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第七日(第五更)

文/木木呆呆
本章字数:6644 别笑哥抓鬼呢txt下载

得到这个小灵妖一直是他的夙愿,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袁艾逄那颗肥胖的心就被深深的打动了,所以他决定,就从她开始。要?看??书·1书k?a?nshu·cc

可正当他伸手去抓秋水灵胳膊的同时,一道蓝色的水箭迎面射来,他也不躲,水箭穿过肩膀,但很快开始愈合了,这种剧痛让他更是兴奋,尤其等兰澜挡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简直要跳了出来——

仙子?妖王?美人?孕妇?似乎每一个身份都让袁艾逄感到刺激无比,他舔着嘴唇,好吧,那就从你开始…

当他的手伸向兰澜胸口的时候,兰澜已被他强大的仙力压制得动弹不得,周围的几个女孩儿也想扑上去,可心有余而力不足,连脚步都不能挪动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冰雪般冷傲的女妖王渐渐堕入魔手…

可就在这时,一张艳美的脸又出现在了袁艾逄的面前,那双闪着妖异之光的眼睛正含羞带媚的看着他。

“呦呵,骚狐狸,你也想加入?”袁艾逄冷笑,看着媚狐,“你的媚术可迷不住我,滚开,老子先要上了她!”

媚狐嫣然一笑,“那得问问她的相公肯不肯。”媚眼翻动,直盯向他的身后。

袁艾逄猛然回身,这才现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

微微笑着,略显清俊的脸一团和气。

地上躺着的、站着的、跪坐的…所有的人都惊喜的叫道——

“老木…”

“木大师…”

“大木头…”

一颗颗绝望的心终于得到了平复,现在眼前的人似乎真的成了他们的“救世主”。

“你、你竟然还敢回来——”袁艾逄脸上的肥肉抽动着,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我、我是仙人,手下败将——”

“你好啰嗦。”木哥微笑着。

张欢姻脚下正偷偷的蓄力。

“老木,小心——”金佳子突然大喊,但那女人已经冲到了木哥的身后。

啪!

一把尖刀刺向木哥的后心,但却好捅上了铜墙铁壁,刀身折断,张欢姻的惯性不减。要?看??书·1书k?a?nshu·cc手也触到了他的身体。

咔吧!

女人的胳膊寸寸而断,她惊愕的现,“自愈术”已经不起作用。

木哥回手捏住她的喉咙,冷冷的笑。“我早该杀了你。”一声脆响,张欢姻的脖子被拗断了,身上的仙力迅被木哥抽走,她的瞳孔放大,终于倒在地上…

袁二爷想跑。但木哥只随手一招,老家伙就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卷了过去,后心处已被木哥抓紧,微微一用力,袁二爷心脉俱断,重重的摔落下去。

袁艾逄傻了。

“你想动我的女人?”木哥收回笑容。

“不、不…小木兄弟,我、我不知道哪个是你的女人。”袁艾逄开始偷偷的往后退。

“都是。”木哥淡淡说。

袁艾逄调头就跑,他的度已经快如闪电,但却没快过木哥,嘭!重重撞在木哥的身上。半边脑袋都瘪了下去,见木哥一步步走过来,他也豁出去了,猛地跳起就要往上冲,却突然现自己体内的仙力竟然聚集不起来,一股沉沉气息压得他喘不过气。

“你、你——”袁艾逄惊恐的看着木哥,感觉一股巨力正从头上压下,度很慢…

他矮身…

跪倒…

身上的骨头和筋肉出“咯咯吱吱”的响声,他知道,那是身体碎断的声音…

袁艾逄在巨大的痛苦中被碾成的肉饼。木哥的手法拿捏得恰到好处,在矮胖子成了薄薄一片的时候,才终于断了气,鲜血像一汪小湖。扑洒一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木哥在短短几日之内就脱胎换骨,更没想到他下手竟然如此的凶残…

“木——”兰澜皱着眉,盯着木哥眼中扑烁的粉色光芒,“你——”

“我很好。壹看书?·1?·cc”木哥温柔的笑着。

“那他们就不会好!”屠叶秋站在木哥的身后,手中缓缓举起了那个掌握众人命运的遥控器…

屠叶秋终于要报仇了。他不知道木哥最后的结局会是怎样,不过让他也尝尝亲人惨死、爱人离去的滋味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报复,可就在拇指即将触到按钮上的时候,不远处的郎泉突然一声大啸,快如电光火石般的飞逝而来…

木哥似乎没想到郎泉会突然出手,一愣神间,郎泉化作一道剑光,从他的身躯上直穿而过,等剑光落地化成人形的时候,屠叶秋惊喜的现,木哥的胸膛上已多出了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而郎泉微笑的站在那里,手中正握着一个跳动不止的血红东西。

砰砰砰砰…

那是木哥的心脏。

“不——”众人惊恐的喊道。

“哈——”屠叶秋仰天大笑,直到两颗浑浊的泪水从眼角处淌出来,他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木哥也终于仰身而倒,身上再无一丝生气…

屠叶秋脚下软,一百多年了…

为了这一天已等了一百多年了!

他突然感觉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巨大的快慰感让他感到有些虚脱,再支撑不住,终于软倒在地上。

累了。

他真的累了。

现在只想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

无论能不能醒来,一切都已终结…

终于,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屠叶秋美美的睡了一顿,做了好多的梦,梦里有亲人、爱人和孩子,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满脸笑容的齐晴。

“秋,快醒醒。”他耳边传来了甜甜的声音,“我们的仇报了,木家的人都被郎大师杀了,还有他们的朋友、同伙!”

屠叶秋睁开眼睛,现齐晴真的就站在他的身边,四边是洁白的墙壁,他穿着病服,躺在一张软绵绵的床上。

“我、我是不是还在做梦?”屠叶秋楞道。

齐晴笑着掐了他一把,“疼么?”

“疼!”

“这就不是梦了。”女孩儿笑着说,“都结束了,这里是医院,我请来医生,让他们把你脑袋里的东西取出来。”

屠叶秋心中惊喜。

“那个控制器已经没什么用了——”齐晴指了

了指他的脑袋说,“放在里面总是不太好的,感觉像个定时炸弹。”

屠叶秋笑着点头,“是啊,都结束了,但我们还要活下去,好好的活。”

“对!好好的活。”齐晴说话的同时,房门开了,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进来,先是看了看检测仪器,随后对着屠叶秋说,“屠先生,你的现在的状况很不错,所以我们决定现在就开始手术,嗯…其中的过程可能会稍微有些痛,哪里不舒服,你要及时的说。”

“好,我不怕痛。”屠叶秋轻松的笑着,“毕竟,什么样的痛我都经历过。”

他被推进了手术室,齐晴站在门外,透过窗子往里看,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打麻药。

透视。

插.入导管。

开颅…

一项项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全身麻醉让屠叶秋的神智开始渐渐涣散,可就在他的眼前变得虚幻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撕裂般的剧痛从头脑中传了过来。

“唔——痛!”他大喊。

“再忍忍!”医生说。

“不,不!很痛——”

“没事的,您不是不怕痛么?”

屠叶秋现,医生竟然没用手术刀,而是把手径直探向自己的脑壳里。他还想大叫,却猛然现主刀的医生有些面熟,那张脸大半藏在口罩后,但一双眼睛却与众不同——其中好像正闪着粉色的光芒。

“啊——”他惊叫,“你、你是——”

“嗯,我是木哥。”

屠叶秋大惊失色,转头向外喊,“小晴,快——”

可眼中的一切突然生了急剧的变化,白色的墙壁不见了,手术灯不见了,手术台不见了,就连那些医生也不见了,他眼前一花,瞬间现自己竟还是躺在那片草地上。

金佳子等人依旧或躺或站的待在原地。

地上依旧躺着那三个半仙儿的尸体。

不远处的郎泉依旧在被层层光影所包裹,纹丝未动。

木哥依旧好端端的站在他的眼前。

刚才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

“就是梦啦——”木哥的身后冒出一个笑容甜美的姑娘,是小梦妖,“狗东西,怎么样啊?临死之前还能美梦一场,姑奶奶是不是待你不薄?”

屠叶秋先是惊愕,随后大怒,对着木哥吼道,“哼哼,你想让他们都死么!”他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大爷爷二爷爷等人,手中一按,现遥控器已经不见了,咬咬牙,“好!我就跟他们同归于尽!”他猛的启动脑中的控制单元。

周围静悄悄的。

什么事都没生。

他再试,还是不见炸声。

木哥把手悬到他的眼前,屠叶秋顺间惊住,只见那张血淋淋的手中正捏着一串小东西,正是那块控制电路…

“我记得你说过,只要不是你心甘情愿,它随时都有可能被启动。”木哥笑着说,“所以,对不起,我只能先随了你的心愿,在把它硬扯出来…嗯,过程是有点儿残忍。”他看着屠叶秋裸.露着的大脑…

屠叶秋绝望了。

木哥翻起屠叶秋的裤脚,在他的脚踝上现了一个圆圆的红痣,“原来,你也是‘印者’。我很好奇,你的异术又是什么呢?”

屠叶秋突然阴冷的笑道,“你猜呢?”

施书礼在后面说,“**,他身上的,是**…”(。)

...

(快捷键 ←)上一章:第1522章 阵破(第四更) 返回《别笑哥抓鬼呢》目录 下一章:第1524章 最终一战(第六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