出佛山没多远。就在他回头之际,突然一道金光如贼一般从他后脑的光头之中钻了进去。只慢了一瞬,一道黑光随后破虚而至,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嗔心和尚的身躯之中。金光入脑,嗔心和尚只是脸色一变,但黑光入身,嗔心和尚却是整个身形僵在了半空。一息之后,嗔心和尚的周身忽然黑光大盛,漆黑如墨,染透了他周身所在的虚空。唯有头部金光炽然,才阻止了金光没有将他整个身形吞没。

嗔心和尚此时已经恢复了神智,但在这两股力量挟制之下,已是全然无法动弹,就连挣扎也做不到,惊骇的众修行人只能隐约听见他喉间传来几声艰难的古怪声音。不过嗔心和尚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之后,金光率先炸开,将他的头颅整个炸灭,然后黑光也随之从肉身之中暴窜而出,嗔心和尚的肉身登时在虚空之中化作了一阵肉雨落下。不少飘散到了群聚的众妖物之间,有好奇的妖物登时张嘴接住,稍作咀嚼便吞咽了下去。

一代佛门高僧,修为如此高超,却在眨眼之间落得这般下场。众修行人不免心生同悲,仿佛已经看见了一会儿爆发大战之后的下场。有修行人甚至无法抑制,放声大哭了起来,却立即被周边突然暴怒的修行人一顿好揍,直至无声。

修行人登时微有乱象,齐无用大声呵斥,几乎出手方才制止。高空之中蚩尤淡然一笑,道:“佛门之子,原来也有这种杀生手段,是为了立威吗?倒是赶在本座前面了!”

三十二相微微笑,道:“小九,不要胡扯。如果我不出手,嗔心和尚就真的形神俱灭了。我先杀了他,他还有转世之机,否则一世修持,就真成镜花水月了!”

听见三十二相这么说,不少修行人才放下心来。刚才的情形,他们看得极为清楚,那道金光正是三十二相所出,炸灭嗔心和尚的头颅,抢在蚩尤的黑光之先杀了他。三十二相出手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佛门高僧,自然对他们造成冲击,但现在听得缘由,知道三十二相不是自己担心的一般立威杀人,当然松了口气。

经过嗔心和尚这一打乱,原本凝重的气氛倒是有些松动。荒未央又笑道:“前辈,当初的八大混沌之妖,如今已经到了三位。除去两个肯定不会再来的,应该还有三个混沌之妖正在赶来的路上吧!说不定,眨眼之间就到了。如此一来,您就有九大混沌之妖可用。一般人都一定以为您一定是在等待这个,但大夏师兄却说您是在等一个机缘。而且又说这个机缘是连你自己也不能够掌握的,所以他也猜测不透是怎么样的一种机缘。晚辈对大夏师兄这话一直都是将信将疑,现在趁机向您求证。果真是如此吗?”

蚩尤脸色微变,一时不语,荒未央见状,已知大夏龙图所说不差。果然,数息之后,蚩尤开口叹息一声道:“本座若不一见大夏龙图真身。纵灭了天、毁了地,不免也将有所遗憾啊!”

荒未央一听,嘟囔了一句:“大夏师兄倒是未必想要见您,否则这一次就不会让我来佛山,而是他自己跟我对调了。”然后忽现一脸谄媚道:“对了,大夏师兄也说他并不清楚前辈你在等的机缘是什么,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前辈能不能透露给晚辈我知道呢?说句实话,我老是被师兄敢在前头。如果前辈这次能提前让我知道,好歹就能让我赢他一回!”

荒未央说到此,一直没有说话的渊无咎突然道:“荒师弟,这样赢了大夏师兄,也能算是赢吗?”

荒未央一转身,冲着渊无咎道:“要不哪里还有机会!若不是蚩尤前辈的肉身还跟陆正有那么一点讨饭的交情,我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渊师兄,你不会是看着我有了赢大夏师兄的机会。所以着急嫉妒了吧?”

渊无咎登时转过了身,不再跟荒未央多说半句。荒未央则满意地回头对蚩尤道:“前辈。您看怎么样?如果你答应了,我也不会让您吃亏,会将大夏师兄所有的计划都都对您和盘托出,作为交换,算是公平吧!”

修为如荒未央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他在这种情况下说将大夏龙图的计划和盘托出。就绝对不会随便撒个谎来代替,说的肯定都是真的。众修行人包括陆正在内心里都是一紧。陆正随即想到,荒未央绝不会做吃亏的事情,这么做必有缘故,当即按住躁动。

只见蚩尤点头道:“公平!本座也的确想知道大夏龙图作下了何种的安排。不过。本座却是绝对不会将这一机缘告诉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荒未央失望道:“看来妖祖是不肯上当啊!这机缘果然是一说就破,是因为就跟眼前这关键密切相连之故吗?”

荒未央还要套话,蚩尤忽然眼神一变,周身黑气相随而生,声音忽然变得更深沉了三分,兼有一股俾睨的傲意出现,只听他道:“这具肉身牵绊得实在太过厉害了,否则何至于被你荒未央拖延至此。不过,一切也到此为止了。荒未央,混沌之妖你算得不错,但是你是不是少算了另外一个!”

荒未央心中一动,顿时色变:“地妖!”

两字方吐,蚩尤随即化手为刃,以斩缘之力劈出。但这一次他并不是劈向任何一位修行人,而是面对虚空。登时斩缘之力所至,物境裂开,虚空粉碎,蚩尤喷出一股黑气涌入。只见那道裂缝之中忽然变化而出一派巍峨无比的山脉之景。远风拂过,青翠入目,十峰连绵,宛如人的十根手指长短,横列大地。一道黑气游走十峰,逗引出一道白色背影,长发飘然,翩然出于峰间。

地妖烛九阴,蚩尤是要引烛九阴前来!

荒未央第一个大叫一声,拂尘一动,已将龙簪拔在手中,三十二相立即飞天归于佛山之上,周身现出浩瀚佛光;而渊无咎更是一甩衣袍,向前踏出三步,阻拦穷奇等混沌三妖。山神则是将匹练惊鸿交给了开阳,被开阳横扫而出,弥天成虹,化为弧形拦在白象、青狮和五色蟾蜍三妖面前。至于其余修行人则各自应变。

陆正也正欲有所作为,准备引动佛山大阵相配合。不料神念忽动,白衣人师父一念袭心而来,焦急万分道:“陆正,天地双妖若出手,除非诸法不及之境,否则绝对不是在场任何人能够匹敌。若不想在场所有人都死,如今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趁现在地妖未至,你速速融合我这道残念,变回圣宗,然后召来天巫山炼制千年法器。否则一旦天地双妖出手,就什么也来不及啦!”(,!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九章 关键 返回《圣踪》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一章 大鹏起(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