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投射窍门

文/一级烟枪王
本章字数:6955 三国小兵之霸途txt下载

第四百二十六章

投射窍门

说实在,投石机投射石弹的时候,声势很惊人,尤其是拉起来的长杠杆突然坠下,重重的砸在投石机底座的时候所发出来的一声震响,振聋发聩。然后,杠杆另一端的勺子内所发出去的石弹,其突然抛出去所发出来的呼呼破空声,以及石弹重重的落在地面上的那一下震荡,这些,都可以让人感受得到投石机的的威力。

所以,对于投石机所发出去的石弹,是否那摧毁那一道石砌的石墙,刘易觉得那是毫无疑问的。毕竟,那道石墙也只是刚砌上去不久的,实际上,也并非像真正的城墙那么的厚实,如果被石弹击中,击穿或者是击蹋石墙那是轻易而举的。

刘易与众人的震惊不同,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甘宁是有过瞄准的动作,然后才把石弹投射出去的。这种人力抛射的投石机,完全是靠杠杆自由落下,然后把石弹抛射出去,这石弹的准确命中与否,完全是根据石弹的轻重与及杠杆落下时的差异来决定石弹发出去的远近偏差落点。这种完全不受人为控制的石弹,哪怕是由准密的计算机来计算,怕也难以准确无误的计算到其石弹的准确落点,可是,这个甘宁居然能够稍为调整一下,便能够准确的命中目标?这是误打误撞还是有心所为?

“哈哈!这、这什么,哦,投石机,对,就是投石机,哈哈,厉害!主公,这玩物不错,真的不错,威力太让人惊讶了,俺老甘都有点欢喜上它了,虽然看起来没大用,但能把它送给我玩耍不?”甘宁大言不惭的道,他似乎只是把这投石机当作是一种玩具,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投石机的巨大用场。

“玩物?”不待刘易说话,荀彧便反了反白眼对甘宁道:“看兴霸你练起水师兵士来一套一套的,似乎也懂得一些练兵之道,你也是一个识字断墨的人,难不成你从来都没有看过一些兵书典籍之类的?这投石机可是攻城利器啊,刘易兄弟弄出来的这架投石机,只是单人可以抛射的小型投石机,如果弄出那些大型的投石机来,要几十个人甚至几百人才能拉动投射石弹的,投出来的石块足有这么大……这一发石弹击到城墙去,你可以想想那种威力大多。”

荀彧说着的时候,张开双手做了一个抱揽的地作,向甘宁证明那些大型投石机所投放出去的石弹有多大。

刘易知道,荀彧所说的那种大型投石机,是一个弩背复合弓结构型的投石机,其拉力极大,没有几十甚至几百人休想拉得动。不过,历史上,除了在战国的时期用过,汉代及唐代的时候似乎很少有这类投石机的记述,在宋代及元朝的蒙古军倒把这种投石机发展到了极至,尤其是蒙古军,他们引用了配重式投石机,把投石机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蒙古大军所到之处,真的是无坚不摧,无城不破,连华夏天朝都被他们所灭,亦使之成为汉人的一个永久性的耻辱。

历史上,似乎总有一些巧合。咱们老祖宗发明出来的东西,最终却成为异族人毁灭自己的最重要武器。蒙古军利用投石机打下了整个华夏,而后世,世界列强又用咱们祖先发明出来的火药,制造出枪炮来侵略我们,连一个小小的岛国也敢侵占华夏,想起来,都让刘易感到有点唏嘘心痛。不过,现在既然有自己回到了这三国古代,那就应该要想办法去避免这些后世的悲剧。

“呵呵……”甘宁抓了抓头,有点尴尬的傻笑了一声道:“看是看过,只是现在很少见了嘛。”

“好吧,你再发一次,看看还能不能投中那道石墙,如果你还能投中的话,这投石机就是你的了。”刘易还真的有点不信邪,不相信甘宁会把石弹投得那么准确。

“真的?如果咱投中了,这玩意就是我的了?”甘宁毫不掩饰对这投石机的喜爱。

“切,我刘易何时骗过你?不过,这可不是给自己拿回家的玩耍的玩物,而是要把他带到船上,装置在船上。”刘易晒了甘宁一声道。

啪!

甘宁一听刘易说要把这投石机装到了船上,他顿时明白了过来,兴奋的一拍手掌道:“哈,我就想嘛,主公你说从江陵回来之后,便会出兵收服洞庭湖的所有水盗,可是回来后,却迟迟没见主公你有行动,原来如此!兴霸明白了!哈哈,船上如果有了这投石机,那些水盗就等着挨石头砸吧,哈哈!”

“别高兴这么早,这投石机,投出的石弹不好把握,一般来说,很难把握得准其落点,刚才你看了我的投射,离目标相差太远,这还是在平时上呢,在船上有风浪,船身颠簸不定,想要投中敌船,那难度太大了。”刘易示意甘宁快点去再发一弹看看,一边转头对荀彧说道:“咱们有十来艘中船,两艘大船。中船上,每船就安置一架投石机,大船装置两架,你看如何?”

荀彧虽然是一个文人,但是他对军事上的认识绝对不比刘易差,而且,此时代的荆襄颖州等地的文人谋士,他们所学的知识,也绝对不单单是文学上的事,排兵布阵,军类器械,战争策略等等的学问,都是他们必修的科目。如果不学习这些,这荆襄的才俊,如何又能够在这东汉未年三国时代出类拔萃呢?不懂得排兵布阵、不懂得行军打仗的文人,也只是单纯的文人,谈不上谋士之说。

无论是今后的小诸、庞统或是徐庶等等,他们都是谋士,这荀彧亦然。

荀彧沉吟了一下,道:“把投石机装置在船上,的确是一个创举,特别是像这种小型的投石机。可是,其射程太短,最多不过是两百步左右,这两百步的距离,喘息之间便可拉近了距离,距离近了,又或者,敌方把距离拉远了,投石机也就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另外,投石机的射程,也和弓箭的射程差不多了,我们投石的时候,敌船上的人也可以发射对我们造成杀伤,再说,在船上,正如你所说的,船身的颠簸也会让其命中减低,说真的,其命中还不及让士兵们一起齐射呢,杀伤也可能要比投石机大。所以,我觉得,与其说投石机起到对敌的打击杀伤的作用,还不如说是对敌的震慑作用更多一点。如果能真的命中敌船,一发石弹,虽然不可能对敌船真正的摧毁,但是其威力,肯定会让敌方感到惊惧,这应该就是投石机和弓箭的最大分别,震慑敌人。”

“嗯,也的确如此。”刘易觉得荀彧说得很有道理,如果是火炮,那的确是一个大杀器,但是这投石机嘛,还真的难说。

“再说,投石机本身的重量,似乎也不轻吧?高达两三丈的架子,方阔几丈的底座,装置在船上,怕要把甲板上的地方都占了。”荀彧接着道:“我看,就只是两艘大船装置四架投石机就行了,别的船就不必了。因为,除了这投石机之外,还要装载不少的石弹,船身吃重的问题,怕也影响到船本身的灵活性。以两艘大船为中心,别的船就作为护船,所以要保持别的船的灵活,要不然,每一艘船都不能灵活活动,让敌人的一艘小船或者中船硬撞上我们的大船,我们的损失都会很大。”

“对,荀先生你说的不错,是我太想当然了,那就只在大船上装置吧。”刘易想想荀彧说的也很有道理,受教的对他抱拳道。

“呵呵,投石机这种攻城利器,其实也并非如大家所想那样,真的有那么大的作用。毕竟,能够对真正的城墙起到作用的,得要那种大型的投石机才能起作用,可尽管起作用,也不是说一发石弹就可以击蹋城墙,而一台大型的投石车,不管是制造或者是使用,都要浪费太多的人力物力,再说,制造出来了,运送投石车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何把投石车搬运到离城墙两三百步的地方,这都是一个问题啊。”荀彧再进一步向刘易说明这投石机的使用困难事宜。

听荀彧这么一说,刘易顿时有点明白了,在古时候的许多战争之中,为什么并没有记载运用投石机击毁城墙,决定战争胜负的战例。或者是有,但也是极少,大多数都是攻城一方,围城而攻,一围就是围上十天半月,或者是几个月都没有城破的许多战例记述。嗯,就有如后世,李世民攻打王世允的洛阳时,就一度激战了大半年都攻打不下,由此可证,投石或许对那些真正城高墙厚的城池真的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而且,荀彧说得也极为清楚明白,大型投石机制作不宜,运送不宜,太过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有能力弄出一架大型投石机,还不如花费这些人力物力来弄出弩床来好过。经荀彧这么一说,刘易也顿时打消了要制造更多的投石机以及制作出大弄投石机的念头。

事实上,至于后世元朝蒙古军,他们之所以能够弄出那么多的巨型投石机来攻城掠地,那是他们已经真正的掌握了天下大权,他们有着无数的汉人供他们奴役,所以,才会不计较成本,才弄出攻城的大型投石机来。不过,哪怕是蒙古军,也不是每打一座城池,都会利用巨型投石机来轰击的,只有个别久攻不下的城池,在没有办法之下,才会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来制造出巨型投石机来。

碰!

轰隆一声,刘易在想着的时候,甘宁又投发出了颗石弹。这次,正如刘易所想,没有第一发那么准确了,但也依然让刘易感到惊怪,因为,这一次虽然没有直接命中那道被击穿了一个洞的石墙,但是甘宁所投发出去的石弹却砸在那道石墙之前十来步的距离,石弹落地,并没有马上碎裂,而是借着抛射的惯性,向前急滚,碰的一声撞上了石墙,石弹向前的冲力,竟然还真的把石墙轰的一声击蹋了。

“好!”

在场的众人都拍着掌大叫了一声,刘易也禁不住叫了一声。

“这、这算是击中了吧?”甘宁转过身来,怕刘易会说他没有击中那道石墙。

“算你吧,这架投石机,就是你的了,找人把投石机安置在你的大船上吧。”

“好咧!某马上就让人把它弄到船上去。”甘宁兴奋的笑道。

“慢着,你跟我说说,你是如果投发石弹的,虽然不是每一次都能准确的击中石墙,但是也相差不远,是不是有什以的窍门?”刘易止住了就想吩咐手下把投石机拆下来弄走的甘宁问。

“嘿嘿……”甘宁一时似乎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嘿笑了一声,想了想才道:“是这样的,我练武的时候,对于各种的武器都很感兴趣,什么的刀枪剑戟,都能耍上几招,所以,我一看到这个投石机,就把他当成是一种兵器来看待,嗯,就把他看成是一种大型的弓箭来看待。”

“刚才看兄弟你试投石弹的时候,那杠杆落下,我发现,其实,只要把杠杆拉到一定的程度,它所产生的力量,都差不多一样大的。然后,关键是它落下的角度确定了石弹抛出的线路。如果调整好杠杆落下的角度,那么,这石弹的投出线路就能够固定了,然后,这石弹的轻重,就差不多是决定了这石弹的远近距离。我看了你发了几次,心里就想着怎么投发才能投中那道石墙,呵,运气好,一发命中!”

刘易一听,见这甘宁居然还有这样的心得,连自己这个后来人都没曾想到这一点,或者说,刘易从一开始便想着这投石机所投发出去的石弹太过随机了,所以,没有细想,现在听甘宁这么一说,倒觉得还真的是那么一会事。如果按甘宁所说的方法来投出石弹,虽然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够把握到石弹的落点,但是最起码的,有了控制,如此,便可以把石弹投得离目标不会太远,多发几次的情况之下,总会有投中的时候。

“不错,很有想法。”刘易当机立断的道:“你回去找些力气大的士兵,让他们轮着来学习投发石弹,先就在这陆地上试投几天吧,等大家都差不多掌握了你的方法,再把投石机弄到船上去,我会命人再制造出几架投石机来,装置到两艘大船上去。”

“是!我马上去办。”甘宁挺胸道。

“那就去吧,我还有事要办。”

“领命!”甘宁说完,转头就跑,不过才跑出几步,他又回头来问:“那、那是不是把投石机装置到船上,就差不多可以出兵了?”

“急什么?等着,那些士兵在船上的训练不能落下,另外,你到铁匠那里去,让他多打制一些箭头,准备好多一些箭矢,还有,火油什么的,制造出多一些火箭备用。让士兵们在晃荡的船上,除了练习战斗之外,还要多练练箭术。”

“知道了!”甘宁一听,满脸涨红的跑了,刘易虽然让他不要急,但是让他所做的事,无不是出征的准备,所以,他知道离出征的日子近了,心里特别的兴奋。

呵呵,甘宁可是做梦都想领着水师大军,荡平洞庭湖的水盗。

甘宁走后,刘易又对荀彧道:“荀先生,那曹寅你觉得怎么样?”

“算是一个有些机谋的家伙吧,也颇有胆识,不愧是做过水盗的,做事也有几分决断,敢冒险。”荀彧想也不想的道,这是他通过刘易让人送给他的,关于曹寅的出生来历,以及和曹寅见面之后,曹寅给他的印象。

“那么你说他可信不?”

“呵呵,这要看是什么情况了。如果和他处在不同的立场,那当然不可信,这个人,有时候会有些阴险,如果和他为敌,他为了保住自己,估计什么手段都可以用得出来。不过,现在他已经拜认你为主公,这也算是自己人了。你如此问,莫非是心里还对他有些戒备?”荀彧并没有像戏志才、贾诩、颜良、文丑又或者是曹寅那样,把刘易当作是自己的主公来看待,他现在,和刘易就是兄弟朋友,志同道合的好友,所以,许多时候,他都能够站在一起相对中立的位置上来说话。

当然,他也一直在观察,观察着刘易是否是一个可以成大事的人。对于别人拜认刘易作主公的事,他的心里并不觉着有什么,这个时候,那些有钱有势的朝官或者是世族富豪也好,他们哪一个人的手下没有多少那些文人武夫拜认他们为主的?哪怕是荀彧他自己,荀家也算是一个名门望族,家里的家丁下人,都是称自己为主的。事实上,通过他的观察,以及和刘易一想共事,他发现,这个刘易的确有着一种龙凤之姿,如果按刘易现在如此发展下去,他日的前途还真的无可限量,他若不是心里深受到那种忠于汉室,忠于朝廷的家训教育所影响,他现在怕也会正式拜认刘易为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百二十五章 投石机 返回《三国小兵之霸途》目录 下一章:第四百二十七章 向张钧提亲(快捷键 →)